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众人的反应不同,张悬忍不住点头。

    不愧是天武王国第一天才,考核二星名师的存在,一句话就抓住了本质。

    “是!”

    莫弘一恢复了大天才的气质,双手一摆,气压八方:“这位女生,天赋高,修为不错,却带着冷傲,不愿与人接触。既然天赋不错,又怎么可能这么大年纪,才刚达到真气境不久?很显然,她的修炼并不认真!”

    众人全都一愣。

    的确如此,既然都说她天赋很好了,十、六七岁才达到真气境初期,只勉强达到入学资格,理论上根本说不通。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虽有天赋,却不想修炼。

    不想修炼,被圈在学院,时间久了,不产生厌学心理,怎么可能?

    只看出她天赋不弱,实力不高,就推出这个……

    这份眼力也未免太惊人了吧!

    本来还嚣张无比的青年,脸色此刻变得煞白。

    做为老师,他知道这种情况是很有可能出现的。

    修炼枯燥乏味,男生喜欢,女生中很容易产生逆反情绪,哪怕是以武为尊的世界,不愿意修炼的也大有人在。

    做老师的都希望自己的学生人人如龙,可弟子不争气,烂泥扶不上墙,再厉害的名师也没用!

    力是相互的,老师教得好是一个方面,认真学更是一个方面,这个女孩厌学,不想学习,恐怕才是谢院长说的棘手问题。

    他们一开始就将问题抓错了,难怪院长并不高兴。

    “他呢?”

    见莫弘一说的清清楚楚,分析的有理有据,谢院长捋着胡须,一指男孩。

    “如果我没看错,他应该是个问题少年,经常打架,面临辍学的危险!”莫弘一笑道。

    “哦?”谢院长继续看过来:“理由!”

    “很简单,他刚才展示武技,我仔细看了,和课堂学习的略有出入,却直指要害,显然经历了不少与人正面的战斗。这种战斗,让他的攻击快准狠,力量也更加狂暴?!?br />
    莫弘一侃侃而谈:“当然,这并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他施展武技的时候,目露凶光,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这种性格,在学校里,与同学不合是很正常的……这种问题少年,是学院头疼,最不想要的,不面临辍学,面临什么?”

    众人再次愣住。

    仔细推敲,他分析的也都全对。

    从一个小小武技,就看出这么多,眼前这家伙无论眼力还是分析力,都超乎常人。

    “很好,很好!”谢院长眼中露出欣慰的光芒。

    莫弘一说的没错,这正是他要考核诸位老师的,如果只是单纯的指点修为,任何老师都能完成,还用得着选拔?

    只有看见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才是一位真正优秀的师者。

    “这个问题如何解决?”一个长老看过来。

    “既然厌学,那就想办法引起她修炼的兴趣;面临辍学,就要让他压制住与同学打架的**……这需要循序渐进的水磨工夫,恐怕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

    莫弘一道。

    “嗯!”

    “很好,你被录取了!”

    谢院长、诸多长老同时点了点头。

    能从两个学生的武技中,看出他们的心境问题,足以说明眼力。

    老师要先能找出问题,才能针对问题、解决问题。

    这种人才不用,用谁?

    “还有要说的吗?如果没有,这次录取的两个人,就是这位孙乘老师,和之前的杜浔老师?!?br />
    谢院长大手一摆,就要确定名额。

    孙乘,莫弘一现在伪装的身份。

    “没了!”

    “再说也是拾人牙慧,还不如不丢人了!”

    众人虽然心中多有不甘,但这二人分析的确最好,不服不行,就算再补充些什么,也是别人已经说过的,没什么意义了。

    “嗯,那好,这次通过考核的为……”

    谢院长正想做出决定,就被一个声音打断:“先别忙,要不……我来说一句!”

    声音结束,就见和“孙乘老师”一起来的青年走了过来。

    张悬。

    再不说就无法录取,完不成考核了,自然再不能保持沉默。

    看他走出来,莫弘一笑了笑。

    刚才将能看出来的基本都说了,等于将前路堵死,这位超越他的大天才如果说不出更深层次的东西,估计也很难通过。

    知道他的想法,张悬摇了摇头。

    这家伙的确有些不厚道。

    孬好留个人给自己,现在想说的对方都说了,反倒有些为难。

    “这位孙老师将谢院长考核的目的都说了出来,我再复述一遍,肯定也没用了!”

    压住心中的郁闷,张悬无奈的看过来:“既然复述没啥用,要不……我就现在就把这两个学生的问题解决吧!”

    “把他们的问题解决?”

    “开什么玩笑!”

    “这两个孩子一个厌学,一个面临辍学,是最难解决的问题,你有什么办法?”

    “就算能有解决的方法,也和刚才孙乘老师的话一样,天长日久,现在就解决?好大的口气!”

    ……

    众人全都哗然。

    做为老师,最头疼的莫过于学生不想学和天天打架。

    这两种情况出现在这两个人身上,就算知道了原因,想要解决也不太容易,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这家伙居然说现在就能解决,立刻让不少人觉得太过轻浮。

    就连谢院长和其他长老听完后也眉头一皱。

    他们这些老教师,都没办法,头疼不已,一个如此年轻的家伙,大放厥词,未免太狂妄了些。

    “如何解决,不妨说出来!”

    脸色微沉,谢院长略带不悦的看过来。

    “简单!”

    两步来到女孩跟前,张悬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女孩愣了一下,随即脸色一红,紧接着抱拳跪倒在地:“还请老师收我为学生,我愿意跟随你认真学习!”

    “???”

    “怎么回事?”

    正在质疑他不可能成功的众人,看到这一幕,眼前同时一黑,差点没昏过去。

    刚说完这家伙解决不了,人家在耳边说了一句,就利马改变态度,下跪求着拜师……

    你不是厌学,不想上吗?

    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满脸不悦的谢院长、诸多长老也一个个眼睛瞪圆,像是见鬼了一般。

    找来这两个学生当做考核的试题,自然提前知道他们的情况,这个女孩,厌学情绪特别严重,无论老师说什么,都不愿意遵守,更不愿意学习。

    本以为短时间内没法治疗,这位老师一句话,就让其下跪,到底发生了什么?

    要不是知道没作弊的可能,真怀疑二人之前就认识,故意演了这样一幕。

    “这个……你到底说了什么?让她态度变化这么快?”

    一位老师实在忍不住,开口问道。

    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过来,就连莫弘一也满是奇怪。

    他能分析出对方厌学,也知道这种情绪很难恢复,一句话就改变,到底是什么话语,有如此魔力。

    “她是有些厌学,不过,并非真的不想学习,而是身体有些其他原因?!?br />
    张悬笑了笑:“我看出了问题,答应帮她解决,自然愿意跟我学习了!”

    这个女孩,之所以厌学,是因为身体出现了问题,每次修炼体会不到愉悦,反而有种疼痛之感,一直痛苦,自然谁都不愿意承受,久而久之,就变成了这样。

    看出了症结,并答应解决,女孩自然立刻拜服。

    “这么简单?”

    “她如果身体有问题的话,应该早说出来才是,为何一直不说?”

    众人再次疑惑。

    修炼上有问题,可以与老师商议,可这个女孩从未说过……

    “事关女孩的**,谁愿意说出来?”张悬摇头。

    对方的病症和赵雅当初有些类似,无法宣之于口,自然不可能和老师商议了。

    “既然如此,不说也罢!”

    虽然奇怪,谢院长却也知道既然不愿意说,不能多问,当即看向不远处的男孩:“他的问题,你也能解决?如果他能现在保证,以后再不和同学争斗,考核就算你通过,这次招聘,有你一个名额!”

    “好!”张悬笑了笑。

    其他人再次齐刷刷看过来。

    如果这家伙能保证,恐怕也不至于让谢院长头疼,当做考核老师的题目了。

    他们也想看看,这个刚刚让女孩消除厌学情绪的青年,用什么办法改变一个学生喜欢和同学打架的毛病。

    众人目光中,张悬来到男生跟前,笑盈盈的看过来:“你喜欢和别人打架?”

    “是!”

    男生点头。

    “这个简单!”

    张悬微微一笑,突然一巴掌抽了过去。

    嘭!

    男生还没注意,就觉得脸上一疼,身体在原地打了个圈,横着飞了出去。

    “我靠!”

    “揍学生?不准体?!?br />
    “这家伙搞什么?”

    其他老师,本以为他有什么好办法,做梦都没想到这家伙一句话不说,直接动手,全都吓的差点没晕过去。

    嘭嘭嘭嘭!

    呵斥声中,眼前的青年连续出脚出拳,招招狠辣,没有丝毫留情。

    谢院长脸色一沉,正想过去劝阻,就见被揍的如同猪头般的学生,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老师,我……保证再也不敢和别人打架了……”

    “???”

    所有人再次呆住,一个个疯了。

    (开了一下午会,更新晚了,抱歉,现在去吃饭。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