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悬前辈……”

    见二人转身要走,云涛急忙向前。

    “我们要去兽堂,就不耽误了你们继续抓蛮兽了,告辞!”张悬摆了摆手。

    双方萍水相逢,之前不走,是怕打草惊蛇,耽误了对方的事情,现在金身铁钱豹都被收服了,这个理由也就不在成立,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

    “继续抓……”

    云涛没哭出来。

    考核驯兽师,是有时间限定的,为了追这头金身铁钱豹已经差不多把时间耗尽了,现在就算再去找其他的,也要能找到才行……再说,就算找到了,跟刚才一样,阵法不管用,别说驯服,能不能活下来,都还难说。

    “前辈,在下可否请教一件事情?”

    将心中的郁闷抛开,云涛抱拳。

    “嗯?”张悬看过来。

    “刚才……你怎么知道我那个阵法布置的有问题,困不住金身铁钱豹?”云涛看过来。

    不光他奇怪,其他人众人齐刷刷将目光集中过来,甚至沈碧茹也双目炯炯。

    从言行举止,可以看出,眼前这家伙对阵法一窍不通,可就这样,一眼看出了问题所在,让人难以相信。

    “很简单!”张悬没有隐瞒,转头看过来:“青木困阵,以青木为阵旗布阵,需要木属性维持,你选择的地方,草木茂密,的确符合阵法的布置条件,布置的也没有丝毫错误,可惜,有一点你没注意!”

    “还请前辈明示!”

    仔细想了半天,没觉得哪里有问题,云涛忍不住道。

    “脚底下的这片山脉!”张悬抬头看向群山,神色悠然。

    “山脉?”

    云涛更加糊涂了。

    这个山脉有啥问题?

    这个青木困阵刚买来的时候,也布置过,没啥问题!别说辟穴境,就算通玄境初期强者都很难破开。

    “这个山脉南北纵横,沉稳大气,气流涌来,下沉而不轻扬,一些土少的地方,植被呈现枯黄之色,纵观岩石的断面,略带淡红……”

    张悬坐在金身铁钱豹背上,随手指点:“从这些可以看出,这个山脉下方肯定有一片铁矿!五行之中,木克土,金克木。困阵被金属性所克,怎么可能发挥最大威力?”

    “这……”

    云涛全身一震。

    他以前曾听老师说过,布置阵法,不光要严格按照阵图走势,更重要的是借助周围环境,天地大势,甚至日月星辰,都能容纳其中。

    本以为是无稽之谈,做梦都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单从岩石断面,山脉走向,就看出下方可能有铁矿,并且影响了青木困阵……这是什么眼力?

    就算三星阵法师也很难做到吧!

    刚才竟然这种人面前装模作样,说人家看得懂吗……

    云涛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不光他震惊,同样坐在金身铁钱豹背上的沈碧茹,嘴角抽搐,也都快晕了。

    大哥,你刚才不是啥都不懂,连阵法都不知道是什么吗?

    怎么一眨眼,什么铁矿,岩石断层,气流涌动,都看出来了?

    要不要这么逆天?

    可笑她刚才还觉得对方不懂瞎胡说……

    “这家伙……”

    想到之前的经历,满心无奈。

    这家伙真不能用常理来衡量,否则,早晚都会被活活打击死。

    “言尽于此,如果再没其他事,告辞!”

    讲解完阵法问题,张悬一摆手,不在多说,就要再次离开。

    “现在抓蛮兽肯定已经来不及了,我想跟前辈一起回兽堂,不知可否?”

    既然考核泡汤,他也就干脆放开,打算和眼前这位交好。

    无论实力、刚才让蛮兽突破的手段,还是对阵法的研究,眼前这个张悬前辈都太神秘了,值得倾尽全力交往。

    “随便,金身铁钱豹速度很快,跟得上就跟着!”

    这家伙虽然喜欢装模作样,却也是实打实有本事的人,而且还是驯兽学徒,由他带着,应该能找到更好的飞行蛮兽,也让自己前往天武王国能够更加顺利一些。

    不过,金身铁钱豹背上容纳两个人就已经有些拥挤了,再多肯定坐不下。

    “多谢前辈!”听他同意,云涛松了口气,连忙点头。

    “走吧!”

    不再理会对方,精神一动,金身铁钱豹立刻快速向前走去。

    没晋级之前,金身铁钱豹的速度就极快,现在更是疾如奔马,虽然山林地形复杂,依旧没有丝毫减速的趋势。

    云涛等人刚开始还能跟上,走了一会,伴随真气消耗越来越大,一个个面容发白,跑的都快要吐血。

    “休息一下!”

    走了接近一个时辰,见几人确实累的狠了,张悬和沈碧茹这才跳下金身铁钱豹的脊背,原地休息。

    本来步行到兽堂需要一天一夜,有了这家伙,最多再有一个时辰就可以到达,也就没那么着急了。

    “前辈!”

    知道对方停下是照顾自己,云涛松了口气,调息片刻,觉得再次恢复,这才走上前来,态度恭敬。

    “你考核驯兽师,我把金身铁钱豹驯服了,是不是就没办法通过了?”

    路上张悬也算想明白了,对方追了金身铁钱豹十几天,结果却让自己赚了便宜,一头蛮兽事小,对方驯兽师考核,很可能就无法过关。

    “这……”云涛面容尴尬:“如果不是前辈驯服金身铁钱豹,我们几人可能都命丧黄泉了,和性命比起来,就算考核不上,也不算什么!”

    张悬点头。

    这家伙虽然臭屁,却算是比较懂道理的。

    青木困阵抵挡不住铁钱豹,如果当时自己不在场,这家伙连同那几个辟穴境的属下,肯定必死无疑,他虽然收服了这家伙,却也等于救了几人的性命。

    “驯兽师考核都需要那些步骤?”

    经过这半天的赶路,他知道有蛮兽当坐骑,能省不少劲,如果能随手考个驯兽师之类,以后出个远门,就会方便许多。

    如果给云涛知道这个想法,肯定会郁闷的想死。

    他为了考核驯兽师,天天和蛮兽在一起,学习了许多年,都没过关,这家伙倒好,只是觉得赶路很累,就想学一下……

    “首先要成为驯兽学徒,学徒考核,有理论测试和辨认蛮兽两个。通过后才有资格考核正式驯兽师,同样有两个步骤,第一,获得蛮兽认可。第二,驯服一头真正的蛮兽?!?br />
    云涛道。

    “获得蛮兽认可?”

    “嗯,就是让考核者和五头蛮兽独处,一个时辰内,必须获得它们的认可,让其不进行攻击,做不到,说明对蛮兽不了解!至于驯服蛮兽,也有要求,必须比自己的实力高一个级别?!?br />
    云涛解释:“不然,实力太低,完全可以用强力手段打的对方臣服,也就不凸显驯兽师手段了?!?br />
    张悬点头。

    说白了,驯兽师考核和炼丹师考核有些相似。

    两者考核学徒,都需要理论知识,而想要成为其中的正式一员,就需要实践了。

    后者是炼制一品丹药,驯兽师则是驯服一头比自己实力强的蛮兽。

    难怪这家伙追击这头金身铁钱豹,他是鼎力境巅峰,后者比他刚好高了一个级别,一旦成功,就算通过。

    “驯服蛮兽,有时间限制,不能超过半个月,我光寻找这头金身铁钱豹,就花费了十多天,现在再去找另外一头,很明显不可能!再说,万一遇到一头比它还凶猛的,弄不好还会丧命……”

    云涛也想的很开。

    这次能够活下来,完全是因为眼前这个青年,下次就不一定有这么走运了。

    看来以后再想考核,需要做出更多的准备,真正做到万无一失。

    否则,驯兽师没考成,人却挂了,真就哭都来不及了。

    每年因为考核驯兽师,丧命在蛮兽手下的学徒,着实不在少数。

    “能想通就好,不过……我毕竟是耽误了你的事,这样吧,如果还想驯服一头蛮兽,我倒是可以帮忙!”张悬道。

    他主要想看看,实力比蛮兽低,是怎样将之驯服的。

    通过金身铁钱豹,知道如果不能让蛮兽心甘情愿认输,契约就很难建立,更别驯服了。

    以后他就算不考核驯兽师,想要快速赶路,驯服蛮兽也是必然的。

    总不可能每次都遇到这种刚好比他实力低的,又很容易服软的吧!

    万一遇到强的该怎么办?

    这时可以借机看看这家伙怎么弄的,趁机偷师学艺。

    当然,这话不能直接说出来,不然,好不容易建立的“前辈”形象,岂不立刻崩塌?

    通过杨师的事情,他知道有时候装“前辈”,做任何事情都会轻松不少。

    不过,装不好,极有可能被人打死,需要斟酌处理。

    “前辈……要帮我?”

    听到他的话,云涛立刻激动的全身颤抖。

    这位张悬前辈的实力他看到了,如果由他出手,绝对可以轻易抓住辟穴境蛮兽,只要抓住,就有办法让其驯服。

    “嗯!”张悬点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那真是太好了,前辈只要出手,我肯定能够成功……”

    拳头捏紧,云涛兴奋的眼眶泛红。

    “先别激动,就算我出手,能找到合适的蛮兽吗?”张悬道。

    “蛮兽……”

    云涛立刻满脸苦瓜之色。

    也对,一头辟穴境的金身铁钱豹就找了十几天,找不到合适的,就算对方答应出手,也没用啊。

    “殿下,你忘了那个了吗?”

    一个属下走上前来。

    “哪个?”云涛满是疑惑。

    “就是天天跑过来找麻烦的那个……”属下道。

    “那家伙?”云涛想起什么,露出尴尬之色。

    “现在找其他蛮兽,已经来不及了,如果能抓住那家伙驯服,也表示通过了考核,只要成了驯兽师,想要驯服蛮兽,以后慢慢来都行!”

    这位属下接着道。

    “这……”云涛迟疑了一下,看向眼前的张悬:“前辈,的确有一头蛮兽,可能需要你出手帮忙?!?br />
    “哦?”张悬看过来。

    “是……一头怪鸟!”云涛道。

    “飞行蛮兽?”

    这个云涛是辟穴境巅峰,既然比他实力高,那就是辟穴境的,又是鸟类,不会他要驯服一头飞行蛮兽吧。

    一路上他们遇到过飞行蛮兽,展翅翱翔,飞腾数千米,就算想抓,也抓不到。

    “算不上飞行蛮兽,个头不大,只比……巴掌大一些!”云涛脸色一红。

    “巴掌大???”张悬错愕。

    从沈碧茹口中他知道,飞行蛮兽都有数丈长短,展开翅膀更是两、三丈,只有这么大,才能载人翱翔天空,纵横九天。

    巴掌大小……的确算不上飞行蛮兽,只能算得上一种鸟类。

    “是,不过这家伙虽然个头小,却是实打实的蛮兽,而且实力达到了辟穴境初期,比我略强……只不过不是战斗型的,不是我的对手,可是速度却是极快,根本追不上!”

    云涛详细介绍。

    “个头小,速度快?就算想驯服,恐怕不太好找吧!”张悬眉头一皱。

    个头大,速度慢的蛮兽都不好找,一个只有巴掌大小,速度极快的飞行类蛮兽,随便藏在辽阔的山林中,怎么可能找得到!

    而且,它在天上,可以随便飞行……驯服起来,恐怕比金身铁钱豹还要难。

    听到这话,云涛有些不好意思:“找肯定找不到,不过,这几天这家伙一直骚扰我们,就算不找,也肯定会过来?!?br />
    “骚扰?”

    张悬奇怪,虽然对蛮兽不太了解,可这东西对人类天生抱着警惕,一般发现战胜不过,能躲多远躲多远,怎么可能天天过来骚扰?

    “这个……是我把它老巢端了,这家伙气愤不过,每天都过来……”

    很快,云涛将事情讲了一遍。

    听完后,张悬摇头,哭笑不得。

    这个怪鸟,喜欢吃山林的野生蜂蜜,云涛并不知情,无意中发现了它的老巢和其中储藏的蜂蜜,于是就将东西全拿走了,这家伙不知储存了多少年,才得到了这些,发现被人偷了,勃然大怒,追了过来。

    不过,它体型小,又不擅长战斗,不是云涛和他属下的对手,抢不回来,就每天跟在后面,固定时间,过来捣乱。

    已经持续七、八天了,算算时间,今天应该差不多又要过来了。

    “看来这家伙,也挺执着的……”听到一人一鸟的恩怨,张悬轻轻一笑。

    “它都怎么捣乱?”一侧的沈碧茹忍有些好奇。

    既然固定时间过来找麻烦,这么多辟穴境强者,难道就不能想个办法抓???

    “它……”云涛脸色红的如同苹果:“咳咳,它飞在我正上方的时候大便……”

    “???”

    张悬、沈碧茹对望,差点没憋住。

    不得不说,这个鸟确实够奇葩的。

    “每次基本都能弄到我身上,弄完之后,就飞到几十米开外,满是挑衅,等我们追上去,又飞走了,每天都要折腾一、两个时辰……”

    对于这头怪鸟,说实话,云涛也是醉了。

    不就偷了它的蜂蜜吗,每天纠缠,都快折磨的有些发疯。

    要不是想通过驯兽师考核,都考虑要不要说出来,毕竟,实在太丢人了。

    堂堂寒武王国七王子,每天都被一只怪鸟当厕所,一有屎意就飞过来……

    想想都有些抓狂。

    “那你把蜂蜜还回去不就行了?”

    沈碧茹捂住红唇。

    “我是还回去了,结果这家伙……还是每天过来捣乱……速度太快,弓箭都射不到,我还想着等驯服完蛮兽,再好好找它麻烦,既然金身铁钱豹驯服不成,能将它抓住驯服,也算通过考核!”

    云涛说到这,迟疑了一下:“只是……这家伙速度太快了,弓箭都很难追上,想要抓住……实在太难了,不知前辈可有方法?”

    “我都不知道这家伙长什么样,又有什么样的速度,你现在问我,能有什么办法?”张悬摇头。

    他连这个怪鸟见都没见过,怎么可能有办法抓???

    “哎,对了,刚才他不说,这头怪鸟每次过来捣乱,都飞到前方几十米处挑衅吗?那时候它是不飞的,你完全可以依仗身法飞掠过去抓??!”

    沈碧茹想到什么看向张悬。

    她曾看到王颖施展身法,速度之快,宛如瞬移,就算这个飞鸟速度再快,想必对于眼前的这位张老师来说,也问题不大。

    “嗯,倒是可以考虑……”

    张悬点头。

    伴随修为达到通玄境,天道身法施展的距离和次数,也再次增加了。

    之前,全力施展,十分之一呼吸就能窜出二十米,而现在,十分之一呼吸,完全可以飞掠四十米。

    而且,次数也由之前的一次,变成了两次。

    当然,这是全力施展的情况下,如果跟王颖那样,施展简略版的,凭借他的真气储备量,二、三十次不成问题。

    只不过,速度上就会减弱不少。

    完整版的十分之一呼吸飞掠四十米,简略版的,十分之一呼吸,不过三、四米罢了,而且,对身体的负荷也相对小上很多,正因为如此,王颖和杜磊战斗的时候,能连续施展五、六次,才感到力竭。

    即便如此,也很可怕了。

    十分之一呼吸,三、四米,一个呼吸同样是三、四十米,很多人甚至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可能被击中。

    这头飞鸟就算速度很快,辟穴境而已,想必和天道身法比起来,还是差的很多。

    “依仗身法?这恐怕不行吧……”

    二人对话云涛听在耳中,忍不住摇头。

    他们寒武王国最高明的身法【龟行天音步】,就很快了,但和这头怪鸟比,还是差了很远。

    更何况,人的精力有限,眼前这位张悬前辈,擅长力量攻击,速度上恐怕就会有缺陷,即便会一套厉害的身法,想要追上怪鸟,也很难做到,再说,对方来自天玄王国,能有什么厉害身法?

    据他所知,那个王国最高明的【幻影九宫步】,也不过尔尔,和龟行天音步差了不止一星半点,不是一个等量级。

    连后者都追不上,更别说前者了。

    想到这,云涛接着道:“这头怪鸟十分警惕,每次都停在它能反应的范围内,弓箭都射不着,徒手去抓,基本不可能,我是想和之前一样,如果能弄个陷阱之类的,或许……能有机会!”

    “陷阱我们也布置过,一次都没成功!”

    一个属下道。

    听到这话,云涛无奈的点头,揉揉眉心:“是啊,我们之前也布置过陷阱,结果,好几次了都没成功。这头怪鸟,也知道我们有所准备,死活不上当……”

    呜呜呜!

    话音未落,就听到空中响起呜呜的风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空中坠下,笔直向云涛头上落去。

    “来了!”

    听到风声,云涛脸色难看,知道肯定是那只怪鸟又来了,来不及抬头观看,身体一晃,向一侧飞掠而去。

    啪嗒!

    不过……才刚闪了几步,就觉得一阵腥臭,身上沾满了稀稀拉拉的白点。

    不用看就知道,又中招了!

    感到身上腥臭无比,云涛欲哭无泪,转头看去,这才发现,刚才站立的地方,落下的只是个石子。

    怪鸟似乎早就知道他会躲闪,故意扔下石子声东击西,一举击中。

    “这家伙还会提前判断?”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张悬一愣。

    之前听说,只觉得这头怪鸟报复心极强,没想到还挺聪明的。

    看样和鲁莽的金身铁钱豹完全不一样。

    抬头看去,一只不大的飞鸟出现在视线,和对方说的差不多,也就比巴掌略大,浑身漆黑,模样类似乌鸦,身上带着凌厉的气息,和辟穴境强者类似。

    蛮兽大小不一,有和金身铁钱豹一样大的,自然也就有小的。

    拉了云涛一身,怪鸟十分得意,“呱呱!”叫了两声,飞到众人大概距离三十米左右的地方,乌黑的眼珠盯了过来,似乎满是嘲笑。

    “可恶……”

    又被对方弄了一身,云涛虽然生气,更多的是郁闷。

    办法还没想好,这家伙就来了,想要抓住,肯定不可能了。

    正在纠结,接下来该怎么办,就看到眼前一花,一个身影突兀出现在怪鸟跟前,拇指、食指轻轻一捏。

    呼!

    飞行如电的怪鸟还没反应过来,就落到了对方掌心。

    “这……是身法?怎么可能?”

    云涛一下僵直。

    (依旧是两章合一一起发,这个月想办法冲击两万均定,最多到后天,大家见谅??!其实这样发,我也很纠结的,这样一来,我的“断章”天赋就不能施展,无法让人欲仙欲死……放心吧,最多1号,断章就会继续归来,让大家爽个够!另外,昨天公众号【微信添加“横扫天涯”,关注即可】的歌声,大家都听了吧。动听、迷人、带着性感和磁性,绕梁三日,让人流连忘返,尤其是高音,穿破云霄,绝对超过52度,我一直认为我应该可以做歌手的,可惜,生不逢时,不然,就没刘德华啥事了!哎,人生真是寂寞如雪?。?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