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第23轮对阵热刺是一场焦点大战。

    热刺上个赛季排名第四,这个赛季目前排在第四,依然有着打进欧冠联赛的实力,首回合曼联虽然轻松的3:0获胜,但客场并不好打。热刺哪怕不希望切尔西和阿森纳夺冠,也不会允许自己在白鹿巷球场随便输给曼联。

    目前曼联领先切尔西的优势已经缩水到了9分,如果本场比赛输热刺,被切尔西把积分差距缩小到6分,那么联赛就又会生出很多的变数。

    对于曼联的大佬和新贵们来说,这场比赛的意义更大。

    加里。内维尔刚刚退役,空出来的队长位置暂时无人能坐,谁能在这种硬仗上有良好的表现,无疑会给自己增加不少的印象分。

    弗格森对这场比赛有些顾虑,虽然以实力和状态而论,曼联击败热刺没问题,但现在高小冬获得金球奖后饱受质疑,心态不知道怎么样,而加里。内维尔的退役又带来了队内的队长之争,这些都是影响比赛的X因素。

    在比赛开始之前,弗格森特意召开了一次全队的会议,强调比赛的重要性,希望球员们团结一致,再接再厉,争取在欧冠淘汰赛开始之前,保持住对第二名的领先优势。

    会议一项一项按部就班的进行着,直到会议快结束的时候,费迪南德突然问道:“加里队长退役了,明天和热刺的比赛,谁戴队长袖标?”

    这就属于明知故问了,虽然费迪南德和维迪奇都做过副队长,但最近一段时间哪怕费迪南德和维迪奇同时登场,戴着队长袖标的还是维迪奇。

    不过费迪南德这样发问也是有原因的,内维尔没退役之前,无论维迪奇戴多少次队长袖标,球迷都知道队长是内维尔,现在内维尔退役,弗格森并没有任命新的队长,如果每次都是维迪奇戴着队长出场,恐怕媒体和球迷都会默认维迪奇是曼联的第一队长。

    费迪南德不希望这件事变成既定事实,所以才公开提出疑问。

    在曼联队内,除了吉格斯和斯科尔斯,也只有费迪南德有资格公开向维迪奇挑战。

    弗格森心中不悦,他本来是想拖延一下确立队长的时间,没想到费迪南德却把事情挑到了桌面上。

    “里奥,这件事还需要我再重复吗?还是维迪奇先担任一下场上队长?!?br />
    弗格森打定了主意,如果费迪南德继续追问这件事,他狠狠的把费迪南德批一顿。

    但是费迪南德问完这个问题之后却并没有再说什么,一声不吭的坐下了。

    弗格森正感到奇怪,弗莱彻又站了起来,道:“教练,那平日里更衣室谁来管理?”

    弗莱彻也是本次队长的候选人之一,和费迪南德算是竞争对手,不过他同样也是本土帮的大将,费迪南德率先向大陆帮的维迪奇发难,他自然不会放过打击竞争对手的机会。

    弗格森脸色一沉,“加里暂时也不会离队,就算加里不在,不是还有副队长吗?!?br />
    弗格森已经很不高兴了,聪明人都不会再谈队长的事,弗莱彻坐下不吭声了,但鲁尼这个愣头青却又站了起来,道:“教练,如果暂时不确定队长人选,为什么不让副队长轮流担任场上队长,管理更衣室呢?”

    鲁尼这番话是费迪南德、弗莱彻和他商量好的,如果正常情况下,这样说说也没什么,但现在弗格森已经很不高兴了,鲁尼再说出来,当然是自讨苦吃。

    果然弗格森勃然大怒,厉声道:“韦恩,什么时候确定队长,怎样行使队长职责,不需要你来做主,今天是战术会议,赛前动员会,不是讨论队长人选的?!?br />
    弗格森不能不发火,本土帮的三员大将一个一个的站出来说话了,那边大陆帮的埃弗拉也跃跃欲试,如果他不中断这次讨论,下面估计就要争吵起来,明天就打热刺,弗格森可不想更衣室出乱子。

    鲁尼看到弗格森发火,不敢再说话了,不过他坐下的时候并不服气,鲁尼觉得自己并没有说错,既然费迪南德和弗莱彻都能说,为什么单独批评他。

    散会之后,弗格森刚刚回到更衣室,高小冬进来了。

    “小冬,坐,有事吗?”

    弗格森虽然余怒未消,但见到高小冬还是换上了一副笑脸。

    高小冬道:“有点小事,大战当前,也不知道该不该问,我又有点急性子,不问吧,又憋得慌?!?br />
    弗格森笑了,心道,这孩子还跟我耍心眼呢,便道:“有什么该不该的,你问就是?!?br />
    高小冬道:“我看了昨天官网的公告,队长候选人有五个,我想问一下,我初来乍到,不知道在曼联当队长都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我也不是想当队长,我就是问问,嗯问问?!?br />
    弗格森一听,非常惊讶,他知道网上有球迷抗议队长候选人没有高小冬,但没想到高小冬现在竟然就有当队长的野心。

    要说在曼联当队长有什么标准,弗格森真的也没细想过,像原来的队长,无论坎通纳还是基恩或者内维尔,都是自热而然的事情,没有谁怀疑他们配不配曼联队长这个职务。

    但是现在,好多人都可以当队长,没有一个能够像基恩那样完全压到竞争对手的,看起来似乎还真的需要一个标准。

    弗格森沉吟了一下,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太细致的标准,一般来说,对俱乐部要忠诚,球技要高,能够稳定上场,要有点资历和威望,镇得住更衣室,此外还要有不错的名声和人缘?!?br />
    高小冬一听,精神一振,笑嘻嘻的道:“教练,本来我是没想过当队长的,但听您这么一说,我觉得我好像也都符合条件啊。

    你看我,穆帅要我去皇马,皇马比曼联地位高吧,曼城给我薪水不低吧,我都没去,对俱乐部算得上忠诚吧。

    要说球技,在曼联我也不能说最高,但至少上场时间稳定吧,现在联赛没缺席一分钟。

    资历可能差了点,威望应该还是有的吧,反正没人敢惹我,要说名声,我可是拿到了金球奖,人缘,球队里和我不好的可没几个?!?br />
    弗格森听得目瞪口呆,他见过自吹自擂的人,可是像高小冬这么自吹自擂的还真没见过,不过更让弗格森惊讶的是高小冬这么一分析,还真有几分道理,高小冬似乎除了资历和年龄之外,哪点都不差,何止是不差,简直是优秀。

    不过让一个21岁的孩子当曼联的队长,这太惊世骇俗了,就算弗格森这种不太保守的人都有些难以接受。

    苦笑一声,弗格森温言道:“小冬啊,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你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人选,行,就把你加入队长候选人,不过现在队长暂时还没有确定,你好好比赛,等候教练组的决定,不要因为这些事情分了心?!?br />
    高小冬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这个,目的达到了,他马上笑嘻嘻的站起来道:“谢谢教练,我一定好好打比赛,争取让自己变得更加符合您的队长标准?!?br />
    高小冬走了,看着高小冬的背影,弗格森连连摇头,心道,华国是个什么神奇的地方,怎么会出产这样一个妖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