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了个鸟?

    听到这话,本来喧闹的周围立刻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被堵住了嘴巴,一个个一脸古怪的看过来。

    你是骂人,还是啥玩意没驯服,自暴自弃了?

    这家伙不会看到之前考核的几人,不是一等就是二等,已经吓傻了吧?

    “驯了个鸟?我他妈还驯了个锤子呢!敢和洪兽师这样说,胆子真大!”

    “这不是胆子大,而是脑子有问题,他驯了个鸟,我还驯了个球!”

    “这样说,我驯了个辣子……其实我们都驯了东西,是不是都能考核驯兽师了?”

    ……

    沉默片刻,房间立刻响起了哄堂大笑。

    尼玛。

    自从兽堂成立以来,考核了无数驯兽师,还第一次有人将啥玩意没驯服,说的如此光明正大,清新脱俗。

    啥都没有,你跑过来干什么?

    还驯了个鸟……

    鸟你妹??!

    敢胆子再大一些吗?

    “哈哈,云涛,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你是个人物,没想到还真是个人物……能把没驯服蛮兽,说的如此冠冕唐行,理直气壮,佩服!佩服!”朱锦煌摇头,快要笑抽了。

    这家伙是不是脑残?

    没驯服大不了失败,跟洪兽师说驯了个鸟……这不是找刺激吗?

    洪兽师虽然不是兽堂最高级别的驯兽师,却一向以严肃闻名,这样说话,简直就是目中无人,公然挑衅!

    “真是自己作死……”周宣也笑出声来。

    亏自己还把这家伙当成对手,现在看来,真是丢人。

    本来还担心这家伙会不会一鸣惊人,让所有人侧目,现在看来……侧目是侧目了,不过侧的是白眼罢了。

    “哼!”

    不光他们笑,莫雨小姐也双手背在身后,完美无瑕的面容,微微抬起,鼻子中发出一声轻哼。

    能驯服就驯服,驯服不了,下次再来,这样哗众取宠,吸引别人注意,再有天赋也只是个小人物。

    众人嘲笑,一侧的洪兽师差点活活气炸,头发都立了起来,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就差暴走:“你说什么?”

    做为兽堂赫赫有名的驯兽师,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挑衅。

    鸟你妹!

    来,你过来,拿给我看。

    拿不出来,信不信把你自己带的那根捏下来当球踢?

    “我是说……驯了个鸟,驯了个怪鸟!”

    云涛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口误,解释了一句,一吹口哨,空中“呜呜!”两声,怪鸟飞了进来。

    这家伙进入兽堂就自己乱转去了,谁都没注意。

    兽堂的蛮兽基本都三、四米长短,就算小的,也至少一人多高,巴掌这么大的,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麻雀、野鸟,毫不起眼,根本不会有人往飞行蛮兽身上想。

    而且,就算想了,也会觉得不可思议。

    驯兽师驯服蛮兽,一般都是用来战斗,最差也当成代步工具,这家伙这么小,能干什么?

    说实话,炒一盘都不够吃的。

    “这也叫蛮兽?”

    “不会从哪个鸟笼子抓来的吧?”

    “啥玩意,我以为他说着玩的,没想到,还真驯了个鸟??!只不过,这鸟有啥用?用来逗着玩吗?”

    见云涛真驯了一只鸟,而且飞了过来,房间先是一片寂静,再次哄堂大笑。

    看人家莫雨小姐,驯服的青鹰兽,也是鸟的一种,威武霸气,给人萧杀之感!你这个倒好,不是萧杀,而是让人笑傻!

    知道的,你是来考核驯兽师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鸟雀市场斗鸟玩蛐蛐的,过来玩杂耍的。

    “这是你驯服的蛮兽?”

    洪兽师脸色并没因为怪鸟飞来,而变得好看,依旧铁青的如同僵尸,声音也带着冰寒。

    “嗯!”云涛点头。

    “兽堂有规定,第二关考核,必须驯服一头比自己实力高的蛮兽,这头小鸟,一巴掌就能抽死,用来考核……你确定不再开玩笑?”

    洪兽师强忍住怒火。

    “我不是在开玩笑!”看出对方语气不对,云涛连忙解释:“这头怪鸟,虽然看起来个头小,实力却不低,尤其速度极快,肯定是蛮兽的一种……”

    啪!

    话还没说完,就见洪兽师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眉毛跳动,面皮颤抖。

    “放肆!云涛,你以为兽堂是你们寒武王国?想来捣乱就来捣乱?驯兽一道讲究务实,丝毫马虎不得,你以优异成绩通过第一关考核,本来以为,第二关也会以很不错的成绩完成,没想到……肆意妄为,哗众取宠!”

    “你现在的为鼎力境巅峰,可能驯服不了强大的蛮兽,辟穴境初期的总可以做到吧?弄了一只小鸟,就在这里装模作样,还速度快,还蛮兽的一种,你当我瞎吗?”

    “兽堂考核,公然挑衅考核的驯兽师,拿一只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野鸟,就敢过来考核……谁给你的胆子?”

    洪兽师眼中满是恼怒,大手一摆,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滚出去!你第二关不过,想要考核,明年再来吧!”

    “洪兽师,我……我这只怪鸟,是实打实的辟穴境蛮兽,我都不是对手……”

    没想到洪兽师会发这么大的怒,直接给他判了不过,云涛一下吓得脸色惨白,急忙解释。

    “没完了是不是?云涛,你没听到吗?洪兽师让你滚蛋!少在这里丢人现眼,驯兽师的脸面都让你丢光了!”

    看到对头没通过,而且被骂,朱锦煌兴奋的哈哈一笑,走了上来,眼中露出了浓浓的鄙视。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没驯兽的本事,还在这里装逼,如果给你通过,是不是所有人到鸟雀市场买个鸟,就算得上驯兽师了?”

    周宣也嘿嘿笑了起来。

    之前第一关的理论考核,他们都被云涛压了一头,本以为第二关还能继续拔得头筹,高人一等,做梦都没想到,这家伙自己作死。

    随便驯服个辟穴境初期的蛮兽就好,非要弄一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野鸟……

    “洪兽师……”

    不理会二人的讽刺,云涛看向眼前的老者。

    “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出去!”洪兽师双眼一瞪。

    “再给我一次机会,你可以测试一下,这只怪鸟真是是蛮兽,而且级别不低……”

    怎么都想不到,会出现这个结果,云涛满是着急。

    刚和张悬前辈夸下???,成了驯兽师帮他选取蛮兽,真要失败,就无法兑现了承诺了。

    当然,这件事大不了脸皮厚点,只要赔礼道歉,想必前辈大人大量,也不会计较。

    最重要的是,考核不成驯兽师,而且出了这么大的丑,回到王国,将会遭到各种打压,以后再和王位无缘。

    再想追求莫雨小姐,也等于变成了镜中花,水中月,没有半分可能了。

    “我不想说第三遍,自己走,算是给你留点颜面!”

    洪兽师不听他解释,大手一摆。

    要不是这家伙是个王子,他肯定早就一巴掌拍出去了,那还跟他废话。

    “滚蛋吧!云涛,再不走,信不信我让人把你赶出去?”向前一步,朱锦煌眼中带着兴奋的畅快。

    从今天开始,这家伙再不是对手,无关紧要。

    “赶快滚吧,再胡搅蛮缠,我真就不客气了?!?br />
    周宣也冷冷一笑,双手背在身后,眼中满是蔑视。

    “我……”

    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云涛拳头捏紧。

    本以为轻松就可以考核成功,没想到这个结果,牙齿咬紧,正想转身离开,就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云涛,既然兽堂的驯兽师都是这种酒囊饭袋的货色,你不考核也罢!”

    声音响起之处,张悬安静的站在人群之中,神色淡然的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