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小冬刚刚到家,手机响了,一看,是杨帆打来的,高小冬接通,听杨帆再喊:“胖子,你家在哪里?说个具体地址,我们打车过去?!?br />
    “??!”听说杨帆要过来,高小冬很惊喜,“你们在哪里?我去接你们吧?!?br />
    “不用了,你说个地址好了?!?br />
    高小冬说了个地址,然后又去炒了两个菜,买了一箱啤酒,等他回到家,不大功夫,杨帆到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余德宝。

    进屋之后,余德宝比较拘谨,而杨帆则像个贼一样的四处看了一遍,“靠!胖子,住的这么豪华,里面有全套健身器材,外面还有球场游泳池,这租金得多少?”

    “800欧?!?br />
    “握草,哪里找的这样的冤大头,给我也找一个?!毖罘跃恼糯罅俗彀?。

    高小冬笑道:“是我们球队的一个铁杆球迷,不过我占不到便宜,这房租是波尔图出?!?br />
    “你这个合同签的真特么的优惠?!毖罘踹跆鞠?。

    高小冬问:“你们怎么到这儿来了?!?br />
    杨帆道:“这是陈总和张教练的命令,不然我傻逼啊,大过年冷兮兮的往你这里跑?!?br />
    余德宝道:“陈总和张教练还要陪我们的队友过年,没法过来,他们怕你一个人孤单,就让我们两个老乡来陪你了?!?br />
    高小冬心里一热,陈强和张明生真是不错的人,这个时候还想着自己,他笑道:“感谢陈总和张教练啊,也得谢谢你们,我先给他们打一个电话,拜拜年?!?br />
    高小冬给张明生和陈强打了电话表示谢意,顺便拜拜年,然后和杨帆、余德宝一起看华国的春节联欢晚会。

    闫顺的《假话真情》看得三个客居海外的年轻人眼泪汪汪的,而赵家山和宋双双的小品《策划》又让他们笑出了眼泪。

    喝到酒酣耳热处,余德宝忽然道:“小冬,有件事,我要给你道个歉?!?br />
    高小冬停住了筷子,道:“咱们是老乡,道什么歉啊?!?br />
    余德宝道:“是这样的,你被希望之星开除那会,我表弟和我聊天,我不小心顺口说出去了,然后他又向外面胡说八道,不知道给你造成了什么影响?!?br />
    高小冬淡淡一笑道:“这事啊,其实你说的也是事实,没啥影响,没事,过去就过去了?!?br />
    杨帆一直侧耳倾听,这时道:“大宝,我就说了,胖子不会在意的,不过还是说开了好?!?br />
    余德宝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道:“小冬,不好意思,我给你喝一个道歉酒?!?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在咱们鲁省,啤酒一杯能算道歉?你让帝都人怎么想,让魔都人怎么想?让江南省人怎么想?”

    杨帆笑道:“是啊,你让母鸡怎么想,鸭子怎么想?大宝,想表达诚意得吹一瓶?!?br />
    余德宝眼睛放光了,他明白,这个时候,高小冬才是真的原谅他了,他举起一瓶啤酒,豪气干云的道:“好,我就吹一瓶?!?br />
    一瓶啤酒好喝,但并不好吹,余德宝吹到一半,被呛了一下,一咳嗽,啤酒喷了一脸。

    高小冬和杨帆看了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海外过年虽然冷冷清清,但是有了兄弟朋友,有了友情,高小冬的这个除夕过的也非常的愉快,他们边喝边聊生活中快乐和郁闷,看看到了十点多钟,此刻已经是华国的大年初一早上,三个人就掏出手机来给自己的父母、长辈拜年。

    高小冬没有忘记帮助过他的王东、褚局长、周老师、张明生、陈强、等人,他一一的打电话给他们拜年问好,褚局长他们很开心,勉励了高小冬一番,让他早点休息,才挂了电话。

    电话打了一圈,连猴子那边都打了,高小冬才想起来没给肖乐打电话,他拍拍脑袋,连忙拨通了肖乐的手机:“小乐姐,新年快乐?!?br />
    肖乐半响才说:“新年快乐!胖子,现在才想起我啊,不是美女总是容易被人遗忘啊?!?br />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最重要的人物才最后出场嘛?!?br />
    “油嘴滑舌,不过看在你想起我的份上,原谅你了,再见?!?br />
    高小冬无语,“这就再见啊,不再唠两块钱的嗑啊?!?br />
    肖乐笑道:“你那边都快12点了,赶快睡觉吧,明天还要训练,以后再聊,我挂了?!?br />
    肖乐主动把电话挂了,高小冬一阵感动,不过这厮转念又龌蹉的想,小乐姐不会是正在做某种特殊的晨运被我打扰了吧。

    打完电话,三个人酒意加困意上涌,也没有脱衣服,就躺在一张床上,抵足而眠了。

    第二天一早,杨帆和余德宝坐车回了里斯本,高小冬像往常一样,跑步来到了雷克索斯的训练基地。

    球员们都还没来,只有主教练奥利维拉在巡视球场,高小冬给奥利维拉打了个招呼,奥利维拉道:“新年快乐啊?!?br />
    “谢谢谢谢?!备咝《粤艘痪?,没想到奥利维拉也知道华国的春节。

    奥利维拉看着高小冬用英语道:“你和奥利维拉是怎么回事?”

    这句话高小冬还勉强能懂,他也用最简单的英语道:“他不喜欢我,不配合我?!?br />
    奥利维拉道:“你要主动和他化解矛盾,足球是一个团队运动,此外,你也要提高自己的能力,让队友信任你?!?br />
    奥利维拉说完,看高小冬满脸疑惑不解的样子,摇摇头,就没再说什么。

    其实高小冬是装糊涂的,他连听加猜也懂了奥利维拉的意思,不过他又不是他的错,凭什么要他主动跟罗伯特化解矛盾,那不是大度,那是认怂。

    上午做恢复训练的时候,雷克索斯的球员们的情绪依然不高,除了高小冬之外,大家都看了新闻和报纸,全国性媒体依然不太关心葡甲比赛,只有《消息报》的那个女记者又黑了高小冬两句,但是当地的媒体《北波尔图体育报》对雷克索斯状态、打法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并且认为不迅速调整的话,雷克索斯极有可能再次重蹈上个赛季的覆辙。

    主教练奥利维拉到底是拥有带领多家俱乐部升级的老手,在这个时候他没有自乱阵脚,而是像往常一样给队员们放了一天假,不过他却把罗伯特留了下来。

    来到办公室,给罗伯特倒了一杯水,奥利维拉向罗伯特道:“坐吧?!?br />
    罗伯特坐下了,“教练,找我有事?”

    奥利维拉道:“你虽然是冬歇期转会来的,不过你老队员,在葡甲和葡超都打过多年,现在球队的状态不好,你在球队中要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啊?!?br />
    罗伯特连忙道:“教练,三场进了三个球,这就是我努力的证明?!?br />
    奥利维拉点了点头,道:“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可是球队的成绩不好啊,三场比赛,一胜一负一平,平的却是保级球队,对我们这个志在冲超的球队,这个成绩是不及格的?!?br />
    罗伯特皱着眉头道:“我觉得还是我们的运气差了点,另外心态急躁了一点,就像这场和波尔蒂芒斯的比赛,我们实力肯定比他们强,创造的机会也不少,可进球却和对手一样多?!?br />
    罗伯特是混迹葡甲和葡超多年的老球员,经验丰富,对球队的问题说的很准确。

    奥利维拉道:“那你觉得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罗伯特道:“在冲超的关键时刻,我觉得我们应该重用有经验的老球员,像有些年轻球员,上场之后只会瞎跑添乱?!?br />
    罗伯特以为奥利维拉是就球队所处的困境请教他这个老球员的,一时得意忘形,话头直指高小冬,却忘记了高小冬是奥利维拉派上场的,他这样说,就等于是说奥利维拉用人不当啊。

    奥利维拉心中不爽,打了个哈哈,道:“罗伯特,年轻人有缺点,但是也有冲劲,你这样的老球员要多带带他,有问题该批评就批评?!?br />
    罗伯特听奥利维拉这么说,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便道:“那是必须的,没有我们这些老球员帮助,他们怎么成长?!?br />
    “嗯,老球员就要有这样的觉悟,只有这样,我们球队才能够持续发展,不断取得好成绩?!?br />
    奥利维拉和罗伯特又聊了一会,就让罗伯特离开了。

    罗伯特走后,奥利维拉点着了一根烟,默默的抽了两口,摇了摇头。他没有想到罗伯特对高小冬的成见这么大,一个是主力前锋,一个是需要自己照顾的替补,这事……真是不好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