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茶叶,一年即可服用,而这个却要九年,说明了特殊,需要浸泡更久,才能让香味更纯正,更悠远??赡?,开水滚过之后,用了不到三个呼吸,就将茶叶全部泡完,时间上太快,导致九年春的香味,没有完全发挥,第一个失败!”

    “九年春,生长在潮湿之地,茶叶内多湿气,浸泡前,需要用淡盐水清洗,才能活络叶脉,让茶叶更好的散发香味,你非但没洗,还直接干泡,影响了口感不说,更让九年春硬生生掉了一个等级,第二个失败!”

    “泡茶之前,热了茶具没有问题,可惜,过度炫耀技巧,还没彻底热透就放入茶叶,而且还是普通状态下的茶叶,导致热量散失,效果大减,第三个失败!”

    ……

    “落叶归根,最后分茶的时候,应该在三个呼吸内,全部分完,才能保证每一杯都味道相同,你却整整拖到七个呼吸,第一杯茶和最后倒出的第五杯差,口感上已经差了接近一个等级。你可以测试一下,第一杯达到了四品,而最后一杯,最多也就三品。同一壶茶,却有两种口味,第十七处失败!”

    张悬没有停歇,一连说了十七处不对之处,再次向田龙看来,一脸同情:“一个好好的落叶归根手法,好好的九年春茶叶,被你泡成这样,不是‘狗屁不是’是什么?”

    “你……你……”

    田龙脸色惨白,像是见鬼一样。

    想要反驳,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刚学会这套手法,有很多缺陷是正常的,按照道理,无伤大雅,可对方怎么看出来的?

    他不是不会茶道吗?

    要知道,对方说的这些,和他爷爷教训的分毫不差,甚至还多了不少!

    爷爷也只说出四、五处而已,他一口气说了十七处……

    难道他对茶道的研究比爷爷还要厉害?

    这怎么可能?

    不光他发疯,整个大殿也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看向张悬,像是看着一头怪物。

    尤其是陆寻,眼睛瞪得快掉在地上,都有些发疯了。

    他刚刚说出对方使用的手法,和茶香品级,就觉得很厉害,很自豪,结果……对方不光看出了这些,连泡茶中的问题,技巧上的失误,也全都说了出来,一清二楚……

    顿时他感到脸蛋被人狠狠抽了一样,火辣辣的,快要撕碎。

    到底怎么回事?

    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而且对九年春这么了解,你他妈卖茶叶的吗?

    “田老,不知我说的可对?”

    不理会众人的震惊,张悬轻轻一笑,看向当中的田老。

    茶道师泡茶,和武者打拳一样,同样能生成记录缺陷的书籍,这个田龙不挑衅,也懒得理会,给个台阶下,从一开始就找自己麻烦,还帮助陆寻,那就不好意思了。

    当然,这也是他手下留情,只说了一部分缺陷而已,真要全说,恐怕这家伙会和当初的白明丹师一样,数年坚定的信念轰然崩塌,导致以后在茶道上,再无法精进。

    “你说的……”

    说实话,对方说的接近一半,他也不知正确与否,但剩下的可以确定,百分之百正确。

    而且,那一半他不知道的,无论从茶叶的属性,泡茶手法推敲,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只看了一眼泡茶,就说出这么多问题?

    到底他是茶道大师,还是我是?

    田老一副见鬼的表情,迟疑了半天:“全对!”

    “全对?”

    “张老师说对了?”

    听到他的判断,大厅内哗然。

    尤其黄语、白逊对望一眼,各自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抓狂。

    来的路上,张老师一直问关于茶道的事,小白的不能小白,绝对不知道茶道是什么东西……刚才还担心,与陆寻比,必输无疑,做梦都没想到,出现了这种结果。

    大哥,能别这样玩心跳吗?

    你对茶道这么精通,干嘛装的一无所知?

    “他肯定是故意的……”

    想起刚才还好心给他传音讲解茶道四境,黄语不停吐血,恐怕这家伙内心正在笑自己无知吧……

    “貌似……张大师,作画之前也是这样的……”

    正在心中暗骂,耳边就想起白逊迷茫的声音。

    听到这话,黄语顿时也想了起来。

    貌似……这个张大师,在作画前,也看起来跟白痴一样,啥都不会,结果……看了会书,随便画了几笔,就连第五境的画作都能作出……

    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怪的人?

    “既然全对,是否通过了你的考验?”双手一背,张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神色淡然的看过来。

    “慢着!”

    田老还没说话,对面的王超突然站了起来:“刚才田老出的题目是,张悬和陆兄谁能说出用了什么手法,茶香达到几品,谁就获胜!陆兄说了【落叶归根】手法,也说出茶香为四品,回答的不偏不倚,切合问题!至于张老师,说这么多,最关键的东西反倒没说出来,仔细说起来,是错误答案,我认为陆兄应该获胜?!?br />
    “不错,陆兄没说后面的,不代表不会,他只是正确回答问题罢了?!碧锪劬σ涣?,也咬牙道。

    如果这家伙真要获胜,成为刘师的学徒,岂不天天和黄语在一起?那还有自己什么事?

    所以,一定不能让其得逞!

    而且刚刚被骂的跟孙子一样,这种好机会,怎能放过。

    “……”

    听到对方的论调,张悬愣住。

    本以为自己就够无耻了,没想到这两个家伙比自己还无耻。

    答非所问吗?

    仔细说起来,自己的确是答非所问,只不过……

    “陆老师第一个回答,已经说出了答案,如果张老师不这样说,难不成还要重复他的答案?”黄语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来。

    开什么玩笑?

    你都把答案说出来了,让后面的人怎么回答?

    说跟你一样的,肯定会说是复述,说不一样的,又说答非所问……

    都是明星教师了,能要点脸不?

    “好了,不要吵了?!?br />
    见双方有些冒火,田老大手一挥:“这个题目是我出的有些疏忽了,就此作罢?!?br />
    “作罢?”

    张悬看过来,知道对方分明是帮着陆寻。

    这也难怪,自己孤家寡人,今天之前,连这个田老是谁都不知道,对方当然要帮助更为熟悉的陆寻了。

    “田老师……”

    听到这话,刘凌眉头一皱。

    这偏心的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好了,你也别说了,是我的疏忽,再出一题就是,没必要在这里纠结?!贝蚨狭跏Φ幕?,田老淡淡道。

    “是!”老师这样说了,刘凌不敢反驳,只好满是歉意的看了张悬一眼。

    “刚才考核茶道,是我的疏忽,不过,我也看了,两位都对茶道十分精通,如果真要拼个你死我活,反倒伤了和气。这样吧,我除了茶道之外,对书画也有些研究,而且,刚好得到了一副书画,只看了一眼,就惊为天人,两位都是老师,想必对书画也有些了解,不如我拿出来让二位鉴赏一下,谁说的准确,谁就获胜……”

    迟疑了片刻,田老一捋胡须道。

    “考核书画?”

    听到对方的话,张悬一愣,差点没笑出声来。

    要是考核别的,他或许还要从图书馆内寻找书籍,一点点学习,书画……完全不用??!

    能画出第五境的画作,已然达到书画宗师境界,堪比二星书画师,你确定……陆寻跟我比,能够获胜?

    不过,想想也就恍然,通过刚才的事,他肯定也看出自己对茶道十分精通,继续比的话,陆寻同样会输。

    两人既然早就认识,自然知道陆寻家学渊源,父亲陆沉是正式书画大师,从小耳濡目染下,对书画的了解,必然更胜茶道。

    所以,直接来了一个考核书画。

    这样就等于拿陆寻的长处和自己比试。

    只可惜,他没想到……就连陆寻的父亲,陆沉大师遇到自己,都要尊称一声大师。

    “不知两位可有异议?”

    说完,田老看了过来。

    “田老安排,陆寻自不敢有异议?!?br />
    陆寻抱拳,一副乖宝宝的模样,其实早就乐开了花。

    虽然之前田龙说过张悬可能是书画大师,但他认为是在撒谎,根本没在意。

    再加上比起茶道,对于书画,他绝对精通多了。

    墨尘子、原语、爹爹陆沉,等诸多书画大师在脑海过了一遍,许多从小学过的书籍,在脑海不停翻滚,脸上立刻露出自信的面容。

    开玩笑,茶道他只是稍有涉猎,可书画,那可是家传。

    只要对方不是书画大师,想要赢过自己,绝无可能。

    陆寻有这种绝对的自信。

    “张老师呢?”

    见他同意,田老点点头,看向张悬。

    “我……也同意!”张悬点头。

    “比书画鉴赏?”

    三师、黄语、白逊等知情人,一个个面面相觑。

    片刻后,同时看向陆寻,满是怜悯。

    刚才茶道比试可能还不叫打击,毕竟不是专业的,失败了也不灰心,比起书画……

    这娃估计过一会会活活哭死。

    哎,可怜的孩子。

    说实话,陆寻,比试书画,你真找错人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