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答,驯兽师理论考核中最难的考核方式。

    考核者,不用毛笔答题,而是用嘴巴回答。

    用笔做题,可以考虑,可以沉思,写错了甚至可以修改,辩答不行。

    看到问题就要回答,根本没有思索时间,更不给更改的机会,一旦开始,就等于要直接回答出正确答案,只要出错,就代表了失败。

    这种形式的理论考核,和炼丹师公会中的辩丹一样,专门为名师准备的,用来减少考试的时间,也检验对知识的掌控和提取速度。

    正常理论考核,一个时辰才能完成,而用辩答形式,半个时辰就能结束。

    一个时辰和半个时辰,相差不大,这种形式又对反应,基础掌握的要求太高,几乎没人敢涉足,这座兽堂分部,建立千年以来,从未有人挑战过。

    封堂主等人做梦都没想到,这个累的随时都会晕倒的家伙,居然选择这种方法!

    “是!”张悬点头。

    “你要考虑清楚,辩答没有思索时间,而且,一旦出错,再无更改机会……”封堂主忍不住劝阻。

    “我知道,但是实在太累了,拿不动笔,只动用嘴皮子,简单一些!”张悬点头。

    “既然你坚持,那就开始!”见对方目光坚定,不像开玩笑,封堂主不在多说,几步来到跟前,将试卷拿回手心,抬头看了过来:“说说金甲铁齿兽的特性!”

    “金甲铁齿兽,全身被金色鳞片包裹,防御极强,是辟穴境蛮兽的一种。生活在沼泽和山川之间,以青竹草为食,昼伏夜出……这是胡瑶前辈《驯兽概略》中的记述。白真驯兽师留下的《铁齿兽大全》,记载略有不同,根据他的观察,金甲铁齿兽,喜凉,居住之地,多位于背阴之所……”

    “三十年前,兽堂的多杰前辈,将前人的理论全部集中了起来,又经过多年的研究发现,咱们口中的金身铁齿兽,其实并不是同一种,一共可以分为三个类别。生活在沼泽地的,可以成为沼泽铁齿兽,山川的叫做山川铁齿兽,背阴之处的,则可以称呼背阴铁齿兽?!?br />
    “这三种铁齿兽有着很明显的差距,第一,脑门最中间,一处鳞片不相同;第二,尾部结构不同……如果想查询特征,可以翻阅他留下的《金身铁齿兽详解》,就在书库第十七排靠近左手的地方!”

    张悬神色淡然的看过来。

    “这……完全正确!”

    金身铁齿兽,不是常见蛮兽,分类更是复杂,一般人看到这道题,能回答出,体貌特征,就基本判定正确,对方不但全说出来,甚至将前辈留下的书籍也介绍了一遍,更将……书籍在书库所在的位置都说了出来……

    尼玛,还是人吗?

    周围众人全都瞪大了眼睛,鸦雀无声。

    “蛮兽铁脊猴的特征!”

    “铁脊猴,背部有一根巨大脊椎,高高隆起,全身力量大部分都来自这个特殊的骨头,脚掌粗大,奔跑迅速,虽然是猴,却无法上树,体型和一些了大型的猿类蛮兽相似……这些特征,收录在《杂山蛮兽说》,杂山前辈是一百四十年前的兽堂比较有名的一位驯兽师……”

    众人还没清醒过来,封堂主的问题再次问出,对面青年没有丝毫犹豫,再次作答。

    二人一问一答,速度极快,往往上一题众人还在思索答案正确与否,下一题就已经问出,并且回答了。

    众人眼中,这个年龄不到二十的青年,就好像一个看着正确答案一般,回答的不但详细,还将各种可能,各种推论甚至书籍中记载不详的猜测,都说了出来。

    滴水不露,找不到任何错误。

    “完全正确!”

    “完全正确!”

    “蛮兽游江昆虫生存环境……正确!”

    “为何三江虫和蛮兽杜明鸟,无法共存……回答正确!”

    ……

    一个个问题从封堂主口中问出,一句句惊叹让他快要麻木。

    刚开始还觉得对方只是碰巧会一两道题,只要问道后面难的,必然回答不了这么快了。

    结果……对方明明看起来昏昏欲睡,随时都会晕倒,却越回答越快,连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最重要的是……

    回答的快,还没有错。

    不是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怪胎!

    难怪能认出云电古雀,单对驯兽基础知识的记忆,就算是他们,恐怕都远远不如。

    “这……这不可能!”

    “这些问题……好难!”

    三大驯兽师震惊的无以复加,一侧的周宣、朱锦煌,目瞪口呆,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恐。

    刚才封堂主问出的那些问题,就算是他们,也有不少模棱两可,难以回答。

    不是他们基础知识掌握的不牢,而是不少题目中,很多蛮兽的特性相似,稍有不慎就会出错。

    就好像刚才说的游江昆虫,虽然听起来像是一种野兽,实际上却是一种极其强大的蛮兽,骨骼长在外面,力量十足。

    这么凶猛的蛮兽,偏偏可以悬浮在水面不下沉,听到“游江”,不少人会以为这东西生活在水面,让人无奈的是,适合它生存的环境,却是崇山峻岭……

    不得不说,封堂主出的这些题目,的确没有一个简单的,他们用笔作答,都需要仔细考虑,斟酌再斟酌才行,眼前这家伙却随口回答,好像根本没经过脑子一般……

    怎么做到的?

    如此快速的回答,连想都不用想,别说他们,就算一侧的超级天才,莫雨小姐肯定都做不到!

    这绝对是对这些基础知识记忆到了骨髓里,才有的表现!

    朱锦煌、周宣不由自主的哆嗦。

    他们竟然质疑这种人,啥都不会,装模作样?

    和他一比,他们所谓的掌握基础知识,真和什么都不懂一样可笑。

    辩答,看起来和书面作答一样,只要回答正确即可,时间长短无所谓,但作为对驯兽了解极多的人,他们知道,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驯兽师驯兽过程中,很容易出现突发事件,脑中知识提取的速度快,就能很快得出结论,做出最有利的判断。

    这个时候,基本是分秒必争的,一旦错过了先机,很多事情就会变得复杂无比,再难完成。

    正因为如此,所谓的辩答,听起来鸡肋,实际上却是无数驯兽师,梦寐以求的答题方式。

    每一个能够完成的驯兽师,以后,必定名动诸多王国。

    本来以为这位张悬就是个沽名钓誉的小丑,其实对驯兽啥都不懂,怎么都没想到……不光辩答正确,还没有任何思索,回答的完整无缺……

    简直就不是人!

    二人颤抖,一侧的沈碧茹也玉唇张开。

    一个时辰前,连兽林都不知道是啥的家伙,现在却侃侃而谈,气势十足,再傻她也明白,肯定有问题。

    “恐怕他……真有天机师天赋!”

    要说之前还有所怀疑,现在已经没了任何疑惑。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了考题,怎么可能回答的这么迅速,连想都不用想?

    她产生怀疑,不远处的莫雨小姐,也秀眉皱成疙瘩,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带着疑虑。

    “……就这么多,封堂主,两位兽师,我回答的可否正确?”

    不知过了多久,张悬将最后一题回答完毕,淡淡一笑看了过来。

    “你……回答的全部正确,没有一点错误!”

    和其他两位兽师对望了一眼,封堂主点点头。

    半个时辰不到,对方就将他试卷上的内容全部回答了一遍,非但无错,还将每一道答案的来历都说了出来。

    记忆之精确之详细,就连他们都不得不佩服。

    “全部回答正确,第一关考核通过!”

    停顿了没有太多时间,封堂主给出结果,紧接着再次看过来:“第一关通过,现在进行第二关,驯服一头蛮兽。这一关,有半个月的时间,只要能达到初步驯服就算通过?!?br />
    “半个月?时间太长了……你们这里有没认主的蛮兽吗?可否让我驯一下?”

    玄落山脉这么大,虽然其中蛮兽很多,但想找一头合适的,并没那么容易,真要出去寻找,又不知要浪费多少时间,既然这里是兽堂,应该有这种蛮兽吧!

    说着,张悬站起身来,经过辩答这段时间的调整,疲倦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一些。

    虽然依旧看起来状态不太好,却比刚才要强了不少。

    “让你驯服一下?”

    听到这话,众人一阵无语。

    “开什么玩笑!蛮兽每一头都珍贵无比,怎么可能让你驯服?再说,只有驯服的蛮兽才能进入兽堂,否则,引起动乱,谁都承担不起!”

    见他居然说出如此外行的话,一侧的莫雨小姐,一声冷哼,满是不悦。

    “是这样啊……”

    听到她这样说,张悬忍不住摇头,考核个驯兽师真麻烦,现在让他去哪里找一个没被驯服的蛮兽?

    “哎,对了,你这头青鹰兽,可以借我驯一下吗?”

    眼睛一亮,张悬想起什么,忍不住看了过来。

    (身体不太舒服,今天就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