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德斯和曼联CEO大卫吉尔谈妥合同的时候,高小冬正和肖乐在罗德岛“小意大利”街区联邦山,有一家名叫“锡耶纳”的餐厅吃剑鱼鱼排。

    罗德岛州是美国五十个州当中最小的一个州,但它的旅游业非常发达,尤其是秋天,每年都吸引了无数游客。

    高小冬不能回意大利,也不能跟着国米和曼联训练,是被动出来旅游,哪里还会选季节,就是到处走走。

    鱼排吃到一半,高小冬忽然看到了一个熟人,爱玛。沃特森,和高小冬见过几次的著名的女星,现在是著名的布朗大学的学生。

    艾玛上身一件白色印花衬衫,下身穿牛仔裤细高跟,搭配略显苍白的妆容,显得简单好看漂亮。

    艾玛感觉到有人注视她,抬头也看到了高小冬,两人相互点了点头,相视一笑,然后各自继续用餐。

    肖乐在艾玛转头的时候认出了她,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现在是高小冬的助手,肖乐几乎要过去索要签名合影了,看到高小冬和艾玛点头一笑,忍不住道:“原来外面流传你和艾玛的绯闻,看起来不是空穴来风啊?!?br />
    高小冬一摊手,道:“你也看到了,不过是点头之交?!?br />
    肖乐道:“也许是因为我在旁边,你不敢过去打招呼?!?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我有什么不敢,你在我眼里比猴子还像男人?!?br />
    “你混蛋?!?br />
    肖乐气鼓鼓的不再理高小冬,只是埋头吃鱼排。

    晚上肖乐在酒店里处理粉丝的来信,高小冬到普罗维登斯河边散步,观看夜景的时候,他再次遇到了艾玛。

    艾玛正在和一个身材瘦削帅气的白人青年在争吵,高小冬听不懂英语,也不知道他们在争吵什么,不过闲得无聊,高小冬也跟几个路人一起在旁边观看。

    艾玛和白人青年越吵越激烈,随后艾玛狠狠的把书砸在了白人青年的脸上,转身就走。

    白人青年看起来很生气,追上去从后面一把抓住了艾玛的头发,狠狠的向后一拖,差点把艾玛拽倒。

    高小冬感觉两人像是恋人之间发生了矛盾,如果只是吵吵架,高小冬也不会理睬,看到两人要打起来,虽然只是初识,高小冬也不能装作看不见。

    高小冬几步跑过去,伸手抓住了白人青年的手腕一拧,喊了一声:“NO!”

    高小冬的力气多大,而且每天都要进行力量训练,哪里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白人青年手松了艾玛的头发,疼得半蹲在了地上,嘴里高喊:“哪来的混蛋!少管闲事!”

    高小冬听不懂,听懂也不会理他。

    “是你!”艾玛看到是高小冬,很吃惊。

    这句话高小冬能听懂,他冲着艾玛一笑,“是。我是高小冬?!?br />
    “谢谢?!卑晁低?,照着白人青年踢了一脚,转身就走。

    小妞很暴力??!高小冬松开了白人青年的手腕,笑嘻嘻的道:“骚瑞??!”转身准备离开,白人青年对高小冬的多管闲事非常恼火,扑过去,冲着高小冬的后脑勺就是一拳。

    高小冬这么猥琐狡猾的人,哪里会一点防备都没有,看到白人青年扑过来,回身一脚踹在了白人青年的小腹上。

    白人青年本来就瘦,哪里撑得住高小冬这一脚,被踹出去好几米远,如果不是有护栏,肯定滚进了河里。

    艾玛没想到高小冬和维尔会打起来,维尔在这里很有势力。高小冬现在是世界级新星,不过美国是个足球沙漠,维尔未必认识高小冬,现在维尔吃了亏,万一要是伤到了高小冬,那可是重大的新闻事件,连她也不会利索。

    艾玛赶紧跑过来,冲着高小冬喊道:“快走!快走!离开普罗维登斯?!?br />
    高小冬不知道艾玛说的什么,傻傻的站着,“什么?我听不懂?!?br />
    艾玛无奈了,过来拉着高小冬就跑。

    高小冬虽然不知道艾玛说什么,但他很聪明,觉得可能是自己揍的那小子有势力,尼玛,这雷锋做的,一点好处没得到,却跟人结仇了。

    高小冬看艾玛跑的方向是背离自己住的酒店,越跑距离自己的酒店越远,他可不想跟着艾玛瞎跑,决定带着艾玛回自己的酒店,有肖乐做翻译,他能问清楚是怎么回事,便停下来,指着酒店方向,让艾玛跟他走。

    艾玛虽然知道高小冬是个球星,但对他不熟悉,天色已晚,怎么会跟高小冬走,她想挣开高小冬的手,回学校,但高小冬却不放手。

    艾玛吓坏了,心道,足球流氓很多,这个华国人不会是想图谋不轨吧。

    艾玛越想越害怕,伸出另外一支手狠狠的去掰高小冬的手指,想从高小冬的身边逃开。

    高小冬没问清什么原因,怎么会让艾玛离开,他看到艾玛一脸恐惧,就差高喊“强健”了。

    高小冬一不作二不休,抓小鸡一样的抓起艾玛,向肩头一抗,大步流星的向自己的酒店走去。

    艾玛开始吓坏了,刚刚逃离一个吸毒犯,没想到又碰到一个强健犯,她不想惹出太大动静,没有大喊大叫,只是用双手在高小冬的背上又抓又掐又扭,让高小冬把他放下,但高小冬就是不理。

    艾玛怒不可遏,张口想咬高小冬的背部,但高小冬的肌肉很紧,竟然咬不动,艾玛只好大喊救命。

    “妈的,鬼叫什么,再叫老子要打你屁股了?!备咝《?。

    艾玛依然叫个不停,路人都纷纷注目,不过他们不敢相信有人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抢人,都在犹豫。

    高小冬不敢继续走了,看看距离酒店很近了,高小冬在艾玛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把她放下来,掏出手机给肖乐打电话,让肖乐赶快下来找他。

    艾玛看到高小冬放下了她,周围还有不少人,放心了不少,她一面挣扎,一面冲着高小冬高喊道:“死变态,你放我走?!?br />
    很快肖乐赶到了,她听到艾玛一个劲的骂高小冬变态,吃了一惊,心道,这个死胖子不会真的干了什么不堪入目的事情了吧。

    高小冬看到肖乐来了放心了,道:“小乐姐,你跟这个白痴说一下,我不是坏人,特么我就想知道为什么?”

    肖乐把高小冬的话翻译给了艾玛。

    艾玛看到终于有了个翻译,心情好多了,“为什么?我还想知道为什么呢,你为什么扛着我跑?”

    高小冬无语道:“特么我拉着你你不走啊,我不是想到酒店找个翻译的吗?特么你拉着我跑干什么?”

    艾玛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看看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便道:“咱们回酒店说吧?!?br />
    三人回到酒店,艾玛把事情的原委讲了一遍,原来那个白人青年维尔是她的追求者,两人也处过一段时间,不过后来因为维尔吸毒,还想带着艾玛吸毒,艾玛就没和他深处下去,不过维尔一直对她纠缠不清。

    “你们离开这里吧,维尔是个疯狗?!?br />
    高小冬这才明白怎么回事,道:“好,我们这就离开,你没问题吧?!?br />
    艾玛道:“我没事,维尔不敢怎么我。你们快走吧,我也回去了?!?br />
    艾玛走了,高小冬和肖乐也不想生事,便也离开罗德岛赶回了费城,刚刚抵达费城,高小冬就接到门德斯的电话,合同谈妥了,让他去曼彻斯特体检签合同,高小冬便从费城出发,马不停蹄的飞去了曼彻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