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父和高母大多数时间都是住在峄山老家,知道高小冬要回来,他们念子心切,提前半个月就来到了帝都京城。

    高小冬的大半年没有回国,想家心切,商务车到了铜锣巷还没停稳,他就兴冲冲的下车往家里走。

    高小冬没想到,他才刚刚下车,马上就有一批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和球迷围了过来。

    这些都是头脑更加灵活的记者和球迷,他们知道机场肯定有无数的球迷和记者,他们很难获得见到高小冬的机会,按照高小冬的性格,甚至有可能直接在保镖的?;は吕肟?,于是来到了高小冬的家门口等着高小冬。

    高小冬在机场已经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也给一二百名球迷签名合影了,现在急于和家人团聚,看到又有这么多记者和球迷围过来,高小冬很不高兴,他就因为不想被球迷和记者打扰自己父母的生活才把家搬到了帝都,没想到记者还是阴魂不散的找到了这里。

    高小冬脸色沉了下来,他既不搭理球迷,也不搭理记者,推开挡在他面前的人,径直往自己家大门走去。

    猴子、肖乐等人看出来高小冬不高兴了,赶快走到高小冬前面,把这些记者和球迷向两边推,想分开一条通道让高小冬过去。

    记者没想到高小冬这么不给面子,他们心中着急,想把猴子、朱大强等人推开,相互推搡中,一个高个黑脸的记者把娇小的肖乐推倒在了地上。

    高小冬看到记者和自己的朋友推搡就很不舒服,不过现在是信息时代,他是个名人,不想招惹是非,所以压着火没有理睬,现在再也忍不住了,他突然冲着黑脸记者冲过去,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上。

    记者们都惊呆了,没有人想到高小冬竟然会突然动手打人。

    不过记者马上就意识到这是最具爆炸性的新闻,他们飞快的对准高小冬和倒地的记者狂拍,想把高小冬打人的一幕拍下来。

    高小冬踹记者也就是一时冲动,他也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这样做恐怕会引起一阵不小的风波,他踹倒黑脸记者之后,马上收脚低头转身就走。

    高小冬动作太快,等记者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高小冬已经转过身来向自己的家门走去,记者们只拍到了倒地大喊打人的黑脸记者和转身离开的高小冬。

    记者们不甘心高小冬这样离去,却又不敢再去拦截快步离去的高小冬,只敢跟在高小冬的后面高呼:

    “高小冬!你为什么打人?”

    “高小冬!请你解释你的行为!”

    “高小冬!你不能走!”

    “高小冬你要为你的行为道歉!”

    ……

    猴子、肖乐等人也没想到高小冬竟然会出手教训那个记者,瞬间都惊呆了。

    不过他们也马上想到,虽然记者没有拍到高小冬打人的画面,但有黑脸记者倒地的画面就足够了,凭着想象力和被打记者的证言,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们就可以引爆舆论。

    肖乐、杨帆等人想过去跟记者们解释,但却被猴子拦住了,“不要过去,咱们回家!”

    猴子在盖德富特公司呆了接近两年,学习了很多处理各种意外的能力,他知道今天这个事情恐怕要闹大,必须赶快想办法灭火,不过现在人多口杂,他们留下也起不到任何作用,说不定还会造成事态的激化,最好还是回头找人找关系摆平这件事。

    高小冬先进了四合院,接着肖乐、杨帆等人也快速走进院子,留在最后的猴子嘭得一声把朱漆大门关上,并且销上了门。

    高父高母正在厨房里做饭,听到外面有声响,赶紧走了出来,看到高小冬等人脸色都不好看,猴子还把门销上了,赶紧问怎么了。

    高小冬不想让父母担心,道:“没事,外面有记者?!?br />
    自从高小冬成名之后,高父高母的生活也完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十几年没联系过的朋友,有的要钱,有的要找工作,有的想跟着学踢球,还有的找帮忙,搞得高父高母一日都不得清静,除了亲戚朋友,素来没有交集的记者更让高父高母头疼。

    开始的时候,高父高母觉得记者是无冕之王,正义的化身,但后来发现有些记者很不靠谱,新闻挖掘不出来了,就开始以高父高母的名义胡编乱造,高父高母很生气,后来就不再接受记者的采访。

    现在听高小冬说外面有记者,高父连声道:“别让进门,别让进门,这些记者都不是好东西?!?br />
    猴子道:“大叔说的对,防火防盗防记者,他们说的什么你都不要信?!?br />
    高父高母把猴子等人迎进客厅之后,对高小冬道:“你给你的小弟兄们倒茶拿吃的,我和你妈去做饭?!?br />
    肖乐跟在高父高母的后面往厨房走,道:“大叔大姨,我去给你们帮忙?!?br />
    虽然高父说让高小冬给大家倒茶,但谁也不会让高小冬动手,猴子、杨帆、于雷等人在这里也很熟,自己动手沏茶倒水拿点心水果,边喝茶边商量如何解决高小冬打记者的事情。

    余德宝是老好人,道:“要不给那个记者点封口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br />
    高小冬断然否决道:“不行,他推倒了小乐姐,我就踹他一脚,算是便宜他了,给他封口费,做梦?!?br />
    杨帆道:“那就找今天来的这些报社的领导,从上向下压,不让他们把报道发出来?!?br />
    高小冬道:“这样是釜底抽薪的办法,但是我在国内没有这么硬得关系网,光靠拿钱砸恐怕不行?!?br />
    朱大强道:“那就硬撑着,随便他报道,就踹了一脚,难道警察还能把小冬抓起来?!?br />
    猴子沉思良久,这时终于发话了,道:“这件事报道出去,对小冬的名声肯定会有影响,我们必须想办法阻止,不能让记者明天把新闻报道出来。我们没有关系,但陈强和章琦两位在国内深耕多年,关系网肯定有,让他们找相关的报社打电话,许下好处,把这件事压下来?!?br />
    高小冬道:“如果报社不同意呢?”

    猴子道:“就想办法找政府宣传部门的人打招呼,如果还不行,也有办法,咱们也找记者发新闻,就说记者打小乐姐,你的反击打了那个记者,把水搞浑它,嗯,对了,网络也不要忘记,咱们要先下手为强,先在网上造势,说记者打巨星高小冬的助手肖乐,新闻至少要明天才能发出来,咱们现在就在网上找水军搞他,让球迷有先入为主的心理?!?br />
    高小冬一听,非常高兴,道:“好,为了防止万一,就三管齐下,先让陈哥和章总找报社的负责人,找宣传部门的人,猴子去记者,对了,找下李想,让他帮忙找人,报道记者打人事件,同时在网络找水军造势,我就不相信搞不定一个小记者?!?br />
    猴子竖起大拇指,道:“还是你狠,三管齐下,让他们就算报道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br />
    杨帆也服气,道:“是够狠,有猴子这个狗头军师,以后我也放心了?!?br />
    余德宝道:“咱们不是小冬,是小虾米,就算你打人了,人家记者也不会浪费资源报道咱们的?!?br />
    商量好了对策,众人很高兴,听余德宝这么说,都大笑起来。

    时间紧张,商量好了对策,接下来,高小冬给章琦和陈强打电话,猴子去找记者,肖乐在网上找水军,大家一起行动,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