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的除了豆芽和猴子之外,都是同学,大家都知道高小冬的那点小心思,自然都把赵熙媛往高小冬的身边推。

    高小冬是班级里最成功的一个,赵熙媛是班长,两人也推托不得,都坐在了上首的主宾和副主宾的位置,猴子年龄最大,但他现在是高小冬的经纪人的身份,所以坐在了末位负责服务。

    人到齐之后,菜上的也快了,像手撕鸡,干豆角烧肉,金粟咸蛋虾、乡村土鸡、苗家牛三绝等特色菜纷纷端了上来。

    色香味俱佳的菜肴引得大家食指大动,在燕京邮电大学读书的刘涛道:“硬菜都上了,小冬,你是东道主,说几句话,咱们开吃吧?!?br />
    高小冬笑笑道:“让班长讲吧?!?br />
    赵熙媛摇摇头,道:“你是东道主,你讲吧?!?br />
    李秀道:“小冬同学,你就别谦虚了,快讲吧,吃完你要给我签名合影啊,我拿回去给同学们炫耀炫耀?!?br />
    高小冬让猴子开了一瓶飞天茅台,咳嗽了一声,道:“那我就说两句吧,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咱们现在不是同船,也不是共枕,是同窗,估计也得修个三十五年吧,我们得珍惜这段缘分,有事多说说,没事常聚聚,来,咱们按照鲁城的规矩,一二三三二一,然后随便喝,我先来?!?br />
    高小冬说完端起三钱的杯子,一饮而尽。

    赵熙媛看着高小冬,心里很不平静,三年多之前,高小冬就像一个油嘴滑舌的小无赖,这才不到四年的功夫,小无赖已经变成了一个叱咤风云的世界级球星,而且气质也完全变了,半年前对自己表白的时候还有些轻浮,现在已经变得坚定、沉稳、气场十足,完全就是电影里的明星范。

    “班长,就你没喝了?!?br />
    高小冬看到赵熙媛呆呆发愣,点了她一句。

    李秀道:“班长平常不喝酒的,要不给她换红酒吧?!?br />
    赵熙媛却摆摆手道:“平常是平常,今天同学聚会,我不能扫了大家的兴?!彼低?,赵熙媛一口把杯中酒喝了下去。

    “咳咳”,到底是很少喝白酒,尤其是茅台这种酱香型的酒,赵熙媛喝下之后被呛得直咳嗽,雪白的面孔也变得红晕起来。

    “好!班长就是班长?!?br />
    “大气!这个时候就该喝?!?br />
    “就是,三钱的杯子,怕什么,六杯酒也才不到二两?!?br />
    ……

    同学们一起为赵熙媛鼓掌叫好。

    一二三三二一的喝法,一二三就是第一杯酒一口喝光,第二杯酒两口喝光,第三杯三口喝光,三二一就是反过来喝。

    吃了几口菜,高小冬接着带,六杯酒喝完,赵熙媛和李秀还有豆芽已经脸色红扑扑的了。

    下面是自由喝,几个男同学找高小冬喝过之后,李秀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向高小冬道:“大明星,咱们也走两个?!?br />
    高小冬笑笑道:“你是女中豪杰,说什么也得喝个四喜啊?!?br />
    李秀很爽快的道:“行,你说几杯就几杯,我这人刀子嘴豆腐心,上学时可能有所得罪,大明星可别记我的仇?!?br />
    高小冬笑道:“我这人不记仇,有仇当时就报了,啥都别说了,喝酒?!?br />
    啪啪啪,连干四杯,李秀的脸色更加红晕,她却并没有离开,向高小冬道:“大明星,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谁能看上我啊?!备咝《行┟院?,啥意思,这是想给我介绍女朋友,还是想毛遂自荐?或者是班长的意思?

    李秀格格笑道:“你真会开玩笑,是你眼光太高了吧?!?br />
    高小冬笑笑道:“还真不算高,对眼就行?!?br />
    李秀眨巴眨巴眼睛,“你看我对眼吗?”

    李秀长着一张锥子脸,杏核眼,也算是美女,鼻尖无肉,唇薄如刀,一副刻薄相,让人难生好感。

    高小冬笑笑道:“李同学就别调戏我了,你这样的美女我哪里高攀的起啊?!?br />
    李秀呸了高小冬一口,“看不上我就看不上吧,别尽说反话?!崩钚憧吹阶诟咝《员叩恼晕蹑铝成嫌行┮煅?,笑着向赵熙媛道:“熙媛,我刚刚替你考验了一下他,还算老实,现在还给你了?!?br />
    一桌同学就剩下赵熙媛没有跟高小冬喝酒,高小冬正想举杯找赵熙媛,赵熙媛却已经先举起了杯子,“高小冬同学,咱们喝几杯?”

    高小冬苦笑,心道,班长,你这是挑衅吗?就算我不擅长喝酒,也不至于喝不过一个女生吧,他笑笑道:“你说喝几杯吧?!?br />
    赵熙媛道:“那也喝四杯吧?!?br />
    我擦,你这是奔着喝醉去的吗?高小冬看着赵熙媛红扑扑的脸,苦笑道:“我今天喝的有点多,咱们喝两杯吧,两全其美也不错?!?br />
    “不,就喝四杯?!闭晕蹑滤低?,把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还把杯子翻过来亮给高小冬看。

    高小冬无奈也只好跟着喝下。

    连喝三杯之后,赵熙媛已经有点反应迟缓,倒酒的时候酒都洒到了外面,高小冬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抓住了酒瓶,沉声道:“班长,别喝了,坐下喝口茶,休息一下?!?br />
    赵熙媛奋力的去夺酒瓶,“我要喝,还没喝完呢?!?br />
    在高小冬和赵熙媛连喝三杯之后,大家的注意力就都到了他们的身上,大家都知道赵熙媛不能喝酒,都以为是高小冬主动出击,纯洁的人觉得高小冬大概是想跟班长开开玩笑,龌蹉的人就觉得高小冬想灌醉班长搞点小动作,不过看到高小冬握住酒瓶不让赵熙媛喝,而赵熙媛却要酒喝,才知道自己想歪了。

    赵熙媛向来冷若冰霜,在班级里和其他男生的关系都不密切,看到这一幕,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好。

    李秀也看到赵熙媛有点醉了,连忙过来扶住赵熙媛,道:“别喝了,熙媛,咱们走吧,也很晚了,再不回去,恐怕就回不了宿舍了?!?br />
    赵熙媛头昏昏沉沉的,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宋晓波看到场面尴尬,也觉得不好再继续下去了,便道:“小冬,让班长和李秀先走吧?!?br />
    高小冬把法拉利车钥匙递给猴子,道:“猴子没喝多吧,你先送班长回学校,回头再送李秀?!?br />
    猴子正想接过钥匙,于雷却偷偷的冲他摇摇头,猴子多精明的人,马上道:“喝的不少,路不熟,车技还差,让于雷去送吧?!?br />
    于雷道:“特么我路熟啊,再说了,那是法拉利,我特么要是碰坏了,谁赔啊,小冬,你自己去送吧?!?br />
    高小冬只好道:“好吧,大家先慢慢喝,等我回来,咱们今天不醉不归?!?br />
    李秀扶着赵熙媛走到翼站的朱红大门外,把她扶上了高小冬的法拉利,向高小冬道:“高小冬,你喝酒了,开车慢一点?!?br />
    高小冬摆摆手道:“没事?!彼低?,发动了汽车,离开了翼站。

    晚上人少,很快到了燕大西门,车停下,高小冬收了软顶,喊道:“班长,到站了?!?br />
    一阵冷风吹过,赵熙媛打了个喷嚏,忽然清醒了,她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学校门口,她默默的打开车门,下车,道了声谢谢,转身向校门走去。

    走了几步,赵熙媛突然回过头来,厉声质问道:“高小冬,你是什么意思?”

    高小冬有点懵,道:“什么什么意思?”

    “你是个混蛋!你撩了我四年,是想满足你的好奇心还是征服欲,现在……现在……你就是个混蛋……”

    赵熙媛语无伦次的说完,转身哭着跑进了校门。

    高小冬一头雾水,好奇心、征服欲,特么这是什么意思,我送你回学校怎么就成混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