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殿的傀儡,是专门请练器大师炼制而成的,其中注入了灵性,两者修炼的招数相仿,功法级别相同,战斗的时候,难分难舍,谁都无法获胜。

    正??己嗣Φ娜酥傅?,也只是让其中一位,以微弱优势获胜而已。

    这家伙倒好,让其中一个将对方脑袋砸下来了……怎么做到的?

    吴师、莫弘一的等人连忙几步来到门前,向里看去,全都瞳孔一缩,差点没当场晕死过去。

    只见两个势均力敌的傀儡,一个躺在地上,脑袋滚了老远。

    本以为,将另外一个打的脑袋都掉下来,肯定是经历了惨烈的战斗,至少也受伤之类,看完了才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

    红衣傀儡站在原地,衣袖飘飘,毫发无损,皮都没蹭破一块。

    一点损伤没有,就将另外一个脑袋砸下来……

    尼玛!

    怎么做到的?

    正常战斗,必须实力超过对方许多才行。

    随便指点一下,就让一个傀儡实力超出许多,强势碾压?

    怎么总觉得是在做梦呢?

    “你说已经修了半天……红衣傀儡是第几招击败蓝衣傀儡的?”莫弘一忍不住问道。

    这是他最关心的。

    听到这话,其他人也全都竖起了耳朵,生怕听漏了。

    “几招?红衣傀儡力量这么大,只出了一拳,就这样了,多用几招的话,蓝衣恐怕都成肉饼了……”张悬无语。

    还几招,一招都没挡住,多来几招,岂不更完蛋?

    “一招……”

    莫弘一、姜晨等人眼前一黑,身体一晃。

    本以为十七招、二十五招就很牛逼了,很逆天了,没想到这家伙只用了一招……

    一招就让势均力敌的两个傀儡,不但击败,还把脑袋打掉……还是人嘛?

    最关键的是……你一脸嫌弃什么意思?

    别人都好多招才结束战斗的,你一招就弄残废一个……

    “这个……冒昧问一句,一招就让红衣傀儡击败蓝衣……到底如何做到的?”

    吴师实在忍不住,问了出来。

    只要是名师,都经历过这个傀儡殿考核,知道两者几乎没有任何差距,正常战斗,别说一招败北,就算十多招,都会传出佳话,让无数人羡慕。

    正因为如此,他实在想不通,这么困难的事,这家伙到底如何做到的。

    莫雨公主也疑惑的看过来,前几日考核,她也经历了足足二十二招,才得以成功,也很想知道,这个张老师到底用了什么方法。

    听到问话,张悬一愣,一脸的理所当然,:“这个很简单??!红衣傀儡力量强,蓝衣傀儡速度快,如果真正较量,的确难分伯仲。不过,只要找到蓝衣傀儡的缺点就好办了,他速度再快,总会停下吧!在它停下的瞬间提前预判出位置,让前者攻击,一拳就把脑袋打下来了……”

    “提前预判?”

    “确定位置?”

    众人全都一颤。

    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却极难。

    人人都知道,拥有一万鼎的力量,就算宗师在面前,也能一招打死,可……知道归知道,练不出来都是扯淡。

    同样道理,这种战斗方法,说起来简单,可双方战斗的时候,时间都在十分之一呼吸、百分之一呼吸之间,差上一丝,就无法做到,弄不好还会成为对方反击的漏洞。

    提前预判出对方位置,准确让红衣傀儡一拳打掉对方脑袋……

    不光需要对双方的战斗了如指掌,甚至连对方力量、身体状况、拳头和动作的速度……都要一清二楚才行!

    看了一遍就记住这些,并做出相应举措……

    靠??!

    大哥,你不会是三星名师伪装成一星,和我们闹着玩的吧?

    一侧的凌潇潇也娇躯晃动的快要散架,快要抽搐在当场了。

    一天前,她见到对方,还以为是个啥都不知道,一脸无知小学徒,现在才知道,是个隐藏的大怪物。

    问啥啥不知,一考就牛逼……你这个怪胎……到底从哪冒出来的?

    只觉得胸口发闷,要不是强忍着,恐怕早就一口鲜血喷出来了。

    “这个……不用赔吧?”

    解释完,见众人都不说话,张悬一指地上躺着的傀儡。

    “名师堂有自动修复的能力,只要休息几日,傀儡会自动恢复如初!”

    从震惊中的清醒过来,吴师点点头。

    “这就好……”张悬松了口气:“那……我这个算通过吗?”

    “通过!”吴师苦笑。

    其他人眼睛一翻。

    指点一招就击败了,你不通过,谁通过?

    “下一关,是功法海!”

    强忍住郁闷,吴师继续讲解下一关的考核内容:“功法海有无数本修炼功法,想要通过,需要随机选出一本进行教授。授课的时候,不光有诸多名师坐镇评判,最重要还有先贤钟!”

    “先贤钟是一件通灵的宝贝,烙印了先贤对功法的理解和掌控。讲解的知识,无法让其满意,钟就不会敲响,也就无法通过!鸣响的声音越多,也就表示,讲解的越正确?!?br />
    张悬点头。

    “好了,进去吧,诸位名师,也随我一起吧,至于其他人,还请留在外面!”

    吴师环顾一周,道。

    第四关功法??己?,需要名师坐镇,其他外人是没资格进入的。

    “是!”众人同时应了一声。

    张悬推门走进房间。

    功法海,和一般的授课的教室有些相似,主要考的就是名师的授课。

    名师再好,指点的再强,不会授课,也只能为个人服务,算不上好的老师。

    真正好的老师,要桃李满天下,门下人人如龙。

    单独教出一两个厉害的学生,算不上什么。

    抬眼看去,房间的两侧悬挂着两排大钟,都有一人多高,上面刻画着特殊的纹路,给人一种意境深远的感觉。

    中间是一些桌椅,整齐摆放,和学生上课的课桌一样。

    十几位名师陆续走了进来,坐了下来。

    现在他们就是学生,老师只有一位,那就是张悬。

    众人坐定,房门关闭,房间立刻安静下来。

    呼!

    讲桌上一阵晃动,一本书籍缓缓出现。

    “这本秘籍,是从书库随即选取的,你有一炷香的时间观看,然后进行讲解!周围这些先贤钟会自动分析你讲的正确与否,我们也会做出判断,两者的意见相加,就能确定你是否能够通过了?!?br />
    见书本出现,吴师道。

    先贤钟,是四星名师专门留下的,其中蕴含了他们对功法、武技的理解,优点、缺点,都被镌刻其中,只要讲解的内容与之相同,就会获得认可,出现错误,也就不会鸣响。

    说起来繁琐,实际上和之前的辅修厅有些类似。

    辅修厅是分数增加和减少,而这个不过是正确响钟,错误不响罢了。

    “嗯!”张悬向书籍抓了过去,随手拿起。

    “多波水纹掌?”眼睛落在书籍的封面上。

    是一套武技。

    “多波水纹掌?他的运气看来不太好,这可是是名师堂考核中,最难得武技之一!”

    “是啊,难修炼就难讲解,王国名师堂成立数千年来,一共有八位考核者,抽中这本书,结果七位都铩羽而归,仅存的一位,也只讲了个皮毛,勉强过关!”

    “估计这关,就算侥幸通过,也没之前那么好的成绩了……”

    ……

    看到书籍上面的名称,下面坐着的诸多名师同时摇头,露出惋惜之色。

    功法??己怂涫撬婊∪」Ψ?、武技,可也和运气有关。

    运气好了,选择一本简单,或者以前就见过的,讲解起来就会容易许多,选择一本难的,自己都不会修炼,怎么讲?

    显然,这位张悬,运气不太好,成了后者。

    这本多波水纹掌,不说是整个名师堂,最难的武技,却也差不多了。

    无数武者想要修炼,都做不到,更别说短短一炷香时间,理解并且讲解了。

    不理会议论的众人,张悬将秘籍翻开,看了一会,点了点头。

    这套秘籍看起来高深,实际上并未脱离通玄境的范围。

    修炼过天道枪法、天道身法、拳法,对武技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只要不超过他实力范围,再难的东西,看上一眼,也能找出创造者的目的,确定修炼方法。

    所以,众人说的可怕,经过天道图书馆的磨砺,他的眼光也已经变得极为刁钻,很多时候,就算不借助图书馆,也能看出功法的问题,直指大道。

    这就好像见惯了真钞,哪怕从未见过假钞,手指一摸,也能辨别真伪。

    天道神功、天道诸多武技,等于站在了修炼最笔直的道路上,已经到达了对岸,再看曲折的道路,自然很容易就能找出问题所在了。

    “那我就开始讲了……”数十个呼吸就将秘籍看完,随手放在桌上,张悬开口。

    “张老师,其实你不用着急,足有一炷香时间仔细研究……”见他只看一眼,就要开讲,吴师忍不住道。

    “不用了!”张悬摇头。

    这种简单的武技,看的时间长了,反而是浪费。

    环顾一周,懒得继续墨迹,直接开始:“多波水纹掌,听名字是水属性掌法,很多人修炼,大多以此为根由,想尽各种办法,其实……这是方法是错误的!”

    “错误?”众人一愣。

    张悬接着道:“其实所谓的多波水纹,是指的修炼之后,攻击宛如水纹、波浪绵绵无尽,滔滔不绝!本身和水属性没任何关系……”

    随口将自己看出的问题,修炼方法讲了出来。

    “这……”

    “竟然是这么回事,我竟然没想到……”

    “原来如此,真让我茅塞顿开!”

    ……

    听到他的讲解,所有人都觉得全身一震,一个个激动的脸色泛白。

    在座的都是名师,自然能够听出讲解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之前他们都以为这套掌法是水属性的招数,怎么都没料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从另一个层面一分析,之前困难无比的秘籍,就像脱光衣服的美女,再无秘密可言了。

    “果然是有差距的……”

    听完讲解,莫雨公主看向台上的青年,眼神复杂。

    这套多波水纹掌,她以前恰巧看过,理解和其他人的一样,从未想过还有这种方法。

    听完对方的讲解,感觉自己这些年对功法的理解,都太过片面了。

    “厉害……”

    莫弘一拳头捏紧。

    虽然不想承认,也觉得对方讲的没有丝毫错误。

    “此人,恐怕是我的大敌……”眼睛眯起,莫弘一心中升起了浓浓的战意。

    他是超级天才,一直没有对手,现在冒出一个和他不相上下,甚至还略胜一筹的,顿时燃起了斗志。

    “看来我也要考核二星名师了!”

    吐出一口气,一声冷哼。

    其实按照他的修为,早就可以考核二星名师了,只是想积累更多些,打破所有记录,现在这个张悬表现的如此突出,再不加快,恐怕都要被赶超了。

    ……

    诸位名师各有所想,对台上的青年佩服不已,外面等候的众人,则一个个面容着急,想要知道结果。

    “不知道这关他的成绩如何!”

    凌潇潇双眼紧盯着第四关的大门,恨不得钻进去。

    “功法海的成绩,和先贤钟的鸣响有关,鸣响一声,代表勉强通过,二声合格,三声良好,四声上佳,五声彻底理解没有任何错误,六声完美!”

    她身后的宗师境护卫,道:“目前考核名师成绩最好的依旧是莫弘一,足足响了四声,让无数人侧目。这位张悬想要一鸣惊人,必须超过四声才行!”

    “四声?哪有那么容易,一炷香时间看完武技,并且理解,实在太难了?!?br />
    “我听说莫弘一考核的时候,运气好,抽取的那套武技,刚好见过,这才能讲解的如此透彻,这家伙就未必那么幸运了!”

    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周围众人同时摇头。

    考核,人人都想好成绩,可好成绩哪有那么多?

    一关、两关厉害,不相信这关,也能出人意料。

    “当!”

    众人正在议论,突然地面一阵晃动,一个巨大的声音响彻而起。

    先贤钟,响了!

    “会有几声?”

    众人全都屏住呼吸,齐刷刷向前看去。

    (两章超过八千字,相当于以往的三章,别人的四章!上班还这么努力,月票还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