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

    “你说谁不行?”

    “小小一星医师,竟然口出狂言,谁给你的胆子!”

    周围立刻炸锅。

    我们不行,你来看看……意思你比我们要强?

    一个一星医师,哪来的自信?

    “好大的口气,白蟾,没想到几日不见,你长本事了?”

    成风医师也没想到他会这样说,眼睛眯了起来。

    “无知小儿,竟然口出狂言,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木宏医师一甩衣袖,面露不悦。

    我们这些二星、三星的医师都没看出来病症,无法医治,你一个小小一星医师装什么装?

    你来看看,看得懂吗?

    “这家伙……”

    莫雨眼皮一翻。

    这么多三星医师都看不懂,你一个连极端诊治法、观察诊治法都不懂的家伙,居然开口要去看看,视所有人于无物……

    这么嚣张,咋不怕被打死?

    到底哪来的自信?

    不理会众人的愤怒和质疑,张悬来到大药王跟前。

    离远了还没觉的,来到跟前才发现,这位大药王的确病的很重,全身肌肉松弛,皮肤干瘪,双眼的神采已经减弱,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沿着对方转了一圈,仔细摸了摸,观察了细节……

    果然……

    啥玩意没看出来!

    “白医师可看出了什么?”

    见他停在原地若有所思,路管家忍不住问道。

    其他人也看过来。

    刚才这家伙说的那么嚣张,他们也想看看,是不是有嚣张的资本。

    “嗯,是看出了一些,不过,还不能确定!”

    知道真要说啥玩意没看出来,肯定会被当场打死,张悬沉默了片刻,道。

    “看出了一些?真的?”路管家脸色一喜,满是激动。

    对方只看了他一眼,就看出他有哮喘的毛病,或许别人都无法解决的问题,真有办法。

    “装模作样!”

    “倒要看看,你看出了些什么!”

    其他诸多医师,一个个满是不屑。

    医师看病,如何看、看哪里、怎么看,都有讲究,眼前这家伙,随便走了一圈,看病最重要的地方,一点没理会,居然就大言不惭说看出了问题……

    你做梦的吧?

    让你装,过一会说不出来,看你怎么办!

    “别着急,看出问题,不确定之前,是不能轻易用药的!”

    不理会众人不屑的目光,张悬摇摇头,停顿了一下道:“不过,我有一套秘法,只要施展,可以轻松确定病症,只不过……”

    说到这停顿下来,脸上带着迟疑。

    “不过什么?”

    听到有秘法,可以确定病症,路管家急忙看过来,就连如同死人的大药王,眼珠也转了过来。

    现在最大的麻烦,并不是无法治疗,而是……连啥病都不知道,如果能确认病症,或许就能找到蛛丝马迹,想办法解决。

    “只不过……可能要大药王受点委屈!”

    张悬缓缓道。

    “只要能确定病症,受点委屈不算什么,需要怎么做,白医师但说无妨!”

    和大药王商议了一下,路管家目光带着坚定。

    和死亡一比,受委屈之类,不值一提。

    “什么东西都不需要,既然你说不算什么,那我就施展秘法了……”张悬看过来,一脸认真。

    “嗯!”

    路管家点了点头,疑惑的询问:“既然施展秘法,需不需要我们回避……”

    很多秘法都是比较**的,这里这么多医师看着,会不会不太方便?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眼前的白蟾医师,手掌一伸,一巴掌对大药王抽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手掌落在大药王的后脑勺,后者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眼睛一黑,满脸的不敢置信……昏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

    没想到这位白蟾医师不施展秘法,反倒把老爷打晕,路管家头皮一下子炸开,正想冲过去,就见对方在大药王身上一摸,然后拍了拍手掌:“好,秘法施展完了……”

    “施展……完了?”

    众人全都身体一晃,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大哥,你是来闹着玩的吧?

    你不会说……你的秘法就是揍大药王一巴掌吧!

    还秘密,要不要回避……这种级别的,拉一只狗过来,都能施展……

    一侧的莫雨,也是娇躯一颤,差点没瘫软在地。

    刚见对方信誓旦旦,还真以为有什么好办法,能够看出病症,找出问题,做梦都没想到是这招……

    一巴掌抽昏,这已经是对大药王出手了……找不出好理由,恐怕今天我们两个都会挂在这里,再也出不去了。

    “老爷……”

    冲上前来,又是推拿,又是按摩,好不容易让大药王重新清醒过来,路管家这才松了口气。

    再次看向不远处的张悬,强忍住喊人把这家伙大卸八块的冲动:“白蟾医师,你这是……”

    说实话,要不是对方一来到就治好了他身上的疾病,就凭刚才那一下,他肯定会动用护卫,将之斩杀。

    老爷身体本就虚弱,一下打昏……简直和谋杀没啥区别。

    “我的秘法,必须治疗的人陷入昏迷,也就是无意识才能施展,刚才情非得已,还望见谅!”

    张悬已经想好了借口。

    “还有这种秘法?”

    “让人昏迷才给人看???”

    众人全都面面相觑,觉得头脑转不过来。

    世界上还有这么奇葩的方法?

    三位三星医师,也相互对望,都从眼中看出了迷茫。

    他们翻阅过医师公会无数书籍,还从未说过让人昏迷才能看病的,已然违背了医道原理。

    “原来是这样……”

    路管家也没听过,不过,眼前这家伙让自己打拳,就能看出病症,已经不符合常理了,迟疑了一下,忍不住问道:“不知我家老爷,到底是何病症……白医师可否已经确认?”

    听到问话,其他人也齐刷刷看了过来,想看看,这个装模作样的家伙,到底怎么说。

    “我已经确认了病症!”

    张悬点点头,迟疑了一下,一脸叹息:“是……自作孽,不可活!”

    “你说什么?”

    路管家一愣。

    “放肆!”

    一阵刀剑出鞘的声音,周围立刻涌来无数护卫。

    (周一,求推荐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