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满是疑惑的杜远【九万收藏加更】



    不理会外面的凌天宇,张悬继续推敲辟穴境需要开辟的穴道。

    折腾了一夜,一鼓作气,又开辟了三十枚,总共开辟的穴道,已然达到了五十枚之多。

    真气力量也达到了整整70鼎。

    如果配合肉身90鼎的话,可以轻松施展出160鼎的强大的力量,别说辟穴境巅峰强者,就算通玄境初期强者,也能轻松击败。

    通玄境,打通人体最重要的通玄脉,全身力量贯通,就算是初期,也能拥有100鼎巨力,中期拥有200鼎,以此类推,巅峰拥有400鼎。

    张悬全部力量加起来拥有160鼎,已经介于通玄初期和中期之间。

    这种进步,已经非??植懒?,传出去肯定能吓死一大片。

    人人都知道辟穴境和通玄境有很大的差距,辟穴境巅峰就能战胜通玄境的,整个天玄王国,恐怕都找不出来第二个。

    伸了个懒腰站了身来,张悬推门走了出去。

    “老爷,凌大人已经在外面等了一夜了?!彼锴孔呱锨袄?。

    “等一夜了?”

    光顾着修炼去了,倒把这家伙给忘了。

    “那……”张悬手指扬起,沉思着要说话。

    见老爷这副态度应该是打算让凌大人进来,孙强满怀期待的看过来,就听到对方淡淡道:“还是……先吃饭吧!”

    孙强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天宇商行的主人,亿万富豪,在外面等了一夜,自己这位主人,竟然还要先吃饭……

    不过,做为下人,也不敢多说,立刻让人准备。

    不得不说,这家伙招来的丫鬟佣人,都还不错,做出的菜肴十分丰盛,味道也不错。

    吃完早餐,张悬又在院子里转了一会,看时间差不多到了十点多,这才让孙强开门。

    ……………………

    杜远是天玄王城四大家族之一,杜家的小少爷,一向游手好闲,纨绔至极。

    平日里也就遛遛狗,逗逗鸟,烟花巷子里乱窜。

    今年二十四了,只有武者三重真气境初期,世家子弟中,算得上废物中的废物。

    不过,也不是他想纨绔,这是没办法的事!

    他父亲本来是家主的最热门人选,可不知怎么回事,十年前意外得了一场大病,导致经脉损坏,穴道封堵,实力从之前的辟穴境,直线坠落,变成废人。

    之前竞争的对手,纷纷落井下石,对他们支脉进行了压迫。

    本来他继承了父亲的天赋,也算不错,拥有竞争的资格,可惜,自己这脉已经被压迫的差不多了,真要表现出厉害,肯定要遭到迫害。

    被逼无奈之下,只能装作纨绔,整日闲云野鹤,过一天算一天。

    今天睡到日头高起,这才带了自己的爱犬,大摇大摆的出门,沿着街道缓缓向前溜达。

    “嗯?那不是……天宇商行的凌天宇大人吗?”

    突然停住脚步。

    眼前出现了个认识的人。

    凌天宇,整个天玄王城都数得着的风云人物,亿万富豪,霸气冲天,挥斥方遒。

    他虽然是纨绔,却也是四大家族的人,平时接触的圈子很高,眼前这位凌天宇,有不少生意和他们杜家做的,早就见过。

    这人和他爷爷属于同一个级别的,怎么……此刻站在路边,满身露水,很是狼狈,看起来跟一夜没回家似的?

    “这是谁的院落?”

    很快他就看出了不对劲。

    这位凌天宇大人物,似乎是站在一个府邸前,等着对方开门。

    这条街,他经常转悠,这个府邸早就空了很长时间了,从未听说过有啥人,再说,就算住人,又是什么身份,让这位凌大人在这里等着?

    “我听说昨天晚上天一黑凌大人就在这里等着了!”

    “是啊,这是我亲眼所见,好像凌大人要见这个府邸的主人,结果人家理都没理,只出来一个管家,说要么继续等着,要么以后再别来了……”

    “我日,真的假的?这是谁?让凌天宇大人等一夜?还真猖狂?”

    “我也不知道……所以一大早就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等了一夜……”

    ……

    正在疑惑,就听到不远处响起了对话。

    “等了一夜?”

    杜远倒抽一口冷气。

    只有接触上层圈子,才知道凌天宇的能量。

    他虽只是个商人,却和四大家族的家主全都交好,更和王公贵族结交,甚至还每年向国库捐献,就算沈追陛下,都把他当成摇钱树,不轻易得罪。

    如此身份的人,居然站在别人院子外面等了一夜……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只听别人说,肯定不会相信。

    真的假的?

    到底是谁?这么牛逼?

    “你们知道这家主人是谁吗?”

    杜远忍不住向说话的几个人走了过去。

    “不知道,好像是前天才搬进来的!”

    “阵势大得很,前天才住进来,就招了几十个护卫和仆人丫鬟!”

    “我看到过这家的住人,好像是个中年人,四十来岁的样子,有些面黄肌瘦,我以前从未见过!”

    几个知情的人道。

    “中年人?招了几十个护卫和仆人?”

    杜远听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快看,门开了……”

    就在他满心疑惑的时候,就见正前方紧闭着的大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一个胖子挺着肚子走了出来。

    “孙强?”

    看到胖子他认了出来。

    这家伙在天宇商行开了个房屋租赁中心,自己当初金屋藏娇,还找他租过房子,知道自己身份后一脸的低三下四,十足会看脸色的市井小人。

    这家伙怎么在这?

    难不成在这里当下人?

    正在奇怪,就见他认识的这个孙强,大手一摆:“凌大人,我家老爷让你进去!”

    声音没有丝毫客气,似乎根本没把对方当成一回事。

    天宇商行的一个小商贩,对老板这样说话?

    本以为凌天宇肯定会发怒,却见他松了口气,眼中非但没有气愤,反而充满感激,向前一步递过去一堆东西:“多谢孙兄美言,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先拿着,以后必定厚报!”

    “???”

    杜远眼珠子快要掉在地上。

    靠……谁能告诉我这尼玛到底怎么回事?

    今天见到的事情,超过了他的认知,似乎整个天地都翻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