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格森刚刚被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座位上,曼联狂攻了八十多分钟,没想到斯托克城突然诈尸,差一点就要了曼联的命。

    也幸好斯托克城的实力有限,最后一传出现了失误,如果换成欧冠的对手,这样的机会他们是肯定不会错过的。

    常规比赛时间只剩下了不到七八分钟,弗格森不敢让曼联继续压过半场围攻了,后面必须多留几个人,阵型回收一下,给斯托克城一点空间,说不定斯托克城会觉得机会来了想攻出来。

    曼联阵型后撤了十米,拖后的三名球员呈品字形排开站在中线上,防止斯托克城打身后,其他球员继续进攻。

    曼联本来是希望最后的几分钟,斯托克城的球员能够攻出来,在这个时候,谁进一个基本上谁就将赢得比赛,但斯托克城今天位置摆的很正,哪怕曼联留出了空间,他们也完全没有攻出来的意思,所有人就在自己的三十米区域内站好位置等着曼联来进攻。

    “狡猾!”弗格森这个时候对普利斯真的有些刮目相看了。

    赛前弗格森认为足总杯决赛的对手太弱,是曼联三个冠军中最容易的一个,赛前准备也没有做最坏的打算,也没有练习点球,但他没想到比赛竟然打得这么艰难,比赛已经打了八十多分钟,比分还是零比零,常规时间估计是不太可能攻破对手的大门了。

    虽然后面还有三十分钟的加时赛,但加时赛的时候,球员们的体能都严重下降,能打出什么质量的进攻还很难说,一旦120分钟之内也解决不了战斗,也许胜利的天平就倒向了斯托克城。

    弗格森在这个时候终于开始重新审视普利斯这个对手,并且未雨绸缪,把自己的心腹爱将吉格斯叫过来,让他在场边热身,准备在加时赛时候上场,用自己的经验和技术帮助曼联打破斯托克城的铁桶阵。

    由于曼联心有顾虑,下半场的最后几分钟他们没有全力以赴的进攻,自然也没有办法攻破铁心死守的斯托克城球门。

    主裁判吹响90分钟比赛结束的哨声之后,双方球员都累得够呛,不少人直接躺在了草皮上。

    休息时间只有五分钟,五分钟之后比赛继续进行,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恢复体能。

    双方的教练替补们都来到了球场上,有的给队员们递水递毛巾,有的给球员拿食物,有的给球员放松肌肉,帮助队友最快的恢复体能。

    高小冬虽然躺在那里像其他球员一样让球队的按摩师给自己放松,但实际上他正打开巨星之路系统购买小补丸,一粒小补丸恢复体能的时间只有十五分钟,高小冬直接购买了两粒,然后借着喝水的机会吞进了肚子里。

    一股热流涌进身体,瞬间,高小冬觉得消失的精力似乎全部回来了。

    高小冬很满意,他相信单靠这体能上的优势,他也能够敲破斯托克城的乌龟壳。

    在双方球员休息的时候,现场解说员一直在称赞斯托克城,“……谁也想不到,斯托克城竟然在90分钟内逼平了曼联!普利斯确实有两把刷子,难怪赛前声称要为斯托克城拿到百年来的第一个冠军,补时的三十分钟对曼联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他们还不能攻破斯托克城的球门,点球大战的时候心理肯定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华国的解说员贺辉则忧心忡忡,“没想到小冬在曼联的第一个决赛就打得这么艰难,对手还只是斯托克城,万一这场决赛输掉,曼联甚至有崩盘的危险!希望小冬补时的三十分钟能大发神威吧?!?br />
    不仅贺辉为高小冬担忧,看台上远道而来的华国球迷都在为高小冬担忧。

    高小冬的攻击力很强,现在在三项赛事已经打进了45粒进球,但斯托克城的铁桶阵确实摆得好,高小冬威力巨大的远射和任意球也没有能够破门,前面90分钟,曼联球员体能充沛尚且无法破门,加时赛体能消耗这么大,曼联还能进球吗?

    弗格森对最后三十分钟能不能破门也是没有把握的,不过他已经做出了最后三十分钟发起总攻的决定后,就必须给队员信心。

    弗格森道:“孩子们!决胜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了!对手已是强弩之末!他们抵抗了90分钟,比我们更疲劳,心理压力更大,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狠狠的打击他们!在这个时候,战术都是次要的,拼的就是斗志和毅力,我相信曼联是世界上最坚韧的战士!没有人能够挡住曼联的进攻!斯托克城只是一个保级球队,如果让他们从伟大的曼联手里抢走冠军,那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永远无法磨灭的耻辱!现在全世界一亿多红魔球迷看着我们,去战斗吧,别看球迷失误,别让我失望,也别让自己失望!”

    弗格森虽然七十多了,但还是有着极强的煽动力,虽然曼联的球员已经很疲惫了,但在弗格森的鼓动下,他们的疲惫一扫而空,身体里似乎充满了精力。

    在另外一边,普利斯也在激情四射的鼓舞自己的队员,90分钟内逼平了曼联,给了普利斯和球员们极大的信心,他们相信,最后的这三十分钟继续零封曼联并不是不可能的,他们已经成功了90分钟。

    斯托克城的球迷几千名,还不如曼联球迷的零头,但这些球迷都是斯托克城的死忠,他们来看比赛,并不是觉得斯托克城有希望夺冠,他们就是纯粹的支持。

    但前面90分钟的比塞曼联一筹莫展,这给了斯托克城球迷幻想的权力,他们觉得也许斯托克城真的能够上演奇迹,伯明翰在联赛杯能做到的,希腊在欧洲杯上能做到的,斯托克城为什么不能做到。

    贵宾包厢里,格雷泽的大儿子埃弗拉姆和乔尔都脸色阴沉,他们为今天的夺冠都订好了庆祝晚宴和各种庆?;疃?,如果比赛输了,他们可真是太丢人了。

    埃弗拉姆道:“前面战无不胜,到了关键时刻就不行了!”

    乔尔道:“对手的铁桶阵太麻烦,不过我相信曼联会赢的?!?br />
    埃弗拉姆道:“我没那么大信心?!?br />
    乔尔道:“要相信弗格森和高小冬,他们都是能创造奇迹的人?!?br />
    埃弗拉姆道:“弗格森老了,高小冬还需要证明自己配得上那么高的薪水?!?br />
    乔尔不说话了,他知道此前高小冬以超高薪续约,哥哥是很不高兴的,认为高小冬是趁俱乐部之危,一旦这次曼联无法拿到重量级冠军,哥哥的怨气只怕要发泄到高小冬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