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月黑风高,正是打家劫舍偷香窃玉的最佳时机。

    高小冬蹑手蹑脚通过过道来到秦宁住的三楼卧室前,看看四顾无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这个点来到女人的卧室前,满身是嘴也掩饰不住啊。

    高小冬没敢敲门,推了一下试试,发现门虚掩着,直接推开了。

    秦宁正衣衫整齐的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和吃饭时候相比,秦宁换了一身衣服粉色的居家服,脸显得更白嫩,人显得更温柔。

    高小冬失望了,妈蛋,难道不应该是穿着睡衣躺在床上吗?劳资深更半夜的过来,难道是为了和你聊天?

    高小冬顺手把门关上,正犹豫要不要销上,秦宁笑眯眯的道:“销上,犹豫什么,难道怕我欺负你?!?br />
    妈蛋,想欺负我?一会看谁欺负谁,高小冬销上门,走到了秦宁身边坐下,笑嘻嘻的道:“秦姐,三更半夜的把小弟叫来,难道一点福利都没有?”

    秦宁笑眯眯的放下手机,伸出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掌,抓住了高小冬的手,“想要福利,小处男可能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吧,今天让你开开荤?!?br />
    柔滑微凉的手掌让高小冬一激灵,他拍开秦宁的手,义愤填膺的道:“你也太小看处男了,我摸过的女人手,比你摸过男人的腿都多?!?br />
    秦宁故作惊诧的道:“哇!你说的是哪条腿?要是中间那条,我承认你说的对?!?br />
    高小冬无语了,妈蛋,这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是女人啊。

    秦宁看高小冬吃瘪的样子,笑了,“你要是觉得亏,我就给你一个吻吧,把灯关上,闭眼,这可是我的初吻噢?!?br />
    你**要是初吻,我**就是处男,咦,老子还真是处男啊。

    “秦姐,你可是巾帼不让不让,吐口唾沫砸个坑,不带骗人的啊?!?br />
    有便宜不赚事王八蛋,高小冬深更半夜跑来,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有赠品当然要先收下,高小冬关了灯,闭上眼睛,看秦宁玩什么花样。

    看到高小冬关了灯,闭上了眼睛,秦宁笑了,她弯曲中指就向高小冬的额头敲去,准备给他一个爆栗,但高小冬这厮也不是老实人,他在关灯的时候顺便把超能眼镜戴上了,并且还眯缝着眼,看到秦宁竟然要给他一个爆栗,高小冬伸手就抓住了秦宁的手。

    “??!你说话不算话,竟然不闭眼?!鼻啬碇逼车闹冈鸶咝《?。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秦姐,你这就不地道了,不亲就罢了,竟然还要偷袭我,这个仇,我一定要报?!?br />
    说着高小冬弯曲手指作势要去弹秦宁的额头。

    高小冬的强壮和力量秦宁在球场是见识过的,那简直就是一头横冲直撞的狗熊,如果被他用力弹上一下,那跟用锤头敲一下没什么区别。

    “别弹?!鼻啬诺没ㄈ菔?,赶紧伸出另外一只手去抓高小冬的手。

    两人双手相握,又坐在沙发上,姿势就有点暧昧了。

    高小冬坏笑道:“不弹可以,但你要履行诺言?!?br />
    秦宁道:“好好,你闭上眼?!?br />
    高小冬抓着秦宁的手,不不担心她反悔了,他笑吟吟闭上眼睛,等着品尝美女的热吻。

    秦宁蜻蜓点水一般的在高小冬的脸上啄了一下,“好了。松开我的手,都被你捏疼了?!?br />
    高小冬却不放手,不满的道:“这特么跟苍蝇抓一下似的,质量严重不过关,重来?!?br />
    秦宁又加重点力气在高小冬的脸上亲了一口,但高小冬却还是不满意,“这也就是蚊子咬的力度?!?br />
    秦宁火了,俯身在高小冬的胳膊上使劲咬了一口,“满意了吗?”

    高小冬疼得嗷了一声,“你是狗啊?!?br />
    秦宁笑吟吟的道:“你不是想要力度嘛?!?br />
    高小冬摩挲着被秦宁咬的地方,怒道:“吻和咬能一样吗?”

    秦宁斜睨着高小冬,道:“听说男人都喜欢女人给他们咬,怎么,你不喜欢?”

    高小冬马上想起了在波尔图的时候,安娜给他咬的绮靡情景,顿时全身火热,石更了。

    “喜……喜欢!”高小冬结结巴巴的道。

    秦宁媚眼一飞,“想不想我给你咬?”

    高小冬热血沸腾,意乱情迷了,“想想,特么不想的是王八蛋?!?br />
    “好,你不要后悔啊?!?br />
    秦宁突然趴在高小冬的胳膊上又咬了一口,留下两排细细的牙印。

    高小冬听到后悔两个字的时候就有了一丝警觉,但精虫上脑,他硬是没有做出反应动作。

    “可恶!我三更半夜过来陪你聊天,你竟然咬我?!备咝《豢啥?,一把抓住秦宁,像拎小鸡的一样把她拎了过来,按在自己的大腿上,道:“不打你屁股,你不知道什么叫处男之怒?!?br />
    说完,高小冬啪啪啪照着秦宁的丰满的翘臀给了两巴掌。

    高小冬屡次被秦宁戏弄,心里也有了一丝火气,忍不住用了两分力气。

    高小冬天赋神力,两分力气秦宁也受不了,被打得忍不住呻吟了两声。

    本来高小冬被咬了一口之后,已经软了,结果被秦宁这**的呻吟声又给刺激的石更了,并且至今顶到了秦宁的胸部。

    秦宁看高小冬巴掌还举得高高的,一急之下,伸手抓住了高小冬的把柄,“你敢再打我,我就给你揪下来?!?br />
    高小冬吃痛,连忙放下手求饶,“秦姐姐,千万别,我可是处男,还从来没有开过荤,你要是给我弄坏了,我这辈子可就没有什么奔头了?!?br />
    秦宁坐了起来,觉得屁股火辣辣的,她忍不住用力的揪了高小冬的把柄一下,“好你个高小冬,竟然这么用力,老娘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打过,今天我绝不会轻饶你?!?br />
    高小冬疼得龇牙咧嘴,就像一条被捅了一刀的大尾巴狼,“秦姐,我的亲姐,你小心一点,别把传家宝弄断了?!?br />
    “本钱不小嘛?!鼻啬鞫ㄔ谖?,得意的道:“好你个小胖子,你打老娘屁股,老娘今天打你的飞机,你给我躺下?!?br />
    高小冬要害被人家拿住,无奈,只好乖乖躺下,“好姐姐,你可温柔点打?!?br />
    秦宁笑吟吟的道:“把腰带解开?!?br />
    “我操!秦姐,你不会是当真的吧?!备咝《帕艘惶?,毕竟是处男,对这个还是很羞涩的。

    “谁跟你开玩笑,快点,小处男?!鼻啬稚霞恿艘话丫?。

    高小冬无语了,妈的,解就解,难道你还能把老子**了吗?高小冬伸手把腰带解开了。

    很快高小冬明白了,这个世界女流氓比男流氓还阔怕,他的腰带才解开,秦宁竟然伸手进鸟窝把小鸟给捉了出来。

    “小处男,今天姐姐借只手给你开开荤?!?br />
    秦宁笑着,做出了不可描述的手动滑稽动作。

    ……

    二十分钟过后,秦宁气喘吁吁的道:“你是不是有病,怎么还不爆发?!?br />
    高小冬已经处于云端,他眯着眼道:“你咬试试?!?br />
    “混蛋,你做梦吧?!鼻啬涌炝硕?。

    十分钟之后,秦宁觉得手臂发酸,道:“不打了,太累人?!?br />
    高小冬正舒服着呢,闻言,连忙道:“秦姐,千万不能停啊,这个时候小宇宙不爆发就要爆炸了?!?br />
    秦宁咬咬牙,狠狠心,终于低下头去,咬住了高小冬的把柄,继续做不可描述的动作。

    高小冬舒服的要欲仙欲死,但小宇宙却始终不能爆发出来,比安娜那次持久了太多太多。

    最后秦宁嘴巴胳膊都酸了,身上也香汗淋漓,高小冬的小宇宙却还是无法爆发,最后秦宁牙一咬,心一横,褪下衣服坐到了高小冬身上,没想到高小冬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刚刚一进去,异样的刺激,强烈的紧致感让高小冬突然爆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