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担心被粉丝和记者找到高小冬的住处,章琦没有直接把高小冬送回家,而先到了兴龙经纪公司小坐一下,商量一下代言、球迷交流等活动,然后才把高小冬送回了家。

    高小冬的老家已经拆迁,高父高母在帝都的四合院住的很舒适,一时间也乐不思蜀了。

    高小冬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阳光依然炙热,高父坐在石榴树下和邻居李老头下象棋,高母坐下葡萄树下听收音机播的《圣经》。

    看到高小冬来了,高母赶紧出去迎接,邻居李老头是退休干部,也是知道高小冬身份的,听说高小冬来了,赶紧站起来道:“高老弟,你儿子来了?!?br />
    高父刚刚用了一个“卧槽马”把李老头的老将将了出来,车一横肋部就要赢了,他前面两局都输了,看老李站起来,连忙道:“没事没事,儿子又跑不了,下完再说?!?br />
    老李哭笑不得,道:“这也太不像话了。棋也跑不了,一会再下?!?br />
    这个时候高小冬和高母进来了,李老头过来打了个招呼,“小冬回来了啊?!?br />
    高母道:“这是你邻居李大爷,帝都市政府退下来的?!?br />
    “李大爷好?!?br />
    高小冬很客气的跟李老头打了个招呼,看到父亲还站在棋盘旁恋恋不舍,过去看了几眼,不屑的道:“爸,你用红子吧,都输了,还看啥啊?!?br />
    高父一听,大怒,“你老子马上就要赢了,怎么会输?!?br />
    高小冬笑道:“你不就是想横车的吗?但你的车能走动吗?走了李大爷就将死你了,不动车也没用,人家已经做好了攻势,是让你马卧槽的,下面步步杀棋,你一点机会都没有?!?br />
    高小冬啪啪啪过去把后面的步数走了一遍,高父一看,果然自己看起来是要赢了,实际上李老头比自己快了一步。

    高父是个好强的人,虽然知道儿子说的对,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早想好了对付的办法?!?br />
    李老头人情练达,哈哈大笑道:“变数还很多,高老弟,小冬万里归来,你陪儿子说说话吧,我回去了?!?br />
    看看李老头走了,高父跟章琦和肖乐打了招呼,看到两个凶神恶煞一般的保镖,愣了,向小冬道:“这是谁?能听懂华语吗?”

    肖乐道:“大爷,他们是保镖,听不懂华语,不用理他们?!?br />
    高父叹息道:“竟然还带着保镖,小冬,咱不是什么达官贵人,别摆那么大的谱?!?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老高同志,这不是摆谱,好歹我也是拿过三冠王的球星了,得要点面子,保镖就像车一样,就是面子?!?br />
    高父一听三冠王,道:“小冬,你的三冠王奖杯呢?!?br />
    高小冬笑道:“在米兰了啊,老高同志,没骗你,电视都直播我捧杯了,还能有假?!?br />
    高父道:”那你怎么没带来?”

    高母道:“就是啊,带来摆在家里,那多好看?!?br />
    高小冬无语,章琦无语,肖乐憋得奶疼,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还是高小冬反应快,愣了一下,马上一拍大腿,道:“唉,你看我这记性,来之前去了趟兴龙公司,公司的员工们这个看看那个瞅瞅,结果丢在那里忘记带来了,爸妈,放心,明天我就让小乐姐给拿过来?!?br />
    肖乐正笑着呢,高小冬这样一说,吓得笑不出来了,刚想质问高小冬,哪有什么奖杯,但高小冬给他使了个眼色,肖乐就没问出来。

    到了客厅坐下,高父高母一个要去做菜,一个去拿好茶叶沏茶,肖乐趁机向高小冬道:“死小冬,你不会是说真的吧,我明天到哪里去给你拿奖杯?!?br />
    高小冬笑眯眯的道:“这还不简单,咱们华国别的不多,就是山寨商品多,你明天出去买三个奖杯,刻上字,带过来,放家里,让老爸老妈高兴高兴?!?br />
    还有这操作,章琦和肖乐都不禁愕然,肖乐和高小冬处久了,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章琦却在心里暗自赞叹,难怪高小冬年纪不大,却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玩转葡萄牙和意大利,这个脑筋转的,真是快啊。

    一会的功夫,高父拿茶叶回来了,沏上茶,章琦陪着高父、高小冬聊了一会,便说自己好久没回家,这要回家去看看,陪老婆孩子吃顿饭。

    高父和高小冬也没有强留,就让章琦回去了。

    吃过晚饭,高小冬安排了肖乐和两个保镖在自家客房休息,自己陪着父母说话看电视。

    高母左看看右看看,总是觉得高小冬黑了也瘦了,不断的问高小冬在意大利能吃惯吗住惯吗。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老妈,你要是不放心我,那就去国外陪我好了?!?br />
    高父却道:“你不要担心这小子,到哪里都亏不了他,赚那么多钱,吃什么买不到?!?br />
    高小冬连忙道:“哪赚多少钱,我都快穷死了?!?br />
    高父一听,一巴掌拍在了红木茶几上,“好你个王八羔子,还跟你老子哭穷?!?br />
    高小冬笑眯眯的道:“老高同志,注意形象,你是足球巨星高小冬的父亲,口下留德,你这不是骂我的,是骂我爸的,这让我怎么忍啊?!?br />
    高父一琢磨,王八羔子这词不正是骂自己的吗,他却并不反省自己,反而把火气又撒到了高小冬身上,“你个混蛋小子,一直跟我说你没钱,现在我才知道,你小子一年光工资就是600万欧元?!?br />
    高小冬嬉皮笑脸的道:“600万也不多啊,老妈说的对,大树大荫凉,小树小荫凉,赚的多花的也多啊?!?br />
    高父怒道:“那你为什么骗我和你妈,难道我们还能抢你的钱吗?”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老高同志息怒,我不是为你和咱们这个家庭好嘛,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我怕你知道咱家有这么多钱变坏,万一找个小三小四的,我妈不得杀了我啊?!?br />
    高母一听,连连点头,道:“小冬说的有道理?!?br />
    高父气得拿起筷子在高小冬的脑袋上猛敲了一下,“混账话。你老爹我仁义千秋,是那样的人吗?”

    高母道:“这可不好说,看电视的时候,你不也总是盯着女明星看?!?br />
    高父怒道:“难道你没看那个什么小神羊吗?”

    高小冬哈哈大笑,:“别吵别吵,你俩别弄假成真,离婚了,让我多俩爹妈,本来赚钱就不够花的,再多俩人分,不是倒霉透顶?!?br />
    高母道:“谁跟他离婚,他要是出轨,我熬也要熬死他?!?br />
    高父想了想,忽然道:“不对,小冬妈,咱们这是被他带偏了吧,咱们不是说要问问他的收入的吗?”

    高母也恍然大悟,道:“小冬,你今天跟我们说说,你一年到底赚多少,爸妈不是贪你的钱,主要是你还小,有钱就花,不懂得攒钱,我们想帮你节约一点,等你不能踢球了,咱们也能过上富足的日子?!?br />
    高父也语重心长的道:“小冬,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你有钱有名了,想跟你结交的人,跟你混的人,攀附你的人,占你便宜的人,会越来越多,这些人,有好人也有坏人,我们也没有什么能力帮你什么,就想你给我们点钱,我们做点生意,给你留个保障?!?br />
    高小冬刚刚还想怎么把收入这事蒙混过去,不跟父母说实话,现在听父母这样一说,顿时鼻子发酸,觉得自己这些年太自私,太不理解父母了。

    当下,高小冬也就没有再隐瞒,把自己的收入详细的跟父母说了。

    高父高母惊呆了,他们虽然通过电视和记者对高小冬的收入了解了不少,但高小冬说过之后,他们才知道高小冬的收入竟然这么高,随后,高父要求高小冬每年把收入的五分之一给他保管,他一部分存银行,一部分去买房子。

    高小冬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大的投资,就答应了高父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