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高小冬谢绝了高博请客的邀请,乘坐飞机飞到彭城,然后从彭城租车赶回了峄山县。

    从出租车上下来,发现又有一群人围在自己门口,还有人拿着相机对着自己的房子拍来拍去,高小冬有些恼火,以为又是记者跑到自家门口等着,但是仔细一看不对,因为有些人还拿着卷尺和计算器,而父亲和母亲也在人群中间指指点点说着什么。

    看到高小冬下来,高父和高母都非常高兴,高母快步来到高小冬身边去接高小冬手里的箱子,“冬冬,你回来了啊,想死我了?!?br />
    高小冬让过母亲的手:“不用你拿,很重?!?br />
    高父还故作矜持,想等儿子过来跟自己请安,摆摆手道:“继续继续,是孩子从葡萄牙回来了?!?br />
    高父想矜持,但身边这些人却都知道高小冬是全国闻名的球星,鲁城和峄山县的骄傲,都撇下高父过去跟高小冬打招呼。

    高父很无语,只好跟过去向小冬道:“小冬,这些街道委员会、古城拆迁办和国土资源局的同志来入室测量的,咱们这儿要拆迁了?!?br />
    一两年前高小冬就听说要拆迁搞古城建设,没想到现在真的开始行动了,他笑着跟来测量的负责人握手,又跟其他人点点头,拎着行李箱向院内走去。

    进了大门,高小冬傻眼了,石榴树没了,葡萄树没了,银杏树也没了,院子盖满了用水泥块和石膏板搭建的房子,阳光几乎挡了个干干净净,阴森森的像个牢房。

    高小冬马上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的抢建,为的就是拆迁的时候能够多赔一点钱。

    高小冬现在收入很高,不过钱自然是越多越好,他不动声色的向客厅走去,好像这些房子从他出生就存在一样。

    进了客厅,把行李箱放下,高小冬向母亲的道:“妈,外面这些抢建的房子给算面积吗?”

    高母“嘘”了一声,低声道:“测量的人还没走了,别这么大声音,现在是初步测量,还不知道算不算面积?!?br />
    高小冬道:“赔偿多少钱一平方?”

    高母道:“可能是两千七一平方,还没完全确定,因为有不少户嫌少,不想拆?!?br />
    高小冬默默算了一下,就算院子里抢建的房子全部算上,也不过一百多万,笑道:“我出去看看量完了吗?!?br />
    高小冬还没来得及出去,高父就进来了,道:“测量完了,房屋面积四百一十三平方,如果都算上,那就发财了?!?br />
    高小冬不想打击父亲,笑笑道:“爸,拆迁之后,这个钱你打算干什么用?”

    高父道:“得在原址要一套回迁房,你恐怕不回来住了,不要太大,二百平方左右就行,剩下的差不多五十多万,存银行里,等你定亲娶媳妇的时候,好给她见面礼,你爸爸得拿自己的钱堂堂正正的给她?!?br />
    高小冬笑道:“我连女朋友还没有呢,您老打谱的可真远?!?br />
    高父道:“早晚得有吧,咱们老高家,千顷地一棵苗,你不能打光棍啊?!?br />
    高母道:“该找个了,不小了,过了年就二十了,咱们街坊那二羔,比你还小一岁,现在都有孩子了?!?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我这儿子还没当够呢,你们就嫌弃了,想要孙子了啊?!?br />
    高父道:“早当爷爷好,我还等着四世同堂呢?!?br />
    高小冬笑道:“爸爸,有件事得先解决啊,如果这拆迁了,你们去哪儿???”

    高父道:“租房子住,政府给垫付租金?!?br />
    高小冬道:“租房子太麻烦,也不方便,我想在燕京买套房子,你们搬到那里住怎么样,也省的我从国外回来还要往这里赶?!?br />
    高父摇摇头道:“算了吧,天子脚下虽好,但那里咱人生地不熟,这把年纪,不想在背井离乡了,金窝银窝都不如咱的狗窝?!?br />
    高母也道:“冬冬,京城虽然好,但咱们的亲戚朋友都在这里,去京城没亲没故的,干什么都不方便?!?br />
    高小冬苦笑,他就知道父母肯定不愿意离开家乡,道:“要不再买一套房子,先住着,就当是投资了,反正钱存银行里也没有多少利息?!?br />
    高父道:“这个行,添置些家业是可以的?!?br />
    高小冬道:“爸,回头我给你一百万,你在峄山和鲁城各买一套房子,先住着,等回迁房盖好,咱们再回去住?!?br />
    高父道:“行,这事交给我?!?br />
    高小冬想了想,道:“要不你买个门市房吧,卖海鲜太辛苦,不如买几个门市房收房租吧?!?br />
    高母道:“辛苦什么,你爸现在天天打牌钓鱼,店里的生意不到11点就收了?!?br />
    高父道:“现在咱们不是不需要那么辛苦了嘛?!?br />
    高小冬道:“妈,爸想玩就让他玩玩就是,海鲜生意不做算了?!?br />
    高父大摇其头,道:“不行,不能不做,天天游手好闲的怎么行,我还没到退休的年龄呢?!?br />
    高小冬无语,心道,想干的是你,不想干的还是你,便道:“随便你吧,不然你就找个轻松点的生意做做?!?br />
    高父道:“什么生意轻松呢,我这辈子只会卖海鲜?!?br />
    这时高小冬的手机响了,高小冬拿出老款的苹果手机,看到来电的是体育局的王东教练,赶忙接通,道:“教练好?!?br />
    王东笑道:“小冬回来了啊?!?br />
    高小冬笑道:“前脚到家,还没得及去看您呢?!?br />
    王东笑道:“你在家休息一下,明天来参加褚老师的喜宴?!?br />
    高小冬惊讶的道:“褚局长的喜宴,他生孙子了?”

    王东笑道:“不是,是褚老师升官了?!?br />
    高小冬惊喜的道:“褚局当局长了?”

    王东笑道:“是啊,确实想不到,这个年纪了,党又想到他了,退休之前还能干一届?!?br />
    高小冬道:“那我必须得去,明天几点,在哪里?!?br />
    王东道:“明天中午12点,鲁城大酒店,不过褚老师说了,你来是来,千万别带礼物啊?!?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教练,你这是提醒我的吗?”

    王东笑道:“你小子啊,现在都是大明星了,还这样,褚老师可真是这样跟我说了,小冬,就算带,也别带贵重的,现在褚老师是局长了,得注意点影响?!?br />
    高小冬笑道:“行,我知道了,教练,明天见?!?br />
    “明天见?!?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