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亚新城

    橄榄枝训练基地

    波尔图主席办公室

    达??扑顾槐吆兔诺滤购茸趴Х?,一边听卡洛斯汇报和高小冬谈判的情况。

    在旁边,安德鲁斯眼睛看着一份报告,好像这件事和他无关一样,但注意力都在耳朵。

    “……主席,事情就是这样,这个高小冬真是太自不量力了,他竟然要二十万欧元的年薪,这可是一个葡超替补的报酬,他现在恐怕连U18都不一定能打得上主力,华国人真是太贪婪了?!笨逅狗叻叩牡?。

    佩雷拉也压了一肚子的火,帮腔道:“简直是狂妄,这样的人,我觉得也不一定在足球上有多大的成就,心态就不对?!?br />
    科斯塔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诧异的神情,反而悠然的问身边的门德斯,“这小子说他想要二十万的年薪,你觉得他值这个数吗?”

    门德斯笑道:“我不知道他值不值,但是我知道这个小胖子一定认为自己值?!?br />
    科斯塔道:“你去见了那个小胖子,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门德斯沉思了一下,道:“是一个很有趣很自信的人,有点小聪明、喜欢恶作剧,报复心理强,贪财,嗯,暂时就看到这些?!?br />
    安德鲁斯接口道:“其实他还年轻,小孩子不都是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吗?”

    卡洛斯道:“起码应该有点自知之明吧?!?br />
    “不要争吵?!笨扑顾蹇逅购桶驳侣乘拱诎谑?,笑道:“你们说的我都想见见他了?!?br />
    门德斯笑道:“怎么,对他产生兴趣了?”

    科斯塔道:“我得对我的20万欧元负责啊?!?br />
    安德鲁斯又惊又喜,如果科斯塔给高小冬20万欧元,那不仅是对自己眼光的肯定,也是打卡洛斯和佩雷拉的脸啊。

    青训总监卡洛斯大吃一惊,道:“主席,您真的要给他20万欧元的年薪吗?”

    U17青年队的主教练佩雷拉道:“主席,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他绝对不值这个身价?!?br />
    门德斯也愣了一下,他望着科斯塔的眼睛,“你是认真的吗?”

    科斯塔笑了,道:“是这样,我想见见这个小胖子,然后跟他做一个小游戏?!?br />
    门德斯知道面前的这位老人拥有什么样的智慧,他笑着道:“我对你要跟他做的小游戏很感兴趣?!?br />
    卡洛斯和佩雷拉也都用好奇而迷惑的眼神看着科斯塔,不知道这位足智多谋的主席大人又在搞什么计划。

    科斯塔笑道:“门德斯,你有兴趣加入这个小游戏当中来吗?”

    门德斯被卡洛斯勾起了好奇心,道:“说说看?!?br />
    科斯塔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笑眯眯的道:“既然这个中国胖子这么大胆又这么有趣,我想和他做一次对赌,我可以给他20万欧元的年薪,也可以不给他设置临时合同,但是他必须在三个半赛季之内在葡超打进20个球,打不进20个球,不仅20万年薪没了,我们原来提供的12万欧元的年薪也没有了,只有每年8千欧元的补助,相当于给波尔图白白打工三年,你们说,他敢不敢赌?”

    科斯塔刚刚说完,佩雷拉和卡洛斯就兴奋的鼓起掌来,佩雷拉道:“主席这招太漂亮,这小子一定不敢对赌?!?br />
    卡洛斯道:“主席这个对赌方案设计的真好,这小子仗着自己有点儿天赋就狂妄的不可一世,这样可以打击一下他的自大心理,让他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识?!?br />
    门德斯笑眯眯的道:“科斯塔主席,你对高小冬要求的不低啊,克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在17岁成为职业球员,在21岁的上半年,正好打进了职业生涯的21粒联赛入球,当然还有10个杯赛进球?!?br />
    佩雷拉冷笑道:“他怎么配和我们葡萄牙的超级天才克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相比,我认为,3年之后,不要说五大联赛,他甚至未必有能力在波尔图一线队打主力?!?br />
    卡洛斯道:“我觉得他肯定不敢赌,除非他脑子进水了?!?br />
    安德鲁斯抗议道:“主席,这个对赌太苛刻了一点,正常人都不敢赌,高小冬天赋虽好,但肯定无法和克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这样二十年出一个超级天才相比?!?br />
    科斯塔微微一笑,道:“安德鲁斯神探,我对他的要求比克斯蒂亚诺低啊,他在三个半赛季内,无论杯赛还是联赛,打进20球就可以了,当然必须是葡超?!?br />
    门德斯摇头道:“你这个对赌方案,一般人是不敢接的?!?br />
    科斯塔笑道:“那咱们要不要赌一把,你说高小冬敢接还是不敢接?”

    门德斯沉吟了一下,道:“赌注是什么?”

    科斯塔眼前一亮,没想到门德斯真的接了这个赌局,笑道:“那就20万欧元,意思意思?”

    门德斯笑道:“纯粹赌钱没意思,要不这样,这个高小冬,我准备纳入旗下,以后他的职业生涯,我要有所安排,你不能反对?!?br />
    科斯塔沉吟了一下,觉得高小冬目前展示出来的潜力,也就是葡超主力吧,便道:“可以,赌了,你说,他是接还是不接这个赌局?!?br />
    门德斯笑道:“我认为他会接?!?br />
    佩雷拉、卡洛斯和安德鲁斯都震惊了,他们都以为门德斯会赌高小冬不接这个对赌,没有想到门德斯竟然说高小冬会接。

    科斯塔笑道:“你这么看好这小子吗?”

    门德斯道:“不是看好,而是这个年龄的小家伙们,都自命不凡,觉得自己是世界最好的天才,而这个高小冬有点赌徒性格,我觉得他也许会放手搏一把大的?!?br />
    科斯塔大笑,道:“好,你既然赌他敢接,那我只有赌他不敢接了。安德鲁斯神探,你给高小冬打电话,就说我要约他一起吃个饭?!?br />
    ……

    在门德斯、卡洛斯和佩雷拉离开之后,里斯本竞技和本菲卡的球探也来到了葡华队的训练基地探听高小冬的口风,高小冬有了波尔图和博阿维斯塔开的价垫底,对两家俱乐部一样狮子大开口,索要20万欧元的年薪,里斯本竞技的球探斯马里直接被气走,本菲卡艾德只是说回去请示一下,但是回去后就没有再打电话来。

    不过高小冬并不在意,他已经晋级,有了业余S级的实力,他不怕没有俱乐部接收,只是看去哪个级别的俱乐部罢了。

    拿到一项业余比赛的冠军,踢球的东家也基本有了着落,高小冬心情大好,晚上吃晚饭,玩完游戏,看看父母应该已经起床,便给家里打电话报个喜,让父母高兴高兴。

    高父听说高小冬拿到了移民杯的冠军,还有豪门俱乐部邀请他,一年可能赚一百万,高兴的合不拢嘴,第二天参加一个本家侄子婚礼,喝了两杯之后,就忍不住把这件事显摆了出来。

    高家族人早就听说高夫义的儿子高小冬混得很好,县里的记者都去采访了,跟县体育局局长也是谈笑风生,现在听说高小冬竟然在国外拿到了两个冠军,还一年赚一百万,都是羡慕嫉妒恨,酒席上在座的族人都不住的恭维高父。

    高小冬的堂叔高夫仁上次在高小冬的升学宴上吃了憋,一直耿耿于怀,看到酒桌上众叔伯兄弟恭维高父,听的不爽,便借口上厕所,跑到外面抽闷烟。

    正巧,这个时候,他的儿子高小秋打电话过来,说自己放寒假了,让高夫仁去车站接他回家。

    原来,在高夫仁心目中,儿子高小秋就是高家最大的天才和骄傲,自从有了高小冬炫目的表现后,高小秋在他心中的地位也下降了,他哼了吧唧的道:“自己打车回家吧,我正在参加你堂哥的婚礼,唉,看看人家高小冬,现在在国外都拿冠军了,听说现在一年就能赚一百万了,你这个大学上的有什么用,出来还得找工作?!?br />
    高小秋上的中国海洋大学就是在蓝岛,蓝岛有好几个希望之星的球员,他知道高小冬也是借助希望之星计划出去的,所以也比较关注希望之星的消息,此前他听说了高小冬被希望之星开除,并且在国外没有俱乐部要,踢业余比赛,不过他经历了升学宴那次事情之后,不想把这些事情跟父亲说,免得再生事端,但是这次父亲当面数落自己,抬高堂弟高小冬,让心高气傲的高小秋很生气。

    “爸,你知道什么?竟听夫义叔吹牛逼,还高小冬一年赚一百万,拿两个冠军?他早就被足协开除了,现在踢业余比赛,就是那种踢着玩的,一分钱都不拿的?!?br />
    “??!真的吗?”高夫仁惊喜的问道。

    高小秋道:“当然是真的,我早就知道了,没想跟你说的,不信你问问体育局的人,他们肯定知道?!?br />
    “哦哦,好好,小秋啊,爸爸现在忙,没法开车去接你,你自己打车回来吧?!?br />
    说完,高夫仁就兴冲冲的回到了酒桌上,准备揭穿堂弟高夫仁的谎言。