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除了豆芽和猴子大家都喝多了,最后是豆芽叫车把高小冬的同学一个个送回学校,猴子把高小冬、于雷和宋晓波带回了家。

    第二天醒来,高小冬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所有人都比他起的早,就等他一起吃早餐了。

    “没那个酒量就不要喝那么多,你和小雷小波他们不一样,你是职业球员?!备吒负敛豢推亩愿咝《箍伺?。

    “大早晨的说什么,小冬也就是和同学见面少,高兴?!彼孀鸥咝《嚼丛酱?,高母也逐渐改了对儿子的称呼,不再叫冬冬,跟高父一样叫起了小冬。

    肖乐道:“阿姨,他喝得是有点多,你也得说说他?!?br />
    猴子坚决的站在了高小冬的一边,“其实小冬平时很少喝酒的,喝也就喝点啤酒?!?br />
    昨天送走了赵熙媛之后,高小冬心情很不好,不过还是勉强笑道:“说啥呢,你们不饿我还渴了呢,粥是最解酒养胃的,你们不喝我给喝光了?!?br />
    看到一会的功夫,高小冬已经一碗粥下肚,馒头也吃了一个,大家也不再说话,默默吃早点。

    吃过早点,高小冬道:“猴子,你陪着于雷和晓波一起去看看燕京的球迷用品市场,不熟悉的话,你就去找兴龙公司的那个司机,跟陈哥开车的那个,那是老帝都人,让他带着你们转转,我不陪你们了,带爸爸妈妈买点东西?!?br />
    于雷道:“没问题,你陪着叔叔阿姨吧,猴子陪着我们逛逛好了?!?br />
    猴子于雷宋晓波走了之后,高父道:“你要买什么?”

    高小冬道:“你跟我去就知道了?!?br />
    肖乐道:“小冬,你的法拉利可只能坐两个人?!?br />
    高小冬笑道:“打的去?!?br />
    高父连连摇头,道:“坐公交吧,燕京的出租车太坑人,五百米的距离,能拉你转半个燕京城?!?br />
    高小冬笑道:“我能坐公交,怕你们身体撑不住?!?br />
    高父道:“我的身体没问题,就怕你妈?!?br />
    高小冬愣了一下,道:“我妈怎么了?”

    高母连忙道:“我没什么,我身体棒的很?!?br />
    高父也知道说走嘴了,道:“女人身子骨都弱,在公交上挤来挤去怎么行,再说还有肖乐?!?br />
    高小冬没有多想,道:“你们换换衣服,爸你穿身西装?!?br />
    高父摇头道:“穿不惯那玩意,再说外面那么冷,我还是穿唐装吧?!?br />
    肖乐道:“小冬,你戴副大的墨镜,不然被球迷认出的话,你就别想安宁了?!?br />
    四人换好衣服,出门之后,高小冬叫了一辆出租车,道:“去百宝利?!?br />
    高父有些疑惑的道:“小冬你是要去买珠宝吗?”

    燕京的出租车司机最健谈,笑道:“大爷哎,那是燕京最出名的奔驰4S店?!?br />
    高父吃惊的道:“干嘛,小冬,你又要买车,咱们老家不还有一辆车吗?”

    高小冬笑道:“那辆车就给小秋哥先开着吧,我回家也能开一下,现在我那辆车可只能坐俩人,咱们一家出门都得打的才行,不买辆车怎么行?!?br />
    司机看看这一家不像有钱人,笑道:“对要买就买宝马奔驰,有面子,其实最便宜的奔驰也就几十万块,不过开出去谁知道呢?!?br />
    高小冬笑道:“嗯,师傅说得太对了,要装逼就得BBA?!?br />
    百宝利4S店大厅内的客户不多,看到高小冬一行四人进来,两个销售小哥赶快迎了过来,不过看到看着高父高母土里土气不像有钱人,高小冬也就20岁左右,也不像成功人士,高小冬身边的女孩也普普通通,其中一个眼镜销售小哥道:“看起来又是哪个拆迁户有了点小钱,过来买个最便宜的BBA装逼的?!绷硗庖桓鱿坌「缪岫竦牡溃骸耙残砹鄹穸疾桓椅?,看看就走了,你去吧,这样的人今天我见了两个了,不想再浪费口舌了?!?br />
    眼镜小哥虽然在心里认定高小冬一家不是有钱人,但还是殷勤的走过来问高父道:“先生、夫人好,来看车啊,喜欢哪款车型?”

    高父哪里知道什么车型,便道:“随便看看?!?br />
    如果客户有了意向车型,当天下订单的几率会更大,如果是随便看看,估计也就是随便看看了,眼镜小哥更加失望,态度也就没那么热情,“哦,您喜欢轿车还是越野车,哪一个价位的?”

    高小冬笑道:“先看看再说吧?!?br />
    眼镜小哥道:“这边是奔驰B200,最低价格不到30万,现在订车还送装饰和加油卡,别看不到三十万,但开出去比什么大众别克的都有面子,一家四口也坐的下……”

    高小冬扫了两眼,淡淡的道:“看看其他的吧?!?br />
    眼镜小哥又把高小冬一家带到了奔驰C级前,“这是奔驰C230,价格三十万出头,但空间比B级大多了,说实话,这个更实用更有面,不过没有优惠……”

    高父高母都打开车门看了看,高父还甩了一下车门,只有肖乐站在一旁没动,她知道高小冬肯定不会买这种车的,这销售有眼不识泰山,以高小冬的性格,一会估计要给他个难看。

    “先生,您看怎么样?”

    眼镜小哥现在有些明白好像是戴眼镜的这个矮胖子做主,便向高小冬问道。

    高小冬依然淡淡的道:“再看看吧?!?br />
    眼镜小哥有些诧异,心道,难道不仅是个拆迁户,还是个暴发户,便把高小冬带到了奔驰E级车前,这个级别的车价位已经到了五十到八十万之间,但高小冬还是淡淡的说再看看吧。

    开始眼镜小哥看到高小冬镇定的神情和语气,还以为他气场足,现在他觉得高小冬就是看呆了,故作镇静,他根本不相信高小冬会买二百万左右的奔驰S级车,这个时候看到那边又有几个客户来,便也淡淡的向高小冬道:“那先生女士们慢慢看看吧?!弊砉ジ吕吹目突Т蛘泻羧チ?。

    ”狗眼看人低?!案吒负懿桓咝说牡溃骸霸勖亲甙?,不买这个车了?!?br />
    高小冬笑笑道:“不,我偏偏要买奔驰,爸,你看这辆怎么样?大气宽敞漂亮?!备咝《缸乓涣颈汲跾500向高父说。

    高父道:“太大了吧,要多少钱?”

    高小冬笑道:“别管多少钱,坐进去看看怎么样?”

    高父高母打开车门进去坐了坐,很满意,高小冬便笑笑道,“那就这辆吧,小乐姐,你去叫经理?!?br />
    肖乐马上到前台问服务员,“你们销售经理在吗?”

    服务员道:“你要买车的话,找销售人员就可以了?!?br />
    肖乐道:“销售人员不在?!?br />
    服务员觉得有些不对劲了,道:“我给你叫一个吧?!?br />
    肖乐沉着脸道:“不用,叫你们经理来好了?!?br />
    服务员看肖乐说话很硬,赶紧跟经理打电话,很快经理过来了,不悦的问前台,“什么事?”

    肖乐接口道:“我们要订车?!?br />
    经理一听,马上明白了,道:“您好,女士,我是销售经理赵飞,刚刚谁为您服务的,如果他怠慢您了,我马上让他道歉?!?br />
    高小冬这时走了过来,道:“就是那个戴眼镜的?!?br />
    赵经理马上把眼镜小哥叫过来,沉着脸道:“黄磊!你是怎么接待客户的,人家都要订车了,你还不知道,赶快向这位先生一家道歉?!?br />
    黄磊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要买车的一家人竟然直接订车了,提成没有了不说,还要道歉,心里一肚子憋屈,却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向高小冬:“对不起,刚刚客人太多,想让您自由看看的,没想到您这么快就订车了?!?br />
    高小冬淡淡的摆摆手,“算了,我懒得跟你计较,我要那辆S500,有没有优惠?”

    “什么?”眼镜小哥惊呆了,他万万想不到高小冬订的竟然是二百多万的奔驰S500,这下他后悔的肠子都清了,这损失可大了。

    赵经理也没想到这其貌不扬的一家人竟然买这么昂贵的车,他顿时觉得刚刚对眼镜的批评有点轻了,连忙道:“那是新款,没有优惠,不过刚刚有些慢待,不好意思,就给您优惠五万块?!?br />
    特么才优惠五万块,打发叫花子呢,高小冬不动声色,道:“我今天提车可以吗?明天我有事要出国?!?br />
    赵经理道:“没问题,不过要付全款?!?br />
    高小冬笑眯眯的道:“现金可以吗?”

    ”可以?!罢跃硪晕咝《患沂强懦荡畔纸鹄吹?,这样的暴发户也不是没有。

    高小冬笑笑,向肖乐道:”小乐姐,你去银行取钱,嗯,全部换成十块的啊?!?br />
    赵经理一听,知道坏了,这位客户还是在生气啊,这要真换成二百万十块的现金,那要数到什么时候,他连忙赔笑道:“不好意思,刚刚是我们的销售人员太失礼了,冒犯了您,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他们计较,要不这样,我再给您优惠五万块?!?br />
    那边的眼镜小哥没想到这个矮胖子不依不饶,竟然要把二百万全部换成十元的来付款,这一天一夜也数不完啊,连忙过来向高小冬再次道歉道:“对不起先生,是我有眼无珠,你大人大量,就别难为我了?!?br />
    高小冬笑眯眯的道:“我难为你们了吗?我要是真想难为你们,就特么的全换成一块的钢蹦了?!?br />
    眼镜小哥听了差点昏过去,这要是换成一块的钢蹦,估计这个车也别卖了。

    赵经理知道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刺头,今天要是不能让他满意,只怕后面还有麻烦,便道:“先生,您等等,我这就给老板打个电话,看看还能再优惠吧?!?br />
    高小冬笑吟吟的不说话,就等着赵经理打电话。

    赵经理远远走开,给老板打了一通电话,然后走过来道:“先生,我刚刚跟老板说了,老板说给您一个全燕京的最低价,给您优惠15万?!?br />
    高父一听,激动不已,过来拉了拉高小冬的胳膊,低声道:“差不多了,得饶人处且饶人?!?br />
    高小冬摆摆手,只是不出声。

    赵经理咬咬牙狠狠心,道:“好吧,先生,我再送您五次保养,手续费全包?!?br />
    高小冬这才满意,笑着开口道:“赵经理,我也不是喜欢麻烦的人,数钱数到手抽筋固然高兴,但太浪费时间,我给你转账吧?!?br />
    “好好好,我这就帮您办手续,下午就可以提车,你可以在先休息一会?!闭跃砣缡椭馗?,心道祖宗啊,你总算不折腾了,车上少赚点就少赚点吧,以后在保养维修上再赚回来。

    高小冬道:“不用了,我还有事,下午过来提车?!?br />
    高小冬办好了手续离开百宝利4S店的时候,赵经理和眼镜亲自送到大厅外,道:”您放心,下午保证您开车走?!?br />
    高小冬摘下墨镜,笑眯眯的道:”好,谢谢赵经理,不过您的员工还要再培训啊,如果都是您这样的态度,今天肯定要顺利的?!?br />
    ”是是,我一定严加管理?!?br />
    看着高小冬一家离去的背影,赵经理道:”我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呢?“

    眼镜忽然照着自己的脸打了一巴掌,”我特么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经理,他是高小冬??!“

    ”高小冬?哪个高小冬?“

    ”就是在国际米兰踢球的那个高小冬,下午我一定找他要个签名?!?br />
    ”??!我说怎么这么眼熟,竟然是他?!?br />
    听说他踢球特龌龊,我还觉得是黑他的,现在才知道,一点都没冤枉这厮啊。赵经理心有余悸的想,幸好好处给的够多,摆平了他,不然恐怕这厮真的会带着一车零钱来刁难自己。

    出了百宝利4S,高父道:“你还要干什么去?”

    “到了你就知道?!备咝《伊烁龀鲎獬?,到:“去东方驾校?!?br />
    高父吃了一惊,“去驾校干什么?你不是已经有了驾照?“

    高小冬笑道:”我有了,你没有啊,我是给你报名学驾照的,元旦到了学驾照优惠五百块呢?!?br />
    高父一听,勃然变色道:“我不学,我都半截入土的年纪了,学什么开车?!?br />
    高小冬笑吟吟的道:“那辆奔驰就是送给你的新年礼物,你要是不学开车,那不就浪费了?!?br />
    高父没想到那辆奔驰竟然是给自己买的,他又是高兴又吃惊,连连摆手,“我不开。我也不学,我这老眼昏花的,学什么,开个电动车就行了?!?br />
    高小冬道:“你不开,那就扔在那里吧,反正我是不会开这种老气的车的,不过这个驾照我是一定要给你报名的,学不学随便你,这是我这个当儿子的孝心?!?br />
    到了东方驾校门口,高小冬把一个卡交给肖乐,”小乐姐,你带我妈妈去买礼物,这卡里的钱不花光别来见我啊。好了,你们走吧,下午我们在百宝利会合?!?br />
    高小冬不由分说的让出租车司机载着高母和肖乐去购买新年礼物,自己硬拉着高父去驾校报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