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小冬掏出手机,找到偏执狂记者安娜的手机号,把她从黑名单里移除,然后开始数数:1……2……3……

    肖乐好奇的道:“你干嘛呢?”

    猴子道:“跳大神呢?!?br />
    “等消息?!备咝《ξ募绦?,刚刚数过三秒,叮咚,手机来了短消息,高小冬打开一看,是安娜发来的,上面写着,“如果你不接受我的采访,我就骚扰你一辈子!”

    这个偏执到不可理喻的女人!高小冬捂住脑袋,他已经被短信和电话轰炸了两个月,如果不是想借助安娜的手搞波尔图一下,高小冬是真不想搭理她啊。

    肖乐走过来看到了消息,道:“这是谁?为什么要骚扰你一辈子?!?br />
    高小冬笑眯眯的道:“我的爱慕者?!?br />
    我的采访?肖乐马上醒悟过来,“是那个女神经记者吧?!?br />
    猴子也看到了短消息,道:“肯定是她,正常人说不出这个话啊,胖子,你想借助安娜的手,散布消息?”

    高小冬哀鸣一声,“为了胜利,我只能出卖人格和原则了?!?br />
    肖乐做出呕吐状:“你也有原则?!?br />
    猴子翻了一下白眼,“你特么也有人格?!?br />
    “擦,这不是侮辱人嘛,人格有高有低,原则可进可退,不能说我没有啊?!?br />
    高小冬说着给安娜发了个信息,“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br />
    肖乐看到高小冬发的信息,无语,“以后不要说跟我学得葡语,语法错就罢了,一句话你单词就没写对一个,我怀疑那女神经能看懂吗?”

    肖乐话音刚落,那边高小冬的手机响了。

    高小冬得意的挥挥手机,“我打一堆火星文上去,也不妨碍男女间的交流?!?br />
    猴子和肖乐又恶心的想吐。

    高小冬接通了电话,那边马上传来安娜急速而又得意的话语,“小胖子,你逃不掉的?!?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我逃干嘛,有你这么有名的大报记者采访,我高兴还来不及?!?br />
    安娜道:“虚伪,说吧,你要什么条件,除了上床之外,其他的我都可以考虑?!?br />
    “特么,你的床很好嘛,老子沙发地板都可以做?!迸肿右逭源堑牡?。

    安娜笑道:“呦这么开放,说的我倒是有些心动了?!?br />
    听两人好像在打情骂俏,肖乐咳嗽了一声,低声道:“假公济私?!?br />
    猴子做掩耳暴走状,“屋里还有特么活人?!?br />
    高小冬咳嗽了一声,正正经经的道:“安娜记者,我就搞不懂了,其实我不过葡超新人,你干嘛非要采访我?”

    安娜道:“不要这么虚伪,你现在是赛季新人王和最近射手的有力竞争者,采访不到你,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有什么条件,直接说吧,别废话,我相信你绝不会无条件的?!?br />
    高小冬干笑一声,道:“好吧,是这样的,现在金哨案不是还没有正式定案吗,我希望你能写几篇新闻渲染一下,嗯,比如波尔图降级,比如科斯塔主席入狱,比如费雷拉教练下课,比如球员甩卖之类的,你懂得?!?br />
    安娜在足球圈和记者圈打拼多年,这之间的道道门清,马上明白了高小冬的意思,“小胖子,你够阴险的,不就是想搅乱波尔图的人心,让他们无心备战吗?不过只一次采访的机会不够?!?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波尔图降级不也是你们里斯本竞技喉舌最希望看到的吗?拿到我这新人王的采访机会,竟然还不知足?!?br />
    安娜硬邦邦的道:是不是我们希望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你求我?!?br />
    高小冬连忙道:“不不,这是交易?!?br />
    安娜道:“好吧,交易,但是我觉得你的价不公平,我希望再来一个波尔图和雷克索斯之后,你的现场采访?!?br />
    这女神经,谈起交易来倒是很精明,尼玛,肯定是做惯了交易,真特么黑。高小冬道:“现场采访可以,但是我只回答三个问题?!?br />
    安娜曾经被三个问题坑过,道:“三个问题不允许敷衍塞责,你的电话我可是有录音的?!?br />
    我擦,这个臭婆娘,比我还狠。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不好意思,我也录音了?!?br />
    安娜冷笑道:“像你这么龌龊的人,我相信你肯定干的出,不过我安娜说话算话,这交易完结之后,我会把录音删除,希望你也删除掉?!?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当然,我又不想上你的床,留着那个干嘛?!?br />
    安娜魅惑的一笑,充满诱惑的道:“留着撸啊,我的声音不好听吗?”

    这死女人,胖子似乎看到了她舔嘴唇的样子,觉得自己有冲动的迹象,连忙夹了夹双腿,道:“听你的声音,容易阳痿,还撸个锤子?!?br />
    安娜没听懂:“锤子是什么意思?”

    那边肖乐已经听不下去了,高声道:“死胖子,这里还有女人,注意点影响?!?br />
    猴子也佯怒道:“特么电话**有什么意思,有种现场直播?!?br />
    高小冬连忙道:“锤子就是你大爷,安娜名妓,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如果不能让我满意,采访的事就泡汤了啊?!?br />
    安娜又妩媚的一笑,用魅惑的声音道:“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满足的?!?br />
    安娜改了一下词,而且强调了满足,让小处男高胖大囧,连忙挂断了电话。

    肖乐盯着高小冬,幽幽的道:“**完了?爽了?”

    猴子怒道:“这里还有个22年的老处男知道不知道,撩起火来,你请我去大保健啊?!?br />
    胖子笑嘻嘻的道:“我都说了吧,我这是出卖人格和原则,其实我是一个正人君子?!?br />
    肖乐怒道:“你别糟蹋这个好词了,你跟这四个字一点都不沾边?!?br />
    猴子笑道:“跟“人”还是沾点边的?!?br />
    肖乐冷笑道:“他就是色狼,跟“人”沾不上边?!?br />
    胖子一脸委屈,“天地良心,你们见过处男色狼吗?”

    肖乐被逗笑了,道:“你的心比色狼还色?!?br />
    猴子笑道:“小乐姐,不要被这胖子骗了,他说处男就处男啊,你看他那流氓样,我觉得不像,你必须验证一下?!?br />
    胖子笑嘻嘻的道:“小乐姐要还是不信,我就把自己珍藏19年的处男身献出来,让你验证一下?!?br />
    “两个小流氓?!毙だ炙淙淮蠛镒雍团肿右坏?,但也是未经人事的女孩子,哪里受得了两个混迹网吧多年的老油条的调戏,咚咚,每人给了一脚,跑回自己的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