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张悬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成为炼丹师,他也知道再厉害的药物,吃多了都会有抗药性,更别说这种直接提升修为的丹药了。

    解决完几人的隐患,彻底化解与陆寻的矛盾,皆大欢喜,正想宣布新生大比正式开始,就见无数学员涌了上来,一个个激动的双眼透红,紧盯着张悬,像是饿狼见到了食物。

    “张老师,我想拜入你的门下,可否收我为学生?”

    “求求你收下我吧,我不光天赋好,还会铺床叠被做家务……”

    “我其实一直崇拜你,就算不是正式学生,做个旁听也好……”

    “老师,我家里有的是钱,只要收我为学生,要多少都没问题!”

    “钱钱,钱你妹??!滚一边去,张老师是贪财的人吗?如果是……我家里也有很多钱,把我收为学生吧……”

    师者评测惊艳表现,随手解决三师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让在场的所有学生全都疯了,再也遏制不住,恨不得当场拜师。

    一瞬间,整个比试台引起了拜师狂潮。

    之前质疑的、疑虑的全都烟消云散,无数学生争先恐后,生怕错过了机会。

    更有不少后悔的想要跳楼,觉得当初怎么这么眼瞎,听信了谣言,没提前拜师。

    如果一开学就拜了,恐怕现在在台上风光无限的不是郑阳几个,而是他们!

    要知道,入学测试,郑阳等人并不显山露水的,尤其袁涛更是得了最后一名。

    可现在,袁涛一下撞得陆老师后退两步,和他硬抗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让无数人为之激动。

    从倒数第一,勉强入学的家伙,到硬撼辟穴境强者……只经历了短短半个来月,不是亲眼所见,都不敢相信。

    “这……”张悬也吓了一跳。

    很显然他也没想到这些人会如此激动。

    “老师……是真的扬眉吐气了!”

    这一幕落在赵雅等人眼中,一个个拳头捏紧。

    自从知道陆寻要挑战张老师后,他们胸口一直憋着一口气,那就是为师争光,为师赢得荣誉,而现在……终于做到了!

    张老师的优秀,也终于被人理解。

    一种自豪油然而生。

    仿佛一瞬间想告诉所有人,甚至在他们面前,骄傲的说一句话……

    看,这就是我的老师——

    张悬!

    ………………

    “我已经有了五位学员,并不打算短时间内再收学生。不过,你们既然这样热情,这样吧,我可以给你们讲一堂修炼的基础知识课,或许对你们有所帮助!”

    知道真要收这么多学生,早晚都会活活累死,张悬迟疑了一下想到一个主意,开口道。

    五个学生就快教的他倾家荡产,有些抓狂了,这么多……出去讨饭也养不起??!

    “不收了?”

    “能听一堂课也好……”

    见他不再收学生,众人全都露出失望之色,不过听他要讲一堂课,又全部露出了激动之色。

    能让郑阳等人,短时间内就突飞猛进,讲的课怎么可能简单?

    “这个基础课,就安排在明天中午,地点还是这里,想要听的,可以提前过来,今天大家还是安心的进行新生大比!”

    交代一声,安抚住众人,张悬离开比试台。

    再不走,真怕被这些疯狂的学生吃了。

    再说,今天的重头戏是新生大比,师者评测只是开胃菜罢了,总不能喧宾夺主,鸠占鹊巢吧。

    离开比试台,刚回到自己的教室,就看到三大名师走了进来。

    “大师兄!”

    三人齐刷刷抱拳。

    “嗯,请坐,刚好我有事要麻烦你们!”张悬笑了笑。

    “你是杨师的亲传学员,我等只是授课,做为师兄,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说麻烦,实在不敢当……”

    刘凌尴尬的一笑。

    同为一个老师的学生,是有身份高低的,亲传弟子的辈分自动升级,哪怕修为低,年纪小,授课的学员也要称呼师兄。

    师兄嘱咐的事,自然要照着办。

    “是这样的!”见他们答应这么快,张悬点点头,道:“你们也知道杨师云游四方,不问世事,虽然收了我为亲传弟子,但只是让我多多学习,并没有给我一个合适的身份……所以,我想考核名师,可能还需要麻烦几位!”

    收这几个人为学生,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杨师”说不方便,只能他说了。

    “哦,我还以为是什么事,这个简单?!绷趿枰恍Γ骸跋胍己嗣?,必须有名师学徒的身份,杨师归隐,不方便展露身份,我们三人可以代劳?!?br />
    说着手腕一翻,取出一个玉牌,递了过来。

    “这是有我们三人气息蕴含在内的身份玉符,只要拿在身上,就代表是我们三人已经考验并认可的名师学徒。你只要将血液滴进去认主,无论走到哪里的名师堂,都会被认可,从而报名参加名师考核?!?br />
    “哦?这么简单?”

    随手借过玉牌,张悬有些不敢相信。

    本以为很复杂,没想到这么容易。

    “成为学徒助教容易,只要名师认可,一般的明星教师、高级教师都可以,但想要考核名师,就难了!”刘凌道。

    “哦?那……怎么才能考核名师?”

    滴血认主,张悬收好玉牌,忍不住问道。

    天玄王国没有名师,藏书库也没有类似的记载,虽然这些天冒充名师,说实话,他连如何考核,在什么地方考核,完全不知,一窍不通。

    “考核名师,要具有足够的外部条件和内部条件,外部条件为:名师的推荐、学徒助教身份、拥有至少一项辅助职业身份!”

    刘凌解释。

    “嗯!”张悬点头。

    这个他之前就听说了,并不奇怪。

    “内部条件只有两个!”刘凌接着道:“分别是达到明理境的心如止水,达到通玄境的修为!”

    “明理境?”张悬看过来。

    心境第二重是心如止水,他早就知道,可明理境是什么?

    刘凌道:“心境是每个修炼者甚至每一种职业,都要不断磨练的。心如止水,只是一个统称,表示一个人能控制自己的心境,让心神专注某一件事,不为外界环境影响?!?br />
    张悬点头。

    他说的没错,陈霄丹师、孟岩丹师等人,就因为没达到这种境界,炼丹的时候,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加在静心丹上,让药物变得似是而非,失去了本来的功效。

    “如果详细划分的话,这个心如止水境,可以分为两个,一个是名师方向,一个是武者和其他职业方向?!?br />
    “为何这样划分,很简单,名师要达到的心如止水,和其他职业全都不同,这也是为何名师如此特殊,尊贵的原因?!?br />
    “其他职业和武者的心如止水,只需要做到心境如一,不动不摇即可,而名师的心如止水,却要做到明理辨物,识别真伪!”

    “明理辨物,识别真伪?”张悬满头雾水。

    “不错,如果不好理解,直接分成两种来说就简单了,普通人的心如止水,叫如一境,只要做到专注做某件事即可;而名师的心如止水,叫明理境,可以分辨事物、查询事情的条理,找到核心问题所在?!?br />
    刘凌道:“也就是说,同样达到心如止水,名师的和普通人是不同的,只有拥有明理境的心如止水,才有资格考核名师,这也是为何一些高等学院,有炼丹老师、茶道老师、阵法老师、炼器老师……而这些人却不是名师一样?!?br />
    拥有辅助职业,就可以考核名师,田老是茶道大师,又是北武学院的老师,之前就在想,为何不考核名师,原来根由在这。

    没有明理境的心如止水,是没资格的。

    “那……如何修炼才能拥有明理境的心如止水?”明白这么多奥秘,张悬忍不住问道。

    “如何达到?”刘凌、庄贤等人对望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这是没办法修炼的,是天赋!拥有名师潜力的人,只要达到心如止水境界,自然会明理辨物,识别真伪!”

    “这和炼丹师必须有木属性体质一样,没有这个,就算修炼的再狠,也没用!说简单点,男人再厉害,哪怕会世上所有职业,也不会生孩子,没有天赋,修炼再多,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达到心如止水……自然会明理辨物?识别真伪?”张悬心中“咯噔!”一下。

    他早就达到心如止水了,怎么没这种感觉?

    “明理境……和专一境有什么不同?”

    “用最简单的例子来说,达到明理境的心如止水,别人修炼武技,会自动分析出招数的条理、顺序,然后再推敲如何修炼才能达到最佳效果,而普通的心如止水,就做不到?!?br />
    刘凌道:“名师都喜欢找明星教师做学徒,因为能凭借自己能力让学生甘心情愿追随,说明肯定有这种天赋?!?br />
    “自动分析武技的条理顺序?”

    张悬身体一颤。

    尼玛,同样是心如止水?他怎么没有这种感觉?

    难不成……他不适合做名师?

    真要这样,就操蛋了。

    (第二更到,作者菌去写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