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管家退出去,时间不长,就抬着一位老者走了过来。

    看起来比之前的沈洪还要苍老,皮肤褶皱、一脸的老年斑,斜靠在躺椅上,进气多,呼气少,看起来随时都会死亡。

    难怪府邸戒严,除了医师基本不让进,这种情况,不出意外,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

    “诸位都是医师公会有名的医道宗师,还请出手救治我们家老爷!”

    路管家向众人鞠躬。

    “你详细说一下大药王的症状吧!”刚才说话的那位三星医师,道。

    “是!”知道医师看病,需要询问,路管家也不犹豫:“我们家老爷本来身体很好,大概半个月前,突然发病,饭吃不下,身体每况愈下,到了今天,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具体症状……我也说不出来,只知道身体越来越差,吃任何补药都没用?!?br />
    “突然发???会不会是中毒了?”一个医师插话。

    突然发病,事先没有任何征兆,中毒的可能性极大。

    “这个我们也怀疑过,曾专门用特殊的东西检测,并未发现有中毒的迹象?!?br />
    大药王驰骋红莲城这么多年,又和毒殿有联系,如何检验体内中没中毒,应该非常简单。

    既然说没有,就应该不是。

    “我来看看吧!”

    说话的三星医师,起身来到大药王跟前,低头看了过去,片刻后,眉头皱成疙瘩。

    “嘴唇发白,呼吸时有时无,皮肤松弛,带有深深的老年斑,目光无神……”看了一会,忍不住摇头:“这些都是寿命走到尽头才有的特征!”

    寿命天注定,真要达到尽头,就算再厉害的医师,也不可能逆天改命,帮人延续。

    除非突破当前实力。

    “老爷名气很大,实际上只是沿袭了大药王的位置,今年不过……四十多岁,连五十都不到?!甭饭芗页僖闪艘幌碌?。

    红莲城的大药王,并非特指是谁,而是和王爵一样,可以延续下去,谁成了大药王,谁就有红莲城霸主的地位。

    “不到五十?”

    众人全都一愣,就连张悬也微微错愕。

    眼前这个老者,说他九十,都绝对有人相信,竟然还不到五十……

    宗师境的实力、年龄不到五十,按照正常情况,应该正是最黄金的时刻,无论力量,还是精、气、神,都达到一种顶峰,不可能寿命走到尽头。

    “可吃过【生力丹】?”

    迟疑了一下,这位三星医师忍不住再次问道。

    生力丹,能让衰减的体力,重新焕发力量,就算是垂暮老者,也有一定的作用。

    “已经吃过了,不过……用处不大!”路管家再次摇头。

    “连生力丹都没用?”

    这次不光这位三星医师,其他众人,也都一脸凝重,一个个眉头皱起。

    生力丹是二品丹药,对宗师境强者有奇效。

    用处不大,足以说明这位大药王的身体已经衰减到了一种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我有一套针灸刺激穴道,恢复体力的方法,可以试一下!”

    之前说话的那位木宏的医师,站起身来。

    “木宏宗师的银针刺穴法,名动天下,应该有效果?!敝谌说阃?。

    木宏医师也不废话,取出银针,对躺椅上的大药王,一个穴道一个穴道的刺了过去。

    片刻后。

    摇头退了回来。

    他的银针刺穴法,虽然名气很大,也很厉害,但在这位大药王身上,仿佛没有任何作用。

    “我这里有一副珍贵的药方,可以试一下……”

    又有人站起身来。

    诸多医师要么施展厉害的手段,要么讨论这位大药王到底得了什么病,诸多手法、医道理论说出来,众彩纷呈,让一侧的莫雨小姐,听的神驰目眩,难以自制。

    能来这里的,基本都是各大王国,最厉害的医道宗师,最差的都要比清阳宗师厉害不少,她只是个医师学徒,哪经历过这种盛况,只听了一会,就感到耳目一新,对医道的理解,加深了不少。

    “他……”

    强忍住心中激动,向一侧的张悬看了过去,一看之下,顿时脸色一黑。

    本以为这家伙会和自己一样,听到如此高深理论,满心沉醉,却见他一脸发懵的坐在原地,呆傻一般。

    这种表情,她以前见到过,是对一种职业完全搞不懂,听不明白才会有的。

    听不懂这些?

    怎么可能?

    心中一动,忍不住传音:“张悬,刚才木宏医师说的【极端诊治法】,我没听懂,到底什么意思?”

    没想到她会突然询问,张悬愣了一下。

    他没看过关于医道的书籍,王国藏书库此类书籍又没有多少,哪里知道这些理论和名词。

    想了一下,当即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从未听过?!?br />
    莫雨眼前一黑。

    极端诊治法,是医师入门的一种诊治手段,利用极端假设,来确定病症。别说医师,就连学徒都专门学过,这家伙居然说没听过……

    “那……观察诊治法呢?”

    忍不住再次传音。

    “也没听过!”张悬摇头。

    天玄王国只有一个原语大师,而且只有一星医师的水平,他与对方交往又不多,医疗理论,可以说完全空白。

    莫雨嘴角一抽。

    观察诊治法,是如何通过观察病人,来确认病症,学徒考核中必考的题目,只要是医师,没有不明白的,他居然也说没听过……

    连医道最基础的都不知道,就冒充医师过来帮人治疗……

    大哥,你是真觉得命长,还是闲的皮疼?

    心中郁闷,同时也有些搞不明白。

    他连这玩意都不知道,说明对医道一窍不通,可……又是怎么看出啸天兽和路管家的病症,并且治疗的?

    莫雨胡思乱想,此时的张悬,也满脸无奈。

    天道图书馆只有别人打拳,或者昏迷无意识,才能出现,现在这位大药王,虽然无法言语,却很明显意识清晰。

    看他的样子不比当初的沈洪强多少,让其打拳……恐怕还没打出来,人就挂了。

    而如果跟沈洪一样,一巴掌抽晕……估计没来得及看图书馆上的内容,就会被大卸八块。

    虽然这个大殿看起来安静,实际上隐藏了不少高手。

    他敢动手,这些人肯定会冲出来。

    “必须想个办法,光明正大把这位大药王打晕……”

    揉揉眉心,他思索理由。

    “实在不好意思,大药王的病症我等第一次见到,实在无能为力!”

    “是啊,路管家,我们是真的没办法,抱歉?!?br />
    “是我等学艺不精……”

    就在莫雨和张悬都各有想法的时候,木宏等人全都站起身来,摇了摇头,一个个满脸尴尬。

    经过这半天的诊治,连对方到底得了什么病,都没搞清楚,更别说治疗了。

    “这……”

    看到众人这副表情,路管家忍不住露出浓浓的失望。

    自从老爷得病,就邀请医师前来观看,这已经不是第一波,也不是第一次得到这种答案。

    “虽然没治好老爷,还是十分感谢,药王府不会亏待各位……”

    摇摇头,路管家正想交代一声,就见成风医师站起身来,脸上似笑非笑的看向不远处的张悬。

    “路管家,我们刚才都对大药王进行了诊断,而且做出了讨论,但貌似你专门邀请的这位白蟾医师,一直坐着没动,不知是看不起我们,觉得我们不配与之讨论;还是心中已经有了诊断,敝帚自珍,不愿与我们交流?”

    听到成风医师的话,众人先是一愣,也同时想了起来,这个叫白蟾的家伙,的确从一开始就一句话没说,像是哑巴一样。

    “这家伙一直坐着没动!”

    “不光没动,连话都说一句?!?br />
    “一星医师本来就不算什么,我们之间的讨论,能插上话才怪?!?br />
    “知道自己水平低,不说话,也免得受人嫌弃?!?br />
    想起对方只是个一星医师,众人全都露出轻蔑之色。

    一星医师在其他地方算是不错,在这里就不够看了。

    连三星医师都看不懂的病症,他又如何能看得出来?

    不说话也是对的。

    “话不能这么说,能让路管家专门邀请过来,并且称赞医道理解不低,怎么可能连话都不敢说?”成风医师笑盈盈的看向张悬。

    这个白蟾医师,他早就认识,知道什么样的水平。

    路管家居然说邀请,并当众夸赞,这可是连他都没有的待遇,现在能让他出丑,自然不会放过。

    “这……”

    路管家迟疑了一下,看了过来:“白蟾医师……”

    这位白医师能一眼看出他的病症,医术之高,还是比较信服的,只不过,到现在都没开口,也让他有些奇怪。

    听到路管家的喊声,张悬这才从沉思中反应过来,一脸疑惑:“怎么了?”

    “是这样的!”

    见所有人都诊断,这家伙走神,路管家咳嗽了一声,急忙解释:“诸位医师无法确认老爷的病症,想要听听你的意见?!?br />
    “连病都没办法确认?”

    张悬缓缓站起身来,看了一眼众人,忍不住摇了摇头。

    “既然他们都不行,我来看看吧!”

    (**来临,张吊脖子又要装逼了,各位还有推荐票和月票吗?继续求微信公众号粉丝,微信搜索hstysds,横扫天涯谁敌手第一个拼音。老涯,最近会把天道的初稿发上去,和这个完全不一样!未发任何网络,大家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