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去土耳其的前一天,吃完晚饭聊天的时候,高小冬向肖乐和猴子道:“你们别去土耳其了,那地方很危险,比赛无关紧要,这场不输,我们基本上就晋级了,就算这场输了,回到主场打阿森纳,我们依然有机会?!?br />
    猴子道:“你能去,我们就能去?!?br />
    高小冬道:“我是球员,有警察和保安护着,你们是和土耳其的球迷混杂在一起,你们去我真不放心?!?br />
    肖乐道:“我们又不骂他们侮辱他们,不可能见人就打就杀吧,倒是你要小心一点,晚上别出去,进了球别太张扬?!?br />
    猴子道:“还有,场上动作别太猥琐?!?br />
    高小冬苦笑道:“这么斯文,我特么是去踢球的还是去求学的,不能还没去土耳其呢,先被吓死了?!?br />
    猴子道:“那你还不让我们去土耳其给你加油助威?!?br />
    高小冬道:“我不是非去不可吗,你们去不去不是无所谓?!?br />
    猴子道:“谁说的,球迷不重要?不重要你还这么担心我们的安全,这说明他们的恐吓成功了。我们必须去,我还在网上号召球迷一起去土耳其了,球迷必须与你们同在,这样你们才更有底气和勇气?!?br />
    高小冬道:“好吧,猴子,你赢了,你和小乐姐跟我一起去吧?!?br />
    猴子道:“让小乐姐跟你一起去,我要带着胖子粉丝团一起去伊斯坦布尔?!?br />
    肖乐道:“不,我也跟着粉丝团一起去?!?br />
    猴子道:“你是助理,当然要跟着小冬去?!?br />
    肖乐道:“你是经纪人,也可以跟着胖子一起去?!?br />
    猴子道:“哪有经纪人跟着球员一起去的,算了,随便你吧?!?br />
    三人正说着话,高小冬的手机响了,高小冬过去一看,是门德斯打来的。

    接通手机,高小冬问道:“门德斯先生,找我有事?”

    门德斯点了点头,道:“明天你就要去伊斯坦布尔了,怎么样,紧张不紧张?”

    高小冬道:“去那个鬼地方,说一点不紧张是瞎话,不过也不至于影响到发挥?!?br />
    门德斯呵呵一笑,道:“紧张就对了,去那个地方,谁都会心虚,那些极端球迷疯狂起来,火机、手机、硬币、鞋子、奶罩什么的都往下扔?!?br />
    手机?奶罩?高小冬差点笑出声,道:“这么说,除了踢球之外,捡点东西卖的话,还能发点外财?!?br />
    门德斯笑道:“嗯,只要你当时还有那个心情?!?br />
    高小冬笑吟吟的道:“门德斯先生,费内巴切的球迷在网上恐吓我,你这是打电话来恐吓我的吗?”

    门德斯笑道:“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两件事,第一,在伊斯坦布尔不要太招摇,伊斯兰的恐怖分子很大;第二,明天我会让我的保镖保罗陪着你一起去伊斯坦布尔。保罗是在以色列的野小子特种部队服役过,熟悉那边的情况?!?br />
    高小冬愣了,他根本就想不到门德斯会派个保镖来?;に?,这简直让胖子受宠若惊,他结结巴巴的道:“门德斯先生,没这个必要吧,我就是个小虾米?!?br />
    门德斯笑道:“有必要,你是我的雇主,也是我看好的希望之星,所以,你将受到我严密的?;?,放心吧,保罗很懂事,不会让你不舒服的,你甚至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嗯我跟达科斯塔主席说过了,他也很赞同?!?br />
    高小冬觉得喉咙都有些发干,道:“谢谢门德斯先生?!?br />
    “不用客气,休息吧,伊斯坦布尔,我没时间去了,好好比赛,晚安?!?br />
    “晚安,门德斯先生?!?br />
    高小冬挂了电话又惊又喜的向猴子道:“门德斯竟然拍他的保镖陪我一起去土耳其?!?br />
    猴子吃惊的道:“哪个保镖?”

    高小冬道:“保罗?!?br />
    猴子惊叹道:“这个人很牛逼,听说他的工资是以天来计算的,一天二千欧起步?!?br />
    高小冬一听,道:“我擦,这年薪快赶上我了,到底特么的谁?;に??!?br />
    猴子笑道:“人家保镖是很专业的,他就算是年薪千万,该?;つ慊故且崦;つ愕??!?br />
    高小冬道:“门德斯这是吓我的吗?本来我不那么害怕的,但是现在我反而有些害怕了?!?br />
    猴子道:“你不用害怕,其实你受到袭击的概率极小,你又不是什么大牌球星,门德斯估计是希望你能不受干扰的安心踢球的,他的心很细,考虑的非常周到?!?br />
    肖乐道:“这个门德斯,真是一个人才?!?br />
    “门德斯先生能够做到今天这步,绝不是偶然的,在他的公司上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而且越学越觉得自己无知,现在正在找个大学读一读?!?br />
    猴子叹息一声,眉头皱了起来,对高小冬让他去门德斯的公司上班的意图,高小冬虽然没明说过,猴子其实心里也是能够猜出一些的,不过猴子对门德斯了解的越多,越觉得这个人深不可测,他觉得就算给自己十年八年的时间恐怕也没有能力跟门德斯扳一下手腕。

    而且门德斯和陈强两个经纪人对高小冬都非常好,猴子觉得高小冬提携自己的这步棋,也许未来不会有用武之地。

    高小冬笑道:“特么你现在竟然想上大学了,是想去泡妞的吧?!?br />
    肖乐道:“胖子,别那么龌龊好不好,猴子这时追求上进?!?br />
    猴子正色道:“小冬,我真是想提高一下自己?!?br />
    高小冬笑道:“行,你想给自己充电,我支持,想去哪个大学,我给你找人,出学费?!?br />
    猴子道:“你这时打算把我包养了吗?”

    “想让我包养,我看你长那两块肉了吗?”高小冬伸手去摸猴子的胸口。

    “我擦!”猴子赶快打开高小冬的禄山之爪,道:“胖子,我发现你这**的性格是当了球星也改不了啊?!?br />
    叫了高小冬几个月的小冬之后,猴子是再也忍耐不住了,又叫了一声胖子,叫完之后,猴子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念头一下通达了。

    “死胖子!你连男人都不放过?!毙だ中β畹?。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男女平等嘛?!?br />
    肖乐在高小冬的腿上踢了一脚,“快去睡觉吧,明天还要赶飞机?!?br />
    “好吧,你们也早点睡。晚安?!?br />
    高小冬一摇三晃的回卧室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