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忠心,回来我会好好嘉奖一番!”

    表扬了领头人一句,季墨公子换上夜行衣,跟在对方身后,沿着府邸最角落的地方,悄悄离开。

    走的很隐蔽,果然一个人都没惊动。

    时间不长,二人来到城外的小树林。

    “少爷,就是这里……”

    领头人向前一指。

    “好!”

    听说那个让他大失颜面的张悬就在里面,季墨公子满脸兴奋的身体一晃,走了进去。

    “人在哪?”

    走进林子,左右看了看,空无一物,心中正在奇怪,突然眼前一黑,一个破麻袋瞬间套在了头上。

    “干什么……”

    心中一惊,正想挣脱,就觉得脸上一疼,拳头、棍子、石头狠狠砸了上来。

    噼里啪啦!

    拳脚入肉的声音密密麻麻,季墨公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抽翻在地,全身骨头碎了不知多少根。

    “呜呜呜!”

    嘴唇被抽的肿的如同油条,季墨公子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是来看张悬受辱吗?怎么自己一下就被揍了?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疼痛这才消失,麻袋被撕扯开来,紧接着是身上的衣服也被扒光。

    手掌一疼,再次反应过来,已经被挂在了树上,半夜的微风拂过,光溜溜的身子,一阵冰凉。

    “你们要干什么?”

    此时,他也终于看清楚揍他那群人的模样。

    正是派出去跟踪张悬的五个属下。

    “公子,我们也是没办法,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害得我们受到牵连……”

    领头人边说边将真气注入到记录玉晶内,将眼前的场景全部记录了下来。

    “你们……噗!”

    看到自己赤身**的场景被记录,季墨公子又羞又怒,鲜血狂喷。

    这叫什么事……

    这些人不是自己的属下吗?啥时候背叛,变成对方的了?

    好不容易想了个好办法,让对方吃亏还有不敢废话,结果……都施展到自己身上了!

    可笑他之前还觉得对方忠心……是很忠心,不过忠心的对象不是自己……

    “一直以为,他惹这么多美女注意,肯定很强壮,没想到这么??!”

    “是啊,好小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

    “我也是,真是大开眼见!”

    ……

    正在满心郁闷,就听到下方的几人压低了声音的议论。

    你妹,你才小,你全家都小……

    噗!

    心中长呼,季墨公子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昏了过去。

    ……

    一夜无话。

    张悬一觉醒来,连续赶路的疲倦消失的干干净净,洗漱完毕,刚走出房间,就见刘凌等人站在门口像怪物一样的看过来。

    “你……指点了一下,他们都突破了?”

    一指郑阳、赵雅等人,刘师到现在都不敢相信。

    一早上起床,看到这些人突飞猛进,全部突破,吓得差点没将牙齿掉在地上。

    随便指点一会,就突破了……

    这突破也太容易了吧!

    之前一直觉得,这位师兄还没考核名师,指点学生上虽有独特的理解,实际上还是不如自己的,见到这一幕才真正明白……

    两者的确有差距,是对方将他远远抛开了……

    “哦,是??!”张悬点点头:“不是什么大事,去名师堂吧!”

    听到这话,几人再次一趔趄。

    帮人突破,居然还不是大事?

    看到他如此轻描淡写,刘师、陆寻心中无限感伤。

    别人指点突破,各种麻烦,用尽所学,都未必能够成功,看看人家,睡觉一般简单……果然,人和人之间,是有差距的……

    退掉旅社的住处,租了两辆马车,众人笔直向名师堂的方向赶去。

    一个时辰后,一座巨大的建筑出现在眼前,上面三个大字,辉煌气势,代表了不可侵犯的威严!

    名师堂!

    名师堂虽然是教师公会的一个分支,却更加强大,能进入得到一定名号的,都等于有了极高的地位。

    刘师出示身份徽章,轻易就将众人带入其中。

    大殿宽敞辽阔,气度万千。

    “张悬?你来了!”

    走入其中,正想询问一下去哪里考核,就听到一个声音响起,转头一看,一个女孩带着一位老者走了过来。

    “是你?”

    正是刚进入天武王城就遇到的那位名师学徒……凌潇潇!

    “是啊,你也是来参加莫雨公主答问会的吧!马上就开始了,几乎所有名师都在,咱们快点过去吧!”

    虽然对这个一窍不通的家伙不太感冒,但毕竟是熟人,凌潇潇笑道。

    “都在?那好,过去看看!”

    所有名师都在,看来他想要考核,也没人理会,不如过去看看到底怎么答问的,也好提前做出准备。

    听到有人考核名师进行答问,刘师等人也满是兴趣,全都跟在身后,来到一个房间。

    和一些理论性的教室一样,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桌椅,前面已经坐了不少人,足有上百。

    一排模样威武的老者、中年人端坐在最前面。

    “没想到这家伙在这……”

    环顾一周,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落入眼帘。

    正是昨晚巡逻队的姚队长。

    这家伙居然站在角落,干起了护卫的工作,要不是脸上依旧透红,有些肿胀,都怀疑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兄弟。

    看了一眼,莫雨似乎还没来,众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

    “他果然来了!”

    张悬看到姚队长,后者也看到了他。

    巡逻队负责王城内的安全,本来名师堂的安全,还轮不到他,但这次考核的是莫雨公主,这才临时抽调,将他弄了过来。

    本来因为受伤,想找人替换,一想到公主考核,如果那位真与其有关系的话,肯定也会来。

    不来,或者见到了公主不认识,那就说明白蟾医师并未说实话,被打的这么惨,就别怪自己,想办法报仇了。

    抱着这个目的,强忍住身上的伤势,站在一侧,没想到果然来了。

    “哼,我倒要看看,公主和你熟不熟……”

    冷哼一声,站好位置,姚队长悄悄观察。

    ……

    张悬等人坐好。

    “天武王国一共十三位一星名师,三位二星,答问会是名师的最后一个流程,并没有没二星名师过来?!?br />
    知道眼前这人啥都不知道,凌潇潇好心解释。

    张悬咂舌。

    天玄王国连一个一星名师都没有,这有十三个一星,三位二星,单从名师数量,就可以看出国力的差距。

    不愧是周边十三国之中最强大的。

    有这么多名师开堂授课,后辈如何不厉害,整体实力如何不强?

    “王国的二星名师都有哪几位?”

    震惊过后,张悬忍不住问道。

    听他连这种最基础的常识,都不知道,凌潇潇再次翻了翻眼睛:“最厉害的自然是姜堂主,据说已经达到二星巅峰了,距离三星名师,也只差时间问题。剩下的分别是王师、木师二人,其中木师,才成为二星名师不到两年的时间,算是最新的?!?br />
    “哦!”张悬点点头,接着看过来:“你之前说的那位超级天才,莫弘一来了吗?”

    “当然来了,而且还是这些名师中,地位最高的,就是最中间的那位!”

    凌潇潇一指。

    “最中间的?”张悬抬头看去。

    最前面的一排名师中间,果然坐着一个年轻人,二十五、六岁的模样,全身气息如渊似海,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

    宗师巅峰!

    实力强劲不说,乌黑的双眸更是宛如带有特殊的力量,睿智自信,仿佛什么事情都无法将之难住。

    “厉害!”

    只看了一眼,张悬就知道,以往遇到的所有天才与之一比,都和渣渣没什么区别。

    完全没可比性。

    就连莫雨公主也差了很多。

    “他的心境刻度恐怕至少达到了6.0以上!”

    刘师也将注意力集中,传音而来。

    “6.0?”张悬咋舌。

    心境刻度达到3.0以上,就可以考核一星名师;6.0,都可以考核二星了。

    二十六岁就有如此厉害的心境,这么强大的修为,天才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莫雨公主来了!”

    正在观察,凌潇潇的声音响起,抬头看去,果然看到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不是莫雨是谁!

    此时的莫雨身穿一件大红色的长袍,无论头发还是面容,都精心修理过,显得更加美丽动人,甚至比起现在的赵雅,都丝毫不弱。

    不愧是天武王国第一美女,人如其名,才一进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进入房间,莫雨公主环顾一周,突然眼睛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忍不住一亮。

    她本是所有人的焦点,这副表情立刻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齐刷刷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本以为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却发现只是个面容无奇的青年。

    见她看过来,张悬一阵无语。

    你堂堂公主,这样看我,故意的吧……

    正在郁闷,想着说些什么,就听到身边一阵激动、兴奋的声音响起。

    “莫雨公主在看我,她竟然注意到我了……”

    凌潇潇俏脸兴奋的满是涨红,快要尖叫出声。

    “呃?”看向眼前一脸花痴的女孩,张悬摇头。

    不过,正巧这样,也算给他解了围。

    “答问开始!”

    当事者来到,伴随莫弘一的一声呼喊,名师最后一关,答问会开始。

    答问和炼丹的辩丹有些相似,在场的每位一星名师都会询问一个修炼上的问题,这些问题,通常不会超过宗师境。

    “真气堵塞在最后一处穴位,始终无法成功,达不到通玄,可有什么方法解决?”一位名师问道。

    “有两个办法,第一,真气刺穴法,汇聚大量真气,集中在穴道周围,对其进行刺激;第二,药物增进法,一品丹药润穴丹虽然对辟穴境也有功效,但面对这种久久无法突破的情况,效果不大,可以采用二品丹药,冲穴丹……”

    莫雨公主侃侃而谈,游刃有余。

    听了一会,张悬一脸发懵。

    他虽然伪装过名师,也帮很多人突破过,可都是建立在他天道真气的基础上的,莫雨公主说的不少方法,甚至听都没听过。

    真要让他回答,可以说……一个都不会!

    “看来考核完一星名师,要去看看书,不然,这关答问,肯定无法通过……”

    摇摇头。

    总不能别人问如何突破,他说一根银针,一道真气就行了吧!

    真要这样说,肯定会被直接赶出去。

    又听了一会,觉得如闻天书,实在听不懂,忍不住看向身边的女孩:“名师考核都有哪几样?”

    虽然要来考核名师,可对如何考核,还完全搞不懂。

    “连这个你也不知道?”

    凌潇潇都有些抓狂了。

    要不是亲眼看到他的学徒徽章,都觉得是不是花钱买来的。

    这些……可都是基础。

    这东西都不知道,还考名师,考个毛线??!

    张悬点头。

    “好吧!”

    被这家伙打败,凌潇潇满是无奈的解释:“考核名师一共五关!”

    “五关?”

    “不错,第一,信任屋??己搜男湃味?。学生的信任度超过五十,才算通过。如果没有学生,或者没有信任度,都等于没有资格?!?br />
    “第二,辅修厅。辅助职业考核,也就是说想要成为一星名师,必须有一种辅助职业,并且达到正式才行?!?br />
    “第三,傀儡殿??己说氖焙?,会给出一对正在战斗的傀儡,傀儡特殊方法铸造,用的招数、功法完全不同,实力却相仿,谁也无法胜过对方。现场指点,让其中一个获胜,才算通过?!?br />
    “第四,功法海。功法海有无数本修炼功法,想要通过,需要随机选出一本进行授课。授课的时候,不光有诸多名师坐镇评判,最重还有先贤钟!”

    “先贤钟?”

    “嗯,先贤钟是功法海中,一件通灵的宝贝,可以说是灵兵。其中烙印了先贤对功法的理解和掌控,讲解的知识,无法让其满意,钟声就不会敲响,也就无法通过!”

    张悬一愣。

    没想到世界上还有如此厉害的东西。

    “前四关通过,就到了最后一关,无错堂了!无错堂,有傀儡演示功法、武技,甚至还有你选择的辅助职业。演示的东西,会有错误,不过,隐藏的很好,几乎找不出来。一炷香时间内找出来一处,才能通过,否则,就算失败?!?br />
    似乎对考核名师十分熟悉,凌潇潇一样样的解释。

    信任屋、辅修厅、傀儡殿、功法海、无错堂……

    五大关卡,一个比一个难。

    “不对啊,这不还有个答问会吗?”

    张悬一脸疑惑。

    答问不是说考核名师的最后一关吗?怎么没有?

    “答问会,号称名师考核的最后一关,实际上是最简单的,只要通过前面五个,可以忽略不计,百分之百通过。因此,只要通过前五关,就算通过考核,可以称为名师了。这个,不过是走样子,实际上就是为了把这个新的名师,介绍给其他名师认识?!?br />
    凌潇潇道。

    张悬点头,同时一阵郁闷。

    原来这关是最简单的走形式……结果,自己却跟听天书一样,一点都听不懂。

    现在看来,名师并不是那么容易考核的。

    二人交谈的时候,上面的答问也接近尾声。

    “恭喜莫雨名师!”

    “这是你的等级徽章,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星名师了!”

    ……

    前面坐着的名师纷纷道贺。

    接过名师徽章和名师专门的服饰,莫雨公主也满是兴奋。

    学徒和名师虽然只差了一丝,地位却有着天地之别。

    成为名师,才算得上真正走在前面。

    “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将徽章和服饰递给莫雨,莫弘一点点头,转身就走。

    似乎对他的秉性脾气知道的很多,莫雨也没生气。

    好不容易和众人寒暄完,莫雨抬脚向这边走了过来。

    见她的方向,一侧的凌潇潇激动地脸色透红,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偶像过来了,难道她真的认识我?你快看看,我头发不乱吧?”

    “呃……不乱!”张悬摇头。

    “那就好……”

    凌潇潇急忙站起身来。

    “学徒凌潇潇,见过莫师!”

    “嗯!”莫雨公主点点头,不再理会,随即转头看向张悬。

    看到这位公主刚刚考核成功的一星名师,就将目光集中在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青年身上,周围全都鸦雀无声。

    凌潇潇更是目瞪口呆,差点没晕过去。

    本以为偶像专门过来,是为了找她,做梦都没想到,只点了一下头,就看向身边这位。

    这家伙不只是个啥都不懂的小学徒吗?

    专门过来看他……什么鬼?

    “难道……白蟾医师说的是真的?”

    一侧的姚队长,一直注意这边的动静,见莫雨公主居然来到那人跟前,立刻呼吸急促。

    看来白蟾医师说的是真的,不然,公主也不可能专门过来了。

    幸亏之前听到他的话后,没继续装逼,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过,公主一向洁身自好,和这个家伙如果真有关系,肯定很快就有不少人知道了……”

    心中嘀咕,正想着消息传递过去,会让不少追求者大跌眼镜,就见不远处的莫雨公主抱拳身,做了个学生见到老师才有的礼节。

    “学生莫雨,见过张老师!”

    (二合一,月初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