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9日

    晚上7点15分

    里斯本竞技和雷克索斯的第28轮葡超联赛即将拉开战幕。

    此刻看台上球迷的上座率已经达到了八成五,接近四万五千人。举目望去到处都是一片绿色的树影。但是唯独客队看台旁边一排座位完全空着,非常碍眼而顽固地隔开了那耀眼的绿色和红白色。

    看到球员们出场热身,死忠幼狮看台开始响起不息的歌声,接着其他看台的球迷也开始跟着狂热起来,开始用各种肢体语言宣泄自己激昂的情绪。这在平日里较为安静的左右长看台并不多见。

    余德宝和猴子、肖乐、陈强、张亮等人坐在一起,就像解说员一样向他们介绍着里斯本球员的情况和里斯本竞技对待这场比赛的态度。

    “里斯本竞技肯定想拿下这场比赛,后面本菲卡追得很紧,谁也不想丢掉欧冠资格,那是一笔不菲的收入?!?br />
    “现在里斯本竞技的士气不高,输多了,球员的心劲没了,你们雷克索斯机会不小?!?br />
    “不过要小心里斯本三杰,维罗斯善守,武克切维奇善攻,穆蒂尼奥攻守兼备,他们三人成熟的很快,而且现在他们都有希望和小冬争夺最佳新人,这场直接对话肯定全力以赴?!?br />
    ……

    肖乐不屑的道:“雷克索斯作为升班马拉了里斯本竞技11分,这什么三杰也好意思和跟胖子争最佳新人?!?br />
    猴子道:“小乐姐,不能这样说,胖子毕竟是外人,在评选上会吃点亏,如果能够夺冠就稳了,可惜分差太大了?!?br />
    虽然猴子来到葡萄牙的时间比肖乐要短的多,但他接触的人和事比肖乐高端而且复杂,对葡萄牙的情况反而比肖乐看的更透彻。

    陈强道:“胖子还有16个联赛进球呢,团队和个人成绩都有,我不相信谁能争过他?!?br />
    “除了里斯本三杰,本菲卡的迪马里亚也是胖子的劲敌,别看他进球不多,但是他的突破助攻相当令人震撼,天赋爆棚,不是池中之物,胖子的进球中,点球不少,说服力恐怕没有数据那么大,倒是波尔图的费尔南多让人失望?!闭帕潦恰镀匣ā返闹鞅嗉胬习?,他对葡超的熟悉程度非其他人能比,说的有理有据,其他人都无话可说。

    这个时候球员们热身完毕回了更衣室,现场解说员在高声介绍双方的出场,阵容,他每说出一个名字,现场都会爆发一阵热烈的掌声,比赛的气氛逐渐热烈起来。

    很快双方球员在换了衣服在主裁判的带领下又回到场上,这个时候现场的解说员惊讶的道:“??!怎么裁判换了?!为什么变成了布卢姆,名单上写着普罗卡,我们的金哨出了什么状况?”

    场边的记者们也都面面相觑,不少人开始低声的窃窃私语,因为赛前突然换裁判的情况可是极其罕见。

    这是一场关系到冠军归属的比赛,所以裁判委员会派来了金哨普罗卡,看到临阵突然换成了布卢姆,双方球迷都不满,都纷纷冲着球场发出嘘声和怪叫。

    陈强急问张亮:“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换了裁判?”

    张亮摇摇头,道:“这个太突然了,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普罗卡突然得了急病,或者其他的?!?br />
    在贵宾包厢里,里斯本竞技主席菲利普幸灾乐祸的向雷克索斯主席道:“金哨?我呸!干了坏事会遭报应的,现在终于到时候了,估计有人睡不着喽?!?br />
    雷克索斯主席卡鲁索在04年才涉足职业足球,而且在入主雷克索斯之前还不是球迷,像金哨行动这种重大案件,很多事情他都不明了,听菲利普话里有话,他急忙道:“普洛卡怎么了?也出事了?”

    菲利普冷笑道:“他要是不贪,天大的事也找不到他的头上,金哨做的很风光吧,到可惜风光不了一辈子,就像某队,欧冠联盟杯联赛杯赛冠军拿到手软,嘿嘿,不知道还有没有心情和时间享受?!?br />
    卡鲁斯恍然。

    同一时间,在波尔图的巨龙球场,波尔图和吉马良斯的比赛已经开赛,不过贵宾包厢里的达??扑顾丫挥行那楣壅?,刚刚得到的消息让他心神大乱,不过当着吉马良斯主席朱利奥的面,达科斯塔表现的很平静,他微笑着的向朱利奥道:“你慢慢欣赏,我有点事出去一下?!?br />
    吉马良斯主席朱利奥可不是雷克索斯主席卡鲁斯那样的菜鸟,他在葡萄牙足坛混迹多年,虽然不如三大豪门主席那么消息灵通,倒也不是一无所知,他看着达??扑顾换挪幻Φ淖叱霭?,脸上露出了一丝讥笑,心道,老狐狸,装得很好,可惜,装得再像也没用,查尔斯**官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达科斯塔离开坐进自己的宾利车,马上就给自己的副主席卡洛琳打电话,但是那边却传来电子合成音: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达??扑顾植Υ蛄丝辶盏牧硗庖桓龊怕?,还是关机。

    达科斯塔心急如焚,马上又拨通了门德斯的电话,“门德斯,普洛卡被抓了,你知道吗?”

    “听说了,这不是早晚的事吗?”门德斯的语气比达科斯塔要冷静的多。

    “好吧,你见卡洛琳副主席了吗?我打她的电话,她的电话关机了?!泵诺滤沟?。

    门德斯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卡洛琳,平静的道:“没有,你再找找,说不定手机没电了?!?br />
    “好吧,我再找找看?!贝锟扑顾伊说缁?,驱车赶往卡洛琳的家。

    卡洛琳盯着门德斯,道:“你为什么要害科斯塔主席,没有科斯塔主席你不会有今天的辉煌?!?br />
    卡洛琳今年39岁,是波尔图负责市场开发和公关的副主席,徐娘半老,但风姿犹存。

    门德斯微微一笑,道:“我害主席了吗?科斯塔主席什么事都不会有,波尔图最多多扣几分,丢了冠军,葡超冠军对波尔图不是无所谓吗,不会降级,也不会失去欧冠资格?!?br />
    卡洛琳冷冷的道:“但是金哨普洛卡却被你毁了?!?br />
    门德斯露出讥诮的笑容,道:“不,普洛卡是自己毁了自己,这是他本来就应该得到的结局,上帝是公平的?!?br />
    卡洛琳无奈的摇摇头,“门德斯,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帮雷克索斯?!?br />
    门德斯微微一笑,道:“卡洛琳,雷克索斯夺冠对谁都有好处,那个华国小胖子一举成名,身价暴涨,我有好处,主席也有好处,丢个哪一年都能拿的联赛冠军,换来大把的钞票,我想,就算我跟主席说了,他也不一定不同意?!?br />
    卡洛琳叹了口气,道:“你永远都可以说服别人,让他们认为你是正确的?!?br />
    门德斯倒了两杯波特酒,递给卡洛琳一杯,道:“因为我就是正确的,别多想了,主席不会有事,波尔图不会有事,来,干一杯,把所有事情都忘掉,明天只会更美好?!?br />
    明天会更美好?卡洛琳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她不敢相信,但是却无可奈何,她已经把普洛卡受贿的证据交给了门德斯——她学生时代的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