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滑铁卢桥,高小冬就想起了上次和艾玛见面的情景,那一次,可以说是不欢而散,此后两人就没再见过面,除了在推特上互动一下之外,他们也没有联系过,显然,在滑铁卢吃饭的那一次,对两人薄弱的关系是一次伤害,让两人都失去了继续下去的兴趣和动力。

    高小冬嘿了一声,道:“又是这个地方啊?!?br />
    艾玛道:“不喜欢这里,记得你说墨西哥餐很好吃?!?br />
    高小冬笑笑道:”名字不吉利,无论是拿破仑还是玛拉,都给我一种悲剧的感觉?!?br />
    艾玛道:“那你为什么不从威灵顿的角度想一想呢,看起来你对我们英国人有成见?!?br />
    高小冬连连摇头,“不不,一点成见都没有,你看,我对你多有好感?!?br />
    艾玛道:“那我们换个地方吃?!?br />
    坚持换地方岂不是真的有成见了,在哪里不是吃,高小冬连忙道:“不用,就这里,名字吉利不吉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吃,和你在一起,做什么都会逢凶化吉,万事如意?!?br />
    虽然明知道高小冬是口花花,但艾玛听着就说欢喜,嘴上却道:“你真是一个另类的华国人,我认识的华国人大都不是呆板自卑,就是狂妄自大,没见过你这样的?!?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华国十几亿人呢,一个省就比英国还大,你才见过几个,不要以偏概全好不好?!?br />
    “我刚刚说完,你就有狂妄自大了,人多了不起啊?!卑甑?。

    “好吧,我们不提这个,吃饭吃饭。我还饿着肚子呢?!备咝《吹交疤庥械阆蛏洗慰柯5募O?,连忙终止了争执。

    到餐馆里点菜的时候,虽然高小冬和艾玛都戴着茶色眼镜,但老板和店里的客人还是差点认出了他们,盯着两人看了好几眼,结果被高小冬粗声粗气的一句“看什么看,帅哥美女没看过”都给吓回去了。

    找了个单间坐下,晚上客人少,点的餐很快送了上来,两人相对而食,艾玛吃得非常斯文,一小口一小口的,而高小冬则狼吞虎咽,好像饿了三天一样。

    默默吃了一会,高小冬和艾玛几乎同时抬头张嘴说话,不过看到对方说话,马上又都让对方先说。

    “女士优先,你先说?!?br />
    “不,哦呜想听听你想说什么?!?br />
    “你先说?!?br />
    ”你先说?!?br />
    ……

    看谁都不想先开口,高小冬眼珠一转,道:“这样吧,我们编一条短信,同时发给对方,看看对方想说的是什么?!?br />
    艾玛笑了笑:“这样最好?!?br />
    短信发完之后,两人都笑了,因为他们想说的都是“你在想什么”。

    发现心思同步,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就变得融洽起来,艾玛笑吟吟的道:“你刚刚在想什么?”

    高小冬道:“想你啊。美女在我面前,我还能想什么?!?br />
    “油嘴滑舌?!?br />
    “天地良心,这是千真万确的?!?br />
    “你还有良心?”

    “有,没被狗吃光,还了一半,现在都属于你了?!?br />
    听高小冬说得好笑,艾玛忍不住笑道:“没有一点正经,难怪一直找不到女朋友?!?br />
    高小冬打蛇随杆上,嬉皮笑脸的道:“如果我正经一点,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艾玛停下手中刀叉,咬着嘴唇,目不转睛的看着高小冬,道:“如果我说可以呢?!?br />
    高小冬有点懵,他怔怔的看了艾玛两眼,突然翻了一下白眼,做出一副晕眩状,“上帝,我没有听错吧,我简直要晕过去了?!?br />
    艾玛淡淡的道:“别晕,你高兴早了,因为你又不正经了,所以我刚刚说的不算?!?br />
    高小冬无语,道:“艾玛,这不公平,正经不正经都是你说了算,哪怕我正经的像个神父,你说我不正经,我也没办法啊?!?br />
    “你正经的像个神父?”艾玛忍不住又笑了,“下辈子吧?!?br />
    高小冬摊摊手,“哪怕做不到正经的像个神父,正经的像你丈夫还是能做到的?!?br />
    “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卑耆套∶恍?。

    高小冬委屈的道:“我已经很正经了,你偏偏还要我正经,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br />
    艾玛道:“但我觉得你不够正经?!?br />
    高小冬道:“那是你心里认定我是个不正经的人,但说句良心话,像我这么年少成名,富裕多金,英俊潇洒的奇男子,比我正经正派洁身自好的没有吧?!?br />
    艾玛呸了一声,道:“你们曼联球员都是风流好色的人,上至吉格斯下至鲁尼,我不相信染缸里能出了一块白布?!?br />
    高小冬道:“大妹子,你可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俺可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五好男人?!?br />
    艾玛笑吟吟的看着高小冬,好吧,你来说说你有哪五好?”

    “潘驴邓……”高小冬脱口说了一句华语,转念觉得不对,连忙改口道:“不对不对,说错了,是智勇名富帅?!?br />
    艾玛不屑的道:“就你也能称帅?”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看你怎么理解帅,我这是霸气的帅,比小白脸耐看多了?!?br />
    艾玛用叉子敲了敲盘子,“自吹自擂,恶心,你还让人把饭吃完吗?”

    高小冬呵呵笑道:“好吧,你慢慢吃……恩,吃完我再接着吹?!?br />
    艾玛差点笑喷了,“混蛋,你想笑死我?!?br />
    ”笑死?“高小冬一本正经的道:“还早呢,给我一瓶啤酒,我能吹到你怀疑人生,改变信仰?!?br />
    艾玛本来正笑得花枝乱颤,突然停止了笑容,严肃的道:“高,你是一个很好的人,但不要随便拿信仰开玩笑?!?br />
    高小冬轻轻的照着自己的脸打了一下,道:“你看我这嘴,就爱胡说八道?!?br />
    艾玛道:“大的太轻,一点诚意都没有?!?br />
    “那你来打?!备咝《底?,很自然的伸手抓住了艾玛的手放在自己的脸边。

    艾玛的手凉凉的软软的,让高小冬心中陡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才懒得打你?!卑暾趿艘幌率置挥姓蹩?,皱眉道:“松开,你这样让我怎么吃饭?”

    高小冬笑嘻嘻的放开了艾玛的手,道:“我喂你?!?br />
    “又胡说八道?!卑旮烁咝《桓鑫郎蜓?。

    高小冬道:“谁胡说八道了,当你老了,头发白了,不能动了,我来喂你,这是多么的赤诚?!?br />
    艾玛惊讶的看了高小冬一眼,“没想到你还知道叶芝的诗句?!?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小看人了吧,我其实是个文艺青年?!?br />
    艾玛笑道:“文艺小流氓还差不多?!?br />
    两人边吃边海阔天空的说着话,高小冬尽情发挥自己调侃戏谑插科打诨的天赋,把艾玛逗得非???。

    饭后,两人不仅消除了隔阂,关系比上次来滑铁卢桥之前还要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