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做了恢复性训练之后,费雷拉给球员们放了一下午假,让他们好好休息,准备周末和雷克索斯的联赛大战。

    高小冬回到家,发现陈强来了,正和猴子、肖乐聊天。

    “陈哥,你怎么有空来了?!备咝《寻藕?,换了鞋子进了客厅。

    陈强道:“过来给你贺贺,欧冠两个主场打得很好,两个客场赢一场,或者平两场,小组出线就没问题了?!?br />
    高小冬接过肖乐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道:“陈哥,那两个客场可不好打?!?br />
    陈强道:“平均首发年龄22岁的阿森纳都能在土耳其击败费内巴切,我觉得你们赢球的希望也不小?!?br />
    “那可不一定,人家再年轻,也是豪门?!焙镒有Φ溃骸俺伦?,你说教授是不是有恋童癖,手下都那么多20岁左右的年轻人,还追着小冬不放?!?br />
    陈强道:“不放个屁,连三千万欧元都不舍得掏?!?br />
    猴子道:“不舍得掏也是正常的,毕竟小冬技术不好,就靠身体,万一身体不行了,这钱就花亏了,曼联、国际米兰都没舍得掏这个钱,皇马就没看上小冬?!?br />
    陈强道:“皇马只喜欢买球星,巨星,小冬这样的潜力股他们没兴趣?!?br />
    肖乐道:“皇马就是人傻钱多?!?br />
    陈强忽然叹息一声,道:“管人傻不傻,钱多就行?!?br />
    高小冬笑道:“陈哥叹什么气啊?!?br />
    猴子道:“有感而发?缺钱了?”

    陈强道:“阿迪达斯取消了对希望之星计划的赞助,明年希望之星的苦日子就来了?!?br />
    “怎么了,为什么阿迪达斯取消赞助了?”

    猴子、肖乐、高小冬都很惊讶,尤其是高小冬,虽然开始很讨厌希望之星,但他毕竟还是靠着希望之星才来到的葡萄牙,不然,他的足球之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

    陈强忧心忡忡的道:“因为龙主席不干足协主席了,希望之星是他牵头搞起来的,他不干主席了,下一任主席肯定不会再搞这个项目,阿迪达斯肯定不愿意再投资?!?br />
    猴子和高小冬虽然没官场阅历,但都是人精,一琢磨,就明白了陈强说的意思,但是肖乐不明白,道:“为什么下一任主席就肯定不会搞这个项目,这是足协的项目啊,还没有结束?!?br />
    猴子道:“小乐姐,你想想,新主席上台后,如果继续搞这个项目,搞成功了,那功劳还是龙主席的,失败了,责任都是他的,能做到足协主席这个位置上的人,都特么人精中的人精,会干这种傻事吗?”

    陈强道:“所以在华国,经常朝令夕改,人走政息?!?br />
    高小冬道:“那希望之星怎么办?继续搞下去,还是放弃?!?br />
    陈强叹息道:“我哪里舍得放弃,这几十人,都是国内选出来的好苗子,国内一直有人挖墙角,无论是为国家培养人才,还是为了兴龙公司,我都得继续撑下去?!?br />
    猴子点头道:“是的,虽然后面会亏一些,但一旦有一个成材的,陈总就能回本甚至有赚了,不过陈总,希望之星球员的所有权在你手吗?”

    陈强道:“有的在,有的不在,原来是足协管理,阿迪达斯赞助,我也不管,如果足协不再投入资金,不管了,我就得跟孩子们说说,愿意留下的,所有权归兴龙公司,兴龙公司负责他们的一切费用,不想把所有权交给兴龙公司的,就送回国?!?br />
    高小冬道:“其实这样也不错,原来你只是那些希望之星球员的经纪人,就百分之十的抽成,赚不到多少钱,现在希望之星的球员都是你的了,好好培养,说不定能发大财,就像我们俱乐部,就是开黑店?!?br />
    忽然高小冬一拍大腿,道:”对了,陈哥,你还不如买一家葡萄牙俱乐部,把这些球员都注册在这个俱乐部下面,那样就不需要把他们分散到各家俱乐部了?!?br />
    陈强苦笑道:“且不说葡萄牙人愿意不愿意卖,就算愿意,我也买不起啊,你觉得我是门德斯那样的富豪啊,我就是一个小经纪人?!?br />
    高小冬道:“买不起的话,那就注册一个,慢慢往上升级?!?br />
    猴子在门德斯的公司工作,对葡萄牙联赛非常熟悉,道:“华人在这里注册一个俱乐部非常麻烦不说,低级俱乐部根本就不赚钱,大都是往里贴钱,钱少的根本玩不起?!?br />
    玩足球烧钱高小冬是知道的,他笑道:“咱就是说说,陈哥也未必真有耐心搞足球?!?br />
    陈强笑道:“小冬说的不错,真让我搞球队打联赛,我还真做不来,当个二道贩子也就差不多了,小冬,现在你在葡萄牙的人脉比我广,到时候说不定要找你帮忙?!?br />
    高小冬笑嘻嘻道:“陈哥,只要我能帮得上,就不要问了?!?br />
    猴子笑道:“是不是问了也没用?!?br />
    “看透不说透?!备咝《ξ恼蘸镒拥拇笸雀艘话驼?,把猴子打得差点跳起来,雪雪呼痛。

    陈强笑道:“这个,我还是相信小冬的?!?br />
    猴子道:“陈总,龙主席下台了,国足教练估计也要换人了,小冬是不是有机会进国家队了?”

    陈强摇摇头,道:“恐怕进国家队的机会更小了?!?br />
    猴子肖乐都惊讶的道:“为什么?”

    陈强道:“因为现在国家队和国奥队成绩太烂,其他人未必愿意来趟这个浑水,极有可能是几个副主席接任,羊副主席、南副主席的希望最大,如果是他们接任,小冬进国家队的机会更小?!?br />
    肖乐和猴子都知道足协的羊副主席对高小冬意见很大,就是他主张不要小冬进国奥队的,他要是上台,高小冬短时间肯定没希望进国家队了。

    高小冬笑笑道:“那么关心进不进国家队干什么,咱在欧洲不也是混的风生水起?!?br />
    猴子道:“现在不进也是好事,国家队现在就是一火坑?!?br />
    陈强叹息一声道:“现在成亚洲三流了?!?br />
    肖乐听得乏味,站起来道:“你们先聊,我去给你们做点好吃的,你们喝几杯,庆祝一下?!?br />
    食材早就买好了,肖乐厨艺出色,不到一个小时,就做了六个菜,有波尔图特色的大蚬焖咸猪肉、白葡萄酒烩蛤子,也有高小冬、陈强、猴子都喜欢的鲁城辣子鸡。

    陈强心中有事,多喝了几杯,醉了,被猴子和高小冬抬到客房休息了。

    回到客厅,猴子和高小冬喝茶说话。

    猴子道:“下一轮你打你的老东家雷克索斯啊,雷克索斯现在状态很好,欧冠一胜一平,出线的希望不小,联赛四胜一负一平,仅次于和他们积分相同的里斯本竞技,你们不好打啊?!?br />
    高小冬笑道:“无所谓,胜负我都能接受,只希望到时候雷克索斯的球迷不要嘘我?!?br />
    肖乐道:“要是嘘你,就太没良心了,你带雷克索斯升级,又带着他们获得了冠军,难道还一辈子留在雷克索斯嘛?!?br />
    猴子笑道:“估计打完雷克索斯你也回不来了,无论胜负,你的老队友们肯定会把你灌醉的?!?br />
    高小冬笑道:“大家都忙着打比赛,忙着训练,我也好久没有见过他们了,就在电话里聊过几次,怪想他们的?!?br />
    肖乐道:“和雷克索斯比赛那一天,正是你的生日,你是回来过,还是在雷克索斯过?”

    高小冬道:“雷克索斯距离波尔图总共也就十几公里,有什么差别,再说了,这个生日过不过不无所谓吗?又不是老头,要过大寿?!?br />
    肖乐很认真的道:“那可不行,你不在意,球迷可在意,我这段时间处理你的邮件和信件,很多球迷都提前祝贺你的生日快乐了,还有人送你礼物呢?!?br />
    高小冬奇怪的道:“我怎么没见到礼物?”

    肖乐淡淡的道:“女球迷给你送花呢,被我给扔了,怕你分心,所以没给你说?!?br />
    猴子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

    高小冬听说有女球迷送花,非???,擦拳磨掌,听肖乐说扔了,还怕自己分心,顿时很不满的道:“哎呀,小乐姐,你怎么这样,太不相信我的定力了,我高小冬是那样的人吗?”

    “你是!”猴子和肖乐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

    高小冬叹息一声,“那么对我误会太深了,其实我是个很有控制力的男人,我不过是好奇,想看看给我送花的女球迷啥样?!?br />
    肖乐淡淡的道:“啥样,一个鼻子两个眼,还能是啥样?!?br />
    猴子哈哈大笑,却不说话。

    高小冬无奈的道:“好吧,处理的好,小乐姐,有没有给我送钱的?!?br />
    “没有?!毙だ直墒拥溃骸芭肿?,你真是个钱迷,每年都赚一百万欧元了,还这样?!?br />
    高小冬叹息一声,“谁嫌钱多,送来给我,我永远不嫌,小乐姐,你光知道我赚那么多钱,就不知道,我花钱的地方很多,我还没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我还没有一辆法拉利,我还没有娶媳妇,这要花多少钱啊?!?br />
    肖乐啧啧不已,道:“呦呵,没想到,胖子竟然这么会打算了,猴子,如果有一天,你当了胖子的经纪人,你可要小心点?!?br />
    猴子一惊,连忙道:“小乐姐,可别乱说,我现在在门德斯先生的公司里做事学习,学成后去给陈总帮忙,哪有能力当经纪人啊?!?br />
    肖乐格格笑道:“我不就是说说吗,看把你吓得?!?br />
    猴子道:“小乐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的?!?br />
    三人又聊了一会,肖乐和猴子又去网上带着水军为高小冬圈粉丝去了,而高小冬则打开了QQ,一边浏览新闻,一边跟自己的同学队友聊天。

    高小冬刚上线,就看到了杨帆给自己的发来的消息,“胖子,比赛那天求轻虐啊?!?br />
    高小冬回道:“你们这么生猛,还不一定谁虐谁呢?!?br />
    杨帆竟然在线,道:“周末你打什么位置,你要是后腰的话,我们就要直接对位了?!?br />
    高小冬笑道:“羊贩子,你小子想套我底啊,这能告诉你吗?除非你先说?”

    杨帆道:“我上场的话肯定是打前腰啊,你觉得都跟你一样,是全能球员?!?br />
    高小冬笑道:“既然你告诉我了,那我也告诉你吧,我们还没定下来阵容呢?!?br />
    杨帆道:“胖子,你太无耻了。本来我还准备给你送点生日礼物的,现在没了?!?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只要有饭吃有酒喝就行?!?br />
    杨帆道:“这个肯定会有,队长埃维斯说了,要给你一个惊喜?!?br />
    高小冬好奇的道:“什么惊喜?”

    杨帆道:“特么我要是给你说了,那就只有喜没有惊了?!?br />
    高小冬笑道:“现在在雷克索斯如何?”

    杨帆叹息一声,道:“球队成绩很好,不过我的压力太大,现在球迷都拿我和你比较,我发挥的再好,球迷也不觉得好,尼玛,你就是个变态,我怎么跟你比?!?br />
    高小冬道:“我是不完全变态,你是完全变态?!?br />
    杨帆道:“这次和你们的比赛,球迷肯定非常关注,胖子,你就让我虐一回吧,让我在雷克索斯球迷面前长长脸?!?br />
    高小冬大怒,道:“你特么长脸了,把我脸当腚踹了,我怎么会认识你这个龌蹉的家伙?!?br />
    杨帆笑道:“胖子,我这可是跟你学的啊?!?br />
    高小冬笑眯眯的道:“我满身优点,为什么就这一点不好就被你学去了,你特么就不是什么好人?!?br />
    杨帆道:“你满身优点我怎么不知道,不过你的龌蹉猥琐在雷克索斯可是妇孺皆知,现在我才明白,球迷就喜欢人渣,不喜欢好人?!?br />
    高小冬无语道:“特么老子都走了,你哪里还来的这么多的怨念?!?br />
    杨帆道:“就因为你走了,我才有这么多怨念,尼玛,天天生活在你的阴影里好受吗?”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好吧,周末我给你带点阳光过去?!?br />
    高小冬和杨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最后杨帆又叮嘱高小冬,如果波尔图赢球,一定不能超过两个,如果雷克索斯赢球,也不会超过两个的,然后就下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