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西门烤翅,高小冬向窦海利道:“豆芽,你怎么到燕京来了,我记得你考得不是燕京的大学啊?!?br />
    窦海利道:“我第一次考上的是西南政法学院,上了一个月之后,我不甘心,又回去复读了一年,考上了燕大?!?br />
    高小冬竖起大拇指,道:“豆芽牛逼,当年我就看出了你是学霸?!?br />
    窦海利道:“我眼拙,那时候我根本不敢想你能成为足球明星,还去了欧洲?!?br />
    高小冬哈哈笑道:“运气运气,豆芽,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高中同学,也是你燕大的校友赵熙媛,熙媛,这是我高考时候认识的朋友窦海利?!?br />
    窦海利道:“见过师姐,我是燕**学院的,师姐在哪个学院?”

    赵熙媛淡淡的道:“我在中文系?!?br />
    高小冬道:“豆芽,刚刚没吃好,咱们找个地方继续吃?!?br />
    窦海利看了一眼貌美如花的赵熙媛,心道,我要是当这个电灯泡,这死胖子以后肯定得想办法收拾我啊,他笑笑道:“小冬,我已经吃饱了。不耽误你和师姐浪漫了,你把手机号给我,明天要是还在燕京,咱们再联系?!?br />
    窦海利存了高小冬的手机号,又把自己的手机号打给高小冬,才告辞离去。

    “他是咱们三中的吗?”赵熙媛有些奇怪的问,成绩这么好,还考上了燕大,她没有理由连听都没听说过。

    高小冬道:“不是,他是善国一中的?!?br />
    赵熙媛道:“那你们怎么认识的,关系还这么密切?!?br />
    高小冬当然不会自曝丑事,笑嘻嘻的道:“这是一个感人的故事,豆芽考试的时候,钢笔没水了,圆珠笔丢了,铅笔断了,是我雪中送炭借给他一支笔,于是一段动人的友谊就产生了?!?br />
    赵熙媛呸了一声,“胡说八道,不说拉倒?!?br />
    “好吧,其实是窦海利在咱们这里考试的时候受到了欺负,我帮他摆平了,你要是再不相信,我就没法编?!?br />
    高小冬心想,这不能算是瞎话,不过欺负窦海利的人就是我,嗯,我不欺负他了,不算是帮他摆平了嘛。

    赵熙媛摇摇头,拿这无赖没有办法,道:“刚刚几乎没吃,饭钱也是你掏的,不能算我请客,咱们再找一个地方吃吧,不过9点半之前我必须回去?!?br />
    高小冬叹息道:“好容易出来一趟,干嘛这么早回去,进不去宿舍可以去开房啊?!?br />
    赵熙媛俏脸一沉,道:“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现在就回去,你自己去吃吧?!?br />
    高小冬嬉皮笑脸的道:“我是说住店,你想哪儿去了?!?br />
    赵熙媛不说话,沉着脸向前走。

    行不多远,到了一家小吃店门口,赵熙媛停住了脚步,不过依然没有说话。

    高小冬知道这是在询问自己意见呢,道:“行,就这儿吧?!?br />
    进了小吃店,除了点菜买单,任凭高小冬如何逗赵熙媛,赵熙媛就是一句话都不说。

    出了店来,赵熙媛目视前方,道:“我要回学校了?!?br />
    高小冬很夸张的长出一口气,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这辈子不跟我说话了呢,我送你?!?br />
    赵熙媛没说话,迈步向前走,嘴角却露出了一丝难以觉察的笑意。

    两人默默的走到燕大门口,赵熙媛停下脚步,低声道:“我要回宿舍了?!?br />
    寒风中,赵熙媛的长发和衣裾一起飘扬,好像要飞天的仙子一样。

    高小冬色与魂授,忍不住道:“我送你到宿舍门口?!?br />
    赵熙媛淡淡的道:“进门要学生卡,你进不去?!?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你怎么知道我进不去,你把学生卡给我看看?!?br />
    赵熙媛拿出学生卡来给高小冬看了看,高小冬笑了笑,道:“你先走,我随后进去?!?br />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高小冬故意落后了几步,等赵熙媛进去的时候,高小冬快步向门口跑,一边跑还一边喊一边还装作从钱包里向外抽学生卡:“熙媛,你听我说……不是那样的……你别误会……”

    在进门的一刹那,高小冬正好把卡片抽出来,不过紧跟着冲了过去,保安只看到黄光一闪,高小冬已经过去了。

    保安看到高小冬年龄不大,穿着运动鞋,还抽出了卡,以为是学校的学生,就没要过卡来看,摇头笑了笑,心道又是男女朋友闹别扭,那女生头也不回,看起来这小伙子有罪受了。

    看高小冬真的进来了,赵熙媛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了,不知道高小冬怎么会这么神通广大,因为西门的保安一向非常严格的。

    高小冬走到赵熙媛的身边,笑嘻嘻的道:“怎么样,你们燕大的门卫难不倒我吧?!?br />
    赵熙媛忍不住好奇,问道:“你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唉,累了,那边坐一会?!?br />
    真是个无赖,赵熙媛气得想踹高小冬一脚,嗔道:“爱说说,不说拉倒?!弊砭妥?。

    高小冬赶紧跟上,笑道:“我说还不行,其实很简单,就是这样……”

    赵熙媛听完,忍不住笑了,道:“你这人,学习不行,脑子都用到这些歪门邪道上来了?!?br />
    高小冬看赵熙媛笑了,觉得自己进来的这一趟值了,道:“正道不行,再不研究歪门邪道,那不等着饿死啊?!?br />
    赵熙媛道:“天下人都饿死了,我看也饿不死你?!?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还是大学生文化高,你这句话是说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吗?!?br />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闭晕蹑氯滩蛔∮中α?,她怀疑今天自己的笑点怎么会这么低。

    连续笑了两次,又到了自己熟悉的校园,赵熙媛的心情好多了,不再沉默,开始给高小冬讲燕大的一些传说,像著名教授给新生看行李,学术猫听课,当然也少不了校园鬼故事。

    高小冬虽然更喜欢看起点的装逼打脸泡妞的故事,但是有佳人陪在身边轻声慢语的说话,哪怕是念三字经也是一种享受。

    快到公主楼的时候,赵熙媛站住了脚步,指着楼前的雕塑道:“那就是著名的科学民主顶个球?!?br />
    高小冬看着球下面的两个字母“D”和”S”,笑道:“这分明是**丝顶个球啊,怎么会是科学民主顶个球?!?br />
    赵熙媛道:“你的英语都还给晁老师了啊,D是民主“Democracy”的开头字母,”S”是科学“Science”的开头字母,因为S上顶个地球,后来就演化成了:科学还顶个球,民主连个球都不顶……”

    赵熙媛正给高小冬讲解,忽然发现这厮的眼睛盯到不远处两个正在吻别的学生身上,眼睛直勾勾的,就差没流口水了,忍不住嗔道:“你在看什么,我说的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备咝《盗挡簧岬氖栈啬抗?,还兀自回头看了一眼。

    赵熙媛很不高兴的道:“看你那色狼样,非礼勿视知道吗?”

    高小冬一脸委屈的道:“这不民主,也不科学,他们可以当众非礼,我却得勿视,你们燕大道理都是这么讲的吗?”

    赵熙媛一时理屈词穷,道:“我就这样讲?!?br />
    高小冬笑道:“好吧,你讲吧,讲什么我都听?!?br />
    赵熙媛道:“不讲了,累了,回去睡觉?!?br />
    高小冬恋恋不舍的道:“还没到九点半,再聊十块钱的吧?!?br />
    “一块钱也不聊了,时间够长了?!?br />
    赵熙媛看到宿舍门口的人越来越多,怕被人看到,转身就要走,就在这时,一辆自行车驶过,赵熙媛一转身,自行车正好奔着赵熙媛撞过来。

    “小心!”

    高小冬急忙冲过去,抱着赵熙媛转了个身,自行车撞到了高小冬的屁股上。

    高小冬现在的力量很强,完全可以站住,但这厮却扑通一声趴下,把赵熙媛压在了身下。

    当然高小冬不会压坏了赵熙媛,在倒下的时候,用双肘撑了下地面。

    花一样鲜嫩的面容就在眼皮底下,高小冬色心大动,忘记了疼痛,低头在赵熙媛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赵熙媛突然遇到这样的变故,惊慌失措,没有防备,直到高小冬的嘴唇落到她的嘴唇上,她才醒悟过来。

    初吻没了,高小冬那充满男性气息的嘴唇还压在她的唇上,赵熙媛气得想推开高小冬,却哪里推得动,情急之下,赵熙媛张口咬在了高小冬的嘴唇上。

    “哎哟!”

    高小冬疼得一抬头,赵熙媛使尽全身力气把高小冬推到一边,站起来,捂着嘴向宿舍跑去。

    撞了高小冬的女生还没有走,看到高小冬爬起来,她怯生生的递过一张卫生纸,道:“对不起,你的嘴唇破了?!?br />
    燕大素质就是高啊,要是我早就跑了,高小冬擦擦嘴唇,笑嘻嘻的道:“不要说对不起,应该是我谢谢你?!彼低?,胖子留下一头雾水的女孩,得意洋洋的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