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受到金哨案的影响,雷克索斯和马里迪莫的赛前口水很少,也没有黑金流言,看起来非常和谐。

    不过没有口水不代表没人关注。

    百年葡超第一黑马,葡超的凯泽斯劳滕,打进21球的华国新人王……等等都是非常的刺激眼球噱头,哪怕是发生在葡超,在整个欧洲也引起了关注,大大小小的报纸在赛前都用或多或少的板面提到了这一点。

    而在葡萄牙和华国,雷克索斯和马里迪莫比赛的消息,从周二开始就超越了金哨案,覆盖了整个体育报纸的版面和体育频道。

    在葡萄牙和华国的论坛上,雷克索斯争冠也是最热门口水最多的话题。

    人红是非多,雷克索斯从升班马到大黑马,再到夺冠大热门,随着名声和地位的变化,雷克索斯不仅被三大豪门敌视,也被草根球队嫉妒。

    波尔图盼着雷克索斯被马里迪莫击败,波尔图球迷天天在网上给马里迪莫加油助威,并且威胁高小冬,如果高小冬帮助雷克索斯夺冠,就抵制他回波尔图。

    里斯本竞技和本菲卡球迷很分裂,他们既希望雷克索斯抢走波尔图的冠军,又不希望雷克索斯压到他们的头上,于是一边给雷克索斯加油,一边把雷克索斯视作一百年撞一次大运的暴发户。

    而其他的草根球队则全部支持马里迪莫,希望他们能够阻击雷克索斯,让联赛重归原来的秩序。

    华国的网络上现在全部都是支持雷克索斯和高小冬的声音,黑子已经销声匿迹,或者由黑变粉,当然一旦高小冬表现不好,他们会更快的从粉变黑。

    在论坛上,华国球迷最热门的话题是比一比谁是最早最铁的高粉。

    有球迷说雷克索斯还在葡甲的时候,他就是高小冬的拥趸和雷克索斯的球迷了。

    有的球迷吹嘘说高小冬还在踢也野球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胖子一定能出名,从此成为高小冬的球迷。

    更有球迷说,在高小冬高中时期,是个真胖子的时候,他就一眼喜欢上了高小冬,从此不能自拔,成为铁杆高粉,然后该球迷又洋洋得意的注明,他和高小冬是校友。

    但很快又有球迷不屑的说,特么谁比我早,胖子踢球还是我教的呢,然后注明,他是高小冬高中的队友。

    随后,高小冬初中同学,小学同学,甚至幼儿班同学都出来亮相了。

    网络上难辨真假,铁粉不铁粉,还是要讲证据,于是有球迷晒出自己的雷克萨斯球衣,有球迷晒出自己在三月球场看球的照片,有人晒自己和高小冬的合影,还有球迷表示,真铁杆就应该去现场支持,直播和集锦球迷不算迷,最多是凑热闹。

    然后开始有少数有钱有闲的球迷号召高粉们去葡萄牙支持高小冬夺冠,随后越来越的球迷加入,看到人太多,一个网名叫“我为球狂”的资深球迷把想看球的球迷组织起来,成了一个旅游团,集体去葡萄牙看球。

    电视、媒体、网络,加上球迷口口相传,把雷克索斯的三月球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不仅吸引了大半个欧洲球迷的关注,也把整个葡萄牙乃至伊比利亚半岛的华人球迷都被吸引到了它的周围,再加上从欧洲各地和华国赶来的华人球迷,一夜之间,整个马托西纽市仿佛在变成了一座唐人街。

    这一周,猴子和陈强忙得不可开交,到处都是找他们买球票的华人球迷。

    猴子和陈强也很想给每一个找他们的球迷买到票,可是雷克索斯的三月球场只能容纳3万人,除了五千张套票之外,还要给客队五千张门票,剩下的两万张球票早在一周前就卖得差不多了,他们也很难找到多少门票。

    无奈之下,陈强只能找高小冬向俱乐部要票,但是雷克索斯俱乐部也没有票,好容易才给高小冬挤出了一百张球票,但对于四五百名想来看比赛的华国球迷还有数量更多的欧洲华人,那是杯水车薪,起不到什么作用。

    看到国内有这么多球迷来葡萄牙支持自己比赛,高小冬很感动,同时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争夺葡甲冠军的时候,高小冬自己也没怎么看上那个冠军,没想过接父母来,这次是争夺葡超冠军,分量还是挺重的,高小冬觉得应该把父母接过来,跟自己一起享受夺冠的快乐。

    于是高小冬给父母打了个电话,把自己的意思告诉了父母。

    接电话的是高父,他闷声不响的听高小冬说完,然后道:“机票多少钱?住酒店多少钱?”

    高小冬挠挠头道:“两个人一万出头吧,不用住酒店,住在我租的房子里就行?!?br />
    “一万出头?!”高父惊叫了一声,道:“不去,我听说了,来来回回一个星期,在你那儿肯定要花很多钱,这边还耽误赚钱,我们去干什么,又看不懂你们打皮球?!?br />
    高小冬怒道:“爸,我是不是你亲儿子?我上高中的时候,三年,你好像就在高考的时候去看过我一次吧,现在,我远在天涯海角,你竟然为了一万块钱不来看我,我问你,高夫义同志,一万块重要,还是儿子重要?”

    高父毫不犹豫的道“一万块重要?!?br />
    “苍天啊,大地啊?!备咝《簧?,被自己奇葩的老爸打败了,“高夫义同志,小时候你说我是你抽奖抽来的,我妈说我是从垃圾堆捡来的,我现在相信了,我真是你抽来捡来的啊?!?br />
    高父一点也不顾及儿子的感受,道:“我们不懂外语,看不懂球赛,买东西吧,你又给我们捎来了那么多洋玩意,你说我们去干嘛,不是纯粹浪费钱吗?再说了,你打比赛,我们在家里也能看啊,上次你小秋哥来教会我在网络上看直播了,说比看在球场里看的还好,我觉得也是,你妈妈摸着电脑屏幕说,除了没有肉嘟嘟的感觉,跟你在眼前一样?!?br />
    高小冬听了,突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他连忙道:“你们不来就不来吧,反正我打完这场比赛就回家了,你们休息吧,天不早了?!?br />
    这时高母接过了电话,“冬冬,你要注意身体,别受伤,其实在家里都是你爸看比赛,我不想看,看到你在电视里被人踢倒,我就心疼,就想哭?!?br />
    “知道了,妈妈,你休息吧?!?br />
    “你怎么有点哑喉咙了?”

    “没事,比赛中喊的,你们睡吧,保重身体,我最多一个多星期就回去了,睡吧,我挂了?!?br />
    哑着嗓子说完高小冬匆匆的挂了电话,因为他担心自己继续说下去的话,会忍不住哭出声来,他哭声很大,怕吓着父母。

    听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高母道:“小冬可能有点难过,他爸,要不,咱们就去一趟那葡萄什么牙?”

    高父沉着脸道:“去什么去,你刚刚查出来有高血压,脑血管还不好,万一出了点事怎么办?!?br />
    高母实在是不想看到儿子难过,道:“可是这是儿子的大日子……”

    高父打断了高母的话,道:“什么大日子,他才19岁,难道就拿这一个冠军,保重你的身体要紧,不然怕你熬不到儿子娶妻生子那一天?!?br />
    高母脸上露出毅然决然之色,“那咱就不去?!?br />
    高父道:“在家看电视吧,儿子很快就回来了,不差这几天?!?br />
    “回来别跟儿子说我这病啊?!?br />
    “那怎么能不说?!?br />
    “老年人的常见病,医生说了,去哪里都看不除根,只能吃药维持,跟儿子说有什么用,还让他担心?!?br />
    “那也得说?!?br />
    “随便你吧?!?br />
    老两口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各自怀着心事上床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