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一口气吐出,张悬揉揉眉心。

    书画师公会藏书库的书籍虽多,对他来说,也就多跑一会的事,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全部收进了脑海。

    “之前虽然能够作出五境的书画,但对书画的理解,还有些少,有了这些书籍补充,知识扩充了好几倍,对得起三星书画师这个身份了!”

    看着天道图书馆内整整齐齐的诸多书籍,张悬伸了个懒腰。

    之前借助陆沉大师哪里搜集的诸多技巧,虽然能够画出五境的作品,但实际上,对所谓的基础、历史、风格、流派……知道的并不多。

    就好像段誉,能够施展出最顶尖的六脉神剑,打的姑苏慕容复屁滚尿流,粗浅武功却一点都不会,和泼皮流氓战斗的话,弄不好还不是对手。

    张悬也是这样,让他画五境的作品,轻松如意,但让他画录实境的,还真做不出来。

    不过,有了这么多书籍,这个问题就不算什么了。

    只要全部看完,论起知识量储备,就算再厉害的三星书画师,都远远不如,甚至那些四星书画师能不能有他这种见识,都还难说。

    “只是……天玄王国藏书库、兽堂、毒殿、书画师公会……已经搜集了数千万本秘籍了,如果单靠看书,何年何月才能看完?”

    搜集完书,新的问题又出来了,让他有些头疼。

    从天玄王国走过来,他录入天道图书馆的书籍,已经超过了千万本。虽然这些天,只要闲暇就在识??词?,速度也很快,但一天能看个一、两千本,也就是极限了,面对千万本巨著……基本上杯水车薪。

    而且,伴随他学会的职业越多,地位越高,书籍将会更多,想要将这些东西全部转化成自己的知识,没有数年功夫,根本不可能完成。

    “如果还有金色书页就好了……”

    心中一动。

    金色书页,天道之册中形成的东西。

    可以让图书馆内书籍的知识,瞬间转化成自己的,如果有这东西,就可以轻易记住这么多内容,不用辛苦一本本翻看了。

    “本以为是受人感激就会形成,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伪装杨师的时候,受到过不少感激,都没形成,说明不光这个因素!”

    想起金色书页的天道之册,开始回忆这东西何时出现。

    第一本何时出现,他不知道,但第二本出现的时候,是赵雅等人在比试台,要挑战陆寻,为他洗刷耻辱。

    那时候几人对他的感激,带着浓烈的师生之情。

    难不成……只有师生之间的感激,才可以让这东西出现?

    伪装杨师,那些感激更多的是敬畏,并不夹杂这种感情。

    “可以试一下!”

    想到这,眼睛一亮。

    对于无法确认的事情,别人没办法,他还是有的。

    随手取出一本空白的书本,将心中的猜测写了上去,手掌轻轻一按。

    嗡!

    一阵晃动,图书馆内出现了一本相同是书籍。

    随手翻开。

    “真挚的师生感激,可形成金色书页……无错!果然如此!”

    看到书籍上上的结果,张悬满脸激动。

    早知道这个金色书籍是这样形成的,这一路看毛线的书,累的死去活来,也没记住多少。

    “看来要收两个学生,想办法……让他们感激一下了!”

    轻轻一笑。

    只要金色书页形成,图书馆搜集的这些书籍,就可以轻易转化成自己的知识。

    他现在缺少的就是知识积累。

    只要有足够的知识,就算以后不用借助天道图书馆,也可以轻松看出别人的缺陷和问题。

    “赵雅他们也不知到了没有,只有明天去名师堂问问。现在刚好没事,四处转转,或许就能找个人指点一下,顺便收个学生之类……”

    想到这,张悬不在藏书库纠结,抬脚向外走去。

    离开藏书库再次见到了两位副会长,聊了几句,便没多待,走出了书画师公会。

    时间宝贵,想办法形成金色书页最重要。

    他刚走出公会,一个青年,就从另外一侧,走了进来。

    正是刚到天武王城的陆寻。

    刚才住的【天武旅社】距离这里只有几百米的距离,见刘师安排好众人,他就过来了。

    “想考名师,必须有一项辅助职业,我自小就和父亲学习作画,早能作出录实的作品,正好先把书画学徒考了,以后再想办法考核正式书画师!”

    看到书画师公会门前龙飞凤舞的大字,陆寻心神激荡。

    他现在的能力,考核正式书画师,还有些勉强,不过,考核学徒,应该问题不大。

    走进公会,一进来,就看到墙壁上挂了一幅幅作品,山水、鸟雀、春风、艳阳……居然全都达到了录实境,一看就知道,画出这些作品的人,对书画的理解,全都不比他弱。

    “不愧是书画师公会,厉害……”

    忍不住感慨,陆寻双眼放光。

    这个公会,成立的时间不长,陆沉大师都没来过,他自然也就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没想到刚进门就看到如此多的厉害作品,忍不住耳目一新。

    心中暗自佩服。

    “这位公子,不知需要什么画作,小的可以带你看看!”

    正在前行,刚才迎接张悬的那位青衣小厮走了过来,一脸恭敬。

    “我不是来买东西的,而是……想考核书画师学徒!不知在什么地方?”陆寻笑道。

    “考核学徒?”

    青衣小厮一愣。

    平时考核书画师、学徒,几个月不出现一个,今天到底怎么了,成群的过来!

    刚考完一个季墨公子,来了一个张宗师,张宗师刚离开,这又冒出一个想要考学徒的……

    太热闹了吧!

    “这边请!”

    心中疑惑,却不敢怠慢。

    他只是公会的服务人员,学徒可是有机会成为正式书画师的存在,两者地位上有很大差距。

    “嗯!”陆寻跟了上去。

    “好厉害,那真是五境作品!”

    “是啊,第一次考核就画出五境作品,而且连二十都不到,真是天才!”

    “连季墨公子都败了,甚至被赶出公会,这种天赋,真令人佩服!”

    “刚才作画的场景,现在还在脑海盘旋,真是太精彩了!”

    “没想到蛮兽都能作画,这是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

    走在宽敞的大殿中,一个个压低的议论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半个时辰前的比斗,虽然人群中有不少季墨公子的拥趸,也有不少真正热爱书画的贵族显赫。

    那个张宗师,第一次在公会亮相,就几乎把整个公会的人都惊呆了。

    “他们说的……第一次考核,就画出五境作品,是什么意思?”

    听到周围议论的越来越多,陆寻再也忍不住好奇,看向身边的青衣小厮。

    “哦,他们说的是刚才的比斗!”听到问话,小厮也双眼放光。

    刚才的比斗他可是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甚至那位宗师都是他亲自接待的,有着极大的自豪。

    “比斗?”

    “是啊,就在刚才……”青衣小厮很快将刚才发生的事,详细说了一遍。

    “你说……那位宗师,让蛮兽沾墨,在宣纸上走了一圈,然后拿起来随便一抖,那幅画就变成了三境作品?”

    陆寻瞪大眼睛。

    常年跟父亲学习书画,他知道三境作品的难度。

    就算父亲,也不能保证每次都画出来,此人让蛮兽乱走,随便一抖就做到……这不是在吹牛吧?

    不过,吃惊的还在后面。

    “火把一烤……变成四境?”

    “喷了口水,变成五境?”

    越往后听,陆寻越觉得脑子转不过来,整个人都有些抓狂了。

    怎么听起来像是在说书讲故事?

    如果是真的,这位宗师,对书画的掌控能力,也太可怕了吧!

    “当然是真的,我亲自接待的那位宗师,整个比试过程,亲眼所见,绝不会有错!”

    青衣小厮看出他不相信,信誓旦旦的道。

    “太厉害了……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我能成为这位宗师的学生,书画上肯定能突飞猛进,成为真正书画师也就简单了!”

    听对方说的如此确定,陆寻心中一动,一个想法冒了出来,再难遏制。

    考核名师,光成为学徒不行,必须拥有正式的辅助职业。

    他虽然自小学画,却也知道,从录实境到灵动境,有很大的差距,如果只是自己学习,没有数年、甚至十数年功夫根本不可能做到。

    不过……要有个厉害的老师指点,就简单了。

    其他宗师他不知道,小厮刚才说的那些,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能让画作随意晋级,并且达到五境,该对书画有多深了解才能做到这点?

    拜他为师的话,绝对能解决疑惑,弄不好前往书画师的道路,就会简单不少。

    “这个宗师……叫什么名字?不知现在身在何处?收不收学生?”

    想到这,强忍住心中的激动,陆寻脸色托红,忍不住问道。

    “这位宗师,他好像叫……张悬!”青衣小厮想了一下,忍不住道。

    “张悬?”

    陆寻身体一颤,眼睛一下瞪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