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联自以为打进了第一个球之后,斯托克城肯定会攻出来,后面就好打了。

    然额,斯托克城的主教练普利斯非常猥琐,落后一球也坚决不攻出来,依然守在禁区周围等着打曼联的反击。

    斯托克城的球员也很有自知之明,他们清楚和曼联的实力差距有多大,如果攻出去,被曼联打反击,估计可能会像利物浦一样被大屠杀,而这样防守反击,也许还有偷一球的机会。

    另外斯托克城也没有进攻的手段和人员配置,他们升入英超两个赛季,保级靠的就是密集防守和长传冲吊,他们也只会打防守反击。

    不过斯托克城比分落后还缩在自己的半场不出来,倒是出乎了曼联球员的意料,他们还收缩阵型等着斯托克城攻出来呢,没想到斯托克城竟然把防守反击进行到底。

    曼联等了七八分钟,终于意识到,如果他们不打进第二个球,斯托克城大概是不会攻出来了。

    1:0的比分并不保险,斯托克城长传冲吊还是有一定威胁的,万一最后阶段被他们蒙进去一个,曼联就不知道到哪里哭去了。

    曼联堂堂世界顶级豪门,不能和一支保级球队比猥琐,看清了斯托克城的意图后,虽然上半场的时间只剩下了五分钟多一点,但弗格森大手一挥,球员们又果断的攻了出去。

    有一球在手,曼联底气更足,进攻的时候,两个边后卫加里。内维尔和埃弗拉都助攻了上去,尤其是加里。内维尔,刚刚高小冬的进球就是他制造的角球,老队长更加兴奋,不时的助攻到前场。

    加里。内维尔被自己的600次登场搞兴奋了,忘记了自己的年龄,他攻得上来,却收不回去了。

    而斯托克城在落后之后,虽然还是老虎不出洞,但反击的时候投入的兵力却比原来要多了,打得就是内维尔这一边。

    比赛第40分钟,曼联边路传中被斯托克城顶出,威尔逊头球接力再传给埃瑟林顿,埃瑟林顿快速沿着边路打加里。内维尔的身后。

    弗莱彻边路协防,埃瑟林顿和前锋沃特森打了一个配合,出人意料的从内线突破了弗莱彻。

    不过这个时候加里。内维尔已经追了回来,不过内维尔已经没有精力再追着埃瑟林顿跑,他从背后伸出一脚踩踏在了埃瑟林顿的脚踝上。

    埃瑟林顿倒在地上,不过这是一次大好的反击机会,球被彭南特快速抢到带向了前场。

    主裁判马里内尔本来有吹停比赛的意思,但犹豫了一下,让比赛继续了。

    彭南特是前利物浦球员,和曼联是死敌,转会斯托克城之后对曼联依然敌意不减,而且特别兴奋,他快速盘带,找到了费迪南德和维迪奇之间的空挡,突然起脚远射。

    别看彭南特瘦,但他的射门力量不小,球贴地飞向球门的右下角,对范德萨这种高大球员来说非常难防。

    范德萨经验丰富,对彭南特的射门早有心理准备,他快速倒地,单掌把彭南特的射门挡出了底线。

    球出界后,主裁判马里内尔指向角球区,示意斯托克城发角球,但并没有补罚内维尔。

    斯托克城的球员看到埃瑟林顿还躺在地上,对此很不满意,好几个球员过来找裁判,要求给内维尔黄牌。

    内维尔此前已经吃到了黄牌,如果再吃一张,就要被驱逐出场了。

    主裁判马里内尔还是给了老将面子,他拒绝给内维尔黄牌,让斯托克城赶快去开角球。

    斯托克城的球员无奈,只好愤愤不平的过去开角球。

    场边的弗格森看得真切,他眉头皱得紧紧的,对加里。内维尔今天的表现很不满意,觉得内维尔太冲动了,不像是一个35岁的老将,弗格森让布朗热身,准备把内维尔换下。

    斯托克城的角球并没有过了费迪南德和维迪奇这一关,球被费迪南德解围出去。

    随后曼联继续围攻斯托克城,但斯托克城的铁桶阵打造的确实不错,曼联全力进攻也没有能够在上半场再进一球。

    上半场比赛很快结束,曼联的球员带着1:0的比分回到了更衣室。

    弗格森并没有对球员的上半场比赛多说什么,面对密集防守,谁都没有什么好办法,能进一球就已经很不错了,弗格森简单的总结之后,把内维尔叫到了教练休息室,希望他下半场不要助攻的那么靠前,以稳守为主,有球就传给斯科尔斯和高小冬,并且告诉他,65分钟可能会把他换下。

    加里。内维尔年龄大了,也清楚自己踢不了全场,很愉快的接受了弗格森的建议。

    中场休息之后,比赛再次开始,斯托克城一如既往的把全部球员都摆在自己的半场等着曼联进攻,一旦得球,就马上猛攻加里。内维尔这一边。

    加里。内维尔也年轻时期也是世界最顶级的后卫了,何曾被对手这样轻视,尤其还是在自己的600场纪念日。

    在被斯托克城攻了几次后,内维尔利用丰富的经验抢断了威尔逊,他并没有把球交给高小冬,直接带球沿着边路杀了上去。

    回追的埃瑟林顿速度很快,他从身后快速追上,伸脚把内维尔的脚下球捅给了自己的队友柯林斯。

    柯林斯接着把球吊给埃瑟林顿,迅速发起反击。

    埃瑟林顿接球转身,就想沿着边路下底,内维尔知道自己追不上埃瑟林顿,从背后拽倒了埃瑟林顿。

    看台上顿时嘘声一片,斯托克城的球迷都在高呼“黄牌黄牌!”

    但主裁判马里内尔再次放过了内维尔,只给了斯托克城一个任意球。

    弗格森本来是计划在70分钟把内维尔换下,给他足够的面子,但看到内维尔今天踢得太不像话,再留他在场上,恐怕会被红牌罚下,弗格森果断做出换人决定,让布朗上场,换下内维尔。

    内维尔正要会禁区防守,看到换人的牌子,非常惊讶,因为下半场比赛才刚刚踢了7分钟。

    弗格森在教练席坐着,站在场边的是助理教练费兰,内维尔来到场边,向费兰道:“真的是换我?”

    费兰带着笑容道:“爵士是这个意思?!?br />
    内维尔很不高兴的哼了一声,一点笑容都没有的把队长袖标解下来,交给布朗,转身回到替补席,穿上棉外套,换上棉运动裤,冷着脸的向球员通道走去。

    弗格森没想到内维尔反应这么大,他勃然大怒,站起来冲着内维尔吼了一声,“加里!你给我回来!”

    弗格森数十年积威仍在,内维尔刚刚不过是热血上头,被弗格森这一吼,下意识站在了那里。

    弗格森喊道:“更衣室的电视好看吗?球队需要你坐在这里!”

    内维尔默默的转身,走回替补席坐了下来,不过他面若寒霜,吉格斯跟他说话他都没有回答。

    弗格森没有再说什么,就装作没看见,内维尔已经到了随时挂靴的年龄,能听话回来就不错了,弗格森也不能再对他做过多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