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章琦把一叠厚厚的计划书放到高小冬的面前的时候,高小冬真的震惊了,他现在才明白作为一名律师,章琦能够成功的运作一场举世瞩目的意大利超级杯绝不是偶然。

    高小冬认真的把计划书浏览一遍,放在茶几上,问道:“章哥,看得出,你对这个行业做了很深的研究,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做律师搞足球经纪?”

    高小冬没称呼章琦章总,也没有称他章先生,而是称呼他章哥,这是个有点江湖义气的称呼,不那么正式,但却能迅速的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章琦有些意外的推了推眼镜,道:“当初从国贸出来做律师,完全是为了钱,现在不做律师做足球经纪,除了钱之外还是为了梦想,我喜欢踢球看球,我希望做和足球相关的行业,这个行业有数千亿的市场,但在华国,体育经纪还完全没有发展起来,我觉得大有可为?!?br />
    高小冬笑笑道:“章哥很有眼光,你既然从律师行业出来了,为什么不自己开公司,而要跟人合作呢?”

    章琦道:“这个圈子人脉相当重要,我对这个圈子很陌生,另外,如今的国内体育经纪这一块虽然没有发展起来,却也有了不少先行者,像双刃、未来、视界、华体都已经占有了一份市场,我没有时间慢慢摸索,只能选择和圈内人士合作?!?br />
    高小冬叹息道:“章哥厉害,每一次行动给都那么干脆利落,能够和你合作,我非常的荣幸?!?。

    章琦连忙道:“小冬你是咱们国内不世出的天才,我甚至觉得你的成就会超过姚铭,能够和你合作才是我的荣幸?!?br />
    高小冬笑笑道:“别这么夸我,我容易骄傲,足球吃的是青春饭,黄金时间只有十年左右,我不希望在世界足坛留下自己的名字之后却成了穷光蛋,我希望能够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赚够养老的钱?!?br />
    章琦恭维道:“你比其他的年轻球员都有远见,提前为自己做了投资理财的规划,只要你保持着这样的竞技状态,甚至不需要拿到世界足球先生和金球奖,我都能保证你比姚铭赚的更多?!?br />
    高小冬拍拍章琦的计划书,道:“我看了你的设想,我们的经纪公司不仅仅是做足球球员中介、商业赞助和赛事组织啊?!?br />
    章琦道:“对,我的设想是融合美国的CAA和葡萄牙的门德斯的经营方式,除了足球领域的球员中介、商业赞助和赛事组织外,我们还可以签约其他领域的体育明星和文娱明星,开发他们的肖像权,另外我们还可以像门德斯一样,发掘年轻天才,拿下他们的所有权,把他送到小俱乐部培养,然后卖给豪门,同时,我们还可以另外这些明星们的影响力,涉足影视和出版等周边领域,这样我们才能够创造一个和CAA、盖德富特一样的超级跨国公司……”

    说到激动处,章琦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演讲一样的挥动着手臂,向高小冬诉说自己的设想和梦想。

    章琦还是很有感染力的,尤其是那份详尽的计划书,让高小冬很受鼓舞,有这样一个行动力极强的人才,再加上系统相助,高小冬觉得在退役之前赚够养老钱的希望更大了。

    晚上陈强和猴子都来到了米兰,高小冬正在考虑怎么和陈强说兴龙经纪公司股权的问题,猴子就直接当着章琦的面把这个问题捅开了,陈强现在主要精力都在希望联赛上,没有精力再去过问兴龙经纪文化公司,直接想把兴龙公司转让给高小冬,但高小冬坚决不同意,最后陈强只得象征性的要了兴龙公司的一成股份,把经营的权力完全交给了高小冬。

    高小冬知道自己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去经营这家公司,他给了章奇和猴子每人一成股份,加上不菲的年薪,让他们全权经营兴龙经纪文化公司。

    章琦是一个行动型的人,吃完接风宴,马上就跟高小冬告别,跟着陈强和猴子去葡萄牙了。

    章琦刚刚离开,周游完意大利的秦宁回来了。

    把背包往沙发上一扔,秦宁来了一个葛优躺,还闭着眼睛对高小冬道:“高小冬,来给我捏捏肩?!?br />
    高小冬笑眯眯的道:“不捏,我怕不小心把你胳膊捏断了?!?br />
    秦宁慵懒的道:“断了不怪你?!?br />
    高小冬苦笑道:“你不怪我也不行,我怕你赖着我?!?br />
    秦宁轻笑道:“我想赖就赖,还需要找借口嘛,小冬,现在我有两个消息,一个好一个坏,你想听哪一个?”

    高小冬警惕性很高,不上这个当,道:“别让我选择,我不喜欢选,你爱说哪个就说哪个?!?br />
    秦宁不爽的坐正身体,道:“你这人真不好玩,一点都不配合,好吧,我告诉你,我被意大利著名模特公司的风情女人公司看中了,我准备和他们签两年合同?!?br />
    高小冬颇有些意外,惊喜的道:“恭喜恭喜,未来的世界级超模?!?br />
    秦宁笑笑,道:“坏消息就是我暂时没有找到住的地方,准备在你的别墅多住一段时间,不知道行不行?”

    高小冬一听,道:“我当是什么坏消息,原来是这个啊,家里地方大得很,你随便住,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br />
    秦宁冲着高小冬眨眨眼,道:“那可真要谢谢你了,小冬,你想要什么样的感谢?”说完,秦宁还舔了舔嘴唇,动作性感无匹。

    这个小浪女,小乐姐刚刚出去,就来调戏我,难道我是那么经不住调戏的人……特么还真是,高小冬有些颓然的道:“行了秦姐,收了您的神通吧,我现在见了你都快硬不起来了?!?br />
    秦宁一听,夸张的笑道:“上帝,这不会是真的吧,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的罪过可就大了,要不,我们去卧室试试?”

    高小冬连连摆手,道:“行,不用试了,现在我觉得好多了?!?br />
    秦宁笑道:“你是说你硬起来了?”

    高小冬无语,道:“我们能不能换个话题?!?br />
    秦宁这才满意的大笑起来,道:“你说我准备去风情女人公司上班了,你也不打算给我庆贺一下?”

    高小冬一听,连忙道:“这是必须的,想吃什么,去哪儿吃,你说吧?!?br />
    秦宁想了想,道:“我想吃你做的饭?!?br />
    特么这是想难为我吗?高小冬挠挠头,笑嘻嘻的道:“没问题,我敢做,问题是你敢吃吗?”

    秦宁笑吟吟的道:“当然敢,不过你要陪着我吃?!?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