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位上,王超和洪浩长老大眼对小眼。

    “白超擅长拳法,刘扬……应该不是对手吧!”

    王超迟疑了一下,说的自己都没什么底气。

    之前几个都信誓旦旦,认为能赢,结果……都输的很惨。

    这个白超,按照之前的想法,应该能轻而易举获胜,可……张悬的这帮学生,太诡异了,连续猜测失误,让他都没信心了。

    “我也觉得,应该……能赢吧……”

    洪浩长老也满脸忧伤。

    他很想这位张老师名誉扫地,被狠狠打脸,现在看来,脸已经打不成了,现在最要做的是,防止怎么被打……

    “白超,别犹豫,一出手就打出最强的拳法,别给对方有机可趁!”

    一咬牙,王超对台上的白超吼了一声。

    现在已经没退路了,这场再输,最后一场也就不用比了,为今之计,只能孤注一掷,破釜沉中。

    白超擅长拳法,那一出手,就用出最强攻击,将对方击溃。

    不然,充满希望而来,却铩羽而归……

    自己这位好友,还怎么再拜三师为师?怎么才能当上学徒?

    “嗯!”

    白超点头应了一声,眼睛眯起。

    前面三场比试他都看了,已经知道张老师的几个学生,修为虽然不高,却个个实力不低。

    不能有丝毫纠结和犹豫。

    否则,肯定会重蹈之前的覆辙。

    ……

    “王弘族长,你觉得白超能赢吗?”

    看台上,白明族长看向不远处的王弘。

    二人都为大家族族长,掌控一方的霸主,又都是通玄境强者,最有发言权。

    “我觉得没有了,张老师两胜一平,建立了威势,刘扬只要不差,很难翻盘?!?br />
    王弘摇头。

    比试都过半了,陆老师的学生一直被压着打,再想获胜,哪有那么容易。

    再说,自己女儿在张老师门下,知道张悬教授的理论是多么惊人,不然,这个傻乎乎的女儿,也不至于一脚就把一个武者三重的杜磊,踢飞出去。

    连她都这么厉害,刘扬肯定也不会差的。

    “我和你的观点不同!”白明族长双目如电。

    “哦?”王弘疑惑的看过来。

    “这位白超是我白家的人,不过是个支脉,十分偏远,之前并不知道。刚才我让人专门调查了,他居然修炼了铁甲功!”

    白明族长语气中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铁甲功?难道是……”

    王弘族长先是一愣,随即瞳孔一缩:“难道是七十年前,铁甲老人修炼的那个功法?不是早就失传了吗?怎么你这个族人会?”

    说起铁甲功,很少人知道,但说起铁甲老人,就算年轻一辈,也有不少人知道。

    只是七十年前很有名的一个怪盗。

    **掳掠,无恶不作,不少人谈之色变,是天玄王国历史上都排名靠前的家伙。

    因为太过嚣张,王国和民间都派出不少高手,对他进行狙击,可惜,这些强者都铩羽而归,可以说去多少死多少。

    终于有一次,他的行踪暴露,被数十个高手围困在一个山谷里,众人知道他手段厉害,没有靠近,用强弩远程射击,结果惊人的发现,他体表会出现一层和动物鳞片一样的东西,让箭矢都刺不穿。

    也就是说,强弩弓箭,对他根本造不成伤害。

    没办法,只好冲了上去近身搏斗,对方身上的鳞片几乎防御无敌,刀剑都没办法刺穿,那一战,杀的血流成河,日月无光。

    最后,虽然正义的一方获胜,可也损失了至少三十多位通玄境强者,让天玄王国整体国力,都下降了一大截,差点没缓过来。

    传说,身体长满鳞片的绝招就是铁甲功!

    七十年前,伴铁甲老人死亡,不是早就失传了吗?怎么这个白超会?

    “铁甲功是失传了,他修炼的也不是正宗的铁甲功?!卑酌髁成辆?。

    “那……”王弘族长眨巴眼睛。

    “正宗的铁甲功,修炼起来,全身布满鳞片,防御无敌,而他之修炼到了拳头上,也就是说,一旦运功,拳头会变得和钢铁一样可怕,甚至能当做兵器使用!”

    白明族长将知道的消息全部说了出来,最后给出之前那样说的原因:“刘扬右手本身有伤,而这家伙的拳头却防御无敌,力量更是大的惊人,你觉得谁能获胜?”

    “这……如果真是铁甲功,恐怕真的很难获胜……”

    王弘族长脸色一沉。

    知道那段历史,知道铁甲老人的强大,也就不会不知道铁甲功的可怕。

    这已经不是人类了,而是和蛮兽一般的防御和力量。

    这种攻击,别说刘扬曾经受伤过,就算没受过,又怎么可能打败?

    “其实……只要刘扬不傻的和他对拳,采取游身攻击,或许不至于一败涂地吧!”

    沉思片刻,王弘族长道。

    对方拳头很厉害,但也有缺点。

    那就是其他地方的防御、攻击都相对较低,既然如此,只要不和他正面接触,采取游身攻击,未必会输。

    “但愿如此吧,不过……我怕刘扬不知道,会中了他的计策?!卑酌髯宄た嘈?。

    虽然这个白超是他的族人,却没什么感情,本质上还是希望张悬丹师能获胜的。

    “这……”

    正想反驳,王弘族长就听到比试台上两个少年的对话,朗朗响起。

    “刘扬,我知道你右手之前经脉受损,不过,应该和王颖一样,被张老师治好了吧!”白超看过来。

    “不错,张老师看出了问题,亲自去炼丹师公会找来温脉丹,此时,我的右臂已然完好?!绷跹锏阃?。

    说起这件事,他满满的自豪和崇拜。

    只有张老师这种大公无私的人,才会为学生付出这么多,不计较任何得失。

    “既然已经好了,我有个提议,不知有没有兴趣……那就是咱们也别花里胡哨的比试了,直接对拳,谁承受不住,谁就失败?!卑壮淅湟恍Γ骸氨鸶宜挡桓?,除非……你们张老师根本没治好你的手臂,刚才的话都是吹牛?!?br />
    “对拳就对拳,谁怕谁?”听到对方怀疑张老师,刘扬顿时大怒,大手一摆。

    “这个傻货……”

    见担心什么来什么,这家伙果然上当,王弘族长脸色一变。

    对方修炼的可是铁甲功,答应与之对拳,这不是找死吗?

    “去告诉张老师,白超修炼的是铁甲功,拳头坚硬无比,千万不能让刘扬与之对拳……”

    急忙转身吩咐身后一个护卫。

    护卫点点头,快速来到张悬跟前,将他要说的事情说了。

    “张老师铁甲功,我听说过,是当初铁甲老人留下的秘诀,从小就双手浸泡铁甲兽的血液,久而久之,这个手掌会变得和钢铁一般坚硬,不过,也同样失去了正常手掌的柔软,触摸东西的时候,很难分辨出来?!?br />
    赵雅似乎对这个铁甲功知道的很多,开口道。

    “和钢铁一般坚硬?那和带了个铁手套有什么区别?”

    张悬无语。

    修炼是让人的生命层次进化,越是高手,对手的要求越高,也就越灵敏。

    这家伙倒好,把手练成钢铁,甚至连基本的触觉、感觉都消失,就算功法再牛逼,也没啥用啊。

    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变态,想出这种变态的功法。

    “张老师,族长让我告诉你,一定要劝阻刘扬,不要与他对拳……”

    见二人还有心情在这里讨论铁甲功,护卫急忙插话。

    “不要对拳?为什么?”张悬奇怪的看过来:“我觉得刘扬答应的很好啊,白超是武者三重,拥有真气加持,无论速度还是反应能力,都比刘扬强不少,打不过就跑的话,一天也决不出胜负。站在原地对拳,刚好能将刘扬的诸多劣势遮掩,为啥劝阻?”

    这就和第一场袁涛与孔杰战斗一样。

    刘扬等人的修为比对方低是无可改变的事实,对方真要施展花里胡哨的招数,还真没辙,既然他们选择站着不动的对战,岂不正合我意?

    “这……”

    护卫抓狂。

    根本不是这回事好不好?

    我刚才不说了吗?

    对方修炼的是铁甲功,那可是堪比钢铁的拳头,对拳是不可能获胜的……

    正想解释两句,就见比试台上,人影晃动,二人的战斗已然开始。

    这时就算想劝阻,也晚了。

    ……

    “既然答应,那就开始吧!”

    见刘扬中计,白超兴奋的一声狂吼,向前两步,一拳打了出去。

    轰??!

    拳头压迫的空气发出音爆,果然和说的一样,表面布满了细鳞,如同变成了蛮兽的蹄爪,给人一种异常的压迫。

    “来的好!”

    刘扬双眉一扬,也拳头抬起迎了上去。

    ……

    “完了!”

    没想到自己急忙派出护卫,都没阻拦住二人的对拳,王弘族长脸色发白,身体情不自禁的晃了两下。

    人类拳头,怎么可能和对方蛮兽的拳头抗衡?而且还是实力远远不如的情况下?

    闭着眼睛叹息,正想感慨刘扬马上就会手骨断裂,惨败出场,就听到身边的白明族长呼吸气促,“??!”的惊呼出声。

    “这……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