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面对阿森纳中后卫朱鲁,高小冬过掉朱鲁的成功率不超过百分之六十,但无球状态下,高小冬跑赢朱鲁的成功率几达百分之百。

    球传出之后,高小冬马上加速前进,风驰电掣一般的向禁区冲刺。

    如果高小冬持球,朱鲁就毫不犹豫的犯规了,而高小冬无球跑位,朱鲁当然不能在这个重要位置犯规,他急忙转身,随着高小冬向禁区跑去。

    法尔考几乎和高小冬同时加速,但他是无球跑动,图雷跟他贴的很近,法尔考启动的时候,图雷用身体撞了法尔考一下,影响到了法尔考的跑动。

    看到高小冬传球后马上快速冲刺,胡尔克心领神会,右脚轻推了个地滚球,传向禁区。

    胡尔克是个左脚将,右脚脚法一般,他害怕球被门将拿到,这一脚传的力量稍微轻了一点,高小冬的速度又快,赶到的时候,球才刚刚滚到大禁区角向内一米处。

    因为门将法比安斯基已经封到了近角,这个位置不好直接射门,传球的话,法尔考被图雷卡在了外侧,停球又可能被紧追不舍的朱鲁破坏。

    就在大家都在想高小冬会怎么处理这个球的时候,高小冬追上球,一踩一拉,又做了一个马赛回旋,正好把准备下脚断他脚下球的朱鲁晃了过去。

    朱鲁看到高小冬在大禁区角内追上球,也盘算到了高小冬不好直接射门,可能会停球,所以看到高小冬没射门,就下脚去断球,但没想到高小冬直接马赛回旋,他一脚踢空,在失去重心,打了一个360度的转摔倒在了地上。

    “哇!又来了一个马赛回旋!”

    “这不是华国齐祖嘛!”

    “卧槽!高小冬过的漂亮,朱鲁摔得也漂亮??!都是转身360度?!?br />
    “这时机把握的太好了!”

    “这个摆脱是中场球员的动作,没毛病?!?br />
    ……

    看台上的球迷议论纷纷,现场解说员也道:“小冬已经减速了,朱鲁全力冲刺,摆脱朱鲁很正常,不过两次用马赛回旋有点过了吧,这不是打技术流枪手的脸嘛?!?br />
    高小冬摆脱朱鲁,看门将法比安斯基正快速出击向自己扑过来,距离已经很近了,高小冬狡黠的做了一个搓球的假动作,等法比安斯基举起双手扑球,高小冬脚尖一捅,把球从法比安斯基的裆下捅了过去。

    1:0

    高小冬的捅射为波尔图取得了领先,总比分变成了2:0.

    目睹皮球入网,高小冬兴奋得高举双臂,飞奔数米来了个贴地滑翔。

    胡尔克飞奔过来,也学着高小冬做了一个滑翔的动作。

    法尔考虽然觉得高小冬给他传球更好,但第一回合他已经进了一球,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也扑过去滑跪到了高小冬的身边。

    这几乎是一个锁定晋级名额的进球??!

    看台上的波尔图球迷此刻已经疯狂了,他们鼓掌、呐喊,蹦跳,拥抱,就恨不能跳下去和高小冬一起滑跪了。

    “GOALGOALGOAL……高小冬高小冬高小冬……漂亮的过人!完美的射门!谁说高小冬踢球肮脏猥琐的,谁说高小冬比赛毫无观赏性的!说这话的人今天被打脸了吗?两个马赛回旋,一个穿档进球!这样的传球过人,阿森纳又能打出来几次!“

    现场解说员等待了很久,现场终于可以大声的向球迷,向全世界的球迷为高小冬辩护了。

    华国和欧洲的论坛上也炸了锅,球迷都被高小冬组织的这次进攻惊呆了。

    “上帝!这是高小冬?“

    “这技术细的很??!“

    “天??!前天还说他是华国马拉多纳,现在就变成了华国齐祖了?!?br />
    “谁说小冬踢球脏的,这是打脸吗?“

    “这肯定是打脸,还打了两次啊?!?br />
    “温格教授整天胡说八道,看完这场比赛,我宣布他的话就是放屁?!?br />
    “就这两个动作,高胖子有像高大师过渡的征兆啊?!?br />
    ……

    球场边

    温格的脸一阵黑一阵红一阵紫一阵白,简直像开了个油彩店。

    温格愤怒,温格无奈,温格也不甘。

    这次失球溯本归源,是本特纳粘球被抢断,关键一点是吉布森没有跟上胡尔克,给了高小冬传球的机会,不然,反击到中途可能就以任意球的方式结束了,最后的失球那一下,换成经验丰富的阿穆尼亚,恐怕就不会吃高小冬的假动作,尼玛这么近距离吊门,可能吗?但法比安斯基却偏偏吃了这个假动作。

    伤病猛于虎!

    温格还能说什么,但他心塞啊,赛前他还刚刚攻击高小冬踢球猥琐丑陋肮脏,还给高小冬扣了一个伤害竞技足球发展的大帽子,没想到高小冬这场比赛就打脸,玩了两次漂亮的马赛回旋,还进了一个充满智慧的球。

    这让温格有何面目再对高小冬说三道四!

    费雷拉可没有温格这么多想法,他脑海已经被幸福塞满,只有一个念头旋转:波尔图要晋级决赛了。

    替补球员,助理教练都纷纷过来拥抱费雷拉,“教练!我们要晋级了!”“教练!我们要去罗马了!”

    费雷拉满心欢喜,却强行抑制住要仰天大笑的行为,故作稳重的道:“还有50多分钟,什么都可能发生?!?br />
    在贵宾包厢里,波尔图总经理迪奥戈跑到门口欢呼,而阿森纳的美国老板克伦克却面沉似水,虽然阿森纳第一回合0:1输球,但克伦克却不认为阿森纳没有晋级机会,他觉得希望仍然很大,毕竟阿森纳比波尔图实力强,但没想到上半场快四十分钟了,打成这个样子,他在丢球的瞬间都有把温格给解雇的念头。

    在另外一个包厢,从进攻开始一直站着的达科斯塔终于坐下了,他幸福的叹息一声:“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br />
    门德斯微微一笑,调侃道:“什么都可能发生,别忘了利物浦对米兰的惊天大逆转?!?br />
    达科斯塔微微一笑,“现在对手要是红军,我真的放不下心,阿森纳没那气质,咱们就放心的欣赏吧?!?br />
    门德斯笑道:“主席判断的很准,这也是我和弗格森合作,不和温格合作的原因,不够大气不够霸气也不够独裁?!?br />
    达科斯塔呵呵笑道:“你是我独裁喽?!?br />
    门德斯笑道:“也可以这么说?!?br />
    “哈哈哈?!贝锟扑顾屏送蒲劬?,大笑起来。

    ……

    场上,比赛很快恢复,丢球的阿森纳大举进攻,但比分落后,球员们士气低落,心情急躁,进攻各自为战,打得很乱,看起来热热闹闹,实际上一点威胁都没有。

    而波尔图在进球之后彻底放松了,防守稳固,反击犀利,一次次的在阿森纳的左路制造杀机,上半场的最后七八分钟,波尔图完成了4次射门,如果运气好一点的话,比分甚至可能变成2:0.

    最终,在一分钟的补时后,主裁判罗塞蒂吹响了上半场结束的哨声,结束了阿森纳人的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