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做别的炼丹师,同为一星,就算是朋友,也不可能一出手这么豪气,但眼前的张悬,实在太厉害了,舌战众人,无论炼丹、药物……各方面都几乎完美,无懈可击,让所有人都哑却无言。

    单这份能力,只要给与足够时间,肯定会一飞冲天,现在交好,算是前期投资了。

    将生息丹收好,张悬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欧阳会长,你知道咱们天玄王城,哪里有枪法秘籍出售?”

    王颖有了养体液,刘扬有了温脉丹,破阴丹和巨犀兽血液虽然暂时没到,但赵雅、袁涛一旦服用,激**质,修为必然大幅度飞跃。

    现在五个学生,四位都有了解决方法,只剩下郑阳一个。

    他擅长枪法,陆寻又找了位枪法比他还强的人与他做对手,不找些厉害招数,让他学习,恐怕将会是最薄弱的一环。

    学院的教师藏书库,他全部看了,武技有一些,却没有关于枪法的,正因为如此,王超老师才这么吃香,让无数擅长枪法的学员闻名而来。

    王超能把那位莫晓“送”给陆寻,说明二人的关系非同寻常,向他询问枪法,肯定不行,而自己一点都不会,只能看看王城有没有出售这种秘籍的地方了。

    “枪法秘籍?你想学习枪法?”欧阳会长疑惑的看过来。

    炼丹师本身就地位尊崇,不学习炼丹,学枪法干什么?

    “嗯!”张悬点头。

    “枪法比剑法冷门,学的较少,真正能达到大家水平的,没有几位,你问别人的话,可能没办法告诉你,我倒是刚好认识一个,家传枪法,奥妙无双,整个王城都是有名的!”

    欧阳成捋着胡须笑道。

    “哦?可否带我去学习?”张悬眼睛一亮。

    “此人深居简出,按照道理,外人一般不见,也不轻易传授枪法,但我和他是至交好友,或许会给个面子!”

    欧阳成道。

    “那就有劳欧阳会长了?!敝蓝苑揭谰稍谑竞?,当即点头,张悬心中暗暗决定啥时候看他炼丹,也好好指点一下。

    “走吧,我带你去见见这位老友?!?br />
    见对方明白意思,欧阳成满意的点头。

    走出炼丹师公会,二人走了大概半个时辰,来到一座府邸前。

    因为欧阳会长与之是好友的缘故,守门的护卫并未阻拦,一路走了进去。

    “欧阳会长稍等,我家老爷正在练枪,一会就会出来!”

    管家将二人带到一个小亭,道。

    “嗯,让他练完了过来找我就行!”欧阳会长也知道对方的习惯,不以为意,随意的摆了摆手,招呼张悬:“张丹师,坐!”

    “好!”张悬坐下来环顾四周。

    院子宽阔,装修的比较淡雅,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整个院子并未看到什么仆人和侍从,看来此间主人不是个奢靡之人。

    “我这位老友叫王崇,二十多年前就认识了,一生沉浸在枪法世界内,单论枪法,整个天玄王城,绝对数得着,沈追陛下都曾亲自赞誉其枪法无双?!?br />
    端起茶杯,欧阳会长介绍道。

    “厉害!”对于每个行业走到巅峰的人物,张悬一向都是佩服的。

    无论哪个行业,能在数千万人中脱颖而出,足以说明毅力和天赋。

    “欧阳老头,是不是又在背后说我坏话?”

    正在聊天,一个爽朗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即一个老者大步走来。

    看起来五十多岁,身体却像龙虎一般精猛,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穿着练功服,手持一柄长枪,和管家说的一样,应该是正在练枪,连衣服都没换,就走了过来。

    “说你坏话?我才没那么无聊!”欧阳成笑着站起身来。

    听二人的口气,就知道关系很熟悉。

    “这还差不多,怎么今天有空来看我了?”王崇几步来到凉亭,这才看见张悬,疑惑的问道:“这是你的晚辈?”

    “咳咳!”欧阳成满是尴尬,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

    晚辈个毛??!

    我还想着讨好对方,让他指点一下,你倒好,一句晚辈,差点让我的努力白做……

    偷偷看了张悬一眼,见他并未因此生气之类,这才松了口气,生怕这位老友再乱说什么,急忙介绍:“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公会新晋的一星炼丹师张悬!”

    “一星炼丹师?”

    王崇一愣,随即骇然。

    炼丹师考核有多难,他和欧阳成是老友,知道的很清楚,本来看到对方如此年轻,还以为是晚辈什么的,没想到已经成为正式炼丹师了。

    简直不可思议。

    就连一侧的管家也满是错愕。

    “不光如此,张丹师,是通过辩丹考核成功的,一人说的十位炼丹师哑口无言,论起炼丹之术,恐怕整个王城都无人能出其右!”

    欧阳成继续道。

    “辩丹?”王崇咋舌。

    他虽不是炼丹师,对于这种考核方法,却听欧阳会长说过,一个不足二十的家伙,不但成为炼丹师,还是辩丹成功,不是亲眼所见,都有些难以相信。

    “欧阳会长客气了,我只是侥幸学了些知识,真要我炼丹,我可能都炼制不出……”

    张悬忙道。

    他说的是实话,能辩丹成功,是因为天道图书馆,让他炼丹的话,可能连最简单的丹丸都无法弄出来。

    几人又聊了一会,张悬也知道欧阳成故意夸赞自己,是给这位王崇留个好印象,才好开口。

    果然,寒暄了几句,欧阳成笑道:“这次过来,恐怕还有事要麻烦老友!”

    “哦?”王崇看过来。

    “是这样的,张丹师也十分喜欢枪法,不知王兄有没有时间,你们也好相互探讨一二!”

    欧阳成道。

    “哦?张丹师也是枪法高手?那太好了……”

    听到这话,王崇眼睛一亮,满是兴奋地看过来。

    他爱枪成痴,最喜欢和枪法高手较量,这位张悬年纪轻轻就成为正式炼丹师,恐怕枪法天赋也不弱,能与之探讨,怎能不兴奋?

    “我……咳咳,我从未学过枪法……”

    看对方打算要和自己比试的样子,张悬满脸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