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学习?”

    听到张悬的话,陆寻、田龙等人一声嗤笑。

    开玩笑的吧!

    现在学习?你当茶道是路边匠人的手艺?说学会就学会?

    这是一种职业,就算天天钻研,没有几年寒暑,都不可能进步,现学习,就想通过考验……不这么装,会死???

    不过也好,不作不死,过一会让你再也抬不起头来。

    陆寻冷哼一声。

    对方兴奋,一侧的黄语差点哭出来,急忙传音劝阻:“不能答应,陆寻专门学过茶道,十分精通……”

    你连茶道都不知道,去和一个茶道高手比试,这不是开玩笑吗?

    见过鲁莽的,没见过这么鲁莽的。

    “没事!”知道对方的关心真心实意,张悬笑了笑安慰一句。

    见他态度已决,无可更改,黄语干着急,却没办法。

    “哼!”

    看到这个张老师如此轻浮,田老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茶道是他耗尽全部心血研究的技艺,这家伙啥都不会,居然开口,现在学习……

    学什么?怎么学?

    你以为是过家家?看上一眼就会了?

    开什么玩笑!

    就连一侧的三师,也相互对望,各自眉头皱起。

    只是听过张老师的事迹,真人第一次见,没想到如此鲁莽和轻浮,真是这种性格,就算授课再好,也要考虑一下,要不要收为学徒了。

    “那就开始吧!”强忍住心中的不高兴,田老大手一摆:“考验很简单,龙儿,你现在泡一壶茶,陆老师、张老师两位谁能说出用了什么手法,茶香达到几品即可!”

    茶道和炼丹一样,经过不知多少年的传承,拥有多种流派和手法,手法不一样,泡出的茶,香味口感、色泽,也不尽相同。

    正因为如此,泡茶,没有真正正确和错误的说法,只有好、更好、最好的要求。

    好的泡茶手法,能让同样的茶叶,茶香发挥到极限,喝茶之人,精气神都能得到极大滋养。

    “是!”

    田龙嘴角一扬,看了张悬一眼,接过管家田刚递来的茶海、茶具。

    开水缓缓流淌将茶具温热,手掌凌空一抓,几粒茶叶就出现在茶壶之中,开水流淌下来,于其一接触,茶香鞭炮一样炸开,瞬间四散开来,整个大厅都带着浓郁的香味。

    “厉害!”

    “没想到这个田龙年纪不大,对茶道的理解,却令人佩服?!?br />
    “看样子是得了田老师的真传,将来成为一位厉害的茶道师,指日可待!”

    三大名师看到田龙的动作,同时暗暗点头。

    他们都和田老学习过茶道,虽然没达到正式茶道师的水准,却也沉浸了不知多少年,水平不低,自然也看出这位田龙的技艺非凡。

    “茶道也分为四境分别是色香俱佳、归真返璞、神存意在、香飘四野!四个境界分别对应书画的录实、灵动、意存、惊鸿!田龙虽然为人不怎么样,茶道上的技艺,却是实打实的,看手法,已经达到第二境,归真返璞的境界了!”

    生怕张悬不懂,一侧的黄语传音。

    “第一境,色香俱佳,是指泡出来的茶,无论颜色还是香味,都达到一定水准,给人赏心悦目之感,别小看这个境界,泡茶者,必须对水、茶叶的分量以及茶具的状态有最深刻的了解才行,没有几年苦功,很难达到?!?br />
    “第二境,也就是现在田龙的境界,叫返璞归真,这时候泡茶,已经不光是煊技,而是将这种技艺融入骨髓血液,能让茶叶最本质的味道散发出来,让人喝道最纯正的茶香?!?br />
    “第三境,神存意在,和书画的意存相似,泡茶者领悟了真正的茶道,已经能将自己的意境融入茶水其中,喝茶者,可以通过品茶体会泡茶者的喜怒哀乐。达到这种境界,就可以参加考核,成为一名真正茶道师了?!?br />
    “第四境香飘四野是指泡茶的人,可以让茶香散开,方圆数千米都香味扑鼻;也可以控制茶香,经久不散,让人喝下,如同仙酿。田老就达到了这种水平,你看他倒出的茶水,热气盘旋在杯顶并不散开,这种技艺,不光茶香不会浪费,无论何时去喝,都是滚烫的,不会因为时间推移,导致茶水变冷,从而影响口感?!?br />
    黄语对茶道也了解极多,侃侃而谈。

    知道对方是为了让自己更直观更直接的了解茶道,张悬略带感激的点点头。

    听她这样一说,茶道果然不简单。

    单这四境,就恐怕要花费不少人无数时间。

    呼!

    说话间,田龙的茶水也泡好了,缓缓倒出,宛如山泉流淌,敲打着杯壁发出欢快的声音,如同乐器唱响。

    “献丑了!”

    倒完茶水,真正的茶香才四散开来,给人一种心旷神怡之感,田龙轻轻一笑,满是得意。

    他这种年纪,就能将茶道领悟到第二境,已经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兴奋过后,向黄语看过来,本以为她会崇拜有嘉,飞燕入怀,却见她根本没看,反而跟张悬嘀嘀咕咕,脸色立刻低沉下来,整个人都快爆炸。

    好容易学了一套手法,又表演的如此完美,就想在美人面前好好表现……结果却是这种结局。

    “张悬……”一腔怒火再次转移到张悬身上。

    看到他愤怒的眼神,张悬眨巴眼睛……貌似没得罪他吧,这家伙脑子也有问题?

    ……

    “茶水泡好了,你们谁先来?”

    田老环顾一周。

    “我来吧!”陆寻站起身来,眼中满是自信,大有指点江山之意:“田兄的手法叫【落叶归根】,源自百年前的长风大师,他观察茶叶生长,历时三载,有感而发创出的这套手法?!?br />
    “落叶归根是将每一片茶叶,按照生长的顺序摆放在茶具之中,开水浸泡之时,也按照这个顺序。茶叶和人一样,拥有经络,按照生长顺序进行浸泡,就仿佛从树的根部,浸泡到了末梢。这种手法循序渐进,能将茶叶最本质的味道散发出来,让茶道达到第二境,归真返璞?!?br />
    说到这一甩衣袖,陆寻轻轻一笑:“田兄,不知我说的可否正确?”

    “陆兄大才,没有一点错误?!碧锪ι?。

    “说完了手法,说说茶香!”陆寻站在原地,深深嗅了一口,微微一笑:“香气扑鼻,环绕不息,让人仿佛置身茶园,如果我没猜错,应该达到了四品的地步?!?br />
    为了明确茶的等级和味道,一些厉害的茶道大师将茶的香味分出了等级,一共九品,从低到高。

    茶香一品,口舌生津。

    茶香二品,心神动摇。

    ……

    茶香四品,魂牵梦绕。

    ……

    茶香九品,百鸟来朝。

    田龙施展出第二境茶道手法,已然将茶香达到了第四品,魂牵梦绕的地步。

    也就是说,这种香气,足可以让人喝上一次,魂牵梦绕,久久无法忘怀。

    “嗯!”

    听到陆寻的回答,田老也满意的点点头。

    不愧是陆寻老师,对茶道精通,说的完全正确。

    “我说完了,张悬老师,该你了……”

    微微一笑,陆寻看过来。

    “我?你都说完了,让我说什么?”

    张悬无语。

    这家伙也太无耻了吧。

    考核对方泡茶的手法和茶香极品,他都说完了,让自己怎么说?

    如果说的一样,对方完全可以说你是学舌,或者模仿。

    “陆兄只说了手法名称出处罢了,茶道博大精深,如果想说的话,能说的肯定还有不少,张老师,不会是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手法,而啥都说不出来了吧!”

    一侧的田龙笑盈盈看过来:“如果是这样,我劝你还是直接认输的好,免得大家都尴尬!”

    “认输?这不符合我的作风,要认输,也是让别人认输!”张悬摇摇头,说到这,嘴角一扬,略带玩味的看向田龙:“你确定要我说?”

    “少在这装模作样!”田龙一甩衣袖。

    “那好!”张悬站起身来:“刚才陆老师说的不错,田龙确实使用了落叶归根手法,这本是能泡出三境茶水的高超技艺,可惜……到了他的手里,用的似是而非,狗屁不是,失败!”

    “你……”田龙差点跳起。

    “你不用急着否认!”张悬淡淡一笑,缓缓来到田龙跟前,随手随手拿起茶盅,手指轻轻划过。

    “茶盅、茶海、茶具,我就不多说了,田老府邸,就算用的不是最好,也相差不大,就从你泡茶的手法说。落叶归根手法,讲究循序渐进,热水浸透脉络,如同茶叶自主吸水一样,你茶叶摆放的顺序没有任何问题,可惜,你忽略了茶叶的特性?!?br />
    “你泡的茶叶,叫【九年春】,从茶叶生成,到采摘烘焙,经历下来,九年为最佳周期,香味也最浓,这点我没说错吧!”

    张悬看过来。

    “没……没错!”田龙点头。

    九年春是一种稀少的茶叶,数量并不多,基本没在世面流行过,就算他们田府,也是搜集了好久,才找到几两,这个之前连茶道啥都不懂的家伙,怎么知道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