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斯走后,高小冬正襟危坐在沙发上,道:“安娜记者,你还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就赶紧说吧,天色快黑了?!?br />
    “急什么,我不怕你,你难道怕我?”穿着一身粉色职业套装安娜笑吟吟的坐在高小冬的对面,高挑的身材,金发的长发,雪白的肌肤,东方人中难得一见的F罩杯,再加上一双翡翠般的眼睛,让她充满了无穷的诱惑力。

    高小冬不得不承认,美女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天然的优势,换了一个大老爷们在这里瞎掰掰,自己早就把他轰出去了。

    “你这是在撩我吗?安娜记者,你这样做是很危险滴?!备咝《低档难柿讼驴谒?,故作老练的调侃道。

    25岁的安娜一眼就看穿了小处男的紧张和局促,戏谑道:“是吗?你给我说一下,有什么危险?”

    高小冬露出一副猪哥像,道:“我可是一个正常的男人?!?br />
    “切!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小男孩?!卑材劝寥坏耐νπ?,万种风情扑面而来。

    辣眼睛啊,高小冬顿时溃败,道:“好吧,安娜记者,您就收了神通吧,有什么事情赶快说,我这人没耐性?!?br />
    安娜笑了笑,正色道:“首先,我要向你道歉,黑了你那么久,还没有跟你说过一句对不起,现在我正式说一句,对不起?!?br />
    高小冬摆摆手,道:“那事都是老黄历了,那次你帮我黑了波尔图之后,咱们就两清了,再说了,我这人不记仇?!?br />
    “你不记仇?”安娜现在觉得自己低估了面前这个大男孩的脸皮厚度,“你不记仇,为什么拒绝了我那么多次采访?!?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不对吗?我只报仇,不记仇,一般都是别人记我的仇?!?br />
    这点安娜是有切身体会的,如果不是高小冬当时有事求她帮忙,现在恐怕她还没有机会采访这个葡萄牙足坛的当红新星。

    “你这人很怪的,当年你表现出来的天赋,撑天也就是葡超主力,但是从最近比在欧冠的比赛看来,你完全有资格成为五大联赛豪门的主力,嗯,甚至更好?!?br />
    “看起来还是没有办法和你的偶像比啊?!备咝《紺罗的名字就有些不爽。

    安娜毫不掩饰的道:“那是当然,罗纳尔多是葡萄牙五十年出一个的天才,当世无人能比?!?br />
    高小冬道:“梅西也不行吗?”

    安娜道:“梅西也比不上罗纳尔多,没有人能比得上罗纳尔多?!?br />
    高小冬叹息道:“我觉得脑残粉是一种病,得治?!?br />
    安娜笑了,凝视着高小冬,道:“男人妒忌起来也是很可爱的嘛?!?br />
    高小冬摇头道:“我妒忌他,为什么要妒忌他,我是要站在足球巅峰的男人,马拉多纳才是我超越的对象,罗纳尔多还不在我的眼里?!?br />
    安娜笑道:“我现在确定你是妒忌了,不过罗纳尔多比你高,比你帅,比你技术好,还比你有名,妒忌也是正常的,我能理解?!?br />
    你特么是跑来打击老子的吗?高小冬很不爽的道:“安娜记者,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的话,我要休息了,好累的?!?br />
    安娜蓝色的大眼睛扑闪了一下,道:“真的不请我吃饭?我听说你们华国是礼仪之邦啊?!?br />
    高小冬道:“礼仪那是对懂礼仪的人用的,对你这种不速之客,我没拿着拖把把你赶出去就是很有礼貌了?!?br />
    安娜笑道:“那我请你吃饭好不好?!?br />
    高小冬道:“不好?!?br />
    安娜道:“你难道不吃晚饭吗?”

    高小冬道:“我喜欢一个人吃?!?br />
    安娜一点也没有起身要走的意思,道:“你的那女助理还没从土耳其回来吗?”

    高小冬看了看表,道:“应该很快就回来了?!?br />
    安娜笑道:“这样啊,你撵我走,是怕她误会吗?”

    高小冬脸沉了下来,道:“安娜,不要胡说八道,肖乐和猴子都住在这里,我们都是同事关系?!?br />
    安娜笑道:“吓得什么,你们就算是情人关系,我也不会乱说的,谁没有点生理需要?!?br />
    高小冬看安娜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淡,就是不走,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道:“安娜,你不会是想坑我吧?!?br />
    安娜笑道:“我坑你干什么?”

    高小冬道:“你们两人进来采访我,只有一个人出去了,特么万一有人偷拍,老子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你赶快出去,不然我就把你扔出去了?!?br />
    安娜给高小冬飞了一个媚眼,道:“你的心眼不少啊,不过你现在把我扔出去也没有用了,我在你这里都呆了快半个小时了,想做什么也都做完了?!?br />
    特么的,不会是真的想算计老子吧,高小冬眉头一皱,哈哈笑道:“我的屋子里可是有隐藏摄像机的,不怕你陷害我?!?br />
    “真的吗?”安娜忽然脱掉了外套,接着又去解衬衣的扣子。

    “女流氓,你想干什么?快住手?!备咝《龀鲆涣尘肿?,却站着一动不动。

    安娜解了两个扣子,露出诱人的***忽然停住了,道:“小流氓,满意了吗?想骗我脱衣服给你看,没门?!?br />
    高小冬有些尴尬的收回目光,道:“好吧,你想陷害我,我不能白白吃亏啊?!?br />
    安娜呸了一声,道:“你觉得你是谁啊,值得我动用美人计,我发现你的脑袋里都是些龌蹉的东西?!?br />
    高小冬心里一松,正想如何把这个女神经赶走,这个时候突然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我擦,难道是小乐姐和猴子回来了?玛德,不会回来的这么巧吧?

    “赶快把扣子扣上,外套穿上?!备咝《泵φ酒鹄醋呦蛎趴?,准备先在门口挡一下。

    安娜也听到了开门声,不过她刚刚拿起外套,肖乐和猴子已经进来了。

    看到安娜衣衫半解,手拿外套的样子,肖乐和猴子都呆住了。

    高小冬一脸尴尬,苦笑道:“小乐姐,猴子,其实没什么,我们是在做专访?!?br />
    肖乐脸色突然煞白,一只手紧抓住行李箱,一只手握紧了拳头。

    猴子的眼睛却是盯在了安娜的解开两个扣子的胸口。

    此时无声胜有声。

    安娜优雅的穿上外套,扣上衬衣的扣子,冲着高小冬摆摆手,“再见,这次你让我很满意。下次我再来找你?!?br />
    走过肖乐和猴子身边的时候,安娜轻笑一声,道:“我们真的是在做专访?!?br />
    特么的,老子现在是满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绝望的看着安娜摇动着臀波乳浪风骚的从自己身边走过,高小冬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照着安娜的屁股使劲给了一熊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