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张悬去炼丹师公会的时候,赵雅也回到了住处。

    “终于可以解决了!”

    看着手中张老师给的药材,洁白的玉面上露出淡淡的兴奋。

    那种难受,从小到大折磨着她,早就有些承受不住了,听到可以解决,已然按耐不住。

    “先把这株药材碾成粉末,和水吞服……”

    正打算找东西把药材碾碎,就听到脚步声响起,姚寒管家鬼鬼祟祟的走了过来。

    “小姐,我……走了,没人找你麻烦吧!”

    他得罪了尚臣长老的孙子,还和其他老师打了一架,为防止找麻烦,直接离开了学院,看差不多赵雅放学了才回来。

    “找我麻烦?谁会找我麻烦?”赵雅看向眼前的姚寒:“我说姚叔叔,你就不用疑神疑鬼的了,张老师是真的对我很好,也是个非常有本事的老师,求你别再找他麻烦了!”

    她知道父亲这位管家对张老师的不信任,忍不劝道。

    “对你好?哼,小姐你从小在城内长大,没见过人心险恶……”姚寒哼了一声,正想把话说完,突然眼睛落在赵雅手中的药材上,整个人猛地愣住,紧接着不停颤抖。

    “小姐……你这株药材……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个?”

    低头看了一眼,赵雅将手中的药材举起:“这是张老师送给我的,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他给我这东西让我碾碎吞服!”

    “张老师送给你的?怎么可能?他一个穷老师怎么会……”姚寒满是不敢相信。

    “怎么了姚叔叔,这株药材有什么不妥吗?”赵雅知道对方是个沉稳之人,这副表情肯定有他的理由。

    “不是不妥,而是……太珍贵了!如果我没看错,这是……寒阳母草!”姚寒道。

    “寒阳母草?”赵雅不明所以。

    “是寒阳草的母根,药效是普通寒阳草的十倍之多!寒阳草不怎么值钱,但这东西十分稀有珍贵,以前我陪城主去其他王国游历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次,一株就价值不下十万金币!”

    听到这么值钱,赵雅吓了一跳,俏脸一变:“姚叔叔,你是不是……看错了?”

    “不会看错,这绝对是寒阳母草!这是我见过最贵的药材,印象深刻,怎么可能记错!”姚寒又仔细看了一眼,不由自主的确认。

    “寒阳母草?十万金币?”

    赵雅娇躯一颤。

    “你说……这是那个张悬……张老师给你的?”

    姚寒满是不敢相信,语气中也将张悬改成张老师。

    他不是学院最差的老师吗?不是工资最低,没什么钱吗?

    一出手就送出这么珍贵的药材……

    “是??!”赵雅点头。

    当初张老师给她的时候,随手扔过来,跟不值钱的东西一样,连包装都没有,自己也一直这么认为……十万金币!足可以在王城买一套房子了。

    而且还是不小的房子。

    别人送东西,都是大张旗鼓,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价值珍贵,这位张老师倒好,为自己专门创造功法,送出这么珍贵的药材,却没有丝毫居功,一脸毫不在意,要不是姚叔叔认出来,恐怕自己会当成不值钱的东西吃掉……

    想到这,赵雅心中莫名感动,眼眶微红。

    “这东西不能收,实在太珍贵了!”

    娇躯一挺,站起身来,赵雅目光中带着坚定。

    虽然她很希望能解决身体上的问题,但自己身为学生,没有丝毫回报,一直伸手索取,她做不到!

    其他都是学生给老师送东西,张老师却为了他们付出这么多,不知道倒也罢了,现在知道,要还能坦然接受,真就不是人了!

    “姚叔叔,你身上有多少金票?”转身看过来。

    “只有两万!”姚寒翻了一下,从口袋中取出几张金票。

    他虽然是白玉城的管家,但这次只为了送小姐上学,身上没带太多钱的。

    “全都给我!”一把抓过来,赵雅没有丝毫停歇,快速向外走去。

    姚寒有些不放心,紧跟了上去。

    很快来到课堂,此刻已经没了人影。

    张悬的宿舍也没人。

    看小姐着急的样子,姚寒没办法,动用了一些关系,很快得知,张老师去了炼丹师公会。

    张悬离开的时候没掩饰行迹,做为一个城主府的管家,这点人脉和打听消息的方法,还是有的。

    “炼丹师公会?难道这株药材……张老师是在那里买的吗?”

    赵雅粉拳捏紧,眼神迟疑了片刻,玉牙一咬:“姚叔叔,走,我们去找张老师!”

    不把钱给对方,这株药材,她受之有愧!

    人以国士待她,她以国士待人!

    这么珍贵的药材,已经知道价值,再悄无声息连句话不说就吃掉,她赵雅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很快来到炼丹师公会。

    到了这里,再想打听一个人就简单了,不一会二人就找到了依旧一脸气愤的文雪。

    “你说……张老师,正在考核炼丹学徒?”

    “张老师?你说那个纨绔……张悬是老师?”文雪疑惑了一下,接着点头:“嗯,他去考核炼丹学徒了!”

    “炼丹师学徒?”

    赵雅和姚寒对望了一眼。

    尤其是姚寒,满脸不敢相信。

    “炼丹师学徒,需要背诵药物的药性、药理,光药材就要十万之多,没有几年的研究、学习不可能通过……”

    对于炼丹师这个职业,赵雅知道的不多,但姚寒身为白玉城管家,知道的很清楚,知道考核学徒的难易程度。

    一个这么年轻的废物老师,去考核学徒?

    “应该无法通过吧……这个考核我知道很难的……”姚寒忍不住问道。

    “无法通过?我刚才也这么想的!”想起刚才的事,文雪依旧感到不可思议,忍不住咬住嘴唇,哼道:“学徒一共考核三项,第一项试卷,他不但通过,还得了满分,现在正在进行第二项!”

    “满分?”姚寒身体一晃。

    第一项考核药材特性,无数人困在这,无法前进,这个他一直认为是废物的老师,顺利通过,还考了满分……

    随手拿出价值十万金币的药材送人,让小姐如此心甘情愿成为他的学生,考核炼丹学徒第一关满分……

    他真是传说中的废物?

    姚寒第一次对外面的传言产生怀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