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克索斯击败泰罗芬斯不算什么新闻,泰罗芬斯击败雷克索斯才算新闻,所以雷克索斯的这场大胜除了《北波尔图体育报》基本上没有人提,雷克索斯的新闻都在高小冬和安古洛身上。

    两个18岁的青年联袂登场,还赢得了一场大胜,这无论在哪一级联赛都是大新闻,赛后《北波尔图体育报》用了很大的篇幅极力称赞出自雷克索斯青训营的安古洛,认为他防守稳健,进攻犀利,关键是不怯场,处子秀就助攻一球,正常发展,肯定有机会进入五大联赛。

    对高小冬,《北波尔图体育报》只是淡淡的说他中规中矩完成了比赛任务,除了开始有点紧张,后面没出彩也没出丑,对一个新人来说,第五次参加葡甲比赛就首发,而且能够完成任务,不出现什么大的失误,其实已经是很不错了。

    虽然高小冬出场的次数比安古洛多,但他也才18岁,在本场比赛的作用也远超安古洛,没有他和齐纳在后场的扫荡拦截,雷克索斯别想赢的那么轻松,《北波尔图体育报》如此的厚此薄彼,对华国球员的偏见实在是不小。

    如果说《北波尔图体育报》只是不客观的话,那么《消息报》的女记者安娜就是完全的主观了,她无视高小冬的出彩表现,只找高小冬的失误批评,说一首发,高小冬就暴露了自己的实力,他就是一个替补而已。

    一个全国性大报的著名记者,逮着一个葡甲的新人使劲黑,关键还黑不到点子上,实在是让人怀疑她是怎么成为《消息报》的记者的。比较专业的足球记者尚且如此感情用事,论坛上的球迷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眼里的出色表现只有进球或者助攻,否则就是表现不佳。

    上一场被打脸的黑子们又活跃了,他们纷纷发帖发言,说高小冬表现的一塌糊涂,无进球无助攻无意识,简直就是个三无球员,根本就不该首发。

    高小冬的粉丝则极力反击,说事实讲道理截图片,通过每一次成功的抢断,每一次惊险的解围,证明高小冬在防守和进攻中的作用很大。

    但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永远说不服一个有偏见的黑子,摆事实讲道理最后还是变成了一场场骂战。

    葡萄牙国内网上热闹,华国国内论坛也是一样,有人说高小冬表现平淡,让人失望,有的人说高小冬表现不错,第一次首发打成这样,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双方最后也变成了一场骂战。

    高小冬论坛上已经小有名气,不过当事人高小冬却并不知晓,他最近很忙,没有精力再去论坛上闲逛。

    和泰罗芬斯的比赛之后,主教练奥利维拉对高小冬的表现很满意,找到了高小冬,告诉他,从明天开始,会让助理教练卡乌给他单独做一份训练计划,让他在卡乌的指导下进行强化训练。

    高小冬听了又惊又喜,奥利维拉的意思很明显,他有可能会得到重用,或许,和里奥阿维的比赛,他也有很大的希望上场。

    但是要接受助理教练卡乌的单独训练,用猪的脑子也能想到,这个单独训练绝不会很轻松。

    事实证明,卡乌的单独训练确实非常艰苦,堪称魔鬼训练,各种挑战身体极限,各种苛刻挑剔的要求,甚至连高小冬最有优势的力量也被强化。

    除了被系统改造外,这是高小冬练得最苦的一次,而且还没有营养液可服用,胖子被练得那是欲仙欲死,欲哭无泪啊。

    ……

    在高小冬受到卡乌单独训练煎熬的时候,在家度寒假的赵熙媛也在家里遭受着生活的煎熬。

    鲁城白马庄园

    2号别墅客厅内。

    一桌精心准备的丰盛的菜肴,一个雕刻着老虎的华丽蛋糕,一瓶红酒,两个相对而坐的女人。

    “别等了,他不会来了,咱们吃饭吧?!?br />
    那个穿着白色居家服,留着干练的短发,白净面庞,眼神犀利,差不多四十左右,韵味犹存的女人发话了。

    “妈,再等等吧,今天是爸爸生日,他跟我说要回来和我们一起过生日的,要不,我再给他打个电话?”

    赵熙媛脸上露出了一丝哀求,这算是她为父母和好做的最后的努力了,后天她就要回学校了,如果今天还是无法让父母坐到一起,她很担心下次回来的时候,就可能父母就可能永远分开了。

    “不用了,他已经被江南的那个狐狸精迷住了,不会再回咱们家了,现在他肯定在和那两个狐狸精一起过生日呢?!闭晕蹑碌哪盖缀藓薜牡?。

    赵熙媛的母亲叫邵萍,四十一岁,是市委宣传部办公室副主任,科级干部,仕途也算顺利,但是在婚姻上她却是个失败者。

    赵熙媛的父亲赵子铭和邵萍是大学同学,两人毕业后一起进政府部门工作,但是赵子铭不喜欢政府部门的枯燥无聊,下海经商,经过十几年的打拼,现在已经是一家集团公司的老总,手下有房地产、广告、建材等多家公司,资产数亿。

    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已经是一条公理,赵子铭当然也不是特殊材料打造的,所以他出轨了,在外面找了个江南省的小三,并且生了一个女儿。

    丈夫出轨,女人肯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虽然是最后一个,但总会知道的,知道之后,吵闹肯定是难以避免的,冷战也是必须的,离婚也是常有的,但是离婚对每个家庭都是非常艰难的选择,按照邵萍的个性,早就离婚了,可是她现在是宣传部办公室副主任,年富力强,还有进步空间,要是离婚了,也是一个污点,所以她一直在忍着,和赵子铭过着一种连貌合神离同床异梦也算不上的生活,因为赵子铭几乎不回这个家。

    “我打一个电话试试,他说过要来的?!?br />
    赵熙媛拨通了父亲的电话,那边传来嘈杂的声音,显然赵子铭的身边人很多。

    “爸爸,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和妈妈烧了你喜欢的菜,你什么时候回来?”

    赵熙媛担心父亲听不到,提高了声音。

    “??!对不起,宝贝女儿,我回不去了,这里有个应酬,你知道很忙的,下次补一个,回去我给你买一个限量版的LV包包……好好……这就打完了……”

    最后一句话却是赵子铭给别人说的,他说他在应酬,但是赵熙媛却从话筒里传来的说话声听出,父亲正在过生日,显然,他是在和那对母女在过,而且摆的场很大。

    赵熙媛生气了,道:“爸,你是不是在和那个人一起过生日?”

    “不是啦,我已经说了,是应酬,好了,我还要忙,挂了啊?!?br />
    赵子铭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赵熙媛再打,那边已经关机了。

    赵熙媛正不知道跟母亲怎么说,邵萍道:“我说不用了,这样的贱男人,不要也罢,我是看透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br />
    赵熙媛道:“爸爸也是一时的鬼迷心窍,我觉得他早晚会回来的?!?br />
    邵萍冷笑一声,道:“他就算回来,家里也没有他的位置了,我已经受够了,明天就去离婚?!?br />
    “不要??!妈妈?!闭晕蹑戮值暮暗?,“再给爸爸一次机会吧,他曾经是那么的爱你,爱这个家庭?!?br />
    听女儿提起往事,邵萍闭上眼睛,让泪水再也没法留下,流了下来,但过了一会,她又恢复了强女人的冷酷,斩钉截铁的道:“明天就离婚,我再忍受下去会发疯的?!?br />
    这个家,终于要破裂了!瞬间赵熙媛的心冰冷冰冷的,她知道母亲的性格,她既然说了两遍,那么再变的可能性就非常小了。

    PS:推荐篮球竞技精品小说,纯新人闷骚去病的《立地蛮太岁》,名字很奇怪,有兴趣的可以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