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天学院要说谁对枪法最了解,绝对是他无疑。

    自从懂事就开始练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早已把这件兵器融入了生命,融入了血液。

    可即便如此,距离枪意,依然有十万八千里。

    本以为这种意境,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说,这辈子都无法达到,做梦都没想到……在眼前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身上看到了!

    尽管他凝练出来的枪意,只是最原始,最简单的雏形,距离真正的大成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却和幼苗一样,只要给与足够的时间,绝对能茁壮成长,成为参天巨树!

    “他怎么做到的?”

    之前还觉得莫晓连比都不比,就直接认输,是对王家枪的侮辱,让他下不了台,现在才知道,这招一出,什么王家枪,什么枪法高手,都是渣!

    蕴含枪意的一招,其他招数在这面前,没任何抵挡的可能。

    甚至……就算他陡然遇上,都无法抗衡!

    如果这位郑阳修为和他相差不大,完全可以一枪击杀!

    “难道……爹爹学的招数是这个?”

    心中一震,王超突然想起一件事。

    他爹爹王崇,前段时间,花费天价拜师学了一招枪法,这些天整日闭关,打算领悟枪意,之前一直觉得到底什么枪法,能值这个钱,看到郑阳的这招,才明白……

    真要是这招,别说三百万金币,就算一千万,两千万,倾家荡产,也值了!

    之前,管家曾说过,教他父亲枪法的,好像是一位炼丹师,他并未在意,现在看到欧阳会长等人亲临,说要观看张丹师的比试……难不成就是这位张悬老师?

    身体一晃,有种想吐血的冲动。

    “张老师对我有半师之谊,这招枪法已经传授给我了,以后见到他,要称呼师祖,或者……爷爷!”

    摇摇头,正想将这个无聊的想法抛开,就听到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随即看到自己的父亲,大步来到跟前。

    师者评测这么轰动,就算是王崇,也没忍住前来观战。

    “师祖?爷爷?”

    脸色一白,王超哭了。

    不光他这副模样,台下此刻也鸦雀无声。

    之前所谓的知情者,更是目瞪口呆,满脸抓狂。

    他虽然没认出来是枪意,但见郑阳一枪破掉盘龙手也知道,肯定是达到了这种境界了!

    十六、七岁的学员,领悟兵器真意?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事?

    而传授他枪法的老师,又该多么可怕?

    “看来莫晓认输并不是让着好友,而是真抵挡不??!”

    “是啊,这招别说武者三重,就算武者四重,也不可能抵挡?!?br />
    “好厉害的招数,真是张老师教的?”

    “张老师……不但身法、腿法、拳法厉害,枪法也这么强?”

    所有学生都呆傻原地。

    “几天不见,他……又进步了!”

    一侧的莫晓也是身体一颤,再次看向张悬,眼中一种渴望和向往再也遏制不住。

    心中只有一个声音……

    一定要拜他为师!

    ……

    “可恶!”

    盘龙手被郑阳一枪破开,陆寻胸口发闷,脸上露出狰狞之色,一声咆哮,正想对付有些力竭的郑阳,就听到一个沉闷的声响,不远处,刘扬一拳轰击而来。

    同一时刻,王颖也鬼魅般,出现在不远处,凌空一脚。

    嘶啦!

    一拳一脚,带着撕裂空气的风鸣,还没来到跟前,就让人全身一寒。

    这两招的威力虽然不如刚才那一枪,却也不容小觑,真要被打中,即便他这种强悍肉身,恐怕也会受到轻伤。

    “哼!”

    脸色难看,身体一晃,宛如穿花的蝴蝶般,向后退了两步。

    武技【蝴蝶步】,鬼魅轻飘,蝴蝶穿花!

    躲开一拳一脚,正想做出反击,就感到全身一寒,似乎坠入了冰窟窿。

    紧接着眼前一花,一个美丽的不像话的女孩,出现在视野,同时一个光滑毫无瑕疵的玉手,来到了胸前。

    瞳孔一缩,虽然紧张,但陆寻毕竟是辟穴境巅峰强者,身经百战,双手一翻,结成印章模样,迎了上来。

    武技【翻塔印】,随手翻塔,地动山??!

    轰!

    翻塔印和对方的手掌碰在一起。

    赵雅身体一颤,向后倒飞而去。

    她只是鼎力境巅峰,和陆寻辟穴境巅峰有很大的差距。

    不过,陆寻也不好过,赵雅掌中涌来的真气,带着一股纯阴的至寒,让他全身发颤,再次退了三步,依旧感到浑身寒冷。

    甚至,一股冰寒的真气侵入了经脉,短时间内,都难以清除。

    五人,六次攻击,陆寻只接上一招,退了十一步。

    周围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全部哑然。

    这可是陆寻老师,洪天学院排名第一的明星教师,一身修为不说冠盖学院,同为辟穴境,想要胜他,几乎不可能。

    可就这样,被几个只有武者二重,武者五重的小家伙打的连连后退,不是亲眼所见,绝不敢相信。

    “这就是他们的合击阵法?”

    早知道赵雅等人悄悄练习合击,不过之前从未见他们施展过,此刻一见,张悬眉头微微皱起。

    “很好,说实话,我的确小瞧你们了,你们联合起来,的确有挑战我的资格!”

    调匀呼吸,看到自己竟然被几个小辈逼得绝招连连,不停后退,陆寻再无之前的轻视,相反带着凝重。

    “有资格吧,我也觉得有,陆老师,你看,我们和你交过手,也算替张老师出过气了,要不这样,算个平手,不继续下去了,免得两败俱伤……”

    袁涛笑嘻嘻的道,边说边向前走。

    “平手?”陆寻冷哼:“你们的攻击虽然新奇,第一次施展,能让我忌惮,不过,现在全部暴露在我面前,也就没用了……”

    他说的很对。

    五人虽然攻击都不弱,却没有后续的招数支撑,基本都是一招鲜,对付同级别、一般强者还行,但对付陆寻这种拥有名师潜力的老师来说,就不行了。

    毕竟他无论眼光还是对武技的理解,五人都远远不及。

    “你说的很对,这样吧,要不……我跟他们商议一下,我们认输?”

    袁涛脸上满是纠结,再次向前,见距离陆寻只有几步距离,双眉猛地扬起,一下冲了上来。

    “哼,还来?”

    有了孔杰的事,陆寻早就注意这家伙了,见他再次冲来,一声冷哼。

    你撞我第一次,我没防备,退了两步,算是吃亏。第二次,用盘龙手就已经能轻松抵挡了,居然还不知悔改,想来第三次……

    也太小看我了!

    眼中露出一道冷意,也不躲闪,手掌一扬,就要将这家伙的冲撞之力卸掉,不过还没与之接触,就见袁涛突然停了下来,手臂张开,猛地抱了过来。

    这一下变招迅速,他根本没想到。

    而且,就算想到也不敢相信,哪有战斗的时候,跑过来抱人的?

    咔嚓!

    一瞬间,胖子就将他彻底搂住,双手死死扣在一起。

    “你……”

    堂堂老师被一个学生抱住,陆寻面容难看,身体一扭,对胖子撞了过去。

    嘭!

    一声闷响。

    这一下的撞击,力量不下于他的拳头,就算是普通的辟穴境强者,也恐怕要鲜血喷出,可抱住他的胖子,居然身体一震,勒住的双手没有丝毫松懈。

    这么厉害的撞击,竟然硬生生受了下来!

    “好厉害的防御……”陆寻瞳孔一缩。

    此刻,再傻也知道,眼前这个胖子,强大的并非撞击,而是……防御!

    之前竟然疏忽了。

    “快动手!”

    勒住陆寻,袁涛一声长嘶。

    呼!

    喊声还没结束,一柄长枪就呼啸而来,笔直刺了过去。

    “可恶!”

    见这枪来的凶猛,一旦被刺中,他也要挂彩,陆寻一声咆哮,双脚在地上猛地一踏。

    强大的气劲,作用在地面,带着袁涛,硬生生拔起三尺,躲过必杀一招。

    “给我下来吧!”

    不过,躲过了枪法,再躲不开刘扬的一拳,伴随冷哼,天道拳法凌空而至,不偏不倚,打在他的背上。

    噗!

    一口鲜血喷出。

    “这样下去,弄不好真要栽在这群小辈的手里……”

    吐出鲜血,陆寻眉毛乱跳,几近疯狂。

    如果不想办法挣脱这个胖子,一直被他抱住,恐怕今天真要输!

    这五个学生,看起来年纪不大,修为也不高,可修炼的武技实在太诡异了,每一招只要击中,即便是他,都有些抵抗不住。

    “给我放手!”

    一声怒吼,右手手肘对着身后的袁涛就狠狠砸了过来。

    这一下用了整整十成力气,凭借他的肉身和力量,钢铁都能瞬间洞穿。

    嘭!

    力量十足的手肘,落在袁涛的胸前。

    噗!

    袁涛脸色一红。

    不过,身上剧痛,依旧没撒手,仿佛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锁链,将对方牢牢锁死,致死都不会松开!

    “你……”

    没想到这么厉害的一肘,对方都不放,陆寻恼怒的同时也有些错愕。

    这家伙哪里是比试,简直就是拼命!

    就在这一走神的功夫,一个脚掌狠狠落在胸口。

    同一时刻,一双洁白无瑕的玉手,也落了下来。

    嘭嘭!

    两声脆响,陆寻胸口一闷,倒飞而出。

    (24小年,大家小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