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旬,陈强赶回了国内,这也意味着高小冬悠闲的假期结束了。

    随着高小冬在国内的名声越来越响亮,上个赛季中期,他就开始受到一些商家的青睐,尤其是鲁城,有不少商家想找高小冬代言。

    只是华国足球不仅水平差,形象也不好,就算留洋球员中最成功的孙华海这样的球星都没有多少商家愿意请他们代言,高小冬又不是什么超级帅男,自然也不会例外,请他代言的商家都是一些不太出名的小商家小企业。

    作为一名混迹欧洲多年的经纪人,陈强眼光还是不错的,他认为高小冬星途远大,现在如果为了钱接了一些不良商家的代言,对高小冬的形象不利,所以一些他不了解和不合适的商家,无论价格高低,便都给推掉了。

    但是这一次,陈强不得不回来了,国内有两家一线品牌的体育用品公司准备请高小冬做形象代言,这两家体育用品公司名声好实力强,而且很适合高小冬这样的球员。

    “什么?你说恒星公司和优步公司想请我做形象代言?恒星公司没请过足球球员代言吧,”高小冬有些诧异,优步是新生代,但恒星公司是鲁省的著名企业,在国内绝对是一线品牌了,恒星足球鞋曾经是老一代球迷的最爱,高小冬没想到这样的公司竟然想请他代言。

    陈强刚刚驱车千里来到高小冬家,坐下喝了一口高父亲手泡的龙井,道:“是的,小冬,这些年国足风评很差,整个超级联赛都没有一个人有个人商业合同,你能够得到这样两家公司的青睐,真是不容易,如果你能够抓住机会,把广告代言拿下来,打出名气后,以后找你代言的商家会越来越多?!?br />
    高小冬道:“代言费多少?”

    陈强道:“恒星公司开的是三年一百五十万,优步公司开的是三年二百万?!?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能都签下来吗?”

    陈强道:“不行,这两家都是做体育用品的,而是都是找你做球鞋,不能同时签下来,2000年之前有过同时代言多家同一类商品的情况,现在不行了?!?br />
    高小冬道:“这两家选哪一家?是不是选价格高的?”

    陈强道:“这个不好说,恒星是几十年的老牌子,实力雄厚,虽然现在有点走下坡路,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市场占有率还是很高,而且他还是你们鲁省的企业你做代言,名正言顺,效果更好。优步是闽省的企业,才创业六七年,这两年勉强进一线,不过他们的老板雄心勃勃,上升势头足,也愿意给高价,放弃哪个都有些可惜,我们谈谈再说吧,现在还只是一个初步的意向?!?br />
    高小冬道:“他们来鲁城还是我们过去?”

    陈强道:“当然是他们来鲁城,是他们找你代言,又不是我们找他们,你可不缺少广告商?!?br />
    高小冬埋怨道:“这半年多,你给我推了多少,这是多少钱啊,代就是了,代的是言,又不是盐,还能累着?!?br />
    陈强道:“肾宝、卫生纸和药品你也能代言吗?都不是大品牌,真要为了钱代言了,以后说不定就是黑点?!?br />
    高小冬脸绿了,道:“特么,老子很需要这些吗?为什么不是手表墨镜这些时尚的东西?!?br />
    陈强忍不住笑了,道:“现在找你的商家很不错,实力雄厚不说,和你的职业接近,这个机会,我们要把握?!?br />
    高小冬道:“那是必须的,就是钱少了点,如果是200万欧元,让我干嘛我干嘛,特么趴在地上学狗叫都没问题?!?br />
    陈强的脸也绿了,道:“大少爷,这你也敢想,咱们华国最出色的明星也不过刚刚达到这个数,别说你现在这个名气?!?br />
    这个时候高父进来了,道:“陈总,饭菜做好了,都是你想吃的地方特色菜,还有运河古酒?!?br />
    陈强一听大喜,撸起袖子,擦拳磨掌的道:“高叔,你知道吧,自从那次在你家吃完辣子鸡,我日思夜想啊,现在终于可以大快朵颐了?!?br />
    高父没听懂“大快朵颐”是什么意思,道:“大块剁鱼?有,陈总放心吧,锅贴炖鱼块,用的运河鲤鱼,别看名声不如什么剁椒鱼头啥的,味道一点都不差?!?br />
    陈强愕然,不过马上醒悟过来,笑道:“是是,好,高叔,咱们这就吃?!?br />
    一会儿,高母端上来了十样菜,辣子鸡、辣子仙,锅贴鱼块、羊肉汤都有。

    陈强是一刻也忍不住了,上来就夹了一筷子辣子鸡,大嚼了几下,咽下去,闭上眼睛,美美的回味了一下,道:“味道真好,高叔阿姨,就凭你们招待我这么好吃的菜,下次我一定带你去欧洲旅游一番,看看小冬比赛?!?br />
    高母嘴快,道:“那不能去?!?br />
    高父赶忙踩了高母一脚,道:“我们哪里有时间去欧洲玩,家里的店不能关门啊?!?br />
    陈强哑然失笑道:“高叔,现在还用你卖海鲜嘛,你知道小冬现在年薪多少了吗?”

    高父愣了一下,道:“多少?”

    高小冬碰了陈强一下,道:“爸妈,我又涨薪水了,一年二十万欧元?!?br />
    高父高母哪里懂得汇率,道:“二十万欧元是多少钱?”

    高小冬笑道:“差不多200万人民币吧?!?br />
    “什么?!”

    “二百万人民币!”

    高父高母惊呆了,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鲁城,一个事业单位的普通员工一个月才一千三四百块,高小冬竟然说他一年赚200万人民币,这简直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高小冬怕父母晕过去,连忙道:“这是200万人民币是税前,还要交百分之四十二的个税?!?br />
    高父霍得一声清醒了,道:“什么?要交百分之四十二的个税?那岂不是要交84万?”

    高小冬道:“是的?!?br />
    高父愤怒的道:“太黑了!资本主义国家真是太黑了!球员辛辛苦苦踢球容易吗?还是社会主义好啊?!?br />
    陈强咳嗽一声道:“咱们华国要收百分之四十五的个税?!?br />
    “??!”

    “??!”

    高父叹息一声,“天下乌鸦一般黑啊,咱老百姓赚点辛苦钱,他们什么都不干,就拿去一半?!?br />
    高母道:“别钻钱眼里去了,一年一百多万,不少了,跟你干一辈子的了?!?br />
    高父这才高兴回来,道:“对对,不能想不开心的事,这是好事,不过,陈总,这是真的吗?小冬这孩子嘴里没实话啊?!?br />
    这次也没说实话,陈强心里暗笑,却道:“对您还能不说实话吗?”

    高父叹息道:“他对外人比对他老子还要实在一点呢?!?br />
    陈强一听,无语了。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外人都比你这个老子对我大方啊?!?br />
    高父怒道:“真要这样,你早就饿死了,会胖得走不动路啊?!?br />
    高小冬笑道:“我胖那是天赋,喝凉水喝西北风都长肉?!?br />
    高父道:“你这混账小子的意思是我生了个妖怪,老子打死你?!?br />
    高小冬道:“打死吧,早死早投胎,做个富二代,吃喝嫖赌抽,欺男霸女,多好,唉,做富一代辛苦啊?!?br />
    高父瞪眼道:“臭小子,你是说你老爹无能吗?”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哪里哪里,至少你有一个厉害的儿子啊?!?br />
    陈强本担心高父会生气,没想到高父却笑了,洋洋得意的道:“你小子要不是遗传了我的基因,能有今天,你老子也是生不逢时,才摆摊卖海鲜,不然啊,混的不一定比你差?!?br />
    “爸,我被你打败了?!备咝《趾鲜?,做认输状。

    我擦,这对奇葩父子。陈强差点笑喷。

    说笑之后,大家开怀畅饮,开心畅谈,最后高父和陈强都醉倒在了运河的酒香和菜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