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高小冬开车来到鲁城大酒店,刚把车停下,王东就开着一辆宝来赶到了。

    “小冬,你来的比我还早?!?br />
    “教练,你这也太晚了,不需要招呼一下客人吗?”

    高小冬并肩和王东向大厅里走。

    王东笑道:“今天就是褚老师几个好友私下里一聚,没大张旗鼓的办?!?br />
    高小冬看大厅里人也不多,道:“褚局这么低调啊?!?br />
    王东笑道:“褚局一直都很低调?!?br />
    “王教练好、小冬,好久不见,现在越发帅气了?!?br />
    峄山县体育局局长杜华提前已经到了,看到王东和高小冬到来,赶紧起来迎接。

    高小冬笑道:“谢谢杜局长,杜局红光满面,我觉得也快高升了?!?br />
    杜华听了眉花眼笑,道:“升不了,我还年轻,得排排队,王教练、小冬,二楼榴花厅,褚局在里面等你们呢?!?br />
    高小冬和王东进榴花厅的时候,褚局正和几个颇有官气的人一起说话,看到高小冬进来,褚局连忙站起,“王东、小冬来了啊,过来坐?!苯幼庞窒蛳壤吹募父鋈说溃骸罢饩褪俏腋崭账档母咝《?,我能这个年龄坐上局长的位置,小冬功劳不小啊?!?br />
    众人不论见过没见过高小冬,听到高小冬的名字,都站了起来,纷纷说久仰久仰。

    褚局长接着为高小冬介绍在座的几个客人,果然,大都是鲁城各大局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有一个建筑公司的经理。

    高小冬在欧洲磨练了几年,认识了不少名人,再应付这样的场合就游刃有余了,他从容不迫的跟众人打招呼,根据褚局长的称呼和对方的职位说着得体的应酬话。

    现场的都是人精,看到高小冬年纪轻轻,但说话做事这么有分寸,都暗自惊叹,这才明白为什么褚局长一把年纪能够和高小冬成为忘年之交。

    按照鲁城的规矩,开场要喝三杯酒,高小冬是开车来的,褚局长就让高小冬喝了饮料代替。

    喝完酒,大家互相敬酒,高小冬给褚局长敬完,褚局长接着给高小冬敬酒,道:“小冬,我也得敬你一杯,我能够把这个副字去掉,跟你有很大的关系啊,你是咱们鲁城市体育局最大的功绩,我作为伯乐也得到了省体育局的夸奖,来,我敬你?!?br />
    高小冬道:“不敢不敢,主要还是褚局能力强,早就该提拔了?!?br />
    褚局长哈哈大笑,道:“你小子越来越会说话了,你现在事业蒸蒸日上,我也进了一步,来,咱们喝一杯?!?br />
    高小冬和褚局喝完,那边其他人也过来跟褚局长和高小冬喝酒,边喝边聊,话题自然就到了现在最热门的古城开发上了。

    杜华道:“小冬,你们家那边是不是也在拆迁范围内?”

    高小冬道:“是啊,昨天还有人来量过房子了?!?br />
    杜华哦了一声,指着身边的一个方脸的中年人道:“这是咱们拆迁办的潘主任,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找他?!?br />
    高小冬端着饮料,过来敬酒,道:“潘主任,那得请你多照顾了?!?br />
    潘主任叫潘国伟,是拆迁办的副主任,拆迁办现在很火,一个办事员都牛气的很,不过面对这个全国知名的球星,他可不敢摆架子,站起来笑道:“我只是个副主任,不过有我能说得上话的地方,一定帮忙?!?br />
    “好,谢谢潘主任,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备咝《酥魅魏攘肆奖?,回去了。

    中午这一场酒喝了足足三个小时才散席,其他客人纷纷离去,高小冬、王东和杜华却被褚局长留了下来。

    褚局长找了一个茶社,要了壶龙井,然后道:“小冬啊,有两件事,我想跟你说说?!?br />
    高小冬道:“褚局,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br />
    褚局长道:“是这样的,现在足协不是要竞选国家队主教练吗,咱们鲁省的著名教练殷胜铁也是候选人,他一直在国青和国少当教练,人脉很广,现在国字号的球员大多出自他的门下,不过他的竞争对手也很强劲,老殷觉得不保险,希望你能帮他一把?!?br />
    “怎么帮?”

    “老殷其实就是打你这张牌,用召你进国家队来赢得球迷的支持,老殷是我外甥的教练,说起来跟我还有点表亲,我不好拒绝,你看着办,能帮就帮,不能帮就算?!瘪揖殖ばΦ?。

    “没问题,褚局都开口了,我能不帮嘛,不过我不会主动表态啊?!备咝《行┤樟斯返母芯?,那边高指导刚找自己帮忙,这边殷指导又找自己帮忙,自己到底帮谁,特么的,一起答应,反正一个羊是牵,两个羊也是放。

    褚局长笑道:“行,这样就不错了,小冬,第二件事还得请你帮忙,不过你也有好处?!?br />
    高小冬笑道:“褚局你说?!?br />
    褚局长道:”,人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虽然都快到退休的年龄了,但上了台,总得干点事吧,我想建立一个足球学校,就以你的名义来办,让王东来负责日常管理,你看怎么样?!?br />
    高小冬沉思了一会,道:“这是利国利民利己的好事,不过咱们鲁省已经有了一个全国最大的电力足球学校,咱们这里落后还能开起来吗?”

    褚局长道:“没问题,电力足球学校的学费高,培养的是高精尖人才,咱们收费低一点,就为甲级队和乙级队培养人才?!?br />
    王东道:“万一出个你这样的天才,咱们就发了?!?br />
    杜华道:“小冬,不要低估你的影响力,就你这个名字,我觉得就能相当于在央视做一份大广告?!?br />
    褚局长道:“对,小冬,这个足球学校的灵魂是你,没有你,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打这个主意的?!?br />
    高小冬沉吟了一下,道:“褚局,这是个好事,绝对是好事,但能不能盈利真不好说?!?br />
    王东道:“是的,2000年左右的时候,全国有三四千足球学校,现在一只手都能数过来了,不过我觉得有你这个金字招牌,应该能做起来?!?br />
    高小冬道:“这件事很大,投资多,影响大,我回头跟我的经纪人好好商量一下,然后再给褚局回话?!?br />
    褚局长道:“嗯,这不是小事,我就是提个议,不忙,咱们计划好了再行动?!?br />
    高小冬道:“行?!?br />
    四个人坐在一起又仔细的商量了一会关于足校的设想,到了傍晚,高小冬才驱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