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给别人知道他这个想法,估计想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装逼还累?你怎么不去死……

    孙强走后,张悬也没在这个府邸多待,重新回到住处,天已经大黑。

    今天上完课,考核辩丹,然后又找住处,各种装逼,真是累得一塌糊涂。

    本来还想着继续研究辟穴境以后的内容,谁知躺倒床上就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天已然大亮。

    回到课堂,几个学生早已来到。

    每个看了一遍,满意的点点头。

    这几个学生似乎也知道新生大比的重要性,修炼的非??炭?,虽然只是短短一天不见,已然进步不小。

    给他们每一个都单独指点了一番,张悬又讲解了一些众人的疑难问题,正想下课,就见一人推门走了进来。

    “张老师,陆寻老师要和你进行【师者评测】,这是他要和你比试的学生名单!”

    之前让朱洪送战帖,估计这家伙被袁涛等人打坏了,这次来的是个老师。

    每个老师教的学生数量不同,尤其是陆寻这样的明星教师,学生超过数百,和张悬比,全部参加比试,肯定不公平,所以,师者评测,双方老师都会选出一些代表性的学生进行比试。

    张悬一共就五个,也就不用选拔了,对方选出五个一一对应即可。

    “好!”随手接过名单,张悬低头看了一眼,脸色随即有些古怪。

    本以为对方这么多优秀学生,肯定会派出一些入学测试名次靠前的,没想到,他派出的五个学员除了最后一位与袁涛差了一大截(主要是对方没袁涛这种名次的学员),其他居然都相差不大。

    第一位是之前来过的朱洪,剩下的基本都按照王颖、郑阳、刘扬等人的名次,相差不太多。

    师者评测,可以选择不接受,一旦接受,对方可以派出他任何一位学生,按理说,陆寻就算把入学测试前十名派过来五个,也不算违规,他也一直这样准备,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派出这样一个阵容,让他有些预料不到。

    “嗯?莫晓,这家伙不是……”

    看了一下,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眼帘,正在疑惑,就听到刘扬的声音响起。

    他也看到了名单上的内容,已然发觉了不对劲。

    “张老师,这个名单上的名次,虽然都和我们差不多,实际交手的话,我们都不是对手,有些古怪……”

    “嗯?”张悬疑惑的看过来:“你看出了什么?”

    “你看这个白超,我入学考核是第九十三名,这位白超,是第九十,我们相差不大,但这家伙擅长拳法,修为也比我高上一个小级别,单打独斗的话,我两个都不是对手,之所以名次差不多,是因为他理论考核太差?!?br />
    刘扬又指向其中另外一个名字:“还有这个杜磊,腿功了得,王颖排名第六十七,他排名第六十九,看起来还低了一些,实际上他速度极快,出手狠辣,单独战斗,王颖也肯定抵挡不过?!?br />
    “我的确打不过他?!?br />
    王颖脸色一红,点了点头。

    “莫晓是我朋友,我从来都没赢过?!敝Q粢部诘溃骸爸皇恰皇前莸雇醭鲜δ抢锪寺??我俩一起报的名,我没通过考核……”

    “不光是他,这个白超,开学拜在洪勋老师门下的,我记得清清楚楚,这个杜磊,是拜在朱洪老师门下的?!绷跹锏?。

    “这是怎么回事?”

    张悬忍不住看向送名单过来的老师。

    “哦,莫晓、白超、杜磊他们已经在昨天退掉之前老师的课程,拜在了陆老师门下?!闭馕焕鲜Φ愕阃罚骸懊ヒ丫偷?,我的任务完成,告辞!”

    说完这个老师不在废话,转身就走。

    “拜在陆老师的门下?”听到这话,张悬哪里不明白怎么回事。

    说实话,这个陆寻还真够孙子的!

    本以为对方派来一些名次和自己学生差不多的,是为了公平,实际上,他早就做了功课,把自己这几个学生,研究了透彻。

    朱洪排名第四,赵雅排名第七,两人相差不大,但真正实力,之前见到过,要不是悄悄指点命门所在,两个赵雅也打不过。

    王颖腿上受过伤,对方肯定早已调查清楚,派了个腿功好速度快的杜磊,你腿本来就不利索,怎么可能追的上人家速度快的?这不是等着挨打吗?

    郑阳枪法好,派了个枪法更高一筹的莫晓,刘扬修炼武技伤到了右手的经脉,对方就派了个拳法凶猛的白超……

    至于对付袁涛的这位,叫孔杰,名字有些陌生,排在第三百多位,不过,刘扬一介绍,顿时明白过来。

    这家伙武技啥的都不行,但攻击力超强,属于狂暴输出选手。

    用这种人对付袁涛这个擅长防御的家伙,绝对是最佳人选。

    尼玛!

    外人看起来,陆寻这么多优秀学员不用,用几个名次差不多的,公平公正,实际上却暗地里专门找好了克制自己学生的人。

    为此,还不惜从其他老师手里挖人。

    按照正常修炼,自己的学生长进,对方的学生肯定也增长,半个月就想要胜过对方,几乎不可能!

    毕竟自己的五个学生,或多或少都有些问题,短时间内难以解决。

    “麻蛋,这是要踩着老子上位!”

    张悬怒火蹭的窜了上来。

    换做以前,对方想打他的脸,他虽然愤怒,还不至于生气,毕竟前世作为地球上的一员,现实生活哪天不打脸?早已习惯!

    而现在,对方想踩着他的脸上位,吸引更多人注意,创造更大名气,那就不行了。

    老子又不是台阶,你想踩就踩;又不是瓜子,想嗑就嗑!

    “拼了,十天内,我一定挣到两千多万,把药物买过来!”

    拳头捏紧,张悬脸色阴沉。

    自从穿越过来,还是第一次这么生气。

    想打我的脸,大不了我忍着,但想踩我的脸上位?

    没门!

    之前还觉得花这么多钱买药材,有些亏本,怎么也要想办法问学生要回来,现在看来,亏本个屁!

    不光为了学生,也是为了他自己。

    陆寻,你给我等着,现在让你得意,到时候有你哭的时候。

    另外一边正在上课的陆寻打了个喷嚏,忍不住揉揉鼻子,心头纳闷:“谁想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