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侧的路管家此刻也知道这个中年人就是冒充的白医师,面色扭曲,衣角都快被扯下来。

    就算你不知道特使,他胸前的毒师徽章总认识吧?

    三星毒师,这个毒殿根本没有,不是总部来的,从哪里冒出来的?

    稍微注意,就能知道这些……

    直接一句“你算什么东西,我让你说话了”……

    我靠,靠靠靠!

    之前,或许还可以找借口,这一下,当众打脸,就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可在红莲城,这个白医师很厉害,很有分寸的,怎么到了这里,这么莽撞?

    你这样做,害得不止自己,老爷弄不好也会因此殒命,就连我,都要承受无妄之灾。

    二人快要疯掉,廖勋等人也同时嘴角一抽。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一个冒充的家伙,对真正的特使这样说话,这已经不是胆子大了!

    简直就是……找死!

    而且还是死的很惨的那种。

    “自作孽,不可活!”

    “这下好了,不用我们出手,特使会帮我们解决!”

    剩下两个副殿主,也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冒充特使,还把他们唬住了,想想都觉得耻辱,恨不得抽筋拔髓,好好教训一顿。

    现在看来,应该都轮不到他们出手了。

    “你说什么?”

    果然,特使怒火一下升腾起来,强大的气息直冲云霄,压迫的众人呼吸困难。

    至尊境!

    和猜的一样,这位特使,竟然是至尊境强者!

    武者第九重至尊,天大地大唯我独尊,力量超过万鼎,有摧毁城池,毁灭山川的力量。

    此时一发怒,天地轰鸣,精纯的力量,巨浪一般,给人一种面对天威,不可反抗之感。

    廖勋等人脖子一缩,身体情不自禁的后退。

    大药王更是脸色一变,缩做一团。

    太恐怖了。

    哪怕宗师巅峰遇上,也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就在他们觉得眼前这冒充的家伙,必然被气势所逼,露出马脚的时候,却见他眉毛一扬,满脸不悦。

    “放肆!”

    一声大喝,张悬大手一挥:“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对我动手?谁给你的胆子?”

    “啊……”

    大药王抽搐。

    不悦,你不悦个毛线??!

    还不知死活的东西……

    大哥,你到底哪来的自信?

    已经穿帮了,再装下去,人家真会把你打死的……

    虽然看不出这位白医师的确切实力,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也就宗师左右,不可能比他宗师巅峰还要高。

    自己面对这位特使都反抗不了,你还装啥装???

    ……

    “很好,一个冒充的,敢对我如此说话,真算是开了眼界,既然不知死活,我现在就杀了你!”

    没想到气息释放出来,对方非但不害怕,还骂他找死,特使也觉得快要疯了,眼中杀机升腾。

    总部就派了他一个人过来,不是假的是什么?

    一个假的,敢呵斥自己,真不知道是脑子有问题,还是这家伙心脏实在太大!

    身体一晃,整个人闪电般向前窜出,五指张开,散发出强大的力量,立刻向张悬笼罩而来。

    至尊境又叫万鼎境,力量超过万鼎,一出手就显示了真正的实力,浪潮一般压下,无处躲藏,就算一座小山都能轻松炸成粉末。

    被这股力量压制,修为低的,全身僵直,想要施展武技,都很难完成。

    张悬天道真气精纯,受到这种压制很少,不过他只是半步宗师,和至尊境相差实在太大了,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能越级战斗,也只限于宗师初期,两者天壤之别,想要反抗,也反抗不了,最多只能依仗天道身法,躲过必杀的一击。

    感受到身上的压力,脑中急速旋转,脸上波澜不惊,张悬心中却无比着急。

    刚才他就猜出对方可能是真正特使了,不过,此刻已经不能退缩,否则,必死无疑,谁都救不了。

    你不是嚣张吗?

    就比你更加嚣张。

    只有这样,才能唬住对方,让他投鼠忌器。

    谁知这家伙根本没上当,直接动手,让他反而陷入被动了。

    “缺点!”

    知道就算想逃,也只能躲过一两招,体力耗尽,同样无法从至尊境强者手中逃命,急忙沟通天道图书馆。

    一本书籍出现在眼前。

    看到内容,张悬紧张的心情稳定了下来,本来想施展天道身法逃走的身影,也停了下来,一瞬间稳如泰山,冷冷的声音随即响起。

    “古牧,你敢对我动手,是想满门灭绝吗?”

    呼!

    “你……”

    听到这话,原本古井无波的特使,神色一愣,前冲的力量,硬生生停了下来:“你是谁?为何会知道我的名字?”

    他得到总部的命令,一路从远处赶来,从未说过名字。

    接到命令前,也是一直闭关修炼,除了考核过他的人,以及一些朋友,基本没人认识,按照道理,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更不可能有人知道,眼前这家伙却一口说出他的名字,忍不住满心奇怪。

    当然,虽然停下,力量却引而不发,对方只要胡说,绝对会狂涌而出,将之轰杀。

    见他停下,张悬知道自己赌对了,松了口气。

    人都有好奇的心理,哪怕再愤怒,听到陌生人陡然喊出自己的名字,也会疑惑,只要疑惑,通过图书馆记录的消息,他就有办法,说的他再不敢动手。

    双手背在身后,张悬脸上波澜不惊,身材挺拔如同标枪,似乎对方的压力和怒火,没给他造成任何惶恐。

    “轩辕封号王国分部,第十四位考核成功的三星毒师,从达到三星,到三星巅峰,只用了短短五年时间,被誉为整个分部,百年不遇的超级天才!”

    “天生对毒有兴趣,十四岁考核毒师学徒成功,配制【暄热散】,毒杀仇人全家三百一十四口。十七岁成为正式毒师,研制的【破魂粉】,成功毒杀一位宗师境初期强者。二十六岁,考核二星毒师成功,配出的【软骨香】,毒死一头宗师巅峰蛮兽……”

    “三十五岁的时候,拜入百变毒师凌宏门下,今年刚好四十四岁,用毒之强,轩辕分部,几乎无人能出其右……这次总部下达命令,让你过来,封为特使,其实就是想历练一下,好接替分部的下一任殿主!”

    “这些……”张悬停顿了一下,轻轻一笑,看着眼前的特使:“不知说的可否正确?”

    “你……到底是谁?”

    特使古牧双眼眯起。

    这些事,除非最亲近的人,几乎没人知道,尤其是总部下达的命令,对方一口说出,对他了如指掌……

    到底是谁?

    他认识的人中,没有一个是这副模样。

    也就是说,眼前这人,根本就不认识,怎么能将他的事情说的如此详细?

    不理会对方的问话,张悬轻轻一笑,继续道:“你一心想要冲击四星毒师,甚至不惜以身试毒,别人都以为你对毒师热爱的愿意献出生命,佩服不已,实际上却是打算帮死去的妻子复仇!”

    “因为你的仇人,是……一位四星毒师,用毒手段在你之上,不达到这种级别,就不可能将其杀死!”

    “你、你……”

    脸色一白,古牧瞳孔收缩,整个人的神情,宛如见鬼一般。

    说的没错。

    一直以来,拼命修炼,拼命研究新的毒药,甚至不惜以身试毒,目的就是为了报仇!

    只不过,这件事,是隐藏在他心底的秘密,根本没说过,也不敢说出来。

    毕竟,每一位毒师,都是毒殿重要的资源,如果要知道他打算毒杀一位四星毒师,肯定会有人劝阻。

    所以,这件事一直是他的秘密,没人知道,眼前这个陌生人一口说出,如何不让他惊讶,惊恐?

    “你现在的修为是至尊巅峰,想成为四星毒师,就要冲击更高境界。为了达到,每天咀嚼【青蛇草】,敷在神门穴,想要增加潜力。用【蚀骨粉】涂抹在神魂穴,想要增加心境刻度。剧毒刺激,虽然力量、心境都增加了,可惜,却将生命透支殆尽。如果我没看错,你已经油尽灯枯,随时都会死亡了!”

    沿着对方转了一圈,张悬叹息一声。

    对方对他攻击,施展了武技,也就形成了书籍,书中记录了对方身上的缺陷,简直和筛子一样,到处都是,足有一百多处!

    外人看起来风光无限,随时都可以成为新殿主的堂堂三星巅峰毒师,实际上身体却达到了极限,随时都可能殒命。

    按照这种情况,可能连三年都活不了。

    噔噔噔噔!

    后退了几步,古牧脸色发白。

    对方说的没有任何错误,他现在就是用生命在提升实力,因为不这么做,他就算死亡,都达不到四星毒师,没有这种级别,如何报仇?

    报不了仇,就算以后死了,也无法对地下的亡妻交代。

    “你到底是谁?”

    拳头捏紧,忍不住再次看过来。

    能将他的事知道的这么清楚,对他的攻击,毫不畏惧,难不成是轩辕分部的一位不知名的前辈?

    “我是谁……”

    张悬抬起头来,眼神悠远,不知看向多远的地方:“你当然不知道我是谁,因为……你的老师,也要叫我一声……”

    “师叔!”

    (不太舒服,早上去了一趟医院,回来晚了,不好意思,另外,推荐票还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