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郑阳忍不住开口,其他人也看了过来。

    他们找了一圈,费尽辛苦,鬼影都没看到一个,结果……居然跟自己等人住在了同一个旅社。

    还真是灯下黑,这叫什么事。

    “我今天才到天武王国,这里距离城门最近,自然要住在这里了!”张悬笑道。

    城门附近,像样的旅社就这么一家,不住这里住哪?

    “今天才来?那……”郑阳指了指离开的白蟾医师,满是不敢相信。

    刚才那家伙嚣张的恨不得将天都拆了,你来到揍一顿就乖乖的跟孙子一样,要说不认识,打死都不相信。

    而且,巡逻队也听到了什么,满脸忌惮的离开,刚来就能让他们害怕?怎么回事?

    “可能是我揍得比较疼,他感到害怕了吧!”

    张悬随口一句。

    红莲山脉的事,牵扯大药王、毒殿,麻烦极多,再加上伪装师、毒师、医师等职业,就算解释,也解释不了,还不如不说。

    再说,能让白蟾这么忌惮,不光大药王的原因,更重要是莫雨公主的身份,他也是狐假虎威,就算说出来,也没啥可炫耀的。

    “揍得比较疼?”

    众人一阵无语。

    要是揍疼能管用,刚才他们早就动手了,还用等着你来?

    不想解释,说假话孬好也说的婉转一些,说出这种一下就被听出来的,未免太敷衍了吧!

    “这家伙就这样……”

    一侧的黄语翻白眼。

    之前这家伙就是如此,不想说可以不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一脸认真的说假话,关键还不带脸红的,想想也是醉了。

    “不管什么原因,老师就是老师,不管多大的问题都能解决!”

    和其他人想的不同,赵雅等人依旧双眼火热。

    刚才都被逼到绝境没任何办法了,老师一出现,利马出现转机,更重要的是,对方还乖乖听话,老师就是老师,似乎任何困难都难不住。

    “师兄,如果我没看错,你已经达到半步宗师了吧!”

    见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刘凌捋着胡须看过来。

    张悬天道真气隐匿气息,就算至尊强者,二星名师都看不出深浅。不过,刚才战斗的时候,气息泄露出来,力量磅礴,气势惊人,再看不出来真就眼瞎了。

    虽然看出来,依旧觉得不敢相信。

    半步宗师,突破起来虽然没有宗师境那么难,却也是一个难以跨越的阶梯。

    天玄王国,通玄境巅峰强者,不下数百,可真正达到半步宗师的,也只有老祖沈洪一位,足见难度。

    前段时间,才通玄境巅峰,他本以为就算能够踏出这步,没有两三年积累,也做不到,做梦都没想到……才一个月不见,已经到了!

    “半步宗师?”

    众人也全都吓了一跳,尤其是陆寻眼睛瞪圆。

    这一个月时间,他终于突破通玄境,本以为至少可以和对方同样起点了,做梦都没想到……对方已经走得更远了!

    “嗯!”张悬应了一声。

    “宗师海纳百川,有创立一宗,留存一派的能力,是武者九重第一个难关。半步宗师,虽然距离很近,但不好好积累、沉淀,想要突破还是很难?!?br />
    听他确认,刘凌点头。

    半步宗师,听起来距离宗师近了,实际上只是登上了踏板,想要真正跳过去,何止千难万难。

    沈洪、他、庄师、郑师,哪个年轻的时候,不是赫赫有名?

    可惜,都困在这个关卡几十年,无法成功。

    要不是遇到杨师,恐怕穷尽一生,也无法突破了。

    因此,就算达到这个境界,不好好修炼,把握心态,慢慢积累,距离宗师也是遥遥无期,甚至终生都难以达到。

    “是!”张悬知道对方是好心好意的经验之谈,点了点头。

    “你的天赋比我高,又有老师亲自指点,突破应该比我容易的多。和你说这么多,只是希望不要着急、心焦,从而失去了分寸,三年内能够突破,已经算的上天才中的天才了?!绷趿杞幼诺?。

    这位师兄,年纪轻轻就达到半步宗师,难免心中自傲,他说这一句,就是想让其戒骄戒躁,别太追求速度,失去了本心,到时候反而弄的高不成低不就。

    “好了,就不耽误师兄和学生见面了,我们先休息了!”

    知道张悬和诸多学生这么久才见面,肯定有不少话说,刘凌笑了笑,抱拳告辞,黄语、陆寻等人也跟在后面转身离开。

    “老师!”

    三人走后,郑阳等人拜倒在地,一个个带着激动。

    尤其赵雅,更是满脸感激。

    要不是张老师及时出现,还不知要发生什么。

    “都打一套拳让我看看进步!”

    一甩手,坐了下来,张悬看向众人。

    既然是老师,就要为人师表,严格把关他们的修为。

    “是!”

    众人一起打出拳法。

    呼呼呼!

    房间内顿时风声呼啸,气劲十足。

    换做别人,一下看五个人同时打拳,就算能够看出修为,肯定也找不出症结所在。

    张悬不同,脑中图书馆一转,立刻就将他们最近的修炼缺陷写了出来。

    “还算不错,一个月时间,都有了进步,不过,还差得远?!?br />
    看完众人修炼的问题,张悬眉毛一扬:“郑阳,我给你的修炼功法,让你修炼肺太阴经脉,你修炼三足经脉干什么?画蛇添足不伦不类,再发现这样修炼,给我滚蛋,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刘扬,你右臂虽然已经恢复,修炼的时候,也要注意,强行用大力量冲击,难道还想再次废掉?”

    “王颖……”

    ……

    很快,将五个弟子最近修炼出现的错误说了一遍,又传授了一些新的修炼方法。

    张悬虽然做其他事情有些乱七八糟,但教导学生上面,没有丝毫懈怠,严肃认真。

    轰??!噼啪!

    一个时辰后,众人纷纷突破,郑阳、王颖等人率先突破皮骨境,达到鼎力境初期,紧接着袁涛也达到皮骨境巅峰。

    几人中进步最大的还是赵雅,之前只开辟了两个穴道,经过张悬的讲解,一个时辰内,居然连破十枚穴位,实力暴增。

    感受到这么短时间,修为突破了这么多,众人兴奋的同时,满是骇然。

    之前刘师说过,他们想要突破,需要契机,最快也要十天半个月,张老师来了,随便指点一番,就全部进步了,岂不说明,他的手段比刘师还要厉害?

    明白这点,心中更加拜服。

    “好了,今天就到这,好好休息吧,养足精神,明天我还要去考核名师!”

    张悬吩咐道。

    经过赵雅的事他知道,再厉害的背景,也不如自身强劲,考核名师,势在必行。

    ……

    “我有急事要拜见季墨公子!”

    天武王国三大家族之一的季家,一个人影急匆匆走了过来。

    如果张悬在这,肯定能够认出,正是之前在城外被揍得一塌糊涂的领头人。

    此时的领头人,身上依旧满是伤痕,不过,经过治疗,已经好了不少,至少行动自如了。

    “怎么样?成功了吗?”

    吱呀!

    房门打开,看他走过来,季墨公子眼睛一亮。

    “回禀公子,虽然我等受伤惨重,却幸不辱命!”领头人跪倒在地。

    “嗯,不错,不错!”

    听到对方确认的回答,寂寞公子兴奋的目光一闪。

    那小子让他丢尽颜面,不好好教训,如何能解心头之气。

    “快把记录玉晶记载的东西拿给我看看!”手掌伸了出来,季墨公子满脸期待。

    你之前不是很嚣张吗?

    还三境、四境、五境,跟玩杂耍一样,还三星书画师……赤身**挂在树上,我看你还神气什么。

    “回禀少爷,记录玉晶在战斗的时候,被毁坏了!”领头人满是羞愧。

    “被毁了?”

    “是,不过,我们现在将那小子挂在了城外的一颗大树上,其他几个兄弟正在守着,少爷可以跟我一起,当面嘲笑,才能更好的出气!”

    领头人道。

    “不错,当面嘲弄才是我最喜欢的!”

    嘿嘿一笑,季墨公子目光一闪。

    这么嚣张的家伙被扒光,挂在树上,不亲眼去看,当面嘲弄,都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己。

    “走!”穿上衣服,季墨公子就要出门。

    “公子,咱们得罪的毕竟是一位三星书画师,就算有记录玉晶做底牌,对方不敢怎么样,可一旦被府邸内的一些老古董知道,一场呵斥,恐怕避免不了。我看……要不你换上夜行衣,咱们悄悄离开吧!最好谁都别惊动,谁都别说,免得走漏了消息,惹来不少不必要的麻烦?!?br />
    见他要大摇大摆从正门出去,领头人劝阻道。

    “不错,你考虑的很周详,那群老古董,早就该处理了,等我成为二星书画师,名震一方,继任族长之位,再出手教训!”

    季墨公子满意的点点头。

    看到没,这才是最忠心的属下,多为自己考虑。

    恐怕也只有我才有这种人格魅力,才能让属下这么死心塌地的做事。

    想到这,他满是兴奋,飘飘欲仙。

    (第二更到,求月票!凌晨有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