人人都知道她修炼速度很快,是天才。

    却不知道因为家世的原因,这些年吞服的丹药太多,体内早已留下了不少毒素,后面的修炼,十分困难。

    否则,达到辟穴境就可以申请毕业,也不用一直留在学院而不离开了。

    这种情况,就连上一位老师,都没看出来,这个刚一进来就说的分毫不差,未免太可怕了吧!

    难道……他并非暴力老师,而是一位真有大本领的人?

    沐雪晴娇躯颤抖。

    要不是这样,又怎么可能一眼就看出她体内七处经脉彻底被浑浊真气封死,通玄境是一大难关?

    孟涛也没想到这位老师一开口说出这么多,就算他和沐学姐天天在一起上学,也都不知道,不由自主的僵在原地,想要帮着说话,都不知如何回答,哑口无言。

    “沐学姐上次学院大比,排名第十,是学院有名的天才,人人都知道,怎么……就不叫天才?”

    一个女学生不服。

    “天才,不是短时间内实力提升的快,而是能够走得更远!她年纪不大,达到辟穴境,算得上进步快,但体内丹毒过多,甚至心理也产生了依赖,就算以后能够进步,也有限了!”

    张悬摇头。

    既然带班,学生的基本资料学?;故怯械?,稍一对比,就能知道这个容貌不弱于王颖的女孩,就是班里实力最强的沐雪晴。

    知道了名字,稍微一查,身世、背景,也就一目了然。

    这位女孩,父亲是一位有名的二星炼丹师,对别人来说,珍贵无比的丹药,对她来说,丝毫不缺。

    既是超出其他同学的优势,也是她以后修炼的劣势。

    虽没用天道图书馆,但他心境刻度达到10.1,擅长观察推敲,再加上对炼丹师最为熟悉,体内有没有丹毒积累,一眼便能看出。

    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凭借真本事考核的二星名师,如果连这点小问题都察觉不出,也就不用混了。

    这个沐雪晴,现在修为是不错,可惜,太过依赖丹药,对以后的进步造成了很大桎梏。

    是药三分毒,丹药也如此,除非达到丹纹级别。

    仅仅成丹,饱满、完美……杂质依旧很多,没有精纯真气洗刷,药毒会轻易堵塞经脉,让人进步越来越慢。

    正因为如此,不到修炼关头,实在无法突破,很少人选择服用丹药。

    就和生病一样,能轻松扛过去,肯定没人吃药,哪怕明知道吃药过后,好的会更快些。

    她现在修炼速度是快,因为有一个二星炼丹师的父亲做后盾,基础打得牢固,但伴随时间推移,十年后,就未必快了。

    甚至通玄境,都是一个很大的难关。

    不光是丹毒,更重要是心里产生了依赖,对不用药物冲破修为,没了信心。

    “她不是天才,反倒你还不错!”

    说完沐雪晴,张悬看向说话的这个女孩:“修为虽然不高只有皮骨境初期,却好好磨砺了肉身,心境也十分稳固,如果我没看错,你们家里必然有一位驯兽师,利用蛮兽的精血帮你提升了修为?!?br />
    “这样做虽然和吞服药物提升实力有些类似,却也不尽相同。蛮兽的精血更适合人体,非但不会形成阻碍,还会让肌肉更加密集,力量更高!”

    “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能够越级战斗,皮骨境初期,就连中期的人,也能一战!”

    “我……”

    女孩吓得差点跳起。

    她父亲是一位一星驯兽师,在她突破皮骨境的时候,的确服用了蛮兽精血,这才让其体力迥异于常人,能够越级战斗。

    这件事,也只和几个好朋友说过,学院绝对不知情,这位老师看了一眼,就随口说出……

    也太吓人了吧!

    “不过……蛮兽精血是很不错,但有句话叫虚不受补,给一个男孩这样做,或许没太大隐患,而你……女孩身体本就虚弱,短时间内借助精血激发体能,力量十足,时间一长,依旧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隐患?!?br />
    “就好像久卧在床的病人服下千年人参,恐怕病非但没治好,反倒要了命!”

    张悬摇摇头。

    这个女孩皮肤泛红,体内血液奔腾有力,和驯兽师中的一些秘法相似,稍微注意,也能看出来,就算资料没有记载,对他来说也不是难事。

    “还有你!”

    说完两个女孩,张悬眼睛落在孟涛身上:“性格腼腆,带有书卷之气。拇指和中指之间,多有老茧,肯定不是修炼弄出来的,衣角沾有墨色,如果没猜错,你应该喜欢书画,而且时常临??!”

    “可惜,眼神涣散,看任何东西,没有抓住本质寻找灵性的能力,就算能够作画,成就不高,更别说灵动、意存了!”

    “至于你,应该很喜欢茶道吧!身上留有茶香,味道也很清爽。只不过,未的三味,而且沉浸在茶道之中的时间超过了修炼,让修为停滞不前,力量虚浮……如果我没看错你有一年没晋升过修为了,而且修炼的意志不坚定,老师吩咐过后,不去遵守,更多时间,在胡思乱想,典型的玩物丧志……”

    双手背在身后,张悬连连开口,一连说了四个,全都丝毫无误,吓得众人全都呆若木鸡,鸦雀无声。

    到底什么情况?

    刚刚众人商议,故意问他一些其他职业上的问题,好让其为难,结果……还没来得及出口,人家只看了一眼,就说出诸多职业,侃侃而谈!

    难不成这位老师……什么职业都精通?

    如果不是,怎么可能只凭衣角的墨汁、身上的味道,就能判定出孟涛喜欢书画,第二个男孩喜欢茶道?

    这……也太吓人了吧!

    “来,你们几个打一套拳法让我看看!”

    见将众人震慑住,张悬看向剩下几人。

    前面几个,十分明显,而且这些职业,也是他比较熟悉的,所以才能一口说出。

    剩下这些学生会些什么、喜欢什么,就有些看不出来了。

    天武学院这种大的地方,和天玄这种小学校不同,不少学生除了修炼之外,都有辅修课,选择一个喜欢的职业学习。

    尽管不少人一辈子也达不到学徒、正式职业,但对他本人来说却一种爱好和历练。

    就好像刘师等人曾向田老学习茶道。

    他们几个对茶道的理解,也没达到学徒级别,却不妨碍他们的爱好。

    这些家伙也是,辅修职业,全都学的半斤八两,距离真正学徒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是!”

    被眼前这位老师震慑住,其他人没敢犹豫,全都起身打拳。

    一瞬间整个教室风声呼啸。

    片刻后,张悬点点头。

    不得不说,天武学院的学生,整体素质比天玄王国要强的太多了,无论武技、修炼功法,还是对其他职业的了解,都不是朱洪、莫晓等人能够比拟的。

    “你修炼的武技【白鸟晴空】看起来威力不错,招数也很迅猛,但步伐上跟不上,而且真气不济,遇到稍微强一点的对手,只需站在原地不动,攻击你的腋下,就会直接败的一塌糊涂!”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并非你修炼不认真。如果我没看错,应该辅修了炼器师职业吧!炼器师需要提纯各种矿物、金属。需要绝对的气力,挥舞大锤,久而久之,右臂的力量远超左臂,导致了不平衡。白鸟晴空,鸟有双翅,一只翅膀力量大,一只力量小,不出问题才怪!”

    “你应该喜欢鉴宝吧,只可惜,鉴宝是个烧钱的职业,你穿的虽是校服,却已经磨损严重,至少是一件半年以上的衣服,也就是说……你的家境条件并不好。没钱学习鉴宝?能找到什么宝贝?”

    “至于你,一心向武,没有选择任何辅修职业,这点没什么。但你有没有发现,你修炼的虽然刻苦,却修为没有太大进步?并非你不够努力,也不是因为天赋不好,而是修炼错了方向!明明适合大开大合的吐气功法,却练成了缩手畏脚的闭气招数……”

    ……

    行走在诸多学生之中,张悬随口一说,必然有一位学生脸色发白,头上冒出冷汗。

    这位柳老师,只看他们打出武技,就将他们修炼上的问题,以及辅修职业中的问题,指点出来,分毫不差!

    眼力之强,让人惊恐。

    可以说……太可怕了!

    他们虽然辅修的水平很低,都只是接触了皮毛,却也涵盖了七、八种职业,一口说出来,跟他们辅修老师说的一样,已经不是一般武修教师能够看出来的。

    甚至……给他们的感觉,一些名师都未必有如此眼力!

    “这、这……”

    一侧的沐雪晴已经彻底傻掉了。

    刚才还信誓旦旦的和众人说,只要提问对方一些其他职业上的问题,这位新来的老师,肯定能知难而退,结果……

    没等他们出口,人家已经将众人扒了个底掉,更是说的狗屁不是!

    你不是只会体罚学生的暴力男吗?

    你不是连明星教师都不是的普通老师吗?

    怎么啥都会?

    啥都精通?

    这……

    学院到底派来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