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飞十几米,重重落在地上,强烈的撞击,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袁涛在他身后,承受了接近百分之八十的力量,即便如此,依旧没有放手,牢牢将其锁住。

    “这是什么打法?”

    “他不要命了吗?这样会死的……”

    “不会,他的防御极强,就算陆寻老师这种实力,想要破开,也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很显然,赵雅等人是不会给他这个时间的?!?br />
    ……

    看到袁涛死死抱住,似乎连生死都不管不顾,所有人都嘴角一抽。

    就一个比试,用得着这么拼命吗?

    这种情况,一旦陆寻发疯,真会被活活打死的!

    嘭嘭嘭!

    众人震惊的功夫,陆寻也没闲着,手肘不停锤击在袁涛的胸前,每一下都带着十成的力量,让袁涛脸色越来越白。

    他虽然是龙犀血脉,可也只激活了十分之一,防御一些鼎力境强者没太大问题,但面对陆寻这种肉身、实力都强劲无匹的辟穴境巅峰,就有些力有不逮了。

    “快动手!”

    忍住身上的剧痛,袁涛咬牙嘶吼。

    轰??!

    声音还没结束,一柄长枪已经破空而来。

    刚才郑阳没刺中,此刻孤注一掷,天道枪法被他发挥的淋漓尽致,长枪在枪意的衬托下,如同一道流星,笔直刺来。

    “可恶!”

    瞳孔再次收缩,陆寻猛地向后退去,即便如此,胸口依旧一道鲜血飘出,被长枪刺出一个伤口。

    “给我停下吧!”

    紧接着,人影一晃,赵雅再次出现在面前,手掌一翻,宛如苍穹落下,天地崩塌。

    武技【苍穹落】,遮掩八方,威震四野!

    张悬五个学生,要说谁的条件最好,绝不是王颖,而是赵雅。

    父亲是白玉城城主,一方霸主,地位仅次于沈追陛下,各种武技、资源应有尽有,这招苍穹落,正是白玉城最强攻击招数之一。

    之前她修为低无法修炼,纯阴体质激活,修为达到鼎力境巅峰,比起一般老师都要强大的太多,这招自然也就能够修炼和施展了。

    不愧是白玉城有名的攻击绝招,还没落下,阴冷的寒气,就将周围都冻住。

    “哼!”

    双手被抱住,没办法抵挡,陆寻也不着急,体内真气狂涌,整个人突然滴溜溜在原地转了半圈,一转之下,袁涛挡在了前面,成了肉盾。

    赵雅如果继续打下去,苍穹落必然击在同伴身上。

    “陆寻老师这是……脸都不要了!”

    “是啊,和学生战斗,竟然拿学生当肉盾,无耻!”

    “其实从这点也可以说明,这几个学生的确给他带来很大压力,不然绝不会不顾及声誉的这样做?!?br />
    “陆寻老师辟穴境巅峰实力,学院长老之中,都排的上第一、第二,居然被五个只学了半个多月的新生逼成这样,太恐怖了!”

    “赵雅他们想要获胜难了,用袁涛当肉盾,投鼠忌器,不敢动手,而如果袁涛松手,陆老师凭借速度和身法,这几个人想追上也是不可能的?!?br />
    有明眼人看出了问题所在。

    之前陆老师顾忌身份,不能施展所有手段,此刻被逼急了,直接拿袁涛当肉盾,这几个人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再次落入下风。

    “快看,赵雅竟然没有停止攻击……”

    就在众人都认为再没办法的时候,赵雅的苍穹落,竟然没有丝毫停留,笔直落在袁涛身上。

    呼!

    如同击在稻草、皮革上面,没出现太大的声音,似乎赵雅在最后收回了力量,落在袁涛身上的只是单纯的手掌。

    “看来是收回了力量,不然袁涛前后受到攻击,肯定承受不??!”

    一人感慨,不过,话音未落,一个惊呼就响了起来。

    “不对,你们看陆寻老师!”

    众人急忙向陆老师看去。

    一看之下,全都瞳孔一缩。

    只见被袁涛抱住的陆老师,在赵雅的一掌之下,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脸色泛白。

    很明显,落在前者身上的攻击,实际上落到了他的身上。

    “是苍穹落的变化,苍穹坠!”

    赵封城主猛地起身,双眼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苍穹坠,能够隔空伤人,不过修炼起来十分复杂,不但要承受各种各样的痛苦,最重要的是,自从修炼到练成,至少要打出接近十万次攻击……小雅,激**质,不过四天,就成功练成,这几天她……承受了什么样的痛苦?”

    隔空伤人,难以练成,哪怕有天赋,也需要日以继日的不停摸索,不停练习。

    按最保守的估计,这招也需要不停打出十万次,才能有所成就,短短四天时间,练习了十万次?

    自己这个女儿,到底经历了什么?

    又是什么让她坚持下来的?

    毕竟,这么短时间,重复同样枯燥的动作,就算是他当年,也差点没坚持住,更何况一个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

    “是胜利!”

    一侧的姚寒眼眶一红,道。

    这几天小姐的心酸,他都看在眼里,知道她经历了些什么。

    以前的她,修炼并不刻苦,甚至还有些三心二意,否则,堂堂城主府,这么多高深武技、功法,这么多高手指点,哪怕因为体质影响,很难进步,也不至于十六、七岁了,才武者一重。

    本以为小姐修炼苍穹落这种高难度武技,会坚持不下来,做梦都没想到,不但坚持……还远超出了想象。

    “胜利?”赵封城主看过来。

    “是,她要为了张老师而胜利,因为这群孩子……不想输!”

    “不想输?”

    简单的三个字,让赵封城主再次看向五人,越来越凝重。

    做为城主,做为修炼者,知道修炼的难度,自然也明白,才入门半个多月的五个少男少女,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苦痛,才能和堂堂明星教师打的难舍难分,甚至逼得他,颜面都不要了。

    “这位张老师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小雅发生这种变化,能让这些学生,如此团结,相互信任!”

    再次看向不远处的张老师,赵封城主眼中满是敬重。

    自己女儿,他知道的很清楚,短短半个月就发成这种变化,很明显是这位张老师的功劳。

    而且,这几个学生所谓的阵法,虽然粗糙,却配合的无比默契,就拿刚才为例,赵雅的苍穹坠还没修炼到巅峰,只要袁涛抵抗,就可能无法击伤陆寻,反而伤到他本人。

    对于这么厉害的攻击,没有丝毫防御,这要多大信任才能做到?

    周围震惊的没有声音,躲在袁涛身后的陆寻,脸色都绿了,整个人满是抓狂。

    本以为这些小家伙只是一招鲜,做梦都没想到,他们会的这么多,而且,更是命都不要,为了胜过自己,什么都不在乎。

    强忍住身上的冰寒,陆寻再次后退。

    呼!

    还没退两步,眼前人影一花,另外一个女孩在眼前出现。

    王颖!

    此刻的王颖,没了和杜磊战斗时的羞怯,相反带着坚毅和不服输。

    一腿踹了过来。

    前有王颖,后有赵雅,陆寻再无法躲闪,真气鼓荡,全身肌肉一下绷紧。

    嘭!

    一脚踹中胸口,陆寻只觉得一股大力袭来,胸口一闷,整个人再次倒飞而出。

    这一腿的力量已经超出了想象,如果不是亲身经历,都不敢相信,一个看起来如此柔弱的女孩,却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攻击力。

    难怪杜磊被一脚踹的飞出去,差点挂点,这丫头修炼的腿法,果然旷绝古今,让人惊叹。

    噗通!

    再次摔在地上,陆寻胸口发闷。

    连续被击中好几下,就算他防御无敌,力量超强,也有些扛不住。

    噗!

    一口鲜血喷出,脸色惨白。

    本以为只是几个手到擒来的学生,做梦都没想到逼得他这样惨。

    “你给我放手!”

    知道这半天连续受到攻击,连抵挡都做不到,就因为被这个袁涛抱住,陆寻眼神一愣,一声咆哮,真气凝聚头顶,对袁涛狠狠撞了过去。

    嘭!

    头颅碰在一起,袁涛只觉得脑中一晕,额头上鲜血喷出。

    他防御很厉害,但也只能承受得住鼎力境攻击,对方真气凝聚,再加上肉身不比他弱,一下就受了不轻的伤势。

    “想挣脱我?做梦,我死也不会放手!”

    头脑发晕,脸被鲜血染红,袁涛反倒更加坚韧,一声咆哮,手臂上的力量非但没有松开,反倒更加坚固,如同紧箍咒般,累的陆寻喘不过气。

    “可恶,你不怕死?这样撞下去,你会死的……”

    见这家伙这样都不放手,陆寻气结。

    他这么强大的攻击力,就算对方防御不弱,真要继续撞下去,肯定能将其活活撞死……

    难道这家伙真不怕死?

    心中震撼,正想要不要把这家伙撞死,就听到一道风声割破皮肤,狂暴的气劲,直刺而来。

    一柄长枪在咽喉跟前停了下来。

    郑阳早就守在这里,见他精神失守,天道枪法配合枪意,眨眼功夫就来到眼前,随时都可能刺穿他的咽喉。

    长枪如箭,随时都会射出,郑阳身材笔挺,双目如电。

    “陆老师……你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