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老师,更是武者四重皮骨境强者,周天就算没学过枪法,还是能够看出这招深浅。

    枪芒呼啸,威力十足,压迫空气狂风般呼啸,别说压制修为,就算用尽全力都恐怕难以抗衡!

    一个聚息境的小子,怎么会一下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

    他都觉得快要疯了。

    “张悬,你他妈坑我……”

    这时候再傻,也知道肯定是中计了。

    难怪这家伙这么自信,这个郑阳,啥时候这么猛了?

    心中来不及细想,再不敢压制力量,两股真气顺着手掌喷涌而出,想要封住枪芒。

    不过,这招天道枪法,连王崇这种武者七重通玄境的枪法大师都抵挡不住,更何况是他。

    嘭!

    枪杆狠狠抽在胸口,王崇嘴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立刻倒飞出去,从师战台掉在地上,狼狈不堪。

    寂静。

    鸦雀无声。

    “啥?”

    “一枪将周天老师击败?”

    “这尼玛到底怎么回事?”

    ……

    目瞪口呆之后,一阵哗然。

    本以为周老师出手对付一个随时都会躺在地上的学生,一根手指就能轻松碾压,可……眼前这是什么鬼?

    学生一枪之下,周老师不但违规释放了全部力量,依旧被一下抽飞……

    不会看错了吧!

    谁他、妈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赵雅、刘扬、袁涛等人也一个个眼睛瞪圆,不可思议的看向郑阳。

    这家伙和他们天天在一起,啥实力知道的最清楚,怎么一下……这么猛了?

    而且……别人猛,也就厉害一点点……这貌似有点猛的太过头了吧!

    武者四重皮骨境强者,被一枪抽飞……

    我们是不是在做梦?

    不是做梦,是那招枪法!

    几人同时转脸看向张悬。

    他们也发现了,郑阳之所以能大展神威,肯定是张老师教的哪招枪法。

    只不过……这个怎么看都连鸡杀不死的枪法,怎么会这么牛逼?

    周天的学生,本来手臂举起,打算给老师鼓掌扬威的,做梦都没想到话还没喊出来,就出现这个结果,个个满脸懵逼,不知怎么办了。

    “老师……”

    反应过来,全都涌了过来,将周天扶起。

    “你……”

    站起身来,调息了两口周天这才舒服多了,冷冷盯向张悬,正想说话,就见郑阳手持长枪走过来,一抱拳:“周老师,承让了!”

    “噗!”

    听到这话,周天脸色一红,一口鲜血喷出。

    承让你妹!

    老子恨不得当场把你打死,谁知你弄了这么怪异的枪法……

    堂堂老师,败给了一个学生……

    他只觉得脸火辣辣的,被人狠抽了一般。

    “周老师,刚才你说过,我如果赢了,就给十枚生息丸,拿过来吧!”郑阳兴奋地向前一步。

    虽然恼怒,周天也知道,这下丢脸真丢到姥姥家了,师战台输了如果再抵赖,将颜面无存。

    一咬牙,从口袋拿出一个玉瓶,递了过来。

    急忙接过,郑阳拔开瓶塞,果然里面摆了一排生息丸,气息传递过来,灵气逼人。

    “老师……”

    连忙将生息丸拿到张悬跟前,郑阳满是兴奋。

    一上午就到学生处大吵大闹,就是为张老师要来这些资源,虽然辛苦……最后还是成功了。

    “可恶!”

    看到他的样子,周冲心底滴血。

    一个老师一月才能得到一枚,十枚生息丸,对他来说,也是一大笔财富。

    当然,他也不会让张悬舒服。

    “哼,张悬,给你又怎样,这些生息丸是你学生帮你赢的,本来你就没资格拥有,我就不信能服用的下去!”

    拿到这些丹药又怎样?

    学生辛辛苦苦帮你得到的,你好意思用吗?

    只要不用,也等于没得到!

    “服用?”张悬接过玉瓶,摇了摇头:“这种垃圾东西,谁用?”

    说完,手掌一抖。

    噗通!

    玉瓶就被他扔进不远处的池塘。

    “???”

    “这这……”

    看到这一幕,众人全都吓了一跳,周天也愣在原地。

    搞什么?

    这可是十枚生息丸,价值数千金币,直接扔了?

    就连郑阳、赵雅等人也都愣在原地。

    “不用奇怪,生息丸虽然能够帮助修炼者快速汇聚灵气,但服用多了,会让人产生依赖性,对以后的修炼不好!”看出了他们的奇怪,张悬手腕一翻取出一个玉瓶,扔了过去:“这是我给你们准备的东西,用完了我再去弄点!”

    疑惑中,赵雅等人接过玉瓶,拔开一看,全都吓了一跳。

    “生息丹?”

    玉瓶中一个个丹药滚圆放光,散发出透入骨髓的香气。

    竟然是……生息丹!

    这可是真正的丹药,对武者修炼有极强的作用,生息丸与之一比,简直就是烂泥和宝石的差距,不可同日而语。

    “这是外面好几万金币一枚的生息丹?他一下拿出两瓶,几十枚?”

    “这么多正式丹药送给学生服用?”

    众人身体一晃,感觉都要疯了。

    这么多生息丹,价值至少几十万金币,扔给学生随便吃……

    尼玛,要不要这么败家?

    难怪人家看不上生息丸,开玩笑,谁有这么多生息丹,也看不上那玩意啊。

    “噗!”

    周天身体一晃,差点当场昏过去。

    他只觉的双颊通红,被打的快要废了。

    随便教了学生一个垃圾招数,把自己打的跟死狗一样,自己当做宝贝珍惜不已的生息丸,人家当垃圾一样的扔掉……

    大哥,你不是学院工资待遇最差的老师吗?啥时候变得这么牛逼了?

    “老师……这些都是给我们的?”

    不光众人发疯,赵雅等人也不敢相信。

    “当然是给你们的,不是我说你们,做为我的学生,学院这点东西,也用争吗?”张悬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手腕一翻,一个葫芦出现在掌心:“王颖,你腿上受伤,经脉受损,这是我专门给你找的养体液,回去兑水泡上,连续三天,隐患就应该全部消除!”

    “刘扬,你错练武技,这枚温脉丹,是我从炼丹师公会找来的,服用好好修炼,短时间内之前的伤病,也能解决!”

    “是!”

    王颖、刘扬走上前来,将两样东西接过。

    “养体液?难道是炼丹师公会的养体液?”

    “你听说过?”

    “当然听说过,当初我听说这东西能让受过伤的经脉,快速恢复,就托人打听了一下,这样一葫芦,据说要三十万金币!”

    “三十万?真的假的?”

    “温脉丹,是真正的丹药,价值比生息丹还要高,据说一枚就要二十万金币。炼丹师或者炼丹学徒购买,应该能便宜些,不过也便宜不了多少?!?br />
    “二十万?这样说,他一出手不就是五十万?”

    “还有这么多生息丹,加起来超过了一百万?随手送给学生?”

    “张老师还收学生不?我要加入他的门下……”

    ……

    人群中不乏见多识广之辈,温脉丹、养体液,不算隐秘,很多人都听过,一听到价值,一个个再次疯了。

    学院初级老师,一个月工资也就三、四百金币,高级也不足一千,随手拿出上百万送给学生修炼……

    不说别的老师……就说周天,学生打赢才奖励个生息散,你看看人家,随手送出的都是正式丹药,极品药液……

    靠,同样是老师,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一瞬间,所有人羡慕的目光都集中赵雅等人身上,所有鄙视的目光都集中在周天身上。

    看到这些,周天差点再次鲜血喷出。

    张悬,你爷爷的!

    你肯定是故意的。

    故意在我面前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就是想打我的脸……

    我堂堂掌管学院物资发放,最肥差的老师,现在竟然被人鄙夷的一文不值……

    “走吧!”

    将东西分完,张悬摆了摆手,当先向外走去,云淡风轻,不带走一片云彩。

    废话,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故意的了!

    你不是想打我的脸吗?那我就把你打得欲仙欲死。

    实话告诉你,哥就是来打脸的!

    “是!”

    见老师离开,郑阳等人才从惊讶中反应过来,傻了一般的跟在后面,同时一个个尴尬的脸色泛红。

    他们本来想给老师争取些资源,为他争光的,谁知……到最后才发现,张老师根本不在乎这些资源。

    也对,能随手拿出这么多丹药,这么多药材的,一些所谓的生息散、生息丸又怎么看得上?

    “老师,这些丹药实在……太贵重了……”

    众人重新回到课堂,赵雅走上前来。

    上次已经接受一根寒阳母草了,再拿这些丹药的话,实在过意不去……

    “好好修炼,师者评测给我获胜就行了!”张悬摆手。

    “老师放心吧,我们一定尽最大努力……”

    听到这话,赵雅等人同时点头。

    老师都为他们付出这么多了,如果在输了,都觉得再没脸见人。

    “嗯!”看到众人的精神状态,张悬满意的点点头,转头看过去:“郑阳,你跟我过来!”

    说完,走进了小房间。

    郑阳知道肯定是今天学习那套枪法的事,正好他也满心疑问,不敢犹豫,急忙跟了过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