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炉?”

    封堂主等人拳头不由捏紧。

    炸炉是炼丹过程中,最恐怖的事情,是因为炼丹师没掌控住药物的力量,导致炼丹的局面变成了不可控。

    一旦爆炸,满炉药物毁坏,无法成丹是小事,最重要的是,整个炉鼎都会因此废掉,炼丹师本人弄不好都会受伤。

    丹药的等级越高,其中的能量越狂暴,也就越容易爆炸。

    莫雨小姐如果是二星炼丹师,修为达到宗师境,凭借自身力量和对药物的掌控,或许还能力挽狂澜,前行压制住沸腾的力量,而现在,炉鼎晃动,随时都会承受不住,不用想也知道,炸炉在即,难以挽回了。

    “失败了吗?”封堂主脸色难看。

    知道这枚灼阳丹对铁齿啸天兽有至关紧要的作用,如果能够炼制成功给它服用,提升体内阳属性力量,或许就能顺利完成血脉进迁,实力暴增。

    成功不了,就再难醒来,死路一条。

    之前,对张兽师指点,莫雨小姐炼丹,还抱有一丝希望,此时,看到不断沸腾的丹炉,他知道这个希望恐怕已经变得十分渺茫了。

    炸炉,丹药毁,这是必然的事。

    谁也更改不了。

    “完了……”

    云涛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个结果,脸色一白。

    和这个青年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对方无所不能,一向自信的笑容,已经深深烙如心海。

    难不成,这位似乎啥事都难不住的张悬前辈,要在炼丹上翻船,彻底失败?

    “让你装,这下完了吧!”

    和其他人的紧张不同,朱锦煌、周宣二人则对望一眼,冷冷一笑。

    刚才不是装的很厉害,我指点你炼丹,保你成功……

    我呸!

    现在炸炉,看你怎么说。

    年纪不大,弄的跟什么都会一样,过一会看我们怎么嘲笑。

    ……

    不去管众人的紧张,张悬也是眉头一皱。

    这个莫雨也太不靠谱了,竟然关键时刻走神。

    真不知道怎么考核成炼丹师的。

    虽然投放药材只差了半个呼吸,却让之前他好不容易维持的平衡打破。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厉害的炼丹师,可以凭借自身力量,强行压制随时爆炸的药性,莫雨只是一星炼丹师,做不到这点,只能依靠各种药物之间的平衡炼制,此时出现了差错,不及时挽救,真会让之前的所有努力功亏一篑了。

    “收稳心神,不要慌张,不要后退!”

    见丹炉随时都会爆炸,莫雨本能就想往后退,张悬脸色一沉,一声呵斥。

    这时候绝对不能退,一旦后退,丹炉失去掌控,爆炸也就成了必然。

    “我……”

    莫雨脸色一红。

    “怎么?害怕了?早知道就不应该找你,找个学徒也不会出现这种局面!”张悬冷哼。

    “你……”莫雨炸毛。

    她性格高傲,一向不服输,正因如此,才能一个人身兼数种职业,别人眼中称呼天才。

    本来看到随时都会炸炉,心中满是迟疑,听到对方竟然说找她炼丹是败笔,找学徒也比她强,心中的怒火一下被点燃。

    如果这时候退缩了,过一会还不被嘲笑死?

    一咬牙,后退的脚步硬生生停了下来:“下面怎么办?”

    张悬知道自己的激将法有用了,继续吩咐:“将剩下的白阳叶、浑阳藤一块扔进去!”

    “全部扔进去?”

    莫雨心中一愣,力量已经控制不住了,还要扔阳属性药材,这不是让炸得更彻底吗?

    没这样炼丹的……

    本来炸炉,最多炉鼎破碎,如果再把这两样扔进去,不光炉鼎爆炸,其中狂喷的灼热气息,恐怕会将她轻松打成重伤!

    这家伙不会公报私仇,故意整我的吧……

    “快!”张悬眉毛一扬。

    “好!”

    没想到对方竟然对她呵斥,脸色一沉,银牙一咬。

    死就死吧!

    就算重伤也比受这家伙嘲笑强!

    答应一声,皓腕一转,轻轻一抖,最后两样阳属性药材进入丹炉。

    轰??!

    果然,伴随两大纯阳药材投入丹炉,整个炉鼎晃动的更加剧烈了。

    如果说之前看起来会炸炉,而现在,可以百分之百确定,绝对会爆炸。

    因为炉鼎很明显已经承受不住,鼎壁上已然出现了裂痕。

    “大家后退……”

    封堂主脸色凝重,一道真气从体内澎湃而出,挡在前面。

    众人也知道炸炉危险,齐刷刷后退。

    所有人都如临大敌,严阵以待。

    咯吱,咯吱!

    鼎壁裂痕越来越大,狂暴的气息更加猛烈,似乎再也承受不住了。

    “加入青蛤草、紫薇花……”

    脸上依旧没有慌张,张悬继续吩咐。

    知道只能听对方的话,莫雨小姐再没任何退路,转身抓起对方口中说的中和性药材,投入其中。

    此时,所有药材全部投完。

    药物投入,炉鼎更加沸腾,热浪烧烤的空气都出现了扭曲,看着这一幕的众人全都情不自禁的擦着冷汗,心情不由自主的随着紧张。

    “增加一倍火力!”张悬继续吩咐。

    “增加火力?”

    莫雨小姐秀拳捏紧。

    已经承受不住了,还要增加火力,简直就是在炸药上到油!

    不过,心中做出决定,也不管到底如何了,掌心真气疯狂涌出。

    熊熊!

    受到真气鼓荡,火焰瞬间暴增一倍,炙热的火苗立刻将整个丹炉都笼罩在内。

    咔嚓!咔嚓!咔嚓!

    本来丹炉里面药力的冲击就大,炉鼎已然承受不住,此刻加大火焰如何能够坚持,一连串噼啪的声响,之前细微的裂痕陡然增加……

    “炸了!”

    人群中一声惊呼,就见出现裂痕的炉鼎,再也承受不住,“轰!”的一声巨响。

    一股灼热的气浪瞬间冲天而起,原本坚固厚重的丹炉,四分五裂,一块块向四周激射而去。

    “完了……”

    正在输入真气的莫雨小姐,没想到爆炸的如此突然,根本没反应过来,连逃走都来不及,就感到巨大的气压扑面而来。

    气压中蕴含着丹炉的碎片,真要被砸中,就算她的实力不弱,也必然身受重伤。

    “完了,真被这家伙害了……”

    心中一凛,知道再没办法逃走,只好运转体内真气,?;ひ?。

    呼!

    就在她认为这次必然身受重伤之时,一个身影突兀出现在眼前。

    轰轰轰!

    狂暴的气浪,彻底爆炸开来,人影站在她身前一动不动,宛如一座巨山,将所有攻击抗在自己身上。

    “张悬……”

    此刻她认了出来,这个人影正是让她讨厌的那位!

    爆炸的瞬间挡在她前面,挡住所有冲击力……

    眼圈微微一红。

    没想到这家伙虽然说话很难听,做事却没有丝毫含糊。

    之前什么朱锦煌、周宣、云涛,都说为了她什么都敢做,真到关键时刻,没了动静,反倒是这个说话难听的家伙,挡在前面。

    呼!

    烟尘消失,刚才矗立的炉鼎,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块块碎铁,炭火也迸溅的倒出都是。

    张悬站在爆炸的炉鼎跟前,替莫雨小姐挡住了所有攻击,身上一片狼藉……衣服破碎,面容焦黑。

    “你没事吧?”封堂主等人走了过来。

    “我没事!”张悬摇头。

    天道金身配合天道真气,早已让他的防御堪比钢铁,炸炉的威力虽然不小,也只是皮外伤罢了,根本没伤到根本。

    “没事就好……实在炼制不出,我现在就派人去北虚王国找王星丹师出手?!狈馓弥靼参恳痪?。

    王星丹师,北虚王国炼丹师公会会长,二星巅峰炼丹师。

    别人想让他出手很难,但封堂主与他有些私交,又是平等地位,让他出手,不算太难。

    “不用了……”

    摇摇头,张悬正想说话,就见朱锦煌、周宣急忙来到跟前,急匆匆的将莫雨小姐扶起,一脸关心。

    “莫雨小姐,你没受伤吧……”

    见他们这才过来,莫雨露出失望之色,摇摇头。

    刚才炉鼎爆炸的冲击力全被那个青年挡住了,她只是受到了惊吓,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势。

    “都是这家伙,还指点炼丹,装的很厉害,结果怎么样?不光炸炉,还差点伤到莫雨小姐,她要是真的有什么问题,你担待的起吗?”

    “炼丹不是儿戏,指点就行了,你以为自己是名师???就算名师,也不敢说指点一星炼丹师,炼制二品丹药,真是不知好歹!”

    见女神不说话,二人更加生气,转头看向张悬,冷哼道。

    “闭嘴!”

    本就对二人失望,见他们竟然喋喋不休,更加生气,莫雨小姐脸色一沉。

    “莫雨小姐……”

    没想到替她出气,又拍到马蹄子上,正想解释两句,就见女神两步来到张悬跟前,一脸的歉意:“丹药没练成,是我的失误,实在不行,再炼制一次,这次我保证不走神了!”

    “没事!”张悬摆手,毫不在意。

    “多谢你刚才挡在我面前,替我挡住炸炉的力量,还从未有一个男人这样做,你的心意,我已知晓……”见对方一脸不在意,莫雨小姐更加愧疚,忍不住道。

    “咳咳,打??!你想多了……我不是帮你挡住炸炉的力量!”

    张悬摇摇头,手掌一伸,掌心多出几枚滚圆的丹药:“我是为了收取刚刚炼制好的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