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高小冬早早的就来到了基地训练,没想到一向比他晚的安古洛这次比他还早,正在苦练带球冲刺。

    原来,昨天高小冬上场进球接受万千球迷欢呼的的一幕刺激到了安古洛,他暗下决心,刻苦训练,争取下一场能够得到出场的机会。

    上午做完恢复训练之后,主教练维克多。奥利维拉给出场的球员放了一天半的假,但是没有出场的球员只有一天的假期,下午还要跟着助理教练一起做强化训练。

    其他球员回家,高小冬没走,他来到了主教练奥利维拉的办公室,向奥利维拉请假回国探亲。

    奥利维拉本来看到高小冬还挺高兴的,听高小冬说要请一周的假回国看看,他的脸登时沉了下来。

    “小冬高!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下周没有比赛,就没有事可干了?”

    高小冬听奥利维拉语气不善,连忙露出一副戚戚然样子,道:“没有没有,我绝没有这么想,教练,春节不是我们华国最重要的节日吗?每逢佳节胖三……那个倍思亲啊,我又是家里的独子,半年多没回家了,我想看看父母去?!?br />
    高小冬冠以孝敬父母的大义,又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奥利维拉脸上的寒霜少了一些,不过语气依然严厉,“小冬高,你上一场比赛表现不错,为我们赢下比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我不希望你居功自傲,觉得下一场比赛就一定能够上场了,你距离一个合格的葡甲球员还有不小的差距,我希望你在休赛的两周中能够继续苦练,为下一场和波尔蒂芒斯的比赛做好准备,而不是回国度假,当然,这是我的建议,你可以坚持自己的意见?!?br />
    虚伪!有这么声色俱厉的建议啊,回家呢,还是留下训练呢?高小冬略一沉吟,马上做出了决定,道:“教练,我留下训练?!?br />
    奥利维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你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作为一名职业球员,你就不能再享受和普通人一样的家庭生活,这也是职业球员为获得比普通人更多的薪水、更高的地位和更大的名声的代价?!?br />
    “谢谢教练,我懂了?!?br />
    “嗯,回去吧,放松一下,然后尽快把你的脂肪减下来,不然,你无法应付更长时间的职业比赛?!?br />
    更长时间的职业比赛?难道教练下一场比赛会给我更多的时间?不会是我想多了吧?高小冬跟奥利维拉告别后,带着疑惑和一点小小的激动回了酒店。

    见到肖乐,高小冬很抱歉的道:“小乐姐,对不起了啊,我没请下来假,没法陪你回国了?!?br />
    肖乐一撇嘴,“不想给我当苦力就直说好了,找什么借口?!?br />
    高小冬顿足捶胸道:“冤枉啊,小乐姐,我这种老实人,说的都是实话,哪里会找借口?!?br />
    听高小冬说他是老实人,肖乐差点吐了,道:“你要是老实人,这个世界就没有不老实的人了,算了,真跟你这个龌蹉的家伙一起回去,路上不知道要吃多少亏呢?!?br />
    高小冬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道:“小乐姐,咱们在一起,可都是你占我这个纯洁小鲜肉的便宜?!?br />
    “就你还小鲜肉?去死吧,人家安古洛那样的才是小鲜肉,你就是一堆大肥肉?!毙だ趾莺莸拇蚧鞯?。

    高小冬掀起上衣,露出腹部,道:“看看我的八块腹肌?!?br />
    肖乐看了一眼,肚腩真的不见了,但是腹肌却是一点也没有,笑道:“只看到一块腹肌?!?br />
    高小冬道:“视力这么差,过来摸摸,感受一下?!?br />
    “小色狼!想的美?!毙だ峙蘖烁咝《豢?,正色道:“别胡扯了,咱们去看看房子吧,别被人租走了?!?br />
    高小冬道:“好啊,正好下午没有事,咱们骑着自行车去吧?!?br />
    肖乐道:“我不骑,这里跟国内的巴渝差不多,上上下下的,累死了?!?br />
    高小冬一拍胸脯,道:“没事,我带着你,就当做体能训练了?!?br />
    肖乐很高兴,拍手道:“那太好了,我一直希望能够骑着自行车游遍葡萄牙呢?!?br />
    高小冬大惊失色,道:“我可没兴趣陪你骑遍葡萄牙?!?br />
    “呸,谁让你陪了,想得挺美,想陪我旅游的男人多的是?!毙だ至骋话?,“走吧,再啰嗦一会就天黑了?!?br />
    “OK,出发!”

    高小冬骑着租来的自行车,带着肖乐赶往波尔图大区马托西纽什市的莱萨达帕尔梅拉,肖乐看中的那套公寓就在这里。

    高小冬现在住的酒店距离莱萨达帕尔梅拉不过有两公里多远,高小冬骑得飞快,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波尔图地势高高低低的,高小冬又故意骑得忽快忽慢,肖乐吓得一路提心吊胆。

    使劲锤了高小冬两拳,肖乐才跳下车,道:“一会我坐地铁回去,你自己慢慢找回去吧?!?br />
    高小冬连忙道:“千万别,回去我一定骑得让你比船都稳?!?br />
    肖乐哼了一声,道:“明白晚了,走,我们上去看看吧,我打电话问中介了,说今天房东也在?!?br />
    这是一栋封闭的公寓,距离海滩、地铁站和雷克索斯港很近,不远处还有各种美食餐厅,公寓楼前有室外游泳池、健身中心、网球场和小足球场,高小冬不过是扫了一眼,马上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出租的房子在六楼,不过有电梯,乘坐电梯来到六楼,出了电梯,肖乐看到她看中的房子房门大开,有好几个人正在里面看来看去。

    “不好,还有不少人来看房子,咱们赶快过去?!?br />
    肖乐一马当先的冲进屋去。

    高小冬跟进去后,一眼就看到了曾经质问过自己还差点和自己打起来的红色黑手党的的球迷领袖亚历山大。

    握草!真是冤家路窄,这傻大个也是来租房子的吗?别看矮他一头,高小冬倒不怕他,笑眯眯的冲着亚历山大摆摆手,“傻大个你好?!?br />
    亚历山大也看到了高小冬和肖乐,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不过他不知道高小冬在说什么,问肖乐道:“小胖子说什么呢?”

    肖乐没有照实翻译,美化了一下,道:“高先生跟你打招呼,问你好?!?br />
    亚历山大很开心,道:“你们是来租房子的吗?”

    肖乐对他没什么好感,道:“这和你无关?!?br />
    房产中介连忙介绍道:“这位就是房东亚历山大先生,雷克索斯的球迷组织红色黑手党的领袖,他也是制造雷克索斯和里斯本竞技纪念品的大老板?!?br />
    肖乐愣了,原来这个傻大个就是房东,坏了,这房子肯定租不到了,高小冬竟然和房东吵过架,这真是太背了,这么好的房子。

    肖乐连忙向高小冬道:“坏了,这个亚历山大就是房东,咱们大概租不到了?!?br />
    高小冬也愣了一下,本来觉得和亚历山大一起租房就很巧了,没有想到还有更巧的事情,傻大个竟然是房东。

    不过高小冬可不是一个随便放弃的人,他笑着对肖乐道:“他是房东又怎么了?说不定我们不打不相识,他还能给我们降低点房租呢?”

    肖乐嗤之以鼻,道:“你就做梦吧,人家又不是受虐狂?!?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